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重生之娱乐宗师

作者:一叶风流
重生之娱乐宗师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05章 认亲

萧远洋敲了敲大铁门,过了一会儿,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将门打开了。
毕竟,自己的爷爷是做过首长的人,安保措施肯定是非常严格的。
萧重阳也很是激动,与走上前来的萧奇峰狠狠的拥抱了一下,眼睛里也忍不住流出了泪水,道:“老三,你终于回来了。”
萧云海微微一笑,拉着赵婉晴、萧云灵一起跪在了地上,向萧乐山磕了个头,齐声叫道:“爷爷。”
陈嘉鸿道:“林子大了,什么鸟没有。你敢说,你们政府人员就都是好东西吗?他们的危害比我们大多了。”
萧乐山叹道:“你们应该恨我的。秀竹,我其实一直都知道,你是一个好儿媳。可一直以来,我们萧家都处于最关键的时候,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你进门的。”
“你说谁是老顽固?”
听到儿子儿媳的这声爸,萧乐山那苍老的脸上也是抑制不住的激动,嘴角抽动了几下,道:“我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们了呢。”
萧奇峰浑身一震,眼泪夺眶而出,喊道:“大哥。”
萧云海一听,嘻嘻笑道:“那我就要好好尝尝这大内御厨做的菜跟外面到底有什么不同了。”
原来,当m.hetushu.com初华夏的政治形势非常的复杂,各大势力相互争斗,萧重阳那时候是副省长,想要再进一步,就需要很多助力。
萧重阳道:“实际上,这些年最愧疚的是我才对。老三、弟妹,你们不要怪爸,他这么做都是为了我。”
萧乐山哼了一声,道:“我有什么好躲的。”
萧重阳叹道:“这些年来,老三的离开一直是我的心病,我对不起你们。”
萧云海虽然脸上看不出什么,但心里对他们很是不喜欢,总觉得这些人都太过功利。
萧奇峰道:“云海,怎么说话呢?”
萧云海呵呵一笑,道:“两位老爷子,咱能换个话题吗?贪污腐败的人该死,作奸犯科的人也该死,这些都没啥好讨论的。再者说,这事儿现在也轮不到你们二位管,都这么大年纪了,最重要的是保养身体,安度晚年才对。”
赵婉晴乖巧的叫了声大伯。
接下里的几天,萧云海见到了不少萧家的年轻一辈,他们大多数都从政,从商的几乎一个都没有。
走进里面,萧云海一眼就看到了经常在新闻联播里出现的那位首长萧重阳。
说完,他朝着萧乐山砰砰和*图*书砰的磕起了头,不大一会儿,额头上就磕出了血,肿了好大一个包。
难怪自己这个侄子能用两年时间做到了别人一辈子都做不到的成就,光是这份审时度势的能力就不是别人能比的。
萧云海呵呵笑道:“大伯,爸,都到这个时候了,再说以前的事儿也没啥意思。我觉得现在最重要的应该是填饱肚子才对。坐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我都快饿扁了,厨房里的菜味,我都闻到了,肯定有萝卜炖牛肉。”
众人坐在一起,吃了一顿中午饭,多年的心结终于全部解开了。
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屋子里传了出来。
萧乐山眼泪哗的一下子流了出来,道:“你们快起来。你们能认我这个爷爷,我真的非常高兴。”
萧乐山自然也知道萧云海的意思,笑道:“好了,咱们去吃饭,我可不能让我孙子饿着。听说,你小子一顿能吃好几斤,所以我让人做了不少的菜。”
陈嘉鸿丝毫没将萧重阳这位大首长放在眼里,直截了当的问道:“那个老顽固呢?”
陈嘉鸿冷哼道:“不就是我的身份吗?你们这些当权者都是过河拆桥的主,当年为了打败日本侵和图书略者,我们洪门十三万弟子,足足战死了十一万人,差点儿绝了种。可建国以后,竟然被你们打成了黑社会,呵呵。”
其中,与萧奇峰定亲的王家是最重要的同盟,若是不给他们一个交代,萧重阳恐怕只能等到四年后,才有可能再进一步。
萧云海与萧云灵连忙叫道:“大伯好。”
萧云灵使劲嗅了嗅,却是什么都没闻到,道:“哥,你还真有一个狗鼻子呀。”
萧乐山走到他们跟前,将萧奇峰与陈秀竹扶了起来,道:“你们恨我吗?”
萧重阳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对陈嘉鸿道:“陈老爷子,您好。”
他们都知道萧云海不仅是个明星,还是个百亿富翁,加上与自己走的不是一条路,用不到萧家的政治资源,所以对他都很是客气。
陈嘉鸿嘲讽道:“整了几十年,也没见整出个什么样来。凡是进去的人,哪一个不是贪污亿万以上。这还是查出来的,那查不出来的又有多少。”
萧重阳用一种赞许的目光看了萧云海一眼,暗暗点了点头。
萧奇峰大哭,道:“儿子不孝。”
陈嘉鸿功夫入化,虽然年纪大了,但仍然是耳聪目明,早就听到里面萧乐山的m•hetushu.com声音了,道:“我以为你准备躲在里面不出来了呢?”
萧乐山指着陈嘉鸿,气道:“你……”
两人连忙摇头。
在爷爷那里住了三天,萧云海与赵婉晴便到国外去旅游度蜜月了。
两人拥抱了好一会儿,这才分开。
尽管两人一见面就斗嘴,可当陈嘉鸿走出院子的时候,他还是从萧乐山眼里看到了一丝不舍。
看到萧乐山,萧奇峰与陈秀竹连忙跪了下来,喊道:“爸。”
坐着萧远洋的商务车,众人来到了一个外表看起来似乎有些陈旧的四合院,红砖绿瓦,毫不起眼,但萧云海还是敏锐的发现了门口的一个微型监控。
萧重阳点点头,高兴的说道:“弟妹,你生了两个好孩子。这位应该就是云海的新娘子婉晴吧。”
被两兄妹这么一打岔,众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萧乐山道:“当年你们洪门弟子到处闹事,杀了不少人,警察局三天收到了上千份投诉案件,作为政府怎么可能不管。”
萧乐山道:“所以我们才会严打贪污腐败,整治吏治。”
陈嘉鸿道:“我觉得云海说的没错。半只脚都进棺材了,还说这些有个蛋用?”
确实,现在这个局面,萧云http://m.hetushu.com海站出来用插科打诨的化解是最合适不过的。
萧远洋道:“王叔,这是我三叔一家。”
萧奇峰道:“大哥,您别这么说。你要用自己的努力撑起这个萧家,感到惭愧的应该是我才对。”
至于外公陈嘉鸿,萧云海在第二天下午就送他回到了郑海。
他的样子明显要比电视里苍老一些,头发白了一半,也许是一直身居高位,所以尽管他面带微笑的站在院子里,但身上仍然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气势。
而陈嘉鸿的洪门身份,也被竞争对手拿来作为攻击萧家的武器,萧乐山不得已之下,这才将萧奇峰赶出了家门。
如今,萧重阳已经做了三年的二号首长,根基已固,王家老爷子去年也刚刚过世,加上十多年来,陈嘉鸿从未去过洪门,萧乐山这才用萧云海的婚礼释放出了善意。
陈秀竹道:“云海,云灵,这是你们大伯。”
这个中年男子应该是个保镖,听到萧远洋的话,面无表情的看了众人一眼,说道:“老爷子请大家进去。”
萧乐山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望着萧云海道:“你是云海?”
也许是血缘的关系,整个萧家年青一代,也就萧远洋和二伯家的萧长河能让他感到一丝亲情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