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参天

作者:风御九秋
参天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三界狼烟

第六百六十三章 一丝希望

“我哪有瞅你。”长乐急忙辩解。
“好了,不说了,”南风冲众人说道,“你们也只剩下半个时辰处理琐事了,各自去忙吧,我也走了。”
“我也谢谢你。”长乐不善言辞,却是真心道谢。
“你是不是在骗我们?只为了给我们留下一丝希望。”诸葛婵娟歪头看向南风。
“我不太喜欢这院子,把人全部撵走。”南风说道。
“谨记真人教诲。”宇文邕郑重应声,此时北周兵力最为强大,南风此言是在提醒他不要妄动兵戈,挑起战事。
此时离辰时只剩下一炷香的时间,南风急于离去,但是听得高洋言语,还是暂做停留,这家伙先前曾经大拍胖子马屁,而今胖子已经走了,这个茬儿他得接着。
“我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就便宜你们,孩子随你们姓吧,”南风自桌旁坐了下来,“女儿就叫诸葛清月,儿子就叫元清云,可好?”
“物极必反,我就是太通天了,所有才会有大限,”南风笑道,言罢,打了个呼哨,转而冲己方一干大罗稽首说道,“承蒙诸位鼎力齐心,方得安平三界,明正乾坤,正所谓神人无功,圣人无名,诸位功绩怕是难留青竹,不为人知,好在天道也不曾亏负了诸位,证得大罗,拥长久寿数,也算得了公平,我大限将至,这便要走了,诸位初列仙班,也有诸多琐事需要善后料理,咱们就此别过。”
回返破庙,诸葛婵娟和元安宁正在庙里等候,八爷立在门旁,一群丫鬟仆从惊慌失措的站在远处。
“你想要什么教诲?”南风笑道,“是治国之策还是养生之道?”
此时陈霸先和宇文邕也下得http://m.hetushu•com楼来,陈霸先亦冲南风作揖,请南风留下言语。
见南风出来,八爷自树上下来,踱到他的身边,“咕咕。”
诸葛婵娟羞窘,作势要打他,却又哪里舍得。
“没有了,他们初入仙门,有生疏不明之处,你多多指点。”南风摇头说道,该做的事情他早些时候已经做的差不多了,余下一些也交代给侯书林去做了。
“哈哈。”南风得意的“滚”了。
“真人,请赐教诲。”温昭最先反应过来。
南风言罢,众人立刻分头撵人,丫鬟仆人,连带门房都撵了出去。
“我想抱抱他。”楚怀柔擎泪看向诸葛婵娟和元安宁。
“没出处,我信手拈来,你要是感觉不好,那就再换一个。”南风说道。
待得众人出去,南风抬手挥出灵气,将七星别院还归破庙旧貌,“这便顺眼多了。”
“既是深情,又岂能言表?”元安宁摇头,这么多年,她不记得南风说过什么深情的话,但他却做过太多深情的事。
南风话音刚落,三楼传来急切的脚步声,“真人,莫忙走,也与寡人留下几句教诲。”
“时辰到了,不能飞了,我得走了。”南风拍了拍八爷的翅膀,转而闭目长叹。
南风也不接话,起身出门。
“不好说,”南风摇头说道,“辰时一到,上清人魂也会离体回归,不过我不一定会死。”
诸葛婵娟和元安宁跟随来到,分坐左右。
二人心中伤悲,不知如何接话,只是凝视目送。
“若如你所说,孳生魂魄需要多少时日?”诸葛婵娟问道。
南风说道,“当日那处禁锢是被我和-图-书吸尽灵气化去的,你还记不记得我当时说过,这禁锢所含灵气令我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南风言罢,二女希望陡生,“当真?”
“那处禁锢由上清祖师的灵气所布,灵气之中暗藏上清祖师些许神识,故此我才会有似曾相识之感,”南风说道,“而今我已经尽参九卷天书,与混元大罗金仙并肩,体内灵气想必亦可承载神识,在上清人魂离体之后,或许能够自孕三魂,化生七魄。”
众人说话之时,玉帝等人已经开始腾云回返,有传旨天官与丁启忠等人说话,“诸位上仙在此稍候,辰时三刻会有仪仗来迎。”
“甚么?”诸葛婵娟问道。
南风面带微笑,看向远方,只是眼中已无神采。
“好。”南风点头。
南风言罢,二人抬头看他,皆不答话。
楚怀柔上前抱住了南风,前事种种,齐涌心头,悲伤欲绝,哽咽落泪。
“你怎么跟胖子学会了,”南风随口说道,“我是真不知道啊,对了,你俩都有了身孕,我给孩子起个名字吧。”
出得门外,南风托带二人和八爷往绝天岭去。
似这种言语,二女自不会满意,同时投来嗔怪眼神。
南风说话之际,八爷已经飞抵塔楼,南风再度冲众人稽首道别,“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就此别过。”
南风随口说道,“做人还是要讲点义气的。”
“这个当然好。”诸葛婵娟说道。
“好了,我就不下去与他们道别了,你们跟他们说一声吧,对了,药王王叔与我私交甚好,不妨与些方便照顾。”南风言罢,施出瞬移,裹带众人和八爷回返长安七星别院。
