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重生之娱乐宗师

作者:一叶风流
重生之娱乐宗师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42章 乌兰巴托的夜

“妈,您别这样。”
萧长风什么都没说,只是握住了她的手。
“云皇加油,我们永远支持你。”
“乌兰巴托的夜,那么静,那么静。”
陈欢深深的吐了一口气,道:“神来之笔。”
“他更是一位世界排名前二十的超级富翁、慈善家,资产达到了数千亿美金,与他的妻子创立了云晴慈善基金会,救助了无数的老人和孩子。”
猛然间如此近距离的看到他,那些超级粉丝自然是激动不已。
主要是萧云海平时太过低调,不是在家里,就是忙着拍电影,粉丝们基本上都见不到他。
与开头相比,萧云海在这一段至少降了两个调,声音哀而不伤,仿佛来自九天云外,在人们的耳边轻轻的诉说,配上极富草原气息的和音,画面感十足。
萧云海深吸了一口气,对着乐队点了点头。
这一段,萧云海的声音搭配着乐队的呼麦、长调、马头琴,将感情推到了极致,给人一种空灵和缥缈的感觉。
我用沉默告诉你,我醉了酒。
“嘿,你在,你在这世界,每个角落存在。”
“云皇,您是最棒的。”
萧云海的调子非常高,而且很有力度,仅仅四句给词,就给整首歌定了感情基调。
安徽陈嘉鸿的家中,电视里同样在播着江苏卫视的《歌手之夜》。
“穿过旷野的风,你慢些走。
陈战捂着脸,在那里轻声呜咽。
“最后,他是一位歌手,出道至和*图*书今所唱的歌曲,全部都是由他自己作词作曲,首首经典。唱片总销量突破了两亿五千万张,被人们称为世界流行天王。”
唱完歌在后台大厅沙发上坐着的姚娜叹道:“这小子的人气实在是太高了。看这个情形,就算唱的不好,估计都能拿第一。”
作为一个影帝级的演员,萧云海在煽情方面要远远强于谭维维,无论是演唱、动作还是神情,都特别容易让人入戏,视觉和听觉的双重刺激下,整个现场无论是歌手、音乐人还是普通的歌迷,全部被萧云海给带到了他的世界。
“他也是一位笑星,虽然演的小品屈指可数,但却给千家万户带来了快乐。”
现场一些感情丰富的歌迷面庞上已经流出了眼泪。
萧云海的家中,陈秀竹眼圈子已经红了起来,道:“云海果然唱的是他外婆。”
乌兰巴托的夜,那么静,那么静。
连风都听不到,听不到。
发泄一番后,音乐也平静了下来,萧云海眼圈发红,一个字一个字的唱道:“穿过旷野的风,你慢些走,唱歌的人不时……掉……眼……泪。”
十号房间中,日本顶级歌手田中俊介道:“这些是专业性比较强的观众吗?我怎么觉得都是萧先生的粉丝呢。”
“乌兰巴托的夜,那么静,那么静。”
因为萧云海的到来,整个演播厅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这是之前谁都没有想到的和图书
萧云海的话就像拥有魔力一般,整个现场刹那间恢复了秩序,那些已经冲出去的歌迷,也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连云都不知道,不知道。”
“他还是一位演员,演技精湛,获奖无数。”
陈嘉鸿浑身颤抖,老泪纵横。
房间里的其他歌手都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神情都不自禁的带着一丝凝重,主要是萧云海的这几句演唱的太漂亮了。
“呼……厉害。萧先生在舞台上的气场简直太可怕了,举手投足间就掌控住了所有歌迷的情绪,实在是太强了。”杰德默丘里奥叹道。
萧云海的母亲陈秀竹在听到这一句的时候,已经哭的是泣不成声,赵婉晴赶紧过去劝她。
电视上,朱碧霞穿着一件白色长裙,俏生生的立在舞台中央,道:“首先容我介绍一下我的这位歌手。他有很多很多的身份,首先他是一位导演,三部电影票房进入了全球前十名。其次他是一位武侠小说作家,作品风靡华夏,如今在亚洲各国也引起了巨大的轰动,总销量超过了三亿册。”
到了这个时候,伴奏终于全部起来了,萧云海的声音陡然从浅唱低吟直冲而上,变额嘹亮高亢,仿佛冲破了天际,却又带着一股怎么也化不开的悲伤。
陈战坐在沙发上,嘴角颤抖,双目紧紧地盯着电视上的萧云海,眼圈都已经红了,一行热泪挂在了脸上,却是毫无所觉。
