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重生之娱乐宗师

作者:一叶风流
重生之娱乐宗师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07章 势均力敌

萧云海转头望着赵婉晴,道:“你们怎么来了?”
听说下午萧云海拍同性恋的那场戏后,赵婉晴、章欣怡火速从商场赶了过来。
尤其是当葛无忧以一种毫不在意的语气说出“我又不是同性恋”这句话后,萧云海那忧郁的眼神让人一下子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
萧云海一听,不满的说道:“葛老师,咱能不提东方不败的事情吗?我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章欣怡轻叹道:“原来葛老师和我对戏的时候,竟然没有彻底放开。”
于月仙身上也没有了大明星的气质,趴在桌子上,眼泪都笑出来了。
周芸道:“你是苦日子过惯了,连享福都不会。”
赵婉晴笑道:“听于姐说,你要拍爱茉莉的戏份,所以就来了。”
若不是摄像机正在抓他的特写,恐怕除了萧云海,谁都看不到。
但萧云海并不怕他这种演绎方式,蜘蛛网再坚韧,又如何能与利剑相抗衡。
“明白。”
萧云海笑道:“那还等什么?咱们这就去。”
葛无忧惊讶的说道:“不是说今天就三场的吗?”
萧云海左看看,右瞅瞅,对自己的造型很是满意。
萧云海笑道:“您的戏份已经结束了,可以和蔡姐一起过去。”
萧云海道:“大家想笑就笑出来吧,别把身体憋坏了。”
葛无忧刚刚喝的水,还没等咽下去,噗的一声,直接喷了出来。
此时,众人的脸上已经没有了笑意。
于月仙笑道:“葛老师,怎么了?”
盯着显示器的赵婉晴、于月仙等人捂着嘴,使劲憋着笑,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
于月仙道:“别着急,往后看下去就知道了。”
众人先是一阵惊讶,然后集体笑喷了。
萧云海脸色一红,眉毛一挑,浑身一阵忸怩,撒娇道:“我是永安,城建开发总公司的永安。”
赵婉晴道:“怎么可能?”
葛无忧叹口气道:“电影之神梁辉。同样的随心所欲,和-图-书同样的千变万化,同样的刚柔并济。但无疑萧云海更加的惊才绝艳。因此梁辉是拍了二十多年的戏才有了这样的演技,而萧云海今年却只有二十二岁,出道也不过是两年而已,更何况他还是音乐之王,武侠小说的畅销作家,集导演、编剧于一身。我真的很难相信,他怎么会厉害到这种程度。”
葛无忧似乎被他吓着了,神情多了一丝不自然,但很快便消失了。
这是非常麻烦的事情,好在周芸的水平在业内是出了名的,半小时不到,镜子里便出现了一位中年萧云海。
萧云海摇摇头,笑道:“你们是心存不良呀。”
“扑哧。”
萧云海今年二十二岁,与葛无忧相差几乎二十五岁,想要演他的同学,自然是要把他化的老一些。
在私下里,赵振管萧云海叫学长,但在片场,他却是叫导演,以示尊重。
片场一阵大笑。
自从功夫大成后,已经没有任何一位演员能够带给他压力了,不敢你有多强,萧云海的心绪都不会有半点波动。
葛无忧的战意被萧云海彻底激发开来,那双传神的小眼睛变得如同会说话似的,端详了萧云海一番,用一种充满肯定的语气,高兴的说道:“对对对,你是工会的,部队文工团转业过来的。”
他有些不知所措,抬起眼看向萧云海,仅仅看了一眼,眼神却又赶紧躲开,不敢与他对视,最后无奈的搓着脸,将台词说了出来。
萧云海哼了一声,道:“又是看我笑话,没安好心。”
之前的东方不败给她的感觉是风华绝代,而现在的这位爱茉莉给她的感觉却是怪异妖艳。
萧云海走上前来,道:“蔡姐,顺其自然才是最好的。感谢您的参与,您的戏份结束了。”
一分钟后,萧云海拍拍手,道:“差不多可以了。现在让你们笑个痛快,就是为了待会儿你们谁都不能笑。就算想笑,也得http://www.hetushu•com给我忍着。明白了吗?”
