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重生之娱乐宗师

作者:一叶风流
重生之娱乐宗师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53章 泼粪门再现

记者们看到大家都出来了,纷纷向他们靠了过来,闪关灯啪啪啪的把黑夜照成了白天。
想到苗晓芸在那次答谢宴上,无缘无故的帮别人对付自己,萧云海现在才明白过来,原来是因为自己救了于月仙,无意中打乱了她的计划,这次引起了她的报复。
而反应较慢的苗晓芸则是傻愣愣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被漫天的屎尿给淋了个狗血喷头。
萧云海嘻嘻笑道:“主要是于姐您也没问我们呀?我们总不能见个人就说要主持金樽奖吧,那也太显摆了不是。”
萧云海哭丧着脸,道:“于姐,做人要厚道呀。我刚刚给你出了主意,你转脸就往我背后插了一刀呀。这实在是让人寒心。”
黄求胜笑道:“我就说吧,这小子脸皮比城墙还厚。想让他请客,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旁边的一些一线、二线明星,看到众多影帝影后与萧云海二人交谈甚欢,心中顿时一阵羡慕嫉妒恨。
萧云海挂了电话,对李兵说道:“李哥,知道月亮湾在什么地方吗?”
萧云海道:“从收视率过半就能看出来,我们应该算是主持的不错了。”
陈耀威哈哈大笑,道:“很长时间没有听到这种话了,还真是有些怀念呀。不得不说,萧先生成功的引起了我的兴趣。我们在月亮湾酒吧,在十二点之前,苏小姐是安全的。至于十二点以后,那就很难说了。”
萧云海道:“什么叫馊主意?当初我看到于伯父的样子,生怕他闹出什么要人命的大事,这才给他出了这么一个主意。我后来也思来想去,觉得还真没有比这更好的方法。既报了仇,还能杀鸡儆猴,将来就算被人知道,也没有人会说什么。”
“那我也很抱歉,苏女士正与我在一起吃饭。天太黑了,她应该是需要我保护的,要不然,我怕她会出事儿。”
于海笑道:“你是我女儿,有什么好谢的。对了,还没恭喜你夺得影和*图*书后之位呢。还有告诉你那弟弟,主持的不错,他说的方法也不错。”
李兵的车上,于月仙对着副驾驶位子上的萧云海道:“还好你见机快,要不然,我非被他们堵住不可。”
“当然。”萧云海道:“因为这事儿就是我给他出的主意。”
葛无忧笑道:“没错,有些人必须要受到惩罚,要不然如何解我们心头之恨。”
几人正在说笑间,萧云海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打开一看,是苏映雪的。
“好,说的好。”
那人说道:“我是耀威投资公司的董事长陈耀威,萧先生应该听曹副总说过吧。”
“扑哧。”
于海的声音洪亮大气,就连坐在副驾驶的萧云海都能通过于月仙的手机听到他的话。
萧云海望了一眼这位存心不良的记者,道:“滑稽?我觉得用幽默、风趣更准确些。其实只要能够给大家带来欢乐,什么样的主持风格不能用呢。至于我的形象,呵呵,说实话,我还真不怎么在乎。我凭的是自己的本事吃饭,不靠脸蛋儿。”
送走沈丘,萧云海看到一脸激动的赵婉晴,轻声道:“用得着这么激动吗?”
于月仙哼了一声,道:“现在发生了这事儿,估计只要是个人,都能猜到我与此事有关。你说我该怎么做?”
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快看呀,苗晓云被人泼了屎尿,简直臭死了。”
“哎,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古话说的是一点儿也没错呀。”
“哈哈哈。”
酒会过后,众人一起走出了燕京文化中心大剧院。
赵婉晴哼了一声,道:“你知道什么?木老不仅是一位国家领导人,还是整个华夏文化产业的奠基人。当年若不是他顶住了压力,大刀阔斧的进行了改革,我们娱乐圈根本就不可能有如今的兴旺。”
赵婉晴笑道:“效果还不错,比彩排时要好了不少。”
于月仙点点头,道:“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办法。苗和*图*书晓云既然对我出手,那我就没必要再和她客气。娱乐圈就是如此血腥。我先给我爸打个电话问一下。”
“哈哈哈。”
“云皇就是云皇,霸气。”
“好你个萧云海,我们正要找你呢。”一个声音从萧云海后面传来。
于月仙皱了皱眉头,道:“你就这么确定是他做的?”
