退出阅读

重生之娱乐宗师

作者:一叶风流
重生之娱乐宗师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8章 救人

原来,萧云海接到夏乘风的电话,让他到紫萝咖啡馆聊天,萧云海就感到很诧异,直觉应该不是什么好事。
“你也别谦虚了,我相信你今天也一定都看到了,很多人远远的都躲开了,这是深怕招惹上麻烦啊。”
萧云海笑道:“洪导,言重了。我只是做了一件我认为应该做的事情,没什么好谢的。”
看着医生和护士将老人推进急救室,这才松了一口,坐到走廊上的长椅上面。心中暗道自己功夫还是不行,控制不住毛孔的闭合。
“呵呵,这些都是应该做的,无所谓麻烦不麻烦,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的。”萧云海很清楚护士小姐的意思。
洪天筹感激的望着萧云海的背影,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心道:“这不就是老姚给我介绍的他那得意门生嘛。好小子,知道我是导演,却没有用这件事情来套近乎,倒是有些傲骨,不错。”
萧云海见老人面色潮红,皮肤干热,连忙一把扶起老人,“老人家,老人家,你没事吧?”
“我叫萧云海,是北京电影学院的学生,曾经在http://www.hetushu.com学校里听过您的演讲。”
萧云海看到是洪天筹的家人来了,就向洪天筹告辞。
说完,过来拍了拍萧云海的肩膀,伸出大拇指,赞许的说道:“小伙子,好样的,现在社会缺的就是你这样的人。”
那位大夫说:“你就是那位老爷子的家人,我不是说你,老爷子这么大年纪了,又有心脏病,你怎么能让他一个人出来呢。要不是这位小兄弟送的及时,你恐怕后悔都来不及。现在老爷子已经没事儿了,不过你们最好先不要去打扰他,明天再过来吧。”
洪天筹听到大夫的话,对萧云海的感激更是无以言表,他三步并作两步来到萧云海跟前,紧紧地握着萧云海的手,说道:“小兄弟,谢谢你,真的谢谢你。你是我洪天筹的大恩人,以后有什么事情,只要我洪天筹做的到,决不推辞。”
萧云海自然知道对方为什么会耳熟,因为洪天筹就是《三国演义》的导演,姚文远为他要角色,自然要得到他这个导演的同意才行。
这个时候http://www.hetushu.com,一个洪钟般的声音传了过来。
萧云海笑了笑,“护士小姐,瞧您说的,就是举手之劳而已,总不能看着老人家昏倒地上不闻不问吧。”
与上个时空的那个让道德无底线的事情差不多。随着社会的变化,人们的心态也随着变化,有个驾驶员路上见到一位老人被车子撞了,好心送到医院,结果却被老人的家属反过来诬陷驾驶员,驾驶员做好事后却变成了冤大头,人家口口声声说,要不是你撞的你会这么好心送人来医院,而让人心寒的是,被撞倒的老人家醒来之后,明知道自己是被好心人救了却还是选择了沉默,当然,也还有一些人故意为之,这就是所谓的“碰瓷”,能说什么,只能说世态炎凉。
“爸,爷爷怎么样?”
萧云海从兜里掏出十块钱递给司机,然后抱起老人,说道:“我要带他去医院。”说完,就赶紧抱着老人向前跑,他看到好像前方不远处就是医院。
过了大约半小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楼道的宁静,萧云海知道应该是他的家人来了。转hetushu.com头看去,一个五十岁左右,气势不凡的中年人正风风火火的跑过来。他看到萧云海后,问道:“年轻人,是不是你救了我的老父亲?”
护士小姐听到萧云海的话,心里不禁一阵嘀咕,看来这个家伙心思很挺单纯,估计是刚出学校没多久,不然的话,唉!
刚坐下没一会儿,一个护士就走了过来,“先生,您是刚才病人的家属吗?老人需要留院观察,请你现就去帮老人办理住院手续。”说完,将一张住院通知递给萧云海。
“现在像你这样的好人可不多见咯,今天还真是多亏了你,不然的话,老人家就有生命危险了。”
这时司机也到了,说道:“兄弟,听老哥一句劝,这种事情能躲则躲,千万不要往前凑合。喂,你要干什么?”
说来这夏乘风也是太大意了,认为在自己软硬兼施下,对付一个还没毕业的学生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谁曾想在萧云海的外表下,还藏着一个在娱乐圈混了几十年的灵魂。
萧云海点点头,坐在了排椅上闭目养神。他可不能就这么走了,自己的两万块钱还在医院呢和_图_书,总不能救了人,还把自己的钱搭上吧。
他从娜姐那里得知夏乘风的人品不怎么样后,萧云海就留了一个心眼儿,花了两千多买了这么一个录音机。就在夏乘风图穷匕见的那一刻,他悄悄地把录音机给打开了,将两人的谈话全都录了下来。
中年人这才长出一口气,喃喃道:“这就好,这就好。咦,你认识我?”
洪天筹正容道:“对你来说是一件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情,但对我来说,就是大恩大德了,若不是你,我恐怕会遗憾终生了。”
萧云海点点头说道:“洪老师,您不要着急,老爷子已经没事了,大夫说,因为抢救及时,所以老爷子没有什么大碍。”
萧云海速度非常快,而且异常的平稳,抱着老人的上半身几乎是一动不动,他知道自己快一秒,老人得救的几率就大一分,没多久,萧云海就抱着老人跑到了医院,当他将老人送到急救室门口时,身上那件白衬衫已经被汗水浸透。
萧云海坐在出租车里和司机随意的聊天,突然发现不远处,正在林荫道走路的一位老人脚下一软,昏倒在了地上。见到这hetushu.com个情况,萧云海咦了一声,赶紧让司机停下车,打开车门,跑了上去。
护士闻言诧异的看了萧云海一眼,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语气也比之前缓和了许多。
萧云海办好住院手续之后,护士小姐说已经联系上老人家的家属,他们正在赶过来,让萧云海等一会儿。
坐到回学校的出租车上,萧云海摸了摸裤兜里的小型录音机,笑了笑。
这时候,一个大夫从急救室了走了出来,洪天筹连忙迎上去,问道:“大夫,我父亲怎么样了?”
老人家却是昏迷不醒,而路过的一些好心人开口说道,“小伙子,别给自己惹麻烦啊,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可不要上当了啊。”
“萧云海?这名字挺耳熟的?”洪老师望着萧云海说道。
萧云海从长椅上站了起来,伸手接过护士手中的住院通知书,说道“护士小姐,我不是那位老人家的家属,我只是一个路人,看到他晕倒在地上,这才把他送来医院的。我现在就去办理住院手续,不过还是要麻烦您,看看老人身上有没有什么身份证明的物品,然后联系一下老人的家属,我一会儿还有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