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帝业如画

作者:慕容湮儿
帝业如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章 谋中惊(2)

几名丫鬟以赤足下水为他轻搓身子,另外几名丫鬟跪在池岸两侧,朝池内洒着花瓣,娇艳欲滴的月季花瓣荡漾在池水之中,芬芳怡人。
“嗯。”
张嬷嬷锐利的眼神上下打量了眼前的苏落雪,飘逸的刘海时不时被风吹起,那灵动的眼眸若隐若现,甚为可人。严肃的嘴角出现一抹满意的笑,点了点头,便说:“你,随她们一起去洛阁。”
“那个丫头,很有趣……”
汉白玉砌就的浴池,水声潺潺,映着宫灯的水波晃动,明如月光,璀璨的金光布满一室。
“洛阁?”眉头一蹙,脑海中努力搜寻这个陌生的字眼。目光不时扫向张嬷嬷身后的一群与自己衣着打扮相似的女子,还在考虑要不要随她去时,张嬷嬷已经不耐:“还不后面站着去,呆愣着做甚?”
张嬷嬷恭敬的站在屋外低声道:“二少爷,人都到齐了。”
池壁上倚靠着一名男子正闭目养神,发丝半湿,零落的覆在耳侧。晶莹的水汽凝成水珠沾在他的睫毛上,那纯如雪的白皙肌肤吹弹可破,微挑的嘴角为他凭添了几分不羁的风姿。与生俱来的贵气衬的他完美无缺,犹如暗色中绽放的一朵诡异奇丽的曼陀罗。
见她良久不答话,张嬷嬷出声提醒:“二少爷问你话呢。”
她深深吸上一口凉气,下一刻她已经被一双强健的手臂拽向浴m.hetushu.com池,狠狠栽下去的同时,怀中紧紧揣着的珍宝也随之掉落。
那人打断他的话,“这件事我自有分寸,谅她一个苏落雪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渐渐地,四周唯剩下萧瑟地风声,那两个隐在黑暗中交谈的人已无踪迹,苏落雪捏住手中那颗夜明珠,暗暗做了决定,要夜探南昭侯府。
夜凉如水,静谧无声。
“南昭侯的影响力是天下皆知的,苏落雪遇劫不仅是苏后的耻辱,更是荀家的耻辱。他们怎会将这份耻辱公诸于世,张榜寻访?”
“你是哪阁的丫头!”身后传来一声厉喝,苏落雪顿时一阵僵硬,随即平稳呼吸转身,恭敬的垂首道:“奴婢三小姐语阁的丫鬟。”
明显是两个男人的对话声,他们的声音很低沉,在寂静的黑夜中却是字字清晰入耳。
苏落雪对这段过往也是曾从父亲的口中探得一些皮毛,南昭侯与姑姑本欲成亲,可最后姑姑却成了帝君的后。
这两人其中至少有一人是这南昭侯府之人,且身份绝不简单,到底是谁,竟然密谋至此。她是否该回去禀告姑姑,注意一下她一直极为信任的南昭侯呢?
顿时,满池珍宝遍布,二少爷的目光饱含着无限的审视。
池中的二少爷竟也没有命人前去追,只是凝着那扇早已人去楼空的窗,深邃的目和图书光蔚蓝如海,若有所思。
“嗯,进来吧。”慵懒而低沉的声音穿透白棉窗纸传来。
她屏住呼吸,继续往下听,可是黑夜中却再没了一丝声音,唯有黑夜的冷风吹拂着她的衣襟。
※※※
“她的如意算盘倒是打的响,掌控了大半个朝廷还不满足,还妄想连南昭侯府一齐控制……苏落雪此番遇劫,想必苏后早已暴跳如雷,却只是秘密搜寻其下落。”
此刻方知大事不妙,应当逃为上策,她慌乱中从池中随手捡了件珍宝,不管不顾的飞身出池,由那扇半敞着的窗口跳了出去,整个人投身进那茫茫的黑夜。
“不知二少爷有何吩咐……”她的话未落音,二少爷已经转过身,一双墨色的眸子闪烁着桀骜不驯的神色,光彩潋滟。
转过朱墙粉壁,又见长廊,如巨龙蜿蜒而下,看不到尽头。
凭着进来之前小虎给的南昭侯府的地图一路畅通无阻,他们还真是有心,似乎预谋盗窃南昭侯府很久了。当贼,她平生第一次,却一点也不如想像中的惊险刺激,不免有些失望。
她将脸上的人皮面具取下收好,又穿上方才被她打晕的丫鬟的衣裳,怀里揣着价值千金的珠宝于漫漫黑夜中悠然行走。由于夜色黯淡无光,一路走来,并未有人察觉她的异样,更重要的是偌大一个侯府无数丫鬟奴才,又有谁会注http://www.hetushu.com意她这样一个面生的丫鬟呢?
