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重生之娱乐宗师

作者:一叶风流
重生之娱乐宗师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60章 反击(二)

“靠,她这是什么意思?是在说云皇捐钱捐的少吗?”
现场所有人都鼓起了掌,叫好声此起彼伏。
李月华此时心里都快气炸了肺,饱满的胸部急剧的起伏,脸上的笑容也变成了皮笑肉不笑,对萧云海已经由恨递增到了恨之入骨。
莫一娜的手拍的最是用力,对萧云海的情商、智商简直是满意到了极点。
“老子最恨的就是道德绑架,今天又看到了。”
萧云海自然很清楚李月华的用意,轻描淡写的说道:“去洛杉矶完全是被记者朋友们给逼出来的无奈之举。从婉晴被曝出怀孕之后,我们家门口就没有断过记者。别说出去玩了,就连我们一起到外面散步都上了报纸头条。而美利坚就不一样了,那里很少有人认识婉晴,就算是逛商场,只要戴上个墨镜,就没有任何问题。李小姐,你说如果是换了你,你会选择去哪里。”
台下的观众议论纷纷,看向李月华的眼神都带着一hetushu.com丝轻蔑。
听到萧云海的话,陈向阳连忙谦虚的说道:“萧先生太抬举我了,向阳愧不敢当。”
李月华的问题很是尖锐,潜台词就是你让赵婉晴离开华夏去美利坚生孩子,是觉得美利坚要比华夏好吗?
萧云海道:“我的意思是说国科钢铁集团的市值是四千多亿华夏币。如果您觉得我捐的两亿不多,您可以回家的时候,问一下您的父亲,他一年能拿出多少钱来做慈善。我敢说,他也不会太多,除非国科钢铁集团暂停发展。资产是资产,资金是资金,两者绝对不能等同。”
“就是。整个华夏能够像他们夫妇的富豪有几个?至于国科钢铁集团,对不起,我就没听说他们捐过钱。”
她之所以找萧云海的麻烦,完全是受了表哥田君豪所托,谁知对方竟然如此难对付。
萧云海的回答很是完美,没有给李月华丝毫的漏洞可钻。
李月华心中对和-图-书萧云海恨的要死,但脸上却是笑意盈盈,道:“您真会开玩笑。萧先生,您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赵小姐为什么要去美利坚生孩子呢?在华夏难道就不好吗?”
看到李月华有些勉强的笑容,萧云海双手下压,仿佛他的手有什么魔力似的,现场迅速恢复了平静。
李月华并没有气馁,继续问道:“《世界月刊》中说您是坐拥一千七百亿美金的大富豪,不知道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李月华一愣,眼睛里闪过一丝小心,道:“萧先生是什么意思?”
萧云海笑道:“李小姐,我听说您的父亲是国科钢铁集团的李国科先生,是不是?”
好在她到底是在燕京电视台工作了好多年,虽然反应速度不行,但经验还是有些的,说道:“萧先生,看来您对我有些误会呀。之所以把您放到最后一个,是因为我有太多的问题想要问您了。”
于是她不得不把话题引向了《雍正王朝和_图_书》。
“华夏的娱乐媒体都对您的云晴助学慈善基金大加赞赏,尤其是您和赵婉晴小姐承诺每年都最少捐两亿善款,相对于您的财富,您觉得这些钱多吗?”
萧云海摇摇头,道:“您也说是资产而不是现金。资产就相当于一只母鸡,现金就相当于它下的蛋。没有了母鸡,蛋从哪里来?李小姐,您的话有一些道德绑架的意味。云晴慈善基金自成立之日起,用了短短的两年时间,一共筹集到了六百七十三亿,兴建了一万两千所学校和三千六百所敬老院,让无数的孩子能够上的了学,无数的老人老有所依。大爱无疆,我觉得这不是多少钱能衡量的。哪怕是一分钱、一块钱、十块钱,那也是爱。”
萧云海分寸丝毫未乱,微笑着反问道:“李小姐,两亿华夏币,您觉得很少吗?”
“啪啪啪。”
“从云晴助学基金成立起,云皇晴后已经捐了七个亿了,还想让他们怎么样?”
和图书我敢说,云皇肯定得罪过李月华,要不然,她肯定不会提这样的问题。”
李月华能够成为燕京电视台的主持人,完全靠的是家庭背景,水平和能力并不高,猛然看到局势超出了她的掌控,暗恨之余,还有些手足无措。
萧云海露出一个胜利的笑容,道:“李小姐,你早就应该跟我聊一下《雍正王朝》了。陈导的这部戏我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质量比我原来想象的要好的多。无论是服装、美术、道具还是演员的表演都是出类拔萃。其他人演的好,我觉得很正常。毕竟都是影帝影后级的表演大师,举手投足间都是戏。真正让我感到惊讶的是新人陈向阳,也就是现在大家看到的这位年轻人。他在剧中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神态,每一个动作都做的非常到位,可以说不在任何一位影帝之下。我敢担保,明年的金樽影视界最佳新人奖绝对跑不出他的手掌心。”
萧云海耸耸肩,道:“没什么看法。和图书如果不是它们说,我自己都不知道原来我这么有钱。”
“萧先生,您觉得《康熙王朝》这部戏能达到多少收视率?”
观众们都在台下窃窃私语。
萧云海呵呵笑道:“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我不小心在什么地方得罪了李小姐呢。”
李月华笑道:“当然不是。两亿放在普通人眼里恐怕是个天文数字,但与您庞大的资产相比,就有些微不足道了。”
“哼,自己亲身父亲是个千亿富翁,却很是一分钱都没捐。做女儿的竟公然挤兑一位每年捐了三亿的慈善家。呵呵,这脸皮也太厚了一点儿。”
“云皇说的没错。企业要发展需要资金,如果都捐出来,那无异于杀鸡取卵。”
说起话来,词锋犀利,游刃有余,不给别人留下任何言语中的漏洞,这让李月华感到有些无计可施,甚至心里隐隐有了些惧怕,担心接着问下去,会让自己下不来台。
“古人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说的真是一点儿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