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帝业如画

作者:慕容湮儿
帝业如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章 府中秘(2)

荀洛的一句话让还在考虑怎么逃跑的苏落雪满脸诧异,不解地问:“二少说的离开这里,是离开这间屋子,还是离开……”
荀洛不说话,只是那阴郁的眼神泄露了他的心绪:“你下去吧。”
屋内熏炉内余烟袅袅,空气中散发着一抹沉香,闻了使人心绪安宁。
苏落雪踩着被樱花瓣铺满地彩石小道,朝她走去,那张绝美地脸在眼中渐渐清晰起来,她认出了她,是荀语。
她愣住了,仔细盯着他的表情想找出点痕迹:“你不会想在我出府之后,安排一帮杀手将我秘密杀死在野外吧?”
头顶感受到他手心的温度,她的心突然间那么的平静:“为什么?”
“你要放我走?你不怕我出去后便将你的秘密抖露?”
“如果今夜大哥硬是让人进来搜了,我必死无疑,而你则是同谋。”
“这里的樱花很美吧。”苏落雪探手接下一瓣纷飞的樱花瓣于掌心。
“胆敢在大哥的面前怒斥他的侍卫,并出言威胁,这事早就在侯府传开了。我想,这样的丫鬟也只有二哥能调教出来罢。”
荀语感觉到有人接近,收回失神,调头看着已站定在她身旁的女子,一身婢女打扮却掩饰不住浑身上下的灵动之气,一双水灵的眸子甚为讨喜。
一个素和图书好男宠,行为癫狂的小姐;一个秘密与父亲作对,行径可疑的二少爷;而大少爷荀夜,在他们之中或许算是唯一正常的人吧。
※※※
突然间,她开始佩服起荀洛来,身中一箭能够逃脱,在危急的时刻头脑冷静地处理此事,更有非同于常人的忍耐力与气势。今夜若他少了一分忍耐,少了一分气势,他必死无疑。
几日的疗养,荀洛的伤好了许多,侯府依旧在搜捕那名刺客,荀夜断定那名刺客不可能逃出守卫森严的侯府,几日未搜捕到刺客唯一的答案就是,那名刺客本就是府中之人。侯府出了奸细的消息很快便蔓延开来,看似平静的侯府内藏即将爆发的波涛汹涌。
“南昭侯府。”荀洛收回仰望天际地目光,侧首凝视苏落雪继续道:“从哪儿来的,回哪去。”
荀洛听到这里便笑了出声,惨白的脸上充斥着邪魅地笑意:“苏三,你果真有胆识。”
※※※
扶着荀洛回到屋中,苏落雪立刻燃烛掌灯,只见他的脸上一片死寂,背上赫然醒目的鲜血染红了白袍。
听到这里,荀语冷笑一声:“谁又说贫家女就不如侯府小姐呢?纵然衣食无忧,却连自己的姻缘也不能自主。”
她猛然起身,回首望了眼荀洛hetushu.com那紧闭的屋门,摸摸怀中的五百两银票,既然他都放她走了,还费神寻思什么,离开这里才是上策。
“为什么?”