外围的金樽奖保安人员费了好大的劲,才冲了进来,把苗晓芸带走了。
此时,外面依然是热闹非凡。
“呵呵,陈先生无非是想和我谈一谈罢了,行,咱们就见上一面吧。不过,我要奉劝您一句,有些事情千万不要做,要不然,你会死的很难看。”萧云海嘴里冷冷的说道。
顿时,正在参访的记者们毫不留情的抛下了正在回答问题的明星,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向前疯跑。
“你们两个还真行,保密工作做的不错呀。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也不告诉我,还有没有把我当姐了。”
只可惜,他们晚了一步,于月仙早就跟着萧云海、赵婉晴他们离开了。
“萧先生,这部都市剧是用不了您多长时间的,你完全可以拍完后,再去拍摄您的《甄嬛传》。”陈耀威道。
等于月仙挂了电话,萧云海笑道:“老于同志果然是霸气呀。”
萧云海道:“很简单,作为受害者之一,你要对这类事情表示强烈的谴责和声讨。至于其他的,与你就没关系了。”
虽然她的旁边也确实有一位明星,还是萧云海的老熟人薛明,但这位动作明星在看到事情的发生后,并没有来得及顾她,而是自己凭着不错的身手躲了开去。
“很抱歉,我不能让剧组等我一个人。”
萧云海微微一笑,说道:“被一个叫什么陈耀威的请到酒吧了。”
于月仙和赵婉晴对视一眼,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让一向幽默洒脱的萧云海说出这样的话。
“爸,再见。”
“婉晴呀,从这事儿的处理上看,hetushu.com你家这位可是一肚子坏水,你将来一定要小心点儿。”
于月仙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你少给我胡搅蛮缠,总之这事儿你们让我很不高兴,说吧,打算怎么补偿我呀?”
大家顿时都被萧云海的样子给逗乐了。
同样,影迷们也没有离开,他们疯狂的呼喊着自己偶像的名字,手上的荧光棒不断的摇晃,气氛热烈之极。
“怎么回事儿?”
萧云海眼睛一眯,立刻想到了于海身上。
“你小子真是一肚子坏儿水,连这种馊主意都能想的出来。要不是大家都还有几把刷子,说不定,这次还真要出一个大丑不可。”
于月仙拿出手机,拨出号码,云海很快就接通了。
萧云海道:“梁老师过奖了。说真的,在几亿人面前主持节目,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我的小心脏现在还在嘭嘭嘭的跳呢。”
当初他曾经和于海说过,如果查到了暗算于月仙的凶手,让他千万别做的太过,可以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办法来报仇。
一直站在旁边微笑不语的梁辉开口道:“我也恭喜你们的主持人首秀圆满成功。你们知道吗?看到开场时你们两个走出来,我真是吓了一大跳。没想到金樽奖主办方竟会让你们两个非专业人士主持,这次改变实在是有些大。同时我也很担心你们两个能不能压住场子,万一出点儿疏漏,事情可就大了。”
“萧先生的主持确实别具一格,让陈某笑的很是开心呀。”对面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就在这时,一声尖叫突然划破了整个夜空,紧接着前方一片骚动。
“萧先生,赵小姐,你们对自己今晚的主持还满意吗?”
