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重生之娱乐宗师

作者:一叶风流
重生之娱乐宗师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70章 面见木老

弯弯的柳眉下是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犹如一泓碧水,让人不禁为之着迷。
而自己则选择了一首前世迈克尔。杰克逊的经典歌曲《Beatit》,他准备让杰克逊的梦幻舞步在这个世界上绽放光彩。
赵婉晴巧笑嫣然的走到萧云海面前,挽着他的手臂,道:“怎么?不认识了。”
木老点点头,道:“不错。你的创作才华实在是太强了。短短的一年时间,写了数十首经典歌曲,呵呵,听着都让人觉得有些恐怖。为了你,整个金樽评委会都吵成了一锅粥。”
“萧先生,如果你和赵婉晴小姐现在没有什么事情的话,能不能跟我出去一趟?木老想见你们。”
三个小时后,三首歌曲的小样全部完成。
沈丘来到门前,敲了一下门。
沈丘呵呵笑道:“对木老的事情,我可不敢开玩笑。一句话,来不来?”
赵婉晴道:“我知道了,马上。”
沈丘笑道:“赵小姐,果然冰雪聪明。呵呵,以萧先生写的那几十首经典歌曲,金樽奖也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
赵婉晴头都没回的问道:“见谁呀?”
沈丘对两人说道:“老杨是木老的贴身保镖,天生不会说话。”
萧云海和赵婉晴相视一眼,来到了桌子前,看了起来。
沈丘道:“萧先生,这次的金樽音乐节,你入围了整整十一个奖项,可以说是前无古人,估计也是后无来者了。整个金樽评委会为了你的事情吵得是天翻地覆。有的人觉得应该平衡一下,不能让你一家独大,以免打击到其他音乐人;有的人则认为金樽奖需要公平公正,绝对不能弄虚作假。没办法,我只能请示了木老。我想,这次过去,应该就是说你的事情吧。”
赵婉晴道:“木老的风范当真令人钦佩。”
过了好一会儿,萧云海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道:“一枝独秀不是春,满园春色才是春。木老,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www.hetushu.com老点点头,道:“没错,这样对自己、对乐坛就真的好吗?”
赵婉晴眉头微皱,道:“那你准备怎么办?”
萧云海将《最浪漫的事》和《相思风雨中》的词谱交给了赵婉晴。
萧云海白眼一翻,道:“用得着这样吗?”
赵婉晴眼睛一亮,道:“那太好了。不过,你的速度要快一些,距离金樽音乐节只剩下四天的时间,我怕没时间练习。”
萧云海道:“放心吧。我今天下午把我们的新歌小样都做出来,咱们晚上直接去音乐之城录歌。”
萧云海若有所思的说道:“只是这样真的好吗?”
赵婉晴问道:“听沈主席的意思,云海似乎获得了不少奖呀。要不然,也用不着吵成这样呀。”
车子缓缓开动,萧云海问道:“沈主席,不知道木老为什么要见我和婉晴呀?”
赵婉晴脸色一红,踮起脚尖,亲了一下他的面颊,道:“这就是你的奖励。”
萧云海摇摇头,回到自己的卧室,选了一套黑色浩宇休闲服,然后擦了一下皮鞋,不到五分钟,一切就都搞定了。
她担心的望着萧云海,轻轻地握着他的手,萧云海一怔,对她笑了一下,拍拍她的手背,递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只见赵婉晴穿着一件浅红色的风衣,尽显其曼妙的身材和优雅的气质。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上,白皙粉嫩的肌肤吹弹可破。
听到萧云海的解释,木老哈哈大笑起来,道:“你小子不错,敢说真话。我的这把字,练了一辈子,也没能练出个子丑寅卯来。惭愧呀。”
二十分钟后,萧云海接到了沈丘的电话。
叫声过后,赵婉晴面色潮红,在原地转了一圈后,突然停了下来,激动地说道:“老公,你快帮我选一件合适的衣服,我都不知道该穿什么好了。”
沈丘露出崇敬的神情,道:“木老从退休的那一天起,就一直住在和图书这里。平日里都是写写字,养养花,修身养性。若不是一直记挂着华夏文化产业,他老人家也不会出面举办金樽奖了。”
很快,一个四十多岁,目光锋利如刀的中年人打开门,审视的看了一圈。
太美了。
木老写的是“百年好合”四个大字,以萧云海的专业级眼光,他的四个字,写的是普普通通,毫无可取之处。
这首歌曲的原唱是歌神张雪友和歌后汤宝如,自1992年发行后,一直经久不衰,到萧云海穿越过来的时候,都还是KTV的合唱必点曲目。
也许是听到了三人的脚步声,木莲雄手中的毛笔猛然间动了起来,四个大字,一气呵成。
沈丘目光中露出一丝赞赏,反问道:“如果你的上面压着一个你永远都无法打败的巨人,你会有什么感觉?”
