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重生之娱乐宗师

作者:一叶风流
重生之娱乐宗师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87章 法庭辩论

李蓉泪如雨下,道:“君豪,妈这就救你出去。”
10月24日上午九点,萧云海与律师何凌宇乘车来到了燕京中级人民法院。
萧云海冷冷的说道:“我萧云海一生行事,无愧于心。就算是你化成厉鬼,我难道还会怕了你不成。田君豪,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那些被你害过的女孩子早就要了你的命了,你以为你还能活到现在吗?”
被押在被告席的田君豪听到这个声音,立刻停止了挣扎,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大喊道:“妈,你快来救我。”
“听说田君豪的父母跪在了您的面前为田君豪求情,您似乎并没有同意。您觉不觉得有些过分?”
何凌宇道:“我当事人感觉到了危险,所以派人去保护妻子,这应该不是问题吧。被告律师如此说,不过是想证明我当事人自编自导了这场戏,然后杀了十一个雇佣兵,自己这方死了一个,伤了两个。我请问,谁能导演这么一场戏出来?用十二条人命来诬http://www.hetushu.com陷被告,这可能吗?”
萧云海开完文化部的会议,就火急火燎的向洛杉矶赶去。
“田君豪的通话记录都有了,想翻案基本上不可能。”
不得不说,这个律师确实挺厉害,一下子就抓到了整个事件最大的漏洞。
过一会儿,田君豪身着手铐和脚镣,在两个警察的带领下,来到了法庭。
萧云海扫了一圈,发现了不少像陈庆青、王国安等圈子里的熟人,其中还有肚子已经有些隆起的许倩倩,正坐在田纪尚和李蓉的旁边。
法庭内的众人一听,都惊呼出声。
“萧先生……”
李蓉看到儿子被如此对待,顿时坐不住了,道:“你们干什么?快放开他。你们要敢伤害他,我们李家不会放过你。”
萧云海道:“托马斯只是个中间人,并不是罪魁祸首,我没有告他,是看在派拉蒙的面子上。至于田君豪是整个事件的发起者,我不告他告谁。录音和账单都已经经过了美www.hetushu.com利坚警察局和银行方面的确认,铁证如山,这是谁都推不掉的。审判长,我想和被告说两句话。”
这时,审判长、审判员走了进来。
田纪尚一下子瘫在了椅子上,道:“完了。”
“难怪田君豪如此无法无天呢,有这样的母亲,做出这种事情也不奇怪。”
对方律师道:“我觉得很有这个可能。因为萧先生最重要的证据是托马斯的那份电话录音和银行账单。而萧先生并没有将托马斯告到法庭,而是放过了他。这就更加让我们觉得别墅遇袭案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阴谋。”
“萧先生,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刚从车里出来,无数记者就将他们给围了个水泄不通。
原本许倩倩与田君豪再过几天就要结婚了,却不想丈夫竟然要面对如此生死危机。不过,许倩倩已经怀了孕,而且还是个男孩,也算是为田家留下了香火。
在高翔风等人的保护下,萧云海和何凌宇穿过了记者人群,走进了法庭http://www•hetushu•com
“都说云皇功夫天下第一,说不定真的是如此。”
看到法庭如此嘈杂,审判长皱了皱眉头,拿起法槌重重地敲了一下桌子,道:“肃静。被告请平复一下激动地心情,不要干扰法庭的正常工作程序。”
看到原告席上的萧云海,田君豪浑身巨震,一脸的激动,大骂道:“萧云海,你这个混蛋。我就算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审判长一听,道:“被告同意吗?”
“应该是真的。云皇能用纸牌插进玻璃,谁知道还有其他什么样神奇的本事。”
何凌宇讲完后,审判长道:“被告律师有什么问题吗?”
审判长道:“现在我们开庭。原告律师可以开始陈述了。”
田君豪一脸狰狞的说道:“我要杀了你。”
对方律师一听,直接笑了,道:“萧先生,您不会是在开玩笑吧?”
田纪尚拉了一下李蓉,沉声说道:“你给我闭嘴。”
审判长敲了一下法槌,道:“肃静。原告请继续回答。”
“萧先生,您对这和*图*书次庭审有什么期待吗?”
旁边的两个警察使劲按着田君豪,可田君豪是个暗劲高手,力量强大,根本不是两个狱警能够制住的。不得已,又上来了两个警察,这才将他摁在了被告席上。
对方律师意思是这些事情很有可能是萧云海连同托马斯自编自演的闹剧。
田君豪的律师也是位非常厉害的人物,站起身来,不慌不忙的说道:“萧先生,我想请问一下,您是怎么知道我的当事人要伤害您的妻儿的?”
如果不是提前知道,萧云海怎么可能如此着急的过去。
“靠,在法院里都敢这么说,真是牛掰呀。”
“您想要的结果是什么?是判田君豪无期还是死刑?”
萧云海的律师何凌宇道:“各位记者朋友,庭审马上将要开始了,请你们让开一下。对于结果,我们相信法律,一定会给我们一个公平公正的裁决。至于前天李女士跪求萧先生原谅的事情,作为律师,我只想说一句,如果做错了事情,跪下道歉就可以,那我们还要法律干什么。幸亏和_图_书赵女士没有事情,要不然就算萧先生哭死,又有什么用。”
在一位工作人员的引领下,二人坐在了原告席上。
何凌宇将事情从头到尾详细陈述了一番,把所有的证据全都摆了出来,尤其是田君豪和托马斯的电话录音,让所有人都一片惊呼。
法庭底下也是窃窃私语。
“真的假的?华夏功夫这么神奇。”
“李家是政治家族吧?未免太厉害了。”
萧云海知道不解释是不行了,于是说道:“这位律师先生,您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叫做秋风未动蝉先觉。华夏功夫练到极处,冥冥中就能感觉到危险。我和田君豪在文化部楼下见了一面,那时候我就有了一种强烈的不安。所以,我让保镖们在当天夜里都不要休息,密切监视别墅的动静。没想到,当天夜里果然出事了。”
似乎是感觉到了田君豪安静了下来,四个狱警将他放开了。
萧云海道:“我没有开玩笑。一个经常上战场的人,往往能够凭借感觉躲避危险,武者练到一定的境界,也可以做到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