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帝业如画

作者:慕容湮儿
帝业如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章 城中战(3)

虽然深入康国军帐危险重重,但是她不怕,如今的她,已无任何留恋,若能为了天朝而死,也算是重于泰山了,也许今后的天朝史记中记载的不是苏落雪的名字,而是苏三深入敌军烧粮草的光辉事迹,那也算是为苏家添上的一笔厚重笔墨了。
他从来不曾想过,一个弱女子,竟然有孤身独闯康国军帐的勇气,这份气魄怕是男儿都比不上吧。
“快追!”所有人都一阵大喊,众人立刻追去。
终于,她在北边寻到一个正在偷懒打盹的将士,她立刻上前将他劈晕,然后迅速将他身上的铠甲脱下,穿在自己身上,再将早已昏迷的人藏在一处隐秘之地。
苏落雪顺着他指着的地方望去,那个帐篷很大,四周皆是重兵把守,若是想要接近那里,并将粮草烧掉,即使你功夫再高,也不可能接近那里,在无人发觉之下将粮草烧掉。
鲜红地血,溅在雪白的雪地上,触目惊心,也蒙了她的眼:“真的不管他们的死活了吗?”
直到最终,数百名百姓全部死在城门外,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莞城不能继续拖下去,我就也没考虑太多,只想为莞城的百姓做点事。”
“大少!”早就准备好两匹马接应的紫羽高呼一声,却在见到他怀中还带了一个受伤的人时,疑惑了片刻。却还是抽出长剑冲了上前,欲掩护他们逃走,却在看清他怀中之人时,瞪圆了眼:“她……”
想到这,她扬起马鞭,狠狠抽了马鞭一下,在皎皎夜空下,飞奔而去。
烛光在眼眸中晃荡,她盯着眼前的红烛沉思了许多许多,最终还是决定了一件事,也没有多考虑,便悄悄出门而去。
她只能去烧了他们的粮草。
她悄然离队,朝那个黑影之处走去,越往帐后走,她的步伐越慢,直和*图*书到帐后的尽头,却发觉里边空无一人。
在莞城的第三日,苏落雪与荀洛再次登上了城墙,虽然几日康国没有丝毫动向,却仍旧使满城百姓提心吊胆,而整个荀家军也蠢蠢欲动,纷纷谏言直捣康国龙帐,取主帅首级。
荀夜看着她许久,是被她眼中的决绝所震慑,他答应了。
这,也是她能尽的一分绵薄之力,告慰今日死去的百姓,为苏家赎罪。
苏落雪多想跳下城门,营救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即使只能救一个人,也不想看着他们死,却无能为力。
“像你这样鲁莽行事,只会坏事。”
荀洛告诉她,荀远其实一直都在矛盾中,他不想与帝后正面冲突,不是怕,只是不忍。二十五年前,荀远与苏蔷薇的爱情轰动京城,爱的轰轰烈烈的两人最终却无果,荀远被迫娶了如今的夫人,苏蔷薇迫于苏家的责任而入宫成为帝君的后。天下多少百姓为他们的感情而惋惜,两个相爱那么深的人,没有谁愿意走到拔剑相向的一步。
“还没想到。”
荀夜眉头一蹙,疑惑地问:“什么承诺?”
“今夜,你很可能会丢了性命,怕不怕?”