关于姑姑与南昭侯之间的事,在苏家一直甚为忌口,可他们之间的事却也是天下皆知,只是放在心中不敢言罢,毕竟如今的南昭侯功高震主,是为三大门阀之首,苏家权倾朝野,门生无数,胆敢妄言者后果可想而知。
“干杵着作甚?还不给二少爷搓背揉肩?”张嬷嬷瞪了落雪一眼。
张嬷嬷这才放胆子推开厚重的门,领着身后数十名婢女进去。门才被推开,烟雾匍匐缭绕,香气扑鼻而来,似海棠,似麝香,似莲花……每走近一步,便变幻着一种香味,实难令人猜透此香为何。
这才回过神,她轻步走向池边跪坐着,探出纤细柔嫩的手为其揉肩。由于从未伺候过人,她揉的有些吃力。
静躺在床榻上人纹丝不动无人回应,丫鬟顿觉不对劲,才要举步上前查看,只觉身后一阵凉风扫过,颈间一痛,瞬间倒地。
听到这句话,他不禁有些好笑,声音微微提高:“有趣?你不知此番放了她,极有可能让整个计划打乱……”
她躲在灌木丛中的一棵大树后,紧紧攥着手中一颗慌乱中捡回的夜明珠,望着手中这可在黑暗中依旧散发着细微的光芒的物件,苏落雪很庆幸没有全部打水漂,否则一天下来全白忙活了。蹲在草丛中偷偷向外望去,四周寂静无声,唯有黑夜m.hetushu.com伏在枝头的夜枭正凄厉鸣叫,令人不寒而栗。
“是,嬷嬷。”为了不打草惊蛇,她立刻站进那群丫鬟之中,一边走还一边盘算着找机会溜出去。可是这一路上却没有一个机会能逃,来来往往的奴才也越来越多,越往前走,愈发的灯火通明,但见红墙金脊,宫灯高挑,丽影翩跹。
夜幕低垂之时,一名丫鬟捧着糕点与珍肴推门而入:“小姐,该用晚膳了。”
可是,一想到姑姑曾经和南昭侯的那段皇室秘闻,她就放弃了。
她一愣,不可置信的盯着他的后脑勺,没想到他竟然把她想要编造出来的凄苦身世三言两语的说完,她不禁有些哑然。
姑姑与南昭侯关系匪浅,她这样贸贸然跑去告发南昭侯有反她之心,必定无人会信,唯有拿着真凭实据方能使人信服。
尽管二少爷没有下令缉拿苏落雪,但是周围的侍卫瞧见满身是水狼狈而逃的她却仍旧追了去。苏落雪轻功不俗,洛阁曲径交错,灌木丛草可蔽人,又熟悉南昭侯府地形图,故而很轻易避开了侍卫的追逐。
她一向知道苏家权倾朝野,仇敌也自然不少,可此番对话让她感觉到一场极大的阴谋正在秘密进行着,而且这阴谋背后的支撑人绝对不简单。
这是今日劈的第三个人,可他却不像前两个那样昏死过去,而是依旧如常淡漠地看着她,眸中蕴含愠怒。和*图*书
而苏落雪早在第一眼见到池中男子那一刻便已呆住,伫立于原地无法再移动分毫。这样一个男子,只能用美来形容,美得根本不像是个男人。
看样子那群侍卫已去别处搜寻,她微微松了口气,捋了捋早已湿透的发丝,正想起身却听见一声细微的冷笑,她立刻缩了回去,屏住呼吸不敢发出太大声响。
“苏三。”看他不深究,终于松了一口气。
苏落雪的手隐约有些颤抖,原来那天劫她的人并非匪寇,而是早就预谋要杀她的!
苏落雪看着又一个被她解决的人,嘴角露出丝丝微笑,昏黄的烛火映射在她的脸上,淡淡的殷红乍现。
“家境本中落,为了养活高堂故而卖身进府?”
“苏三?在家排行老三?”
“不过很奇怪,你为何没有按照计划杀了她……”
“一名丫鬟竟有如此纤纤玉指。”二少爷的声音不疾不徐的传来,苏落雪的手顿了片刻,正想编造一段凄苦的身世来解释自己这双从未做过粗活的手,二少爷却转移可话题:“你的名字。”
“好了,你们都出去候着吧。”二少爷手一扬,池中水花溅起,几点洒在落雪脸上。室内的丫鬟与侍卫纷纷退下,她也待起身,二少爷却叫住了她:“苏三你留下。”
栽入池中的苏落雪灌了好几口水才稳住身形,对上那双清冽的眸子,心下一急,扬手便朝二少爷的项颈劈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