“云皇。和*图*书
“高手。善于表达情感的高手。”仅仅听到一个开头,英国顶级音乐人吉米莫瑞就给萧云海下了这么一个定义。
“太动听了,这简直就是天籁之音。”
“厉害。我感觉看到了一副画。”
如今闭上眼,我还能看得见。”
“乌兰巴托的夜,呜呜呜呜……。”
两人的配合天衣无缝,仿佛是在相互倾诉着彼此的思念之情,但产生的效果却丝毫不比高音差。
我们的世界,期待着什么。
萧云海也没想到自己会造成这样的情景,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对着麦克风说道:“我是歌手萧云海。在这个舞台上,我不是导演,不是演员,不是明星,也不是偶像,我只是一位歌手。希望大家能够安静下来,谢谢。”
我们的世界,剩下些什么。
“这首歌太打动人心了,云皇似乎是动了真情。”
现场巨大的声浪仿佛要把房顶掀翻了。
我用奔跑告诉你,我不回头。
“撕心裂肺。这还没到高潮,就唱的连我都忍不住要动情了,太强了。”一位音乐人叹道。
六号房间里,韩国天王歌手姜伯贤羡慕的说道:“如果我能有这么多粉丝就好了。”
飘向天边的云,你慢些走。
乌兰巴托的夜,那么静,那么静。
现场歌迷尤其是那些年轻人全都在那里尖叫不已,有的甚至泪流满面的冲了出来,想要爬到舞台上去,被维持秩序的保安连忙给拦了下来。
www.hetushu•com秀竹哽咽道:“这孩子一向重情,我就知道他嘴上虽然不说,但心里肯定没有忘掉他外婆。”
在演唱到“呜呜呜呜”这一个象声词时,人们的心中没来由的涌出了一种强烈的悲伤。大家望着一脸悲戚的萧云海,眼泪再也忍不住流淌了下来。
此时萧云海的调子已经高的不行了,但配乐依然没有停,仍然在无限拔高。
陈秀竹点了点头,但眼泪还是忍不住。
现场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一边流着眼泪,一边疯狂的拍手。
你还在,我的身边。
萧长风道:“秀竹,你应该高兴才对。妈在天之灵,看到他最喜欢的外孙拥有了如此大的成就,一定会感到骄傲和自豪的。”
演播厅里的萧云海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眼神中充满了向往,仰着头,仿佛在与冥冥中的人对话。
“我们的世界,改变了什么。
四号房间里,美利坚著名乡村音乐女歌手贝丝比厄激动地说道:“萧,是萧,他果然来了。我可是他的超级粉丝,真是太棒了。”
陈嘉鸿一脸悲戚之色,对于萧云海外婆的爱,他才是最刻骨铭心,要不然这么多年也不会单身一人,连个老伴儿都不找。
陈秀竹躺在了一脸悲戚的萧长风怀里,哭的撕心裂肺。
那一天,你微笑的脸。
“嘿,你在,你穿过风,穿过云,穿过一切,回来……”
就在大家静静的享受这种温情时,音乐突然间又变的狂放了起来,www.hetushu.com萧云海刚刚堆积起来的情感,如同冲破堤坝的洪水奔袭而下,势如破竹。
赵婉晴似乎体会到了丈夫心中那浓浓的思念之情,泪流满面。
在众人的鼓掌和呐喊声中,萧云海从月亮门中走出来,站在了舞台中央,整个现场顿时炸开了锅。
最前面的这几句几乎没有任何伴奏,只有蒙古热河乐队的马头琴声与他的声音遥相呼应,就仿佛从另一个世界传来似的,空旷、悲凉、苍茫、哀伤……
《乌兰巴托的夜》这首歌在前世有无数歌手翻唱过,萧云海用的是谭维维在《我是歌手》中的版本,再经过他潜心的修改,这才带到了舞台。
赵明生与燕飘云也是深有所感,泪眼朦胧。
萧云海气运丹田,就像是祈祷一般,唱了一大段藏语,声音高亢嘹亮到了极点,情绪在这里完全爆发。
演出终于正式开始了。
“你走了,那么多年。
我们的世界,只剩下荒漠……”
高音过后,配乐迅速滑落了下来,热河乐队的歌手插了进来,用一种令人无限唏嘘的声音唱了起来,让整首歌显得更加哀伤。
“今夜,他带来了一首蒙古民族特色的歌曲,名叫《乌兰巴托的夜》。现在就让我们大声喊出他的名字。”
三秒钟后,萧云海将话筒放到嘴边,闭上眼睛,唱出了第一句。
“云皇,我爱你。”
萧云海同样轻柔的唱道:“连风都听不到,听不到。”
萧云海:“连云都不知道,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