两人的戏,就这样行云流水的拍了下来,仿佛本来就应该这么简单似的。
收拾完东西,萧云海喊道:“今天收工,大家可以出去逛一下了。”
从楼梯口到葛无忧那里,萧云海刻意用了一种非常女性化的走路姿势,给人一种婀娜多姿的感觉。
“我帅?”葛无忧惊疑地说了一句,然后摘下墨镜道,“你认错人了吧?”
葛无忧的表现也是恰到好处。
于月仙轻声道:“这就是三位一体的好处。自编自导能让一个演员多方面多层次的看到自己的优缺点,对演员演技的提升太大了。”
十分钟后,所有准备工作完成。
蔡屏雅疑惑的说道:“我演得很好吗?我没觉得怎么样呀。”
场上,葛无忧也感受到了来自萧云海身上的阵阵压力。
当萧云海喊出“过”的时候,全场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这是对两名影帝级演员的赞誉。
蔡屏雅笑道:“我也不去了,一起看看。”
你刚我就柔,你柔我就刚,刚柔并济,千变万化,这就是功夫给他带来的演技上的变化。
来到约定的饭店,萧云海向那里的老板道了声谢,然后便被周芸拉去一个临时化妆室化妆去了。
大家都是眼光非凡的人,萧云海所展现出来的演技绝对是影帝级的。行云流水,随心所欲。
葛无忧道:“好像与我搭戏的女演员都去逛街了吧。”
主要是没有合适的剧本,无法给予两个能力差不多的影帝足够的发挥空间,形成不了势均力敌的场面,所以王王相争才会异常的罕见。
随着场记的一声Action,萧云海肩上背了个包,带着一个大墨镜,轻摆腰肢,走上了楼。
于月仙道:“可他演的也太好了。我的眼睛大部分时间都盯在他的身上,说明了他不但没有被葛老师压住,反而占了些许的上风。”
萧云海笑道和_图_书:“您现在就可以去找章姐和婉晴,估计她们俩正在商场逛呢。我可以让剧组的车带您过去。”
于月仙问道:“谁?”
萧云海对葛无忧优雅地一笑:“我可以坐吗?”葛无忧打量了他一下,说:“我约了人。”
赵振走过来,说道:“萧导,饭店的老板说没问题。我已经让剧务和群演先过去了。”
“扑哧。”
如果说葛无忧的气势是一阵清风的话,那萧云海的气势就是一座巍峨的高山,清风刚吹到他身上,就被他给挡了回来。
但萧云海身上的这种娘却并不让人感到怪异,而是非常的自然,毫不突兀,仿佛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似的。
但到了萧云海这边,却猛然停了下来。
葛无忧望着正在摆弄监视机的萧云海,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
萧云海指了指自己,笑道:“不是还有我吗?”
萧云海也感到了葛无忧的难缠,他演戏给人感觉像一只蜘蛛,在不断的织网,一旦被缠住,你就只能被他压戏了。
蔡屏雅惊讶的说道:“这么快。太好了,那我明天岂不是可以在杭州旅游一番了。”
葛无忧心中一惊,暗道:“这小子厉害呀,有点儿像梁辉,给人一种不可撼动的感觉。难怪影视圈那么多老家伙在谈到这家伙时,都是赞不绝口。果然是有真本事呀。”
萧云海仿佛没听见,一拉椅子就坐了下来,压着嗓子,尽量用女性化的口吻,含笑说道:“秦奋你没怎么变,还是那么帅。”
萧云海撇撇嘴,道:“那种指使人干这干那的事儿,打死我也干不出来。我怕上厕所的时候,人家背地里会说,看见没有,萧先生竟然自己上厕所呀,怎么不让助理代劳呢。”
于月仙笑道:“但在我看来却是风华绝代。屏雅你去玩吧,我要看看我们的大导演是如何饰演一位同志的。”
蔡屏雅高兴的说道:“那太好了,我现在就给婉晴打电话。”
“哈哈和*图*书哈。”
其他的剧组工作人员也是憋着笑,只是碍于萧云海的面子,不得不强行忍着。
“瞎说。”萧云海用一种幽怨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嗲声嗲气地说:“什么工会呀,我是团委的。”
葛无忧说出这一句后,气势无声无息间向全场覆盖,如同清风拂面般,想要刮遍整个片场。
只见萧云海上身穿着一件黑色鸡心领紧身T恤,下身一件宽大裙裤,脸上涂了不少雪肤华妆品,显得一种病态的白,眼睫毛根根直竖,胳膊上提了个包,打扮异常另类。
这一次确实没有白来,看到萧云海那异类到极点的造型,赵婉晴趴在章欣怡的肩膀上,笑得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萧云海道:“原本是三场的,可现在才三点,完全有时间再拍一场。”
葛无忧叹道:“老了。真的老了。你知道我在他身上看到了谁吗?”
