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帝业如画

作者:慕容湮儿
帝业如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章 雨中识(2)

“听荀大少说起你那夜与他携手烧了康国军队的粮草,看你这身娇体嫩的,竟有这样的气魄。”
他的步伐依旧平稳渐行,声音伴随着细雨声传来:“我们见过多次,这么快就忘记我了。”
“真的不在乎?”他对她的表情似乎很感兴趣,双手抱胸,继续道:“如今荀家美誉在外,苏家臭名远扬,而你做的,是明智之举。”
她垂首盯着地上的水洼中,被细雨溅地涟漪圈圈,沉默了许久,才低声道:“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
“可帝后未必这样认为,她也许会觉得你爱上荀夜,想帮着他倒戈相向。”
她亦转身,顺着华修地目光望去,就在那淅沥地雨中,荀洛撑着一把纸伞,大街的另一头,深邃地目光正盯着他们二人。
“为了莞城百姓。”她回答的理所应当。
那一抹冰凉地疏离令她心惊,亦有心虚。
莞城的细雨依旧纷飞,四周蔓延着淡淡地尘土味儿,长街小雨润如酥,淡淡雨雾蒙蒙,笼罩地整条街一片风雨兴焉。
“你当帝后是傻子吗?她会不知道荀家有谋反之心,如今莞城之战就是她一手安排的好戏。”
“即使这是你的客栈,也不能未经客人的同意就坐下。”苏落雪说的义正词严。
“你留我的命,到底有什么目的?是想耍着我玩,还是拿我作为一枚棋子威胁姑姑。若是这样,我可以告诉你,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我是宁死不屈的。”
站在伞中,她有些担忧地仰起头看着高她一个多头的荀洛,此时的荀洛正用冷漠地目光瞅着华修,而华修亦是冰冷地与他对视,视线中仿佛许多不为人知地隐情。
他继续道:“既然你嫁入荀家,你的心就向着荀和*图*书家吧,这样,才能保你万全。”
“你同我说这么多,就不怕我把你们的计划全部告诉帝后?”
新燕啄泥,青天白鹭。
他看着她,噗嗤一笑:“好吧,男子汉。”
“二少。”她喊了一句,只见荀洛撑着纸伞,踏着雨水朝他们走来,最后停在她身边,将那纸伞撑在她的头上,为她挡去了全部的雨水。
她的步子彻底僵住,似被定在原地,再也不能移动分毫。恍惚间,忆起在莞城的城墙上,第一次遇见华修,他一见她便脱口而出的那个“苏”字。
莞城朝雨浥轻尘,嫩芽青青色迷踪。
“你和荀夜果然是一伙的!”她伸出食指,狠狠地指着他,声音颤抖的控诉着,“姑姑真是为我找了门好亲事,不论你还是荀夜,都是心心念念地要杀我的人。”想到这,苏落雪不禁为自己的命运感到可笑。
她紧随他身后,感受着雨滴清扫脸颊,全身有些发寒,她却强忍着,不想在华修面前示弱。可她内心却是紧张,惧怕的。她不知,华修到底知道多少,更猜不透华修到底想做甚么,若他只是简单的想要揭发她,他大可在城墙上初次见面便揭发她,何必等到这一刻。
看着苏落雪在瞬间变换的多种表情,原本面容冰冷的华修渐渐软化,有些无奈地看着她:“不要一副死人脸,若我真要杀你,你的小命还能留到现在?”
她的步伐才迈出三步,身后便传来华修那平静而阴冷地声音:“苏落雪。”
而近来,华府的人神神秘秘,似乎在筹谋着何事,荀远父子三人及荀家军将领在书房内常常秉烛夜谈,她想,即将有一场大战要爆发了,这战,不单单限于莞城http://www.hetushu.com与康国之战。
她一听到他话中有句“身娇体嫩”四个字顿时憋红了脸,怒目而视:“什么身娇体嫩,我堂堂男子汉容不得你这样侮辱。”
直到那两个身影愈走愈远,最后淹没在茫茫水雾中后,华修勾起一抹笑:“看来,这场游戏越来越有趣了。”
“在莞城,哪里有说书人讲荀家军的故事,哪里便最热闹。”温和地声音在头顶响起,苏落雪收回视线,正好落在一身华府贵气的华修身上,只见他悠然于她的对面坐下。
看着莞城百姓脸上的笑颜,她的脸上也不禁露出笑颜,也许,她做的选择是对的。
“我们,何时见过?”她茫然地问。
她却轻笑一声:“可是,我姓苏。你要我苏落雪在苏家有难之时抽身而出,我做不到。”
苏落雪巡视了整间客栈,发觉真的没有空桌,撇了撇嘴:“坐吧。”
华修摇了摇头,沉思了片刻,才道:“我以为你是看清了形势,才会冒险去烧粮草,看来你到如今还是没有看清形势。”
“我为的不是荀家,是莞城百姓。”她一字一句地纠正。
而这一路上,华修一直未说话,这让她根本摸不透他的想法,终于,她还是忍不住先开口:“你怎知我是苏落雪。”
他转身,正对上苏落雪那双迷茫的表情:“拿了钱就要保密,这是江湖上的规矩,兄台可懂?”