荀洛慵懒地倚在靠椅上,目光深沉地盯着窗外,表情似在思考着一些事。她也不打扰,就杵在原地,等待他先发话。
“对我也没坏处呀。”苏落雪笑道。
“银票收了,你可以离开这里了。”
“是个不错的建议。”荀洛笑着起身,走到苏落雪面前,手掌轻抚上她的头顶,像在抚慰一个孩子似地说:“放心走吧,永远不要再来南昭侯府。”
“因为你是他的二弟。”
闭目躺在床上的荀洛听着屋门关闭地声音,还有她渐渐远去的脚步声,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地笑意,在黑夜中如妖艳的墨罂粟。
苏落雪双手撑着下颚独自坐在荀洛屋门前的石阶上,沉思了许久,耳边似乎还回响着荀洛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而我,对你也有分熟悉感,我不想你受到伤害。
听她语气里满是嘲讽,苏落雪好似被说中心事:“是呀,家世再好,终究要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夫婿,姻缘也轮不到自主。”
“可是我相信,荀夜绝对不会进来搜。”
洛阁的后园有一片樱花林海,此时正是樱花绽放之际,满园飘散着樱http://www.hetushu•com花的淡然芬芳,一阵风拂过,翩然地樱花纷落满园,铺了一地粉白。
这几日苏落雪闲来无事老爱往园内跑,欣赏此刻那满园的美景,可今日却发觉这樱花园内迎来了另一个人。她一身白衣胜雪,傲立在花瓣纷飞的樱花林间,静静地盯着某一处出神。
苏落雪虽然被她看的不自在,也不敢多问,只是点点头,便朝里走去。虽然看不到荀语的表情,却依稀能感觉她的视线始终在紧盯着自己,她的脊背不由发寒,怎么荀语进去一遭,便如此盯着她看了。
堂堂二少爷竟然在自己府上当贼,说出去定让天下人看笑话,依方才荀夜那带着杀意的眼神来看,纵然抓到刺客是荀洛,他也不会留一分情面,荀洛难逃一死。
荀语收起冷笑:“有一段时间不见二哥了,也是该去探视一番,闲话家常了。”
“你是洛阁的苏三?”荀语似乎很肯定,这倒让苏落雪格外惊讶,疑惑地问:“三小姐认识我?”
“今夜为何帮我,对你有什么好处。”荀洛气若游丝地问。
她一见是银票,立刻喜笑颜开地上前接过:“谢二少。”收好银票,她的脑海中便开始算计,如今有了钱,那就该谋划一下如何离开这南昭侯府了。该如何离开呢,她hetushu.com知道了荀洛这么多秘密,他怎可能轻易放她离开?
“你叫苏三,在家里也排行第三?”荀语整了整被风吹乱的衣襟,迈步前去。
说到这里,她突然笑了起来:“苏落雪,你想什么呢,这荀洛对你可是动不动就顿露杀意的。”否决掉一条条想法,最后只能无奈地抱怨了声:“荀家人个个都是怪胎。”
※※※
小心地褪去他的衣衫,为其洒上金疮药,然后取来纱布为他包扎,手法很是生疏。
“橱子左边第二个抽屉里有金疮药和纱布。”他伏靠在桌上说着。
她重重地叹了一声,开始喃喃自语:“真奇怪,荀洛为什么要对我说这样的话,难道他知道我是苏落雪?不可能,我久居洛城,从未和荀家人打过交道,即使贪玩要出去,也是风影事先为我易容……可如果荀洛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又为何要对我说这么奇怪的话……难道……”顿了顿声,她眉头微蹙:“难道他喜欢上我了?”
荀语与荀洛单独在屋内待了许久,而苏落雪则是守在外边,不让任何人来打扰。约摸过了半个时辰,荀语才从屋内出来,脸上含着淡淡地笑意,站定在苏落雪面前,打量了她许久才道:“二哥让你进去。”
听荀语这句话,明显可发觉,荀语与荀洛的兄妹关系和*图*书很好,苏落雪道:“三小姐过奖。”
苏落雪将纱布绑好,再为其将上衣穿好,眼中亦有几分迷惑:“你是南昭侯的二公子,我想不出你有什么理由要对付自己的父亲,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突然的转变话题让苏落雪有些不大适应,却还是上前带路,领她去见荀洛。
苏落雪立刻在其身后紧随:“是的,奴婢排行第三。可惜不如三小姐家世好,家境贫寒,不得已被卖入侯府为婢。”
半晌,他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递了过去:“五百两银票,当作你那夜帮我的报酬。”
“那天夜里你没有背叛,之后你也不可能会背叛。”
苏落雪将东西收拾好,熄了灯,却在黑暗中盯着那个看似已经睡去的荀洛,低声道:“其实我今夜帮你,还有一个原因。”她顿了顿,嘴角扯出一抹清雅地笑意:“我对你有份熟悉感,仿佛我们认识了很久很久……”
想起那夜荀语的癫狂,她的脸上闪过几抹笑意,荀家人都这么奇怪吗?
“记得你和我说过,你对我有分熟悉感,我们好像认识了很久很久……”他的手依旧停留在他头顶,目光却如深渊般那么深邃:“而我,对你也有分熟悉感,我不想你受到伤害。”
这看似风平浪静的侯府中,似乎藏了太多太多不能为外人道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