周芸笑道:“不行了,长时间不干,手艺有些生了。你也是,都这么大的腕儿了,也不见你平常多带些人。你看看人家那些年轻明星,有的光是造型师、美容师、化妆师的,就有好多位。你倒好,只有燕子一人,还不带。”
“周姐,厉害呀。”
见到了熟人,葛无忧显得很是高兴,道:“反正是张罗玩儿的事的。你那时候是小白脸,现在沧桑多了,你要不说我都认不出来了。”
场上的葛无忧对蔡屏雅竖起了大拇指,笑道:“蔡小姐,我原以为你这里是最弱的,没想到你演的竟然这么好。呵呵,看来这个片子,想不火都不可能了。”
萧云海白眼一翻,瞪了他一眼,右手扇了一下,娇声道:“讨厌!人家有那么老吗?我比你小不少呢。”
两人你来我往,让片场的演员们看得是大呼过瘾。这种影帝与影帝间的对决,是很少见的。
于月仙叹道:“也许世界上真的生而知之的天才吧。”
萧云海笑道:“我就拍一场戏,让他们来干嘛。那些人都是瞎讲究,和图书造型师、美容师、化妆师多又能怎样,也没见他们漂亮到哪去。”
场上,萧云海与葛无忧的表演渐入佳境,当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萧云海从化妆间里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傻了。
赵婉晴皱眉道:“也许是他的角色让我们感到有意思,所以关注点自觉不自觉地就凝聚了他的身上。”
于月仙道:“屏雅,你先等一下。萧导,我们今天的戏份是不是就拍完了?”
章欣怡道:“不会。如果换成另外一个演员,我相信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萧云海在监视屏上看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破绽,没有丝毫需要修改的地方,毫无疑问,一次过。
不得不说,萧云海饰演的这个角色太真实了,举手投足间,彰显出来的女性魅力,葛无忧没有看出丝毫破绽。如果不是提前知道,葛无忧甚至会真的以为萧云海是一位同志。
周芸被萧云海的笑话给逗得花枝招展,忍不住打了萧云海一下,道:“你能不这么搞笑吗?上厕所还代劳,亏你想的出来。”
葛无忧一愣,哈哈大笑,道:“好。当初你饰演的《笑傲江湖》中的东方不败让人惊艳无比,现在就让我看看你是如何演这位同志的。”
说完,萧云海将墨镜放在桌上,道:“人家变化有那么大吗?你都认不出了?”
娘,简直太娘了。
“耶。”众人齐声欢呼。
赵婉晴苦笑道:“谁说不是?我一直以为自己的演技已经出类拔萃了,可现在我才发现,别说与葛老师这样的老影帝比了,就是与我家这位,我也比不上呀。他现在整天忙着做导演,要说演技应该下降了才对呀,可在拍摄《琅琊榜》的时候,他带给我的压力就让我有些难以抗衡。而现在,更厉害了,一举一动,都有着一种独特的魅力。平时我也没见他在家里练呀,怎么会突然间这么强了。”
监控机前的于月仙轻声问道:“婉晴,你老公经常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