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重生之娱乐宗师

作者:一叶风流
重生之娱乐宗师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50章 《烟花易冷》的震撼

第一、二段的伴奏时间比较长,足足有四十多秒,依然是哀怨缠绵。
想要像他那样举手投足间控制整个现场的气氛,萧云海最起码还需要十年时间才可能达到。
“咱们言归正传。今天我带来的这首华夏风歌曲名叫《烟花易冷》。这首歌出处源于洛阳伽蓝记里面的一个爱情故事。描述的是一个将军和一个女子私定终身,可是那将军征战沙场,女子只能在洛阳城内苦等,兵荒马乱之下,最后落发为尼。将领回来后,寻到女子出家的珈蓝古寺,她却早已逝世,只剩下将军一个人在那里空自嗟叹。”
“浮图塔,断了几层,断了谁的魂。痛直奔,一盏残灯,倾塌的山门。容我再等,历史转身。等酒香醇,等你弹一曲古筝。”
很多中年人也在嘴里不断的咀嚼烟花易冷,人事易分这八个字,感觉就像写在了自己的心里,让他们的眼睛微微有些酸涩。
这座古刹显然已经有些年月,上面排满了无数的青苔,显得很是陈旧不堪。
而萧云海却只是稍稍加快了些速度,但所用的唱法却没有任何变化。但听起来,依然悦耳。
恰在此时,屏幕上站立在窗前的老僧再次流出了一滴落寞的泪水,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轻轻的关上了窗户。
整个现场顿时陷入了沸腾之中。
也不知道是谁率先站起来拍了两下手掌,片刻间,人们仿佛如梦初醒,起立鼓掌的人越来越多,掌声越来越大,无数欢呼的声音也随之而来。
萧云海看到这个情形很是佩服,这种天王的气场绝对是现在的自己所无法拥有的。
和_图_书性的天后姚娜早已是泣不成声,说不出话来了,但眼睛却始终盯着台上。
陈欢看到这个场景,则是立马坐直身子,喃喃道:“这是在打造意境,为接下来的演唱布局呢。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惊世之作呀。”
大家知道叶永仁在开玩笑,于是纷纷出各种馊主意。一个声音洪亮的壮汉喊了一声喝酒,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一个老和尚走到门前,望着古刹正门牌匾上的伽蓝寺微微出神,满是皱纹的脸上充满了对过去的回忆,不知不觉眼睛里眼睛里轻轻地流出了一滴老泪。
“是。”
除了这些专业人士对《烟花易冷》大为赞赏外,观众席上人们也陷入了激烈的讨论。
“兄弟,小点声,我还要好好听呢。”旁边的一个记者抱怨道。
“繁华声,遁入空门折煞了世人。梦偏冷,辗转一生情债又几本。如你默认,生死枯等,苦等一圈,又一圈的年轮。”
震撼,实在是太震撼了。
记者们的摄影机、照相机、DV全都齐齐出动,对着台上的萧云海一阵狂轰滥炸,闪光灯一刻都没听过。
目光中透露出的那种复杂到极点的情绪,瞬间点燃了人们内心中最为脆弱的那根弦。
掌声如潮涌,似飓风,带着无法抵挡的力量席卷了整个大厅,排山倒海般朝着萧云海迎面而来。
所有的人都还沉浸在萧云海所创造的意境之中。
“好。”
第二段不同于之前的柔和平缓,变得有些紧凑快速起来。前世的周董在唱到这里的时候,用的是一种与前一段迥然有异的唱法。
和图书其实叶永仁在台下的时候,就听苏映雪说萧云海准备的演唱曲目是华夏风《烟花易冷》,所以他才会这样说,倒也省了主持人的事儿。
叶永仁眼睛一亮,这个老和尚好厉害呀,能通过自己的情绪感染到所有人,绝对是影帝级别的手段。
赵婉晴深情地望着台上的萧云海,心中一阵骄傲。她此时甚至想冲上台去,告诉大家,这个才华横溢的天才音乐人是自己的,你们谁都不能抢。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缘分落地生根是我们。”
“那就请萧云海给我们登台献歌吧。”
嘉宾席上,叶永仁一边拍手,一边说道:“神曲出现了,《烟花易冷》必定是明年金樽奖上的最佳单曲,估计没有人可以超过了。”
就是这滴缓缓滑下去的泪水让原本嘈杂的会场,彻彻底底的沉寂了下来!
蔡屏雅红着眼圈,说道:“应该不会吧。婉晴,你和他关系最好,以前听过吗?”
“浮图塔、残灯、山门,真是意境全出呀。”一个非常具有文化底蕴的记者拍案叫绝。
她对萧云海最是熟悉,在他第一次出现的时候,赵婉晴就已经认出了他,对他的演技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萧云海将第二段的副歌演唱了两遍,把里面的隐含的深情都提到了最高点,然后猛然滑落下来,唱出了最后一句歌词。
姚娜使劲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说道:“还有一个人可能超过他?”