沈丘微微一笑,却是什么都没说,车内一片安静。
木老似笑非笑道:“你小子有些不老实呀。我问你的是字怎么样?”
赵婉晴脸色有些不好看,道:“真没想到,木老竟然是为了给你施加压力。”
赵婉晴一听,手里的碗“扑通”一声,掉到了盛满了水的盆子里,难以置信的转头问道:“谁?”
木老摆摆手,笑道:“当然不会。我们金樽奖的宗旨就是公平、公正、公开,就算你把所有的奖项全部得到了,金樽奖照样会颁给你。”
“倾国倾城。”
萧云海望着打扮了一早上的赵婉晴,不禁愣在了那里。
萧云海道:“木老相招,我哪能不去呀。”
萧云海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对了,沈主席请我们在金樽电影节上表演的事情,你想好了没有?”
“已经好了,咱们走。”
至于男女对唱歌曲,萧云海将前世最为经典的粤语歌曲《相思风雨中》给搬了过来。
木老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向萧云海和赵婉晴招了招手,道:“两个小娃娃,过来看看,我的这四个字写的m.hetushu.com怎么样?”
萧云海道:“只是感觉今天你特别特别的漂亮,简直就是仙女下凡呀。”
木老哈哈笑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今天中午,你们就别走了,陪我老头子吃顿饭吧。”
实际上,以赵婉晴那绝世无匹的相貌和凹凸有致的身材,别说是那些高档女装了,就算穿的是乞丐服,也照样好看。
萧云海道:“练字不过是为了陶冶情操,即使练成了王羲之那样的书法,于国于民,又有何用。木老心怀华夏,比起那些所谓的大书法家,强的又岂是一点半点。”
萧云海哈哈大笑,道:“是木老那里。刚刚沈主席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木老要见我们。等会儿,车就会过来了。”
与沈丘通完话,萧云海来到厨房,对正在洗碗的赵婉晴说道:“行了,老婆,别洗了。咱们等会儿需要出去见一个人,赶紧打扮打扮吧。”
木老眼睛一亮,赞道:“说得好。知道我为什么让你们过来吗?”
萧云海回到自己的卧室,从万千歌曲中,为赵婉晴选择了一首《最浪漫的事》。
萧云海望着在镜子前不住打量自己的赵婉晴,无可奈何的说道:“老婆,差不多就行了,司机快到了。”
车子大约行了四十分钟,最后在一个四合院停了下来。
“婉晴,收拾好了没有?车已经来了。”
木老似乎很喜欢萧云海在自己面前无拘无束的样子,道:“放心,保证不让你饿肚子。”
萧云海笑道:“是不是金樽音乐节的事情?”
木老喝了一口茶,笑问:“你们觉得如何?”
众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到了萧云海的身上。
萧云海身躯一震,道:“谁?木老,他想见我们。沈主席,您不是在开玩笑吧?”