苏落雪沉默片刻,冲荀夜笑道:“若今夜我们能功成身退,大少你能否给我一个承诺。”
肩上的疼痛让苏落雪额头早就渗出了汗水,她靠在荀夜的怀中,感受着他正用尽全力带着她逃离,身后一阵阵追逐的脚步声。
“此战,我们的目的不是战,而是守。”荀洛的目光也狠狠地盯着城墙下那刚死去的百姓。
荀家军在城里,而康国在城外十里地驻扎,城里之人不可能比得过城外之人能熬,总有一日,城内的干粮用尽,而莞城不可能永闭城门。
※※※
荀远却让将士稍安勿躁,www.hetushu.com这康国迟迟不见对莞城有任何动作,必定有诈,若是莞城主动出击,未必能占得了上风,抑或是会掉入他们的圈套。
随后,便拿起篝火旁的火把,用力掷进帐篷。
荀夜侧首看着说的坚定的她,嘴角扯出一个浅浅地弧度:“一个女子能有如此气度也算难得,不过做事还得动动脑子。”他起身,并示意她也起身:“我早在三日前便已混入军帐,将军帐大致情形摸透。”说罢,荀夜便指了指前方一个帐篷:“粮草在那。”
山林啸聚,黑风煞雪,马动北陬。
“谁让你来的!”荀夜隐好身子,目光四下看着,生怕被人发觉他们二人。
“若说我今夜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你信不信。”
而今日,就在莞城的城门外,数千名康国蛮夷竟挟持了百名莞城百姓在城下耀武扬威,他们挥舞着手中的长刀似下一秒便要将无辜的百姓脖子割断。
而另一处,声东击西的苏落雪则是以身犯险,不着痕迹地在元帅主帐被发觉,引发混乱。随后便已卓越的轻功飞跃帐篷顶,缠住了所有人的脚步。
巡夜的同时,她也在考量着,偌大的军帐,粮草会放在哪个位置。
当那一队人走了没多久,又一个黑影飞跃上帐,搂着那个受伤了却仍旧强撑着的人,飞掠而去。
行了半个时辰,苏落雪终于抵达康国军帐,她将马藏在一处隐秘之地,然后悄悄地接近军帐。
难道是她看错了?转身之际,突然一招阴狠地凉风袭来,她深知这招是置人于死地的狠招,一刻旋身,滚到在地,连翻几个滚才躲过那招致命的掌风。
“紫羽,你扶她上马。”音未落,已将她丢给紫羽,随即抽出腰间长剑,便上前斩杀一路追随而来的康国兵马。
“彼此彼此http://m.hetushu•com。”她轻哼一声。
“是你!”刻意压低的声音中藏着惊讶。
无奈,随着队伍走了一个多时辰,仍旧未发觉粮草藏在何地,再看看天色,不出两个时辰就该破晓了,若是夜里不成功,必然徒生变故,还有一个只是被她打晕了的将士。想到这里,她不禁有些着急,目光犹疑间,突然瞧见一个黑影从身后闪过,她步伐一顿,立刻转身,正好瞧见一个衣角闪过左帐后。
站在城墙另一端的苏落雪亦是满心愤怒:“这康国挟持百姓,到底想要做什么。”
“你一个女子,为何?”
她一直躲帐外,熟悉地形,约摸等了半个时辰,她只觉手脚冻的冰凉,在这冰凉的寒夜下,一向怕寒的她早已麻木,手脚似乎已不受控制,可她却凭着意志坚持下来,撑着精神,注视着帐中动静。
“不要逃,看着这些百姓的流的血,全因帝后不肯派兵。总有一日,我会让他们苏家血债血偿。”荀洛的声音冷到极致,像是一个承诺。
那将领一语罢,便抽出长刀,手起刀落,一名百姓便惨死在刀下。
原来,荀夜也并非是个无情之人,他完全可以孤身一人逃走,但是他却来救她了。
城墙上,许多士兵看着城门下的场景,一阵躁动。
听到这个声音,苏落雪这才仔细看向来人,接着微微篝火之光才看清面前的人,竟然是荀夜!
