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帝业如画

作者:慕容湮儿
帝业如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章 城中战(1)

苏落雪的步伐一顿,荀夜喜欢的人?
荀洛感觉到,侧首回望身后侧的苏落雪。她睁着水灵地眼睛,极为神秘地问他:“华修与侯爷是旧相识?”
※※※
“华少。”荀洛不冷不热地叫了句,几名不识来人的将领立刻明白此人身份。
可如今,华修与南昭侯却像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相谈甚久,难道情报有误,其实华修与南昭侯一直都存在着秘密交往,只是瞒过了帝后安插在潼城与莞城的线人?
华修淡淡地点点头,算是向他们打了招呼,随即便问:“侯爷呢?”
荀洛挑眉一笑:“想知道?”
“失踪?”相较紫羽的慌张,荀夜显得极为冷静:“她一个柔弱的姑娘,能失踪去哪?”
“此次一战非同小可!”
华修笑笑,便领着他们朝华府而去。
苏落雪转过身,顺着华修远去的身影望去,心头一阵疑惑,原来华修这么年轻。即便是年少继承父业,多年来却能稳守这万贯家业,想必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吧。
而莞城地处边塞要地,若此处被攻陷,下一个岌岌可危的便是晋城,紧接着是潼城。故此次危机最重的并不是朝廷,而是三大门阀之首的潼城荀家。
沙哑的声音弥漫着整座城池,回音阵阵,许多疲惫受伤的将士一听到此便立刻打起精神,朝城墙下望去,看到了荀家大军,眼中似乎看见了希望。
※※※
苏落雪瞪圆了眼看面前的紫衣男子,有那一瞬间仿佛感觉对面的人认识她,想要叫她“苏落雪”。可她很确定,从来未与面前的人见过面。
反应过来,立刻小跑着追上荀洛的步伐,眼中闪烁着熠熠地光芒,兴奋地问:“那么冷血的大少也会有喜欢的人?快告诉我……”
“三鸟?”荀远不解。
“荀家军来了吗。”狂放不羁的声音在这硝烟弥漫中响起,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只见一名紫衣年轻男子步履轻盈地走上城墙,披肩的发丝随着寒冬的北风飘零,贵族之气任是在这狼狈的硝烟之下亦然难挡。
http://www.hetushu.com七万大军入驻莞城,荀远第一时间带领几名将领登上城墙,口中大喊着:“莞城主帅何处,出来一见。”
那一夜,侯府灯火通明,荀远的书房聚集了十多个将领,包括荀夜与荀洛,于书房内密谈整整一夜。
一阵猛烈寒风呼啸而过,冷风灌进了她的衣襟内,她冷地打了个哆嗦,突然觉得此时的城墙上异常的冷。
“看你表现。”这一回,荀洛却卖起了关子,苏落雪气的干瞪眼,心中暗骂一句:狡猾的狐狸。
这段日子,苏落雪凭借着从洛城带来的迷香,夜夜迷晕紫羽,偶尔去洛阁见见荀洛,大多数时间还是凭借着轻功夜探南昭侯府,表面上南昭侯府很平静,但是苏落雪一探便发觉隐约有些不对劲。
荀夜一语道破,让荀远猛然一怔,眉头愈发深锁,沉默许久后才道:“没想到,这都被她察觉了。”
不过她一点也不后悔跟随荀洛来莞城这个危险之地,说来也巧,当夜荀远命人传话,此次征战由荀洛随行时,她正好与荀洛在林中赏月对诗,荀洛问她有没有胆识陪他去莞城。当然,她是一个不服输的女子,荀洛问她敢不敢,她自然不会答不敢,而是一口承应下。
“是,大少。”紫羽也不敢多问,大少的想法她从来不敢妄自揣测,立即退下。
“引出莞城背后的那个人。”
“其实我也不是那么想知道。”苏落雪哼了一声,也不再继续追问下去,一路上只安静地跟着。
“父亲还以为如今的帝后是当年那个苏蔷薇吗?此刻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父亲您还在犹豫!”荀夜的声音咄咄,令荀远的手微微颤抖着。
她也考虑过,若是她不见了,紫羽定然会禀报荀夜,但荀夜不可能在此刻危急之时忙着找她,除非此次危机化解。待到此次危机化解,她想,她也该以真实身份出现在他们面前了吧。
“那你给我细说此时的情形。”荀远领着那名守城将领便单独朝城墙的另m.hetushu•com一处安静之地走去,独留满地伤患以及荀洛和几名将领。
