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重生之娱乐宗师

作者:一叶风流
重生之娱乐宗师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58章 反击

对待他们,萧云海可不会客气。
而且,经过了解,他发现这次乱写他的都是鸿达、东方、彭湃等公司控制下的报刊杂志。
“请问,萧先生,这些报纸杂志为什么要编造这么大的谎言来攻击你。”
对于顶峰报社的这番惺惺作态,萧云海并没有买账。
……
当萧云海在律师的陪同下,从车里出来的时候,近百家媒体记者就像蜜蜂见了蜜似的,纷纷涌了上来。
报社社长王泽也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说自己疏忽之下,导致文章登上了报纸,给萧云海先生造成了非常大的困扰,请萧云海原谅之类的话。
“请问,萧先生,你为什么一定要告他们?”
彭怀彬啪的一声,拍在办公桌上,怒道:“萧云海是什么样的人,你就一点儿都不知道吗?他是敢当着十多位娱乐圈大佬的面,大骂文化部副部长的主。天底下有什么事情是他不敢干的。老王,你真是犯糊涂呀。我问你,这是谁主笔写的?”
彭湃娱乐公司。
当然,对他们背后的靠山来说,也并没有多少。
别看hetushu.com这些钱在萧云海眼里不算什么,但放到杂志社报社,那可就相当于他们好几年的收入了。
萧云海道:“除了销量能高一些之外,对他们并没有任何好处,但对它们背后那些封杀我的影视公司就不一样了。我这两年,除了拍戏之外,基本上都呆在家里。因此,他们找不到封杀我的理由,只能勉强用什么嚣张跋扈,不尊重前辈之类的话来做他们的遮羞布。如果可以让大家相信我是黑社会,那这个理由无疑是非常致命的。”
“您与那些封杀您的公司有什么矛盾吗?”
由于这次事件实在是太明显了,加上那些负责人并没有做任何辩护,因此,法院当庭便进行了宣判。
“把您的名声搞臭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吗?”
“这些媒体真搞笑。平日里觉得他们挺厉害的,没想到都是纸老虎。看到云皇动真格的了,就吓的屁滚尿流,在那里装可怜,博同情。呵呵,看的我也是醉了。”
“萧先生,你为什么会被那么多娱乐巨头封杀?”
http://www.hetushu•com总彭怀彬指着报纸,正在对顶峰报社社长王泽一阵狂喷。
“萧先生,您觉得自己胜诉的可能性有多大?”
王泽点点头,道:“我明白该怎么做了。彭总,我这就去安排。”
王泽道:“主编林凯写的。在征得我的同意后,这才发布出去。”
萧云海这次之所以要闹的如此兴师动众,就是要告诉夏鸿达那些人,自己不是好惹的。
始作俑者顶峰报社的主编林凯因恶意诋毁萧云海,在社会上造成了强烈的影响,严重侵犯了萧云海的名誉权,但看在其认罪态度良好,因此从轻处罚,入狱一年。
顶峰报社作为主要责任单位,赔偿萧云海名誉损失费和精神损失费五千万,其他十一家媒体每家赔偿萧云海两千万。
当着上百位记者的面,主编林凯声泪俱下,说什么自己为了报纸销量,胡编乱造的写了这篇文章,希望萧云海能看在他父母妻儿的面上放过他这一次。
“萧先生,你对本次的结果满意吗?”
“请问,萧先生,为什么娱乐圈里会有m.hetushu.com这么多娱乐公司要封杀您呢?”
萧云海笑道:“那还用说嘛,肯定是为了把我的名声搞臭。”
两个小时后,顶峰报社就萧云海涉黑的文章,召开了新闻发布会。
“你疯了,你是个法盲吗?这样的东西也敢写?”
王泽哭丧着脸,道:“对不起,彭总。我没想到会这样。以前对明星说一些无中生有的事情,根本就不算什么。可没想到,萧云海竟然这么强势,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由于这件事情的社会影响力实在是太大了,所以法院的效率异常的快,在第二天便将萧云海以及相关报刊杂志社的负责人找来了。
彭怀彬道:“现在有两条路。一是求萧云海放报社一条生路,收回控诉。不过,以萧云海那强硬的性格,想让他改变主意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二是召开新闻发布会,就说萧云海涉黑的事情是主编林凯凭着主观臆断写的,检查人员疏忽,没有查出问题,导致文章刊登在了报纸上。然后你主动向萧云海认错,态度一定要放低。只要我们再适当的宣扬http://m•hetushu•com一下,萧云海应该会顾及到影响,不会赶尽杀绝。”
他在接受一位记者采访时,道:“顶峰报社很有意思,看我将它们告上法院了,这些人就出来装模作样的扮可怜。呵呵,他们是把我当成傻子了吗?报纸刊登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一天了,网上论坛的帖子数以百万,顶峰报社难道没有看到?既然看到了,那为什么没有私下向我道歉?如果不是我把他们告上了法庭,这个道歉恐怕我这辈子是也看不到吧?我现在可以明确的回答他们,顶峰报社以及其他冤枉我的媒体,我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家。同时,我要请法院对我和我的保镖助理进行彻查,以还我清白。”
萧云海道:“我们华夏是依法治国的国家,我一直相信法律会给我们每一位受到伤害的公民做主。对于法院的宣判,我非常的满意。同时,我决定将得到的两亿七千万赔偿金,无偿捐给我的助学基金,多做一些善事。因此,我希望这十二家报刊杂志能够尽快将钱打入华夏红十字会公布的账号里。”
“支持云皇。个别毫无和-图-书社会责任感的媒体,就应该受到惩罚,也可以让其他媒体以此为戒。”
走出法院,萧云海接受了记者们的采访。
“做错了事,道个歉就完了,那还要警察、法院干嘛?”
萧云海笑道:“这个问题,你应该问他们,而不是问我。不过,对他们想出的这两个理由,我只能说两个字,扯淡。嚣张跋扈,我想请问我对谁嚣张,对谁跋扈了?在片场,我承认,我的脾气有时候非常不好。但我是导演,不管生气也好,发火也好,都是对戏不对人。凡是跟我拍戏的演员,最后全部都成了我的好朋友。这一点,大家可以去问问。至于不尊重前辈,呵呵,我听了都想笑。这两年,我与四、五十位年龄在五十岁以上的老师合作过,他们的敬业、演技和为人是我萧云海非常佩服的,而且我心中也一直以他们做我的榜样。因此,这个理由,我实在是不能接受也不敢接受。”
萧云海的话,得到了粉丝们的强烈支持。
“没说的。云皇加油,我们挺你。”
萧云海面色严肃,什么都没说,在保安的带领下,穿过了拥挤的人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