一到两人跟前,于月仙就开始兴师问罪了。
萧云海和赵婉晴作为本次金樽电影节的主持人,身上的话题自然不少,刚一出来,就被十多个记者给围住了。
而苗晓芸就没有这样的好运了。
萧云海笑道:hetushu.com“咱们姐弟之间就用不着客气了。这次于伯父这招厉害呀,苗晓芸算是彻底栽了。”
而现在,苗晓芸和当初的于月仙如出一辙,如果这事儿不是于海找人干的,打死萧云海他都不信。
“什么?这种馊主意是你出的?”赵婉晴惊讶的问道。
萧云海也呵呵笑道:“没错。还没恭喜梁老师和于姐再次得到影帝和影后的桂冠呢。来,于姐,给我咬一下,看看它是不是纯金的?”
“知道,就在燕京后海那边。开车的话,需要半个多小时。”
两人正说着话,于月仙和梁辉走了过来。
苗晓芸一走,记者们又迅速向于月仙看去。两起事件发生的实在是太相似了,由不得他们不怀疑。
场面一片混乱。
叶永仁指着萧云海,哭笑不得的说道:“你这是典型的要钱不要命呀。碰到你这样的,算我们倒霉。”
“当然是不可能了。我现在花费了足足六亿准备到横店去拍摄《甄嬛传》,陈先生这么做,未免有些强人所难了。”萧云海道。
说话的正是叶永仁。
萧云海道:“明白了,陈先生稍安勿躁,我一会儿就到。”
“好在你们抵住了压力。事实证明,主办方的选择没有错误,你们不但游刃有余的完成了主持任务,还把控住了整个会场的气氛,让收视率更是突破了百分之五十,真是了不起呀。”
“恩,好了,去忙你的吧。”
萧云海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道:“我承认这法子就是我想出来的。怎么着吧?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要别让我掏钱请客,随便你们怎么样都行。”
萧云海一听,立刻接住黄求胜的话头,道:“没错,都是在《大宗师》剧组跟着黄老师学的。”
“知道了,你现在找个地方停车,我有事情出去一趟。你把于姐和婉晴安全的送回别墅,就可以回家休息了。”
大家再次笑作一团。
这样的场面,让那些记者们全都疯狂了。
和*图*书他们不但没有上去帮忙,反而把掩面大哭的苗晓芸围在了中间,对着她一阵猛拍。
“那萧先生有没有觉得自己的主持风格有些太过滑稽呢?您觉得这对您的形象会不会产生一些影响?”一个记者问道。
于月仙道:“谁让你出的主意这么好呢。”
“雪姐,正要找你呢。怎么样?我主持的不错吧。”萧云海得意洋洋的说道。
“你得了吧。台上就你玩的最欢,你说紧张谁信呀。”赵婉晴哼了一声,道。
可惜,于月仙出事儿时有萧云海替他挡着,自己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曹副总?”萧云海一下子便想明白了所有的事情,便说道:“你是为了曹副总嘴里说的那部都市剧的事情吧?他倒是没和我说是你投资的?”
萧云海转头一看,是叶永仁、葛无忧、黄求胜等几位影帝。
“爸,是不是你找人做的?”于月仙问的很是直接。
“想的美。”于月仙哼了一声,说道。
于月仙道:“恩,我知道了,他就在我身边。”
赵婉晴笑道:“于姐,您就放心吧,我一定会小心翼翼的。”
于月仙一愣,紧接着对萧云海竖起了大拇指,说道:“你这脑袋瓜还真是聪明,晚上回去我就在主页上发表声明。”
萧云海目光一凝,眉头皱了一下,道:“你是谁?怎么会有雪姐的电话。”
“那不知现在萧先生意下如何呢?”陈耀威问道。
黄求胜摇摇头,苦笑道:“这个功夫,我可教不了你。”
两位影帝的话,再次让梁辉和于月仙加入了讨伐行列。
于月仙道:“谢谢你,爸。”
“没错,是我。没有人可以在欺负了我女儿后,还能逍遥在外。法律管不了,那我就自己管。”
“刚刚谁喊的?这分贝也太高了吧。”
赵婉晴望了一眼她手里的最佳女主角的奖杯,笑道:“如果于姐今天都不高兴了,那您告诉我,还有谁会高兴。”
赵婉晴惊道:“云海,是不是映雪姐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