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帝业如画

作者:慕容湮儿
帝业如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章 死中依(1)

还未站稳,只见一道剑光锋芒毕露,在篝火的照耀下闪过眼眸,刺的她有些睁不开眼。
军帐突然传来极大的动静,四周坐在篝火边的将士纷纷起身,只见不远处的空地上,许多将士聚集一处,苏落雪亦疑惑地起身,紧随众人奔去的地方而去。
战歌罢,鼓声罢,剑舞罢。
荀夜将手中的剑插入地上,望着在场将士:“开战在即,誓灭康国。”
※※※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穿着盔甲,站在人群中的苏落雪遥望华雪与荀夜的身影,虽然瞧不见他们的表情,可同为女人,她能感觉到华雪的悲伤,但荀夜那无情而去的背影,她有些愤愤,在战场上,荀夜或许是个重兄弟情义的人,但是对待女人却很冷淡,对待仇人更是手段残忍,她是亲身体验过的。
百姓的呼声,更激励了将士们的心,士气大振。
大军止步,荀夜驾马上前,看着华雪良久,眼中闪烁复杂情绪:“你怎么来了。”
此次出征,荀洛也来了,夜里听军中将士有议论,这是头一回荀家二子共同上阵杀敌,也是荀洛第一次上阵。以往,荀远一直带的都是荀夜出征,荀洛却很神秘,也许http://m.hetushu.com除了府中之人,很少人见过他。
那一声声高歌嘹亮,每名将士的眼中都闪耀着坚韧的光芒,震撼了苏落雪的心,在这战歌中她仿佛感受到了每名将士多年的战场生涯所培育出的深厚感情,决心义无反顾奔赴战场,同仇敌忾。
“接触的时间长了,自然就了解了。”苏落雪沉默了片刻,看着目光深沉的荀夜,低声问:“是因为华雪姑娘?”
“在莞城守夜之时,荀二少吹得就是这首曲子,那夜正好是大少与苏兄弟去敌军烧粮草,所以我记得特别清楚。”
一声白衣胜雪的华雪骑在马上,在大军必经之路,微风拂过她的发丝,更显绝代风华,微凌的发丝可见她在此已等了许久。
听到这里,众人了然,苏落雪没有说话,只是靠近篝火,探出冰凉的双手取暖。
原本只是几个人唱,随后声音愈发大,在场所有将士一边高声歌唱一边缓步上前,将舞剑人与击鼓人围在一个圈中:“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若不是莞城人都知晓,南昭侯有一个十分宠爱的妾室,或许二少的存在早就被人遗忘了吧。
没想到他会突然反hetushu•com问,她愣了片刻,才道:“大少,你若知道一个女子爱了你八年,可你却因为两家恩怨必须杀她,你当如何抉择。”
出了莞城,少了城中百姓的呼喊喧嚣,唯有苍翠碧草地清香,以及无数的铁蹄声声震撼人心。
听着这个字,她突然释然了许多,这些日子以来,她一直不能释怀,她爱了元翊八年,可当他要对她痛下杀手的时候,她是那么委屈。她总觉得,她爱他那么久,他不该杀她。
多少年后,他们回忆起今日的一切,才发觉,也只有那一刻,他们是可以如朋友一般安静地坐在篝火旁,静静仰望明月,将所有的羁绊抛诸脑后。
一记一记敲了下来,凝重而决然。
荀夜看着她许久,仿佛进入了自己的世界,最终却还是未开口,只是问她:“记得那夜在洛阁,你问我有没有爱过一个人,若我爱的人想要杀我,恨过这个人吗。你是在说你自己吧?”
