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帝业如画

作者:慕容湮儿
帝业如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章 死中依(2)

荀夜一刀割断了面前两名拿着长矛朝他刺来的人的喉咙,怒道:“立刻走!”
苏落雪看着眼前的一切早已慌了神,却感觉整个身子被人一推:“快走。”
苏落雪看着一个个倒下的将士,她才明白,这就是战争的残酷。
她深深地闭上眼,随即睁开,看着荀夜深沉的表情,还有将士们视死如归的表情,她提起了勇气,不再胆怯。
苏落雪与众将士一样,站在帐外等待着里面商议的结果,直到黄昏时分,里边才陆陆续续地出来将士,表情都十分凝重。最后出来的是荀夜与荀洛,两人的表情亦然凝重,她不禁疑惑,到底商议出什么样的战略。
约摸赶了两个时辰的路,在荀夜的一声令下,众将士皆停下步伐,四万将士隐藏在茫茫黑夜之下,而正前方百丈之外闪烁着点点火光,定睛一看,正是康国驻扎之处,此时荀夜也发话了。
“哈哈哈哈……”在此时,一阵笑声豪放地响起,康国军队已经将他们包围住,拉钩张箭,瞄准他们。
“天朝有一句名言:归师勿遏,围师必阙。更和图书何况,如今他们的主帅身陷我军,士气必定大减。只要抓住了他……”阿达目冷冷地笑了出声。
她回首,看着荀夜的半边脸上已经溅了血,眼中的决绝与坚定震惊了她,在这一刻,荀夜到底是什么心态,竟然要亲自留下,难道他真的将性命置之度外了吗?他的野心呢,他的目标是天朝的皇位,密谋了这么多年,他想就此破灭吗?
她,从未杀过人!
“李将军,你带着将士们冲出重围,我留下!”荀夜却在此刻做出了这样一个决定,李将军却是满眼不可置信:“不可以,元帅您绝对不能有事……”
阿达目依旧笑得张狂:“在我眼中,没有什么是金子买不到的东西,包括你信任的将领。”说罢,目光一凛,打了个手势,所有弓箭手万箭齐发。
荀夜语毕,众将士皆互相对望一眼,有那片刻的沉默,后纷纷摇头。四万大军,是万万不敢齐声回应,否则定会惊动康国,只能纷纷摇头,表示他们此次破釜沉舟的决心。
她看不透他们到底是想怎么打这一场和_图_书仗,若是想两面夹击,那兵力是在悬殊太多。
荀夜冷笑:“阿达目,好手段,竟能买通荀家军的将领为你所用。”
“冲啊!”将士们拿着盾牌严严实实地将荀夜保护在里面,四万人朝一个地方突围。
“元帅都不怕死,我怕什么!”
“元帅,为何不赶尽杀绝,若让他们与另一波会和……”
一名将领对着荀夜大喊:“将士们,跟随我杀出一条血路,护送元帅离开这里。”
一声令下,无数的将士朝康国军帐冲去,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阿达目看着奋战中的荀夜,以及即将突出重围的李将军,阴沉地目光闪烁着一抹精光,低声对身边地将军说了句:“放那一批走。”
他深深的看着她的目光,耳畔回响着她这坚定地一句话,苍凉地笑着:“好,好个苏三。”
李将军眼中含泪,仰天长啸一声:“荀家军跟我走!”
“元帅高明啊高明。”一旁的将军拍了句马屁,一声令下,便放走了突围的三万大军,独留下数千名残兵被八万大军包围,这其中,就有荀夜http://www.hetushu.com,与苏落雪。
“你不怕死吗!”他狠狠地掐着她的手臂。
直到夜里,荀夜突然召集四万将士连夜秘密离开军帐,苏落雪也是那四万将士其中之一,据她所知,这四万将士皆是荀家军的精兵良将,如今十二万被分成了两拨,而少的这一拨却是这个主帅亲自领兵而去。
“快走!”荀夜瞪着她,怒道。
“听令,你带他们走,我留下自有对策!”第一次,荀夜的眼中不再冷静。
“我不走。”苏落雪拿着刀,冲回了荀夜身边,与剩下的数千名将士在无数的敌军中厮杀。
顿时,一股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四万大军看着空空地军帐,亦茫然一片。
翌日,荀夜帐内聚集了数个将士商议如何攻打康国策略,一商议便是大半天,连午餐都没吃,也不准任何人进入军帐,她直觉,原定的攻打计划有变。
看着战场上的鲜血与尸体,她只有恐惧,她从未亲身感受过战争的惨烈,也从未见过如此多的死人。前一刻,他们还与她并肩走在一起,这一刻,他们就倒在了自己的脚和_图_书边。
“我不走。”她坚定地看着他,坚持不走。
“荀夜,我们又见面了。”为首的是个身材肥胖,满脸胡腮的中年男子:“还记得当年我兵败后对你说的话吗?总有一日,我会将那日的耻辱全数夺回。”
“元帅,快走!这里有我顶着!”李将军一声嘶吼,他手中的刀,盔甲上的全是血。
可为时已晚。
四面八方传来吆喝的冲喊声,密密麻麻的敌军呈包围之势朝他们冲来,在黑夜中显得格外响亮,叫喊声惊了无数马匹,整个荀家军一片混乱。
李将军被他的眼神震慑:“元帅……”
顿时,无数地将士将荀夜包围在最里面,拿出手中的盾牌待命。
刀光血影,厮杀烈喊,鲜红地血溅了苏落雪一身,她颤抖地拿着刀在人群中,却不敢下杀手。
“我将你带来,就有责任将你平安送回去,否则二弟会恨我一辈子!”
“今夜,四万大军就要在此背水一战,死伤难免,你们准备好了吗?”他的声音不高不低,却正好传在众人耳中。
可他们是否想过,此番兵行险招,若是中途出个意外,后果不和*图*书堪设想。
“中计,大家快散开!”荀夜在黑夜中高呼一声。
那么,天朝就用两万的死伤一举歼灭康国八万大军,不费吹灰之力,将损伤降到了最低,还能保存实力,正面与天朝争锋,实乃一箭双雕之计。
一路上,四万军队沿着另一条小道朝康国军队驻扎之处快速移动着,一刻不敢停歇。她猜想,荀是刻意在夜里赶路,为的就是隐瞒实力,未免过早地让康国发觉他们的动向。
荀夜侧过身,指着右方居高临下的一处深谷:“就在那儿,我们今夜的任务不仅仅是偷袭康国,更是要将他们引去那边的深谷,大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可是,当所有将士冲进军帐后,却发觉,偌大的军帐竟然空无一人。
而苏落雪也明白了,为何荀夜一路上表情如此凝重,要用四万大军去偷袭康国八万大军,无疑是以卵击石,死伤一半是必然。荀夜此举,完全是将与自己并肩作战的兄弟送上死路。但是,若此计成功,将康国主力引入深谷,天朝另外八万大军在深谷中呈包围之势,居高临下,康国八万大军必然是瓮中之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