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帝业如画

作者:慕容湮儿
帝业如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章 掌中泪(3)

直到天破晓,骤雨停歇,楼台烟雾迷蒙,水光潋滟生辉,清香扑鼻。
她,不敢肯定,紫羽是否真的未将那封信交给荀夜。
荀夜盯着她的表情,欲言又止。
她安心地笑了笑,拿起包袱,想要趁着天初亮,府中人依旧在熟睡,偷偷溜走。
“我相信此时的大少正忙着筹备与华雪姑娘的亲事,也没那个闲工夫到我家帮忙解决这些琐碎之事。”她的话说到此,明显能感觉到荀夜的眼色一变。
苏落雪从怀中取出那一封写着“荀夜亲启”四个字的信,递给紫羽:“曾经,你放过我一次,这次请你再放我一次。”
他问:“你家在何处。”
到那时,她又该用何表情面对荀夜,荀洛。
她却知,此时此刻,荀夜不可能冒险前去洛城,进入洛城,那便是苏家的天下,即使他掌握半壁兵权,亦难以安全脱身。她断定,此刻的他绝对不会前去洛城。
手臂上的疼痛让原本疲惫不堪的她有些清醒,听着耳边真挚的话,她的脸上透着一抹苍凉地淡笑,这好像是荀夜,第一次说这么多话。
苏落雪在这淅沥的雨声中一夜未眠,静静地坐在屋内,只是盯着桌上的和图书红烛,她在等,等待一个最终的结果。
“不论你会不会为我保密,我都不想杀你。”她将手中的信塞进紫羽的手中:“这封信中交待了我的全部,在我走之前或是之后交给荀夜,是你自己的选择。”
“其实,我就是想说,我家出了点事,我必须赶回去。”
一夜春雨,风枝摇曳。
紫羽看着面前的信,却没有接:“你真以为你不杀我,我就会替你保密吗?”
见她不开口,荀夜继续道:“昨日下午,你有话要对我说。”
荀夜的目光一沉:“是家里遇到了难事?我可以……”
苏落雪闪避的身子越快,看着紫羽目光中的杀意,她知道此次是躲不过了,那么,她只能杀了紫羽,否则根本无法离开这里。想到这,她眼中的寒光乍现,提起全身的气力于丹田,弯身闪过紫羽一掌后以鬼魅之速转至紫羽身后,一掌狠狠击在她背上。
掐在她颈项上的手越来越紧,此时的苏落雪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必须杀了紫羽,才能自保离开莞城。可看见紫羽眼中决绝的笑意,想到了她为自己隐瞒了这么久的身份,给她一个自己坦白的机会,苏和_图_书落雪的手慢慢松开了。
“一言为定。”她伸出手与他交握,算是他们之间的一份许诺。
苏落雪想了想,叹了声:“也许,这次回去,是要见我的爹娘最后一面了。”
直到苏落雪离去之后,紫羽才讽刺地笑了出声:“苏家,竟能有这样一个女子……怪,也只能怪你姓苏。”
“大少奶奶,果真,轻功了得。”紫羽喘息着,断断续续地说着。在看到苏落雪眼中的犹豫,却笑了:“你只有杀了我,才能安然离开这里,否则,我绝对会禀报大少。”
可她怎么会忘记那两次的险中逃生,即使她那两次是有目的性的要博取荀家的信任,最终能够自保,可是他们确真真正正地经历过生死,那份刻骨铭心,也许这辈子都忘不了。
“这份情谊,我亦不忘。”她转身,感觉到手臂上的疼痛已渐渐消逝,“我知道大少有你的大业要完成,可苏三却不得不回家,否则我将后悔一辈子。”
“我说了,你的主子会放过我?”
“你家住洛城何处?”
见紫羽目光中的杀意,苏落雪立刻提气后退,飞身闪过紫羽的掌法,她的内力却带过一阵强劲的风,将和-图-书苏落雪额前的发丝吹起。
听到这两个字,他眉头一蹙,沉默了。
苏家,大势已去。
苏落雪越过他,就要走,可是手臂却被他狠狠掐住:“记得在康国敌军,我们共同合作烧掉粮草吗?记得在两军厮杀,你最终选择与我并肩生死吗?也许,这只是在战场上对兄弟的不离不弃,可是……这份情谊,我不会忘记。”
得到解脱的紫羽一边用力呼吸着,一边冷道:“你不杀我,会后悔的。”
却在拉开门后,正对上一双冰冷的眼眸,她一惊,连连后退数步,瞪着眼前这个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外的荀夜,心虚地说:“大……大少。”
“你不懂这其中因由。”
※※※
“大少,安心成亲吧,华雪姑娘,很爱你。”
听到这里,她的身子僵了一下,对上荀夜那双质问地眸子,终是笑道:“待大少来洛城之时,便是你我再见之时。”
“你不说,怎知他不会放过你?”
苏落雪身子轻盈地避开,出色的轻功使她能够很轻易避开她的掌法,而紫羽虽然掌法凌厉,可轻功却弱,根本追不上苏落雪的身形。她顿时有些气急,攻势愈发猛烈,速度也更http://www•hetushu.com快。
紫羽顿时踉跄一步,回首还要反击,却被苏落雪一个反手,狠狠掐住咽喉。
疲惫的她起身,坐了一夜的身子有些僵硬麻木,她舒展一下全身,深深吸了一口从窗外传来的清香气息,她没有猜错,紫羽是个重情义的女子,她并未将那封信交给荀夜。
那夜,雨依旧下的很大,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苏落雪从华修的屋内出来后,才转出几个回廊,便在回到自己屋里的必经之路上见到久候多时的紫羽。
“紫羽其实很想领教一下大少奶奶地功夫。”说罢,又是一掌直逼她的胸口,招招凌厉,不留一丝情面。
说到这四个字时,心中是心酸的,她十分明了,若真有机会再见,必然是荀家攻进洛城之时,他们终是免不了再相见的。
听到他这句问话,她的心稍微有些安定,紫羽确实还未将信交给他,否则就不会有现在的这句问话。
她的步伐一顿,望着十步之外的紫羽,而紫羽亦是转过身,望着她,眼中有淡淡地冷意,这是苏落雪第一次见到她眼中的冷意。
“什么事,急的连声招呼都不打,就想离开?”
她答:“洛城。”
苏落雪听着紫羽这和-图-书句话,心头像是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却犹自镇定道:“他与华雪早该成亲,而苏落雪的存在只会成为他一统天下的累赘。”轻轻地声音,回荡在冗廊轻而凝重。
听到这,苏落雪笑了:“今夜荀夜对那个奸细的手段你也见到了,若他知我就是苏落雪,他不会放过我的。”
她不敢说话,只能瞪着面前的他,唯恐他下一步会对自己痛下杀手。
“那么,你是不打算说了?”紫羽冷笑:“我给过你机会,但是你若要全身而退的话,那也要问我同意不同意。”语音罢,便凝劲于双掌,朝她冲了过去。
“我懂,大少终于能娶到你喜欢了三年的华雪姑娘了。”
荀夜要娶华雪了,他终于不用再隐藏自己的感情,娶华雪了,这个天下第一首富的亲妹妹。不止是两情相悦,更是门当户对,强强联姻。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打算说老实话吗?今夜已经有一个人为了你而死……”
“真的想不告而别?”他依旧立在门外,发丝微微凌乱,似乎站了许久。
“我一定会去洛城寻你。”这是他,对她的承诺。
捏着手中的信,紫羽低眉,面无表情。犹豫了片刻才道:“大少要娶华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