南昭侯乃三大门阀之首,控制了潼城、晋城、关城,三城皆有他的心腹与兵马,在临出嫁之前,姑姑已将南昭侯心腹的所有名单以及分布各地的兵马都透露给她记在心里,这些情报中却重来没有提及南昭侯与莞城华修有一丝交集。
南昭侯府内有一处密院,有重兵把守,常见身材魁梧之人进出此处,尤其是夜间活动极为频繁。由于守卫精密,她不得入内一探究竟,只能飞鸽传书密报洛城给帝后。
“急甚么,以后你会知道的。”
荀洛笑看她将明显的失望摆在脸上,清然地叹了声:“我只知道大哥喜欢的人在莞城。”
荀远撑着额头,眉头深锁,双鬓微白,可见风霜。他笑了笑,重重地叹了声:“是帝后。圣旨中未派兵,就是要我侯府亲自出兵讨伐,虽然咱们掌控天下十万兵马,但这一仗不管打赢打输,都是两败俱伤。况且,康国攻打莞城,着实突然。”
这一消息不胫而走,即便是深夜,下人们亦是议论纷纷,一说起二少要随侯爷出征,顿时将大少与莞城联系在一起,不免多了几分惋惜。
反之,紫羽并未发觉她有任何异样,被迷晕后一觉睡到天亮,便一如往日伺候她起居洗漱,而荀洛,真的未问过她只字片言,包括她为何会这样明目张胆地出现在侯府。
一种不好的直觉涌入心头,她想,这次的莞城一站非同小可,单单从朝廷不给荀家派兵就可见,帝后是在防荀家,可是帝君也任凭帝后这样胡来?即使洛城与莞城天高皇帝远,这边塞要地万万丢不得!
“那我……”荀夜的话未落音,却被荀远打断:“此次莞城一战,为父打算带荀洛去。”
浩荡的军队,早已踏碎了那荒原之雪,山山动摇,徒留铁马蹄印。
“是否侯府出了贼人,将大少奶奶掳走……”紫羽猜测。
紫羽顿时蒙住,傻傻地看着荀夜:“功夫?不可能啊,我日日与她形影m.hetushu.com不离……”
荀远深深地吸了口气,随后下了狠心:“好,既然如此,那此次莞城一战,就由荀家出兵。”
书房内,灯火通明,荀夜紧紧捏着圣旨,看着有些疲惫的父亲,冰冷的目光闪烁着浓郁的怒火:“命父亲你为兵马大元帅,却不派兵给你,让我们荀家如何战?”
“康国与荀家军打,两败俱伤,消弱我兵力,为其一。借用康国引出荀家真实兵力,若我们隐藏实力,康国便占领莞城,下一个必打离莞城最近的晋城,谁都知道晋城乃荀家管辖之地,失了晋城,潼城也岌岌可危,此为其二。”
苏落雪跟在荀洛的身边探首看前方领路的华修,然后悄悄扯了扯荀洛的衣袖。
“莞城,你不能去。”
约摸过了半个时辰,城墙一旁的两个人终于谈完,并肩朝这边走来。
“华少,久仰大名!”几名将士抱拳寒暄。
“你没有想到的,还多着。”荀洛的话似乎在暗示着什么,苏落雪一惊,忙追问:“还有什么?”
华修负手而立,目光在将士们脸上扫了一圈:“在莞城的这几日且在华府上歇息吧。”
“劳烦华少了。”
“数个时辰前,莞城拼死与康国一战,他方也战力疲惫,又有荀家军得支援,他们不敢轻举妄动。我们也赶了两夜一日的路,大家都抓紧时间去歇息,准备迎战康国。”荀远那严肃的目光中闪烁着坚定,有着背水一战的决心。
荀远得知此消息后第一时间上书,命人八百里加急将奏折送往洛城帝君手中,请求帝君派兵支援,三日后,帝君给的圣旨中命荀远为兵马大元帅,领兵出征,讨伐康国。可圣旨中,却独独未派兵给荀远。
翌日天未破晓,荀远便率六万大军出征,剩下四万大军留守潼城,随时听令调动。
相貌不能算是俊美无双,却骨子里透着一抹阴柔,淡雅的笑容中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气势,隐含着高傲且目中无人的架势。
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苏落雪一张脸便垮了下来,兴致恹恹。
荀夜冷http://www.hetushu.com盯着紫羽,嘲讽地说:“贼人?怕是这个苏落雪本就会功夫,将你蒙在鼓里还不自知。”
“侯爷在一旁与守城头领了解莞城此刻情形,看来这莞城一战将会是咱们的一场恶战啊。”一名将领感慨着。
其实她也想过很多次,若是荀洛问起她,她是否要如实回答?其实这个侯府,有没有她这样一个大少奶奶早已无关紧要,只觉得如今苏家与荀家的关系十分微妙,似乎一触即发。若真有决裂的那一日,她苏落雪,是否第一个就是要被牺牲的人。
当大军浩浩荡荡地离开潼城,不出一个时辰,听雪轩便传来一声惊呼,紫羽慌忙地奔至夜阁,气喘吁吁地禀报着:“大少……大少,大少奶奶失踪了!”