二人点头同意,南风http://www.hetushu.com手指门外,元安宁先行,诸葛婵娟随后,南风走在最后,趁机伸手,先摸后捏。
见他这般,众人知道他临终恋旧,心中难过,默然悲伤。
“若得魂魄齐全,你可还记得过往诸事?”元安宁问道。
高洋还以为南风会传他延寿之法,未曾想他竟然这般说,愕然咧嘴,愣在当场。
“大姐,我不是小孩子了,你快松开吧,长乐一直在瞅我。”南风笑道。
南风仍然没有接话。
“这可说不好。”南风摇头。
言罢,延出灵气裹住诸葛婵娟等人,又看正南江河,元安宁说道,“它自会回返。”
南风刚想走,忽然想起一事,转头看向长乐,“加把劲儿哈,这么久了,连个孩子造不出来,是不是爷们?”
“少喝点酒,”南风笑道,“别人喝多了耍酒疯,你喝多了杀老婆。”
陈霸先知道南风此言是指他先前在吕平川被紫光阁拿住之后坐视不理,心中羞愧,连连称是。
“你连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是不是知道自己不会回来了?”诸葛婵娟又问。
南风笑道,“真不识趣,我有话要跟她俩说,你们在这儿碍事儿啊。”
南风随口说道,“我不好为人师,也不愿教诲他人,不过有件事情我给你们提个醒儿,站得越高,身边的人就越少,你们要有心理准备,在得享长生不死的同时,也要面对无人相知的孤独。”
高洋急切下楼,冲南风深揖于地,“真人,请赐教诲。”
诸葛婵娟转头瞅他,南风得意嘿嘿。
宇文邕亦请留言。
不等楚怀柔松手,南风便施出瞬移,裹带二人现身漠北,此前他曾经来过这里,对周围的www•hetushu.com环境很是熟悉,选的现身之处并不荒凉。
(全书完)
“无心与你说笑,”诸葛婵娟心中忐忑,“时辰马上就到了,你可有什么与我们说的?”
“真人,您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代劳?”张洛云问道。
“我这辈子没亏负任何人,唯独对不住你俩,委屈你们了。”南风说道。
“我还是说两句吧。”南风转头看向诸葛婵娟,笑道,“我中意你。”
言罢,又看元安宁,亦笑,“我中意你。”
叹气过后,南风走到树下,自树下的青石上坐了下来。
“那又如何?”诸葛婵娟追问。
“你还记不记得魏青雪被困的那处上清禁锢?”南风反问。
南风随口说道,“貌似没什么了,对了,你这地方有老鼠,看护好我的肉身,可别让老鼠啃了。”
由于封闭了多条经络,裹带众人瞬移,导致气息不畅,现身之后站立不稳,打了个踉跄。
“等什么呀,快说,想去哪儿?”南风催促。
楚怀柔松开南风,后退几步,抬手拭泪,“南风,谢谢你。”
八爷身形巨大,南风伸手只能拍到它的翅膀,八爷没有老白那般灵通,只当南风想要骑乘,斜翅下来,供他踩踏。
“南风,你会回来吗……”
听得南风言语,二人心中悸动,想到离别在即,归期未有,怅然难过。
见此情形,诸葛婵娟急扑上前,悲声关切,“南风,你怎么样?”
二人点头同意。
南风言罢,众人面面相觑,无人接话。
“自然记得。”诸葛婵娟点头。
“我是不是该与你们说些深情的话?”南风笑道。
长乐黑着脸,反手冲着他的头顶就是一巴掌,南风个子不高,这个和*图*书动作早年长乐经常做,现在敢打南风的,估计也只有他了。
“好了,没事儿我走了。”南风摆手。
南风亦是不假思索,“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我还没死呢,哭什么丧啊。”南风苦中作乐。
见南风回返,二人急忙迎了上来,诸葛婵娟急切说道,“只剩下半炷香不到了,你且与我们说真话,你究竟会怎样?”
诸葛婵娟是主人,先往开门,元安宁后随,南风趁机又发坏,元安宁不予理会,南风又出手,元安宁摆手拨开。
南风言罢,楚怀柔接过了话头儿,“长乐是外族人,我们想往漠北去,那里是他的故土。”
“何出此言?”诸葛婵娟追问,“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高洋是个不着调的皇帝,听得南风言语,急切说道,“请真人赐教养生之道。”
“你说,我们去一旁等着。”长乐说道。
“别说这些,你有几成把握体内灵气能够孳生魂魄?”诸葛婵娟问道。
“长乐,你老婆要抱我。”南风冲长乐笑道。
“那如何能忘,只是神识不会似现在这般强大,也没有现在这般能耐。”南风说话之际环顾破庙,“长安不是久居之地,我带你们去绝天岭可好?”
听得南风言语,丁启忠惊讶瞠目,“真人道法通天,当与天地同寿,何来大限之说?”
“诸葛老大,元老二,这个咋样?”南风笑道。
“出自何处?”诸葛婵娟询问出处。
“你跟我说句真话,灵气真能孳生魂魄吗?”诸葛婵娟问道。
“滚。”长乐骂道。
“大姐,长乐,你们想去哪儿?”南风看向二人,“趁我还在,送你们一程。”
南风没有接话。
“应该能够。”南风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