萧云海的第一大段演唱完毕,陈欢擦擦自己眼角上的泪水,叹了一口气,说道:“天纵之才呀。”
“雅姐,萧哥的歌不会就这么一和_图_书段吧?”旁边董飘飘一边抹着眼泪,一边问道。
“那我得好好努力了。”
“我发誓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歌曲,华夏风也就是萧云海能够唱出它的味道。现在市面上的伪华夏风跟它一比,简直都是些垃圾。”
叶永仁点点头,道:“没错,很有可能。对了,你们有没有认出来,那个扮演老和尚的演员是谁?演技真是了不得呀。”
旁边的赵婉晴说道:“当然是他自己了。”
“听青春迎来笑声羡煞许多人,那史册温柔不肯下笔都太狠。烟花易冷,人事易分。而你在问……跟随我,浪迹一生……”
“也许在大家听来,这只是一个老掉牙的爱情故事,不过配上这首歌曲,你再回味一下,也许会有不一样的感受。”
萧云海点点头,向大家说道:“说实话,看到这么多老师朋友过来为我打气加油,我的心里真的是感到非常的温暖,同时也有了很大的压力。他们都是在娱乐圈确立了自己崇高地位的人,你们说我的专辑如果成绩不好,是不是有些对不起他们?”
从他讲故事的时候,他就刻意用低沉飘渺的语调让人们静下心来,接着MV上的画面成功的让所有人进入到了老和尚的情绪之中,最后低沉而又哀怨的古琴声加入进来,顿时完美的营造出了萧云海想要的氛围。
你总不能因为一个小小的MV去请那些老一辈的艺人来吧。就算你厚着脸皮去请,人家估计也不会来,这实在是有些太掉价了。
叶永仁转身把话筒交给了萧云海,拍拍他的肩膀,轻声说道:“好好唱。”
hetushu.com永仁惊讶的望着赵婉晴,叹口气道:“没想到这家伙不仅歌唱的好,连演技也这么强。娱乐圈的形势要大变了。以后金樽奖最佳男主角对手又多了一个。”
“这到底是谁演的?怎么自己没认出来呀。”
“拍死他,为了《烟花易冷》,一定要拍死他。”一个年轻的记者一刻不停的按着快门,嘴里还唠唠叨叨。
“好听,实在是太好听了,华夏风也就云皇唱出来有这样的味道。”
他们看着大屏幕上显示的歌词,配合着耳朵里听到的哀怨缠绵的配乐,一个个都是目瞪口呆,所有人都仿佛进入到了另一个世界,一个由萧云海编制的世界。
前奏完成之后,萧云海终于唱出了第一句歌词。
“伽蓝寺听雨声盼……永恒。”
“哎,若是能够再听一遍就好了。1月12日赶快来到吧。”
“我的天啊!谁能告诉我,我听到了什么?是天籁之音吗?”
“我现在好期待《童话》专辑赶紧上线发行,到时候我一定第一时间把它买过来。这首歌我最起码要听十遍,不,二十遍。”
叶永仁点点头,说道:“将来的音乐界必会以他为首,看着吧。明年的金樽音乐节恐怕就是为了他而举办的。”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斑驳的城门,盘踞着老树根,石板上回荡的是再等。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你仍守着孤城。城郊牧笛声,落在那座野村,缘分落地生根是我们。”
萧云海话说到这里,大屏幕上出现了一座青砖黑瓦、外墙斑驳的千年古刹。
当台下的叶永仁听到烟花易冷和图书,人事易分这句歌词时,泪水再也控制不住,流了出来。
埋藏在心底深处的一幅幅画面仿佛又被萧云海的歌声给翻了出来,不断的在眼前闪现。
叶永仁也笑了,说道:“咱们喝酒就免了吧。我看还是让他唱歌吧。听说他又写了一首华夏风,我就点它了,大家说好不好?”
舞台之下,无论是嘉宾、记者还是歌迷,都傻了。
当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的时候,容纳逾500多人的酒店接待大厅,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之中,整个现场甚至连根头发落地的声音都能听见。
而这一次为了能够达到最好的效果,萧云海可以说是手段尽出。
“余音绕梁呀,我爱死华夏风了。”
当初萧云海在文艺人生的舞台上,演唱《兰亭序》时,为了打造歌曲的意境,费了很大的功夫。只是碍于条件的原因,并不算完美。
第二句歌词很快随之出现了。
而萧云海本人也完全进入了状态。
这个老和尚正是萧云海扮演的,光是化妆就用去了三个小时。他也是没办法才亲身上阵的。
赵婉晴摇摇头:“没有,我这也是第一次听。”
“就是她自己。谁知道这家伙还能写出什么样的歌曲。”
陈欢诧异的望着她,问道:“还能有谁?”
叶永仁笑道:“今天我不请自来,主要是来对萧云海兴师问罪的。我是刚刚参加完一个活动,本来打算回港岛的,机票我都订好了。可一听说这小子正在这里举行他的第一张专辑发布会,我当场就怒了。这么大的事情,竟然没有提前通知我,实在是让我生气。好在紧赶慢赶赶上了,你们说我应该怎么罚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