看着荀夜离开的背影,华雪终于忍不住落泪,可双手却狠狠地握紧缰绳,心中默念:荀夜,此次你一定要胜利归来。
“尽管这些日子大少刻意冷落她,可我看的出你是在意她的。既然在意她,为何要冷落,她似乎很伤心。http://www.hetushu.com
他笑了笑,却是很果断的说了一个字:“杀。”
许久后,众将士才散去,而苏落雪却始终站在原地,没有离去。
“你怎知?”其他将士们不解。
第一次随军出征,苏落雪真没想到,军中这伙食这么差,不免感慨,将士们为了天朝卖命,吃的却是如此伙食。而那些个王公贵胄,没出过一丝力,却天天吃香喝辣,纸醉金迷。
避过光芒,只见一身劲装地荀夜正在夜色下舞剑,只见剑光如鸿,银光将他层层包围,一招一式,快而潇洒。
他亦仰头,盯着那轮明月,溶溶地月光配合着火光映照在他们二人身上,显得那么和谐安逸。
听到这里,荀夜紧抿唇锋,却不再说话,猛拉缰绳,转身便驾马而去。
十二万大军出征了,临行前,莞城百姓纷纷出门相送,偌大的莞城,蜿蜒的街道,密密麻麻地人群齐声高喊:“荀家军必胜!”
这天朝,正因为有这些为国效忠的士兵,才有如今天朝的辉煌。
“你看见我在难过?”荀夜嗤鼻否认。
看着眼前的男人,不仅是她的夫君,亦是她的仇人。
初春的夜里特别凉,苏落雪与几个将士围成圈坐在一个篝火边取暖,忽闻一阵忽近忽http://m.hetushu•com远的箫声,在黑夜中那么清晰而萧瑟。
众将士的心似被鼓舞而起,四周有人随着鼓声唱起:“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华雪!
静谧而空旷的荒原,弥漫着将士们豪气的声音,声声撼动荒原,壮怀激烈。
※※※
第一次,她感受到这里每一个士兵的伟大,让她敬畏油生。
“不,我会一直等你。”华雪的泪水溢满了眼眶,满脸的委屈:“即便是不能为你的妻,我亦不悔。”
周围地将士纷纷高呼:“元帅好剑法。”
可这个世上本就没有所谓的该与不该,在整个阴谋交杂的江山权谋中,若是有人影响了前进的道路,只有杀。
“二少难过的时候才吹箫,我想,大少难过的时候才会舞剑。”她朝前走了几步,靠近篝火,就地而坐。
荒烟外,苍翠浮云,骤马铁蹄破孤城。
他抬眸,冷扫她一眼,却不答。
荀夜看着她,沉默了许久,目光终于不再冰冷,一直刻意保持的疏离终于还是瓦解,静静地盯着她道:“不要等我了。”
而她,也好像从未听荀洛说起过他的母亲,即使是他生辰那日,都未见他的母亲来为他庆贺。
“你在难过。”苏落雪轻轻笑了笑。
可这些天的http://m•hetushu.com接触下,她已处于矛盾中,早已不知到底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他。
荀夜亦注意到她,隔着篝火,看着对面的她,点点火光映照在他们眸中,那么明亮真切。
“这是荀二少的箫声。”一名将士闻声而道。
泪水,凝在眼眶,就要掉落,她扬起头,仰望苍穹那一轮皎洁的明月,将泪水逼了回去:“还是月亮好,永远那么洁白无瑕,不被红尘世俗中的黑暗所侵蚀。”
其实,若要怪,只能怪她姓苏。
“只是,想见见你。”华雪深深凝视着他,眼眶忽闪泪光:“你一定要平安归来。”
“誓灭康国!誓灭康国!誓灭康国!……”
“你很了解二弟。”他亦迈步上前,隔着篝火就在苏落雪的对面坐下,拿起脚边放着的一坛酒便畅饮一口。
经过整整一日的赶路,荀家军在离康国军队的十五里空旷之地驻扎,夜里篝火点点,照亮了四周,苏落雪刚吃过那难以下咽的食物,胃里翻滚着。
他依旧不语,再次仰头饮下一口烈酒,火光照耀着他的脸,显得他沧桑而寂寥。许是因他喝了酒的缘故,第一次,她感觉面前的荀夜不再像鹰,他也是一个伤心人罢了。
有将士兴起,一侧击鼓,竟是战歌《秦风·无衣》!
是她,将政治看的太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