若真是如此,他们隐藏的太深了,正如那日元翊与荀夜的联手。那么南昭侯府与华修、辛王的联手,是否意味着如今的苏家就在旦夕之间!
“几位将军,这位就是莞城的华修。”荀洛为身后几名将领介绍着。
北方的天气不比南方,即便是快至三月,依稀冰天雪地笼罩四周城池,当夜寒风袭袭,兵情刻不容缓,荀远也顾不得身着单衣,立即紧急召集心腹大将商议莞城一战,并命人通知了荀洛,此次将带他同行征战。
苏落雪点头如捣蒜。
曾当场拒婚,给她难堪的华修!
荀远此刻的颤抖,不是害怕,而是不忍,他从来不想与帝后正面起冲突……
荀夜重重地将圣旨往地上一丢,冷道:“她是想要用这次机会来彻底消弱我们荀家吧。”他想了想,随即又摇头:“帝后真是个好手段的女人,一石三鸟。”
听荀洛唤他为“华少”,想必这位就是天下第一首富,华修。
那男子待走近,方停下步伐,目光却是注视着荀洛身边一个小厮打扮的娇小男子,看着他片刻,似想到何事,有些惊诧地脱口道:“苏……”他的话未脱出,荀洛却是不着痕迹地接下他的话:“这是苏三,此次随行的小厮。”
大军经过一日两夜的奔波,终于抵达莞城和*图*书,此刻的莞城城门紧闭,四周硝烟弥漫,随处可见遍野尸体,可想就在不久前这里曾经过一场恶战,想必莞城凭借着微不足道的兵力拼死抵挡了一阵,支撑到荀家军的支援。
守城将领立刻奔上前,拜倒在地:“侯爷,马元帅在三个时辰前的一场恶战中深受重伤,如今已昏迷不醒,军医正在救治。”
城墙的守城人一见大军抵达,立刻兴奋地嘶吼着:“快开城门,荀家军来救咱们了!快开城门,莞城有救了……”
耳边传来荀洛刻意压低了声音的问话,这才让始终紧盯着华修不放的苏落雪收回了目光,侧首看着荀洛:“没有,只是没想到一个这样年轻的男子竟能守住这基业。”
华修却像是信心满满,毫不介意此刻莞城危在旦夕的情形:“鹿死谁手,还未知。”语罢,便越过他们,朝远处背对着他们的荀远走去。
“正因为此次非同小可,你更不能去,夜儿,你知道原因的。”荀远的话,坚定如铁,不容质疑。
寒风呼啸地城门上,荀远与华修依旧在商议着,苏落雪凝着他们许久,暗自思附着他们之间到底在谈论着何事。若是询问这莞城与康国征战的细节,荀远已经与守城将领了解的差不多了,与华修又在谈论些什么呢。
荀夜看着荀远,讽刺地一笑,眼瞳中闪烁着一抹恨意,似有无数话语要脱口而出,却最终未出一语,拂袖而去。
听到这,荀远立刻问:“那其三呢?”
苏落雪的担忧果真很快便发生了,同年二月十八日,莞城传来密报,边塞康国的蛮夷集齐八万大军欲攻打莞城,康国虽说是一个小国,却人口百万,民生富庶,实力亦不容小窥。
“够了!现在苏落雪的去向已经不重要了,我们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你准备一下,随我出趟远门。”
“他这样好看?”
荀夜一怔:“父亲?”
“不清楚。”
“故作神秘。”苏落雪嘟喃了一句,丢给荀洛一个白眼,目光却再次落在远处与荀远谈话的华修身上,总觉得,此次与华修的见面有些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