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帝业如画

作者:慕容湮儿
帝业如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章 情中伤(2)

苏静兰忙道:“娘,这大喜的日子可哭不得。也许是杞人忧天了,我也听说,南昭侯的长子荀夜是个文韬武略的将才,不会委屈了妹妹的。”
苏静兰也勾起嘴角的淡笑,其实这一年来,该放下的,她早已放下,既然是命中注定地责任,逃不开,就只有接受。
“静兰……”苏夫人欲言又止。
“娘,二姐,你们不用为我担忧了,虽然荀夜非我所想嫁,但既然逃不过,那就敞开心扉去接受。”此时的苏落雪笑的很甜,配合着脸上的妆容,更称得她美艳绝伦:“二姐,为落雪梳头吧。”
这一刻,她不是国舅爷的夫人,只是一个疼爱女儿的母亲。
其实苏落雪一直都猜不透帝后的心思,她以为,若是将南昭侯反她之心告诉帝后,也许就能避免与荀夜成亲的最后局面。可是帝后却不然,她当时能那么快地转变情绪,镇定地让她嫁过去,也许和-图-书是早就猜到了南昭侯反她之心,只是一直不敢接受,毕竟帝后与南昭侯曾经相爱过。若非必然,无人会想与曾经深爱的人拔剑相向。
她一直都知道,母亲是个知书达理的人,她也懂,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哭喊丢了苏家的脸,但是这已是她第三次送女儿出嫁,皆非她们所愿,她一直觉得对她们有所亏欠。
翌日,帝君再次下诏,苏家三女落雪于九月初六黄道吉日再次与南昭侯长子荀夜完婚。并派百名带刀侍卫随行鸾轿,若贼人敢再次拦截,杀无赦。
鸳鸯红帐,烛光璀璨,却映照着她们脸上的苍白,碎了满地心伤。
※※※
犹记起迈上鸾车的那一刻,母亲隐忍多时的泪水终是忍不住落了下来,她跟在后面大声唤着她的名字,她不敢回头,怕忍不住会舍不得离开。
泪水蔓延了脸颊,她却笑了起来,苍白地指http://www•hetushu•com尖抚过胸口,她告诉自己,一定要坚强,不论前方的路途是否遍布荆棘,她的肩上都承担了整个苏家的责任。
所有她不怨帝后明知那是龙潭虎穴也要将她推进去,作为苏家子女,她有必须担负起九族的性命。
苏落雪端坐妆台前,从铜镜中依稀可见大姐眼中的悲伤。
木梳轻轻梳起她的秀发,苏静兰一边喃喃道:“落雪嫁给荀夜,一定要幸福。即使不幸福,也不能让别的女人影响了自己的地位,该用手段时,必狠下心。潼城离洛城虽远,但咱们苏家女,不是谁都能欺负的,若妹妹有委屈,大可飞鸽传书,帝后不会让你受一丝委屈的。”
当母亲的声音消逝,她隐忍多时的泪终是忍不住落下,霎那之间,她恍然觉得自己已不再是高高在上的苏三小姐,只是一个可怜的连自己婚姻都无法自主的女人。
苏家依http://www.hetushu.com旧喜气,只是父亲的脸上却少了以往的笑容,眉宇间隐隐透着担忧。其实苏落雪明白,父亲虽然贪恋权势,可对她们三姐妹是甚为疼爱的。此番将她嫁给一心要反苏家的荀夜,任是谁也开心不起来。
她毅然钻进了鸾车中,随着微微轻摇的车子离开了苏府大门,母亲的哭喊声早已被四周百姓的喧哗声所淹没。
苏静兰走进满目喜庆的屋内,看着苏夫人拿起梳子要为苏落雪梳头,便悠悠道:“娘,妹妹的头,就由静兰梳吧。”她接过梳子,轻抚苏落雪的秀发,目光深而悠远:“兜兜转转,三妹你还是要嫁给荀夜,终是逃不出苏家子女应有的宿命。”
鸾车离开了洛城,一如那日出嫁,厚重的垂帘阻隔了视线,更隔绝了街道两侧百姓的探究。
风影,荀家欠你的,我会一样一样讨要回来的。
可转念一想,若是真的避免了嫁给荀夜,和-图-书帝后定然会安排另一桩门当户对的婚事给她,这样,与嫁给荀夜区别只在于,荀夜是心心念念要杀了她的人。
苏家如今掌控半壁江山,可是盛极必衰这个道理她懂,一招棋错,满盘皆输。
她的夫君,荀夜,是个心心念念要杀她的人。
她想,这一回南昭侯府应该不敢对她轻举妄动了,毕竟发生了黄泉路那一次的意外,荀夜如今也不敢打草惊蛇了,如今箭在弦上,一碰即发,他们定然是还没有十成的把握敢这样明目张胆地与帝后作对,否则他大可抗旨拒婚。
苏落雪端坐在鸾车中,伴随着侍卫开道以及马蹄声声,她的目光沉寂而悠远,似听不见周遭的一切喧嚣,任何事都与她无关。
圣旨到了苏家之后的几日,她没有再见到苏扶柳,也许她和姐姐之间的感情,早就在那年七夕有了很深的隔阂,姐妹同爱一人,任何人都无法释怀的吧。
“其实二姐知道的远比你http://m.hetushu.com们所想的多,别忘了,二姐可是镇远大将军的夫人,他的眼线遍布各个城池,一有风吹草动,第一个知道的便是将军府。”苏静兰忽地自嘲笑起:“这也就是帝后为何要我嫁给镇远将军的目的了,拉住了将军,就等于控制了天下的情报与半壁兵权,如此美事,何乐而不为。”
苏落雪的手猛然一颤:“二姐,你知道什么……”
这个责任并非她想背负,只是,不得不背负。
苏夫人看着苏静兰,泪水不经意便滚落:“是娘对不起你们三姐妹,若非娘生你们,就不用承受苏家的责任,逼着你们嫁给自己不愿嫁的人……”
“娘,没事了,静兰早已放下。”苏静兰在说这句话时,眼中闪烁着一抹精锐地光芒,与之前的柔弱忧郁成强烈反差。
在出嫁前一晚,二姐苏静兰来了,自她嫁入镇远将军府后,就未再见到她,短短一年,她的容颜却苍老了许多,眉宇间似有化不开的忧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