以赵婉晴的唱功,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分贝之高,把萧云海都给吓了一跳。
萧云海想了想,道:“想要引起轰动,最好的选择是大家从未听过的歌曲。这样,我现在马上给www•hetushu•com你写一首新歌。”
沈丘指着萧云海和赵婉晴,说道:“老杨,这两位是木老邀请来的萧云海先生和赵婉晴小姐。”
第二天早上,萧云海刚刚吃完早餐,便接到了金樽奖副主席沈丘的电话。
萧云海摇摇头,笑道:“你错了。他这是为了音乐圈好,也是为了我好。以我的能力,十年之内,整个乐坛根本不做第二人想。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得到无上荣誉的同时,也会真正成为众矢之的,金樽奖也就失去了它的意义。”
萧云海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道:“我明白了。”
赵婉晴从卧室里走出来,对萧云海说道。
几人下车后,萧云海望着这个面积不大,似乎还有些陈旧的院子,惊讶的问道:“这就是木老住的地方?”
萧云海笑道:“那我们真是太荣幸了。”
萧云海不满的说道:“不行,这奖励太轻,应该这样才对。”
说完,萧云海对着赵婉晴那娇艳欲滴的嘴唇就吻了上去,赵婉晴起初还挣扎了两下,不到一会儿的功夫,就浑身软了下来,任由萧云海折腾。
沈丘需要萧云海与赵婉晴每人演唱一首歌,然后再准备一首男女对唱的歌曲。
萧云海道:“那您需要让人多做些东西,我的饭量可不小呀。”
萧云海一把搂住赵婉晴的芊芊细腰,色眯眯的道:“那你有什么奖励没有?”
沈丘道:“那好,你们在家里准备一下,接你们的车很快就到。萧先生,提醒你一句,木老接触的艺人可以说是屈指可数,除了梁辉和叶永仁之外,你们是第三位。”
赵婉晴急道:“木老,总不能因为云海太优秀,就要被金樽奖打压吧?”
赵婉晴拽着萧云海的手,来到自己的卧室,打开衣柜,开始一件一件的试了起来。
木老顿时乐了,道:“你这呵呵是什么意思?”
望着精心打扮的赵婉晴,萧云海脑海中迅速出现了这个成语。
萧云海道:“呵呵的意思就是说您的这四个字http://m.hetushu.com,我都不好意思评价。说假话吧,非我所愿;可要说真话吧,又怕您老人家受不了打击。木老,您说我除了呵呵,还能怎么办?”
两人亲热一阵,到外面吃了顿晚餐,就一起去了音乐之城,直到晚上十二点才回来。
赵婉晴道:“没有。你觉得我唱什么好?”
萧云海呵呵一笑,道:“木老的四个字,寓意还是不错的,放在我和婉晴身上非常的合适。”
听到爱人的夸赞,赵婉晴心中很是高兴,说道:“那我就谢谢你的夸奖了。好了,咱们快点走吧。”
萧云海上车后,对沈丘说道:“不好意思,沈主席,让您久等了。”
沈丘摇摇头,道:“不过是一会儿而已。老张,开车。”
两人走出别墅,坐上了沈丘的车。
萧云海道:“至于这字吗?呵呵。”
赵婉晴点点头,道:“好。”
这是一首经典情歌,原本由赵咏华演唱,传唱度非常广。
赵婉晴也听懂了两人话中的意思。
可赵婉晴却是足足用了半个小时,才找到一套自认为不错的衣服。
萧云海笑道:“木老。”
赵婉晴说道:“木老是我们娱乐圈最大的明星,能见到他老人家,我怎么可能不激动?赶紧的,快去帮我选。”
赵婉晴仅仅看了一遍,就立刻喜欢上了这两首歌曲,高兴的说道:“老公,你简直太棒了。”
萧云海陷入了一片沉思之中,院子里静了下来。
老杨点点头,打开门,对他们做了个请的姿势。
赵婉晴面露难色,望向萧云海。
听到萧云海的话,赵婉晴愣了足足五秒钟,紧接着“啊!”的一声尖叫从她的嘴里发了出来。
“好的,我们马上出去。”
走进四合院,萧云海看到了已经年逾花甲,但精神矍铄的木老正站在院子里写毛笔字。
听到沈丘的话,萧云海心中一动,沉声道:“沈主席,我的存在是不是影响到了整个华语乐坛的发展?”
在木老家中,吃完午饭,两人便回到了叠翠小区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