她的目光一颤,其实他来到莞城她就明显感觉到,民心所向已在荀家,苏家,真的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苏家了。
“你不会不知,若是荀家军赢了,帝后的地位就很危险了。”
苏落雪与华修出了客栈,避过了客栈内热闹的人群,走在人烟稀少地大街http://m.hetushu•com上,细雨霏霏,纷扰地飘洒在他们发间,凝成水珠,如覆尘霜。
“我有允许你坐下吗?”苏落雪瞪着不请自来的他。
※※※
一直埋头吃点心的她在听见这句话后,猛然抬头,正对上他的眼眸,那里边烁着一抹精锐,仿若知道一切。
又走了一条街,突然春雷滚滚,天气说变就变,霏霏春雨便降临整个莞城,她立刻探出双手挡住头,跑了几步便途径凤舞客栈,她想也没想便冲进客屋檐下避雨。
突然间,她有一种想要逃开华修的感觉,她猛然起身,从腰间取出一锭碎银子放于桌上,转身就走。
而华修,依旧站在雨中,看着荀洛将整把纸伞全部挡在了苏落雪的头上,自己却淋了一身。
她疑惑地仰头,看着华修,可他却抿着锋唇,目光笔直地盯着她身后地某一处。
“我很奇怪,为何你要帮荀家。”他在片刻的沉默后,竟询问了起来。
“不想你死。”他的声音亦然很低。
自从来到莞城,她与洛城的飞鸽传书亦中断了,她不想再当一个奸细,将这儿的战况全数告知洛城。她怕,若是给了消息,以帝后的手段,很可能牺牲掉整个莞城,她不敢拿全城百姓的性命做赌注。
就在她以为,荀洛要与华修打起来之时,却听见荀洛开口了:“该回去上药了。”
在莞城,她见到了那个让她恨得牙痒痒的华修,可她又能如何呢?给他一拳抑或是骂他不知好歹?想想当初的自己,便觉幼稚可笑。
“苏家,即将走向灭亡。得民心者得天下,你在潼城、莞城应该看的到,如今民心向谁。”
苏落雪则在小二的带领下,入座一个靠窗地桌子,她随便点了几个小菜,和-图-书便竖起耳朵听说书先生侃侃而谈。听了片刻她才知道,这说书人讲的正是荀家军的传奇,看众人听得津津有味,她亦看透,如今的荀家军又征服了一座城池的民心。
“这是我的客栈。”华修挑眉笑道。
听到这里,他不禁失笑:“真的肯为了你的姑姑宁死不屈,为何又要帮助荀家烧粮草?你说,若是你的姑姑知道,你胳膊肘往外拐,她会怎么处置你呢。”
听到这,她一时不明白他怎就突然说到这里,还傻傻地问:“我何时拿了你的钱……”音方罢,她仿佛想到了什么,止步,瞪圆了眼看着华修:“你……你就是我成亲那日,劫持我的黑衣人!”她有些惊惧地后退几步,耳边仿佛回响起那夜在南昭侯府偷听到的两个男子的讲话声,再听听华修的声音,竟然是一模一样。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她的手,紧紧握成拳,指尖亦因此刻的用力而微微泛白。
“不懂?”他冷笑。
“帝后的地位危险,干我何事。”她将手中咬了一半的桂花糕放回盘中,尽量让自己平静。
这个华修,早就是要和荀夜密谋杀她的人!
雨,早已由之前的霏霏细雨逐渐变大,雨水,蒙了她的眼睛,额前的发丝早已被水打湿在额前,略显狼狈,可她依旧不服输:“你就这么肯定苏家会输?若输的,是你们呢?”
而她,竟然还以为自己的身份隐藏的天衣无缝,还女扮男装想跑来莞城见见这个华修,想想就觉得后怕,若是当初真的来莞城见到他,是否早就被他大卸八块也说不定。而且现在,她还住在这个华修的府上,自己早就误入狼窝还不自知。
“姑姑会信我的。”她虽然这样说,语气中却明显有些底气不足和-图-书
她眉头一蹙,立刻在脑海中搜寻着记忆,将华修的面容与曾经的记忆重叠起,却丝毫想不起来到底什么时候见过他。
虽然奇怪,她还是乖乖地尾随在荀洛地身后,随他一起离去。
在华府闷了数日的苏落雪实在坐不住,想来到莞城这些日子,还未好好游览过莞城的风光,用过早膳便独自出府。想来也好笑,当初她费尽心机逃婚,路经多座城池,为的就是来到莞城,看看那个当场拒婚给她难堪的华修,却未想到,最终却是以这样的身份来到莞城。
“什么形势。”
他饶富意味地看着面前的她,未想到,到如今她还在坚持着自己的尊严:“那就待莞城一战结束后,看鹿死谁手吧。”
“做不到也要做到,你想到最后苏家灭满门吗?”华修声音猛然提高,声音回荡在寂静无人的街道。
她顿时有些哑然,没想到他们对视这么久之后,竟然只是一句“该回去上药了”,这个荀洛真真奇怪。
原来,凤舞客栈内有一说书先生在说书,那先生已被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起来,说到精彩处,四周叫好声不断。
站在屋檐下,时不时听见里边传出叫好声,她兴起,便迈槛而入,凑热闹去了。
接着,小二便将她点的几个小菜便送了上桌,她不再理会他,低头便吃了起来。
“可当初要杀我的人,也是你。”她的声音愈发低,但这句话脱口而出,却没有得到他的回答,唯有淅沥雨声拍打。
华修笑了笑,便从凳子上起身,后问:“这位兄弟,四下无空桌,我能否与你共桌?”
窗外细雨霏霏,春风拂过,雨丝从敞开的窗口飞洒进来,吹打在苏落雪与华修的脸颊上,他们却丝毫不介意这雨点,侧耳倾听说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