当她还是苏家那个无忧无虑的三小姐,她只知道,所有人知道她的身份后,脸上皆是那讨好巴结的笑容,即使她曾闯祸,险些将洛城最豪华的客栈烧尽,那掌柜知道她姓苏,竟然丝毫不生气。她从未仔细想过,为何人这样包容,更未想过苏家的权势到了何种地步。
伏在马上看着在厮杀的紫羽与荀夜,苏落雪的嘴角早已苍白无血色和-图-书,只感觉眼前的视线一分一分地模糊,最终,在厮杀声中陷入一片黑暗。
一路上,所有人都在追着矫健灵活如兔的苏落雪,丝毫没有意识到此刻存放粮草的帐篷正在着火。
藏好之后便拿着长枪,很自然地走了进大军帐内,四周仍旧有来来去去的巡夜人,她走的有些僵硬,好在没有任何人注意到她,于是尽量放松全身,悄然跟随在一队巡逻人身后充当守夜将士。
若是荀洛知道,他现在怀中抱着的这个人,就是他所痛恨的苏家三小姐,他当如何。
荀远,到底是一个怎样矛盾的人,他紧闭城门不战,为的是保留实力,与康国耗着打持久战,毕竟守城永远是占上风,这样才能将荀家军的损伤降到最低,才有实力与帝后抗衡,推翻这个天朝吧。
存放粮草的帐篷亦走了一大半人,独留下四名将士守在此处,荀夜如鬼魅般出现在两名将士身后,匕首的锋芒闪过,两名将士便当场毙命。另外两名将士反应过来之时,才想张口呼喊,荀夜便将匕首飞插入其中一人心口,另一口狠狠掐着另外一名将士,硬生生地将他掐死。
※※※
军帐内篝火通明,每个帐口皆有士兵把守,东西南北四个出口,一队队手持长枪地士兵在巡夜,十分严密。要想溜进军帐根本不可能,看来只有找机会穿上军服才能混的进去。
“你胆子倒不小,竟敢只身来康国军帐。”也不知是赞是讽。
“自己来的。”苏落雪小心翼翼地从地上爬起来,与荀夜并肩躲在一排,避免踪迹被人发觉。
从来听到的只有献媚的言语,就在这几日,她听了太多百姓对苏家的怨恨,包括荀洛的这句话,要让苏家血债血偿。
苏落雪一路飞快驾着马飞奔在冰雪天地间,一路飞奔中,她的脑海中依稀晃过今日www.hetushu.com死去的百姓眼中闪过的绝望,难道今后的每日都要看见这样血腥的场面吗。
“激将法。”荀洛沉声说罢,便见城门下率领千名蛮夷的将领骑在马上哈哈大笑:“原来闻名天下的荀家军只会躲在城里,就连你们的子民都不管了吗?今日我就要让你们看着这些人一个一个地死在你们面前。”
※※※
被禁锢在他怀中的苏落雪看着城下的雪早已被鲜血染红,眼眶闪烁着晶莹地泪光,却忍着没有掉下。
苏家,真的已经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吗?
雪纷飞,风尘恶,云锁城敦硝烟渺。
她忽地笑了一声,荀夜呵荀夜,若我此刻告诉你,我就是苏落雪,你是否会将我丢下,任康国对我千刀万剐。
他再次张弓,又听有人呼喊:“不好了,粮草着火了……”
“本以为没机会了,不过你来了,事情就好办多了。”荀夜侧首附在苏落雪的耳边说了句,随后她便恍然大悟,立刻点头。
原本静谧的军帐突然传来一声高喊:“有刺客,保护元帅!”顿时,满帐将士纷纷持长枪而起,即便是早已熟睡的将士亦不顾未着衣衫便冲向了元帅的主帐。
紧接着,城下的蛮夷连续杀了五个百姓,第一次亲眼见到战争的残酷,苏落雪已不敢继续看下去,转身想要逃开,却落入一个怀抱。苏落雪要挣脱,可荀洛的双臂却那么牢固,分毫挣脱不掉。
“拿弓箭来。”一名目光森然得将军狠狠地说了声,随即,便有人取来弓箭。他狠狠开弓,瞄准着飞跃在帐篷之上的人,拉至满月,一路跟随,至劲而松,笔直射向她,直穿肩头。
此刻情形紧急,紫羽也不敢多问,将苏落雪送至马上,亦与荀夜并肩杀敌。
众人一听粮草着火了,一阵动乱,有人下令:“你们留在这捉刺客,你们随我去粮帐灭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