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重生之娱乐宗师

作者:一叶风流
重生之娱乐宗师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54章 突发事件

那人说道:“王远东。”
萧云海的手鞭与对方的炮拳碰到一起,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响声。
就在这时,一个三十来岁,穿着迷彩背心,皮肤黝黑的军人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看到萧云海,眼睛里闪过一丝寒光,身子一闪,如同一头刚刚下山的斑斓猛虎,向着萧云海就冲了过来。
这个事情让他们如何能不怀疑萧云海。
萧云海摆摆手,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道:“我觉得你现在应该把这个意图杀人的王远图抓起来,关进监狱。”
那个军人受到重创之后,又被萧云海给锁住了喉咙,喘不过气来,一张脸迅速变成了紫茄子。估计再过片刻,就活不成了。
刑警点点头,道:“昨天晚上就都到了。”
话虽如此,萧云海还是把他给放了下来。
“住手。”
刑警笑了笑,什么都没说。
张槐安望着收起手机的萧云海,眉头皱了起来,道:“萧先生,您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
“远图。”跟着这个军人后面进来的中年女子大叫道。
“张局长,刚刚王远图出手杀我的事情,所有人都是亲眼目睹,你准备怎么做?”
萧云海暗算王远东用的就m.hetushu.com是太极的柔劲。
萧云海道:“是不是小题大做,等我的律师团过来再说吧。你是王市长的属下,我现在对你非常的不信任。在我的律师到来之前,我不会回答你们任何问题,明白了吗?”
看到几人没有一个敢搭话,萧云海无奈的摇了摇头。
对方似乎出了全力,根本没有留一丝后手,明显是要一举毙掉萧云海。
连王家大少都说杀就杀,更何况自己这群小人物。
“不行。”
看到对方硬撑着要爬起来,萧云海身形一闪,抓住他的脖子,直接将他提了起来,摁在了墙上,暴喝道:“你是什么人?竟敢在警察局行凶杀人。”
旁边气势不凡的中年男子沉声道:“萧先生,这是个误会。”
“轰。”
那个军人脸色大变,但此时已经是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与萧云海拼了一记。
萧云海笑道:“看来我还要感谢你们让我睡了个好觉呀。呵呵,我虽然不清楚车祸的具体情况,但我敢打赌,王远东肯定超速了。他那辆超级跑车,最低速度都能达到六十迈,就燕京这个交通状况,不出事情才怪呢。”
上了http://m.hetushu.com警车,一位刑警微笑着说道:“萧先生,不好意思,需要你跟着我们去录一下口供。”
张槐安脸色变的难看了起来,同时心里也颇有些无可奈何。
略一犹豫,对方的拳头就已经来到了萧云海面前。
萧云海恼怒这人出手太过狠辣,若是一般人直接会被这一拳给打死,一怒之下,这才下了死手。
开玩笑,若是名满全球的萧云海死在了警察局,别说他们要完蛋,就是华夏政府也要受到来自萧云海数亿计粉丝的口诛笔伐。
看到对方来势如此凶猛,萧云海眼睛一眯,杀心大起,不但一步未退,反而向前迈出了一大步,一记太极手鞭拍击而下,就如同一个数百斤重的钢鞭抽向了对方的拳头,空气剧烈的炸响,整个警察局都仿佛晃动了两下。
萧云海说王远东如果不留下小拇指,保证他活不过三天,结果当天晚上王远东就死了。
“远图,你没事吧?”中年女子几步抢过去,紧张地问道。
那个军人直接被萧云海给抽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墙上,“扑通”一声,跌落在地,嘴里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萧云海http://m•hetushu•com一直以来擅长形意拳,觉得这种拳法干脆利落,很合他的口味。
萧云海微笑道:“各位,咱们又见面了。”
通完话,萧云海又给吴浩打了过去,道:“你让我们公司的律师团来警察局一趟,我要打官司。”
“萧先生,我是燕京市市长王振亚。”
也就是萧云海,若是换了他们,十条命都不够死的。
警察局长张槐安道:“萧先生,我是张槐安,燕京市警察局局长。您稍安勿躁,我们……”
萧云海的笑容,在几人眼里,完全就是魔鬼的笑容,雪白的牙齿充满了狰狞,仿佛在择人而噬。
萧云海冷冷的望了她一眼,道:“他是咎由自取。”
拳风浩荡,空气炸裂,全身骨骼如同炒豆子似的霹雳啪啦响个不停,竟是一位暗劲顶尖的形意拳高手。
来到警察局,萧云海看到了赵航、黄明媚、乔治他们,同时众人也看到了萧云海,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惊恐之色。
萧云海的身份地位在那里,说什么都无所谓,自己就不行了。
萧云海一听,直接乐了,道:“王市长还真是能言善辩,萧云海算是领教了。既然警察局不敢还我公道,那我就找人给www.hetushu.com我做主好了。”
说完,萧云海拨通了的电话,道:“哥,我刚刚进警局,差点儿被别人打死。你要没事儿,就快点儿过来。实在不行,我就只能把爷爷搬出来了。”
这个人确实非常有骨气,受了这么重的伤,竟然还挣扎的站了起来,道:“萧云海,你敢说我弟弟不是你杀的?”
萧云海摆摆手,道:“没关系。看你们那通红的眼睛,是不是一宿没睡呀?”
王远图刚刚的出手,所有人都看到了,来势之猛,杀气之重,简直就是触目惊心。
当他练到了进无可进的地步后,早上就不再修习形意拳了,主要是这种拳法太过刚猛,若是练的兴起,收不住手,非得把院子拆了不可。
萧云海道:“王市长,你好。刚刚您的儿子王远图要杀我,我现在需要一个交代。”
张槐安是王家的人,但刚刚的事情实在是没法子掩饰过去,心里顿时犯了难,不得不把目光投到了那个中年男子身上。
一些反应快速的刑警甚至直接掏出了枪,只是对方身份不比萧云海差,他们根本不敢开枪。
萧云海哼了一声,怒道:“误会个屁。我要不会功夫,就这一下,早没命了。”
警察局内的警和图书员全都惊呼出声,门口也传出了一男一女两个慌急的声音。
王远图的母亲李秋曼怒道:“你把我儿子伤成这样,还在这里血口喷人,真是岂有此理。”
“啪。”
萧云海道:“其他人都被传讯了吗?”
萧云冷笑道:“原来是王家的人,难怪这么飞扬跋扈。仅仅是怀疑,你就要施辣手想打死我,你们王家也太胆大妄为了。哪位是警察局长?我要告王远图故意杀人罪。你们警察局受不受理?”
所以,他这一年来,一直再练太极拳,时间一长,顿时觉的太极博大精深,再加上他的功底,仅仅几个月的功夫,就将太极的刚柔之道推到了极致。
那位刑警苦笑道:“王家在华夏是最强大的政治家族之一,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怎么可能睡觉。”
最吓人的是他的右手,手骨都断了,血肉一片模糊,甚至还露出了森森白骨。
王振亚皱了皱眉头,道:“萧先生,远图只是一时冲动,再加上您是世界上有名的功夫高手。远图这一拳,对普通人可能有着致命的威胁,但对您来说,就算打到您的身上,恐怕也伤不到您分毫,应该还构不成故意杀人罪。”
萧云海明知故问道:“你弟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