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帝业如画

作者:慕容湮儿
帝业如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章 掌中泪(4)

“既然如此,从今日起,你就在落雪苑闭门思过,没我的允许,不准踏出一步。”苏成风说罢,便拂袖而去。
她没有告诉荀洛,想一个人偷偷的走,而荀洛却似乎早已知晓,依旧什么也没有问,只是命人送来他的爱马。
包括这一次,她要离开。
搂着自己的女儿,苏夫人轻抚她的背脊:“这些日子还好吗?荀家有没有为难你?你怎么回来的?”无数个担忧与疑问,都化作眼角的泪。
“落雪。”一声清脆地呼唤声,苏落雪才发觉,大姐二姐与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一侧正瞅着她,他们的目光中有一抹她看不懂的情绪。
“你说你为苏家?若你真为了苏家,为何莞城一战之时没有任何消息传递给帝后,若你真的发现了元翊和荀家暗中有来往,此等大事你却要到此时才说吗?你说辛王有异心,那我还要说三妹你有了异心,荀家此刻与苏家矛盾尖锐,而你却能安然地从潼城回到洛城,是不是荀夜派你过来,故意离间苏家与辛王的关系,他便能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苏扶柳说的字字珠玑,有头有理。
这些日子,荀洛对她默默地关怀,她一直都铭记在心,他从来不会过问她的私事,也许从他那一句“既然再见,何必相问”开始,他们之间便不需要过多的解释。
“证据呢?”苏扶柳咄咄逼人。
而荀夜……
如今,再见到女儿平安归来,她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否则,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苏成风,竟然狠心将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推。
“扶柳说的不错,任hetushu.com何事,都要拿出证据来。”苏成风看着苏落雪,一字一句地说:“就在你成亲的第三日,帝后与帝君在围场狩猎,出了刺客要杀帝后,若非辛王及时搭救,帝后很可能命丧围场。若辛王真如你所说,图谋不轨,何必出手相救。辛王,对咱们苏家有大恩!”
听罢,苏成风面色平静地说:“虽然这些日子你没有密报给苏后,但是在潼城并不止你一个线人,所以这些帝后全部都知道。荀家现在也不敢轻举妄动的,论起兵力,你二姐夫与荀家掌控兵力相抗衡,再加上你大姐夫也有部分兵权。而钱财,咱们苏家最不缺的就是钱了。”
“傻三妹,今日是五月初五,端午节啊。”二姐苏静兰笑着说。
未想到苏扶柳会打她,一个没注意便硬生生地接下了这一巴掌,被打地连连后退数步,撞在后面的屏风之上,顿时眼前一阵晕眩。
“娘,我回来了。”苏落雪瞧见母亲,便冲上去,扑进她的怀中,泪水滚落。
“来的早不如来的巧,正好,咱们一家人很久都没有聚一聚了。”大姐苏扶柳上前握着苏落雪的手便领进厅堂。
苏落雪亦起身道:“是,我是曾经喜欢过大姐夫,可是我从没有想过要离间他们之间的感情,我说的句句都是真话。”
全德立刻将苏落雪迎进了府中,并吩咐守卫紧闭大门。
“大姐你是在怀疑我是荀家派来的?”
“大姐二姐都在?”苏落雪愣了一下,有些尴尬地从母亲怀中出来,含着泪看着她们。
靠在母亲的怀中,和图书苏落雪感觉到这半年来从来没有过的安心,还是……家好。
洛城垂柳绿丝绦,杨花飞絮铺满地,残花落地尽春香。
听到这里,苏成风与苏夫人对视一眼,未曾想到苏落雪竟然也喜欢元翊,脸上满是惊讶。
“够了!”苏成风拍案而起,怒视两个女儿:“我苏家的女儿竟然为了一个男人如此争吵,你要我苏成风的脸面往哪里搁!”
苏落雪迎视着大姐的冰冷目光,丝毫未有退却:“落雪的话,也许大姐不爱听,可我还是要说。我发现荀家与辛王也在暗中有联系的。”
想到这里,她的笑意愈发大,而泪水亦随着她的笑,滚落而下。
苏夫人看着有些失神的女儿,叹了一声,便也出厅而去。
她小看了政治,高看了自己在苏家的地位。
在荀家,她要被禁足在听雪轩,回到家,依旧要被禁足在落雪苑。
“这半年来我在荀家,发现了一些事。”苏落雪的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投递在她身上,静静地凝视着她,等待下文。
“落雪,扶柳说的是真的吗?”苏成风质问着。
那时,她让侍卫给荀洛带了一句话:有友如此,夫复何求!
苏落雪在心中苦笑,便随着爹娘一起入座,看着整桌的粽宴,她却没有丝毫胃口,总觉得有些事她不能再儿女私情,在这危急时刻必须说出来。
即使她没有异心,可在他们的眼中,也是怀疑她的,毕竟她是荀夜的妻子。
“你亲眼所见?自你出嫁之后,辛王一直在洛城未离开过,远在潼城的你,如何亲眼所见辛王与荀http://www.hetushu.com家暗中联系的?”
一路风尘仆仆,赶了整整六日的路途,终于回到了她的家,洛城。
“爹,娘,你们还不了解我吗?这种事,我怎么可能会拿来开玩笑,我是为了苏家……”苏落雪的话还未落音,苏扶柳一巴掌就甩了过来,清脆的巴掌声在寂静的厅堂中极为响亮。
“辛王今日有要事,不便前来。”苏扶柳淡淡地解释,随后也松开了她的手。
其实她一直都错了,虽然父亲飞鸽传书让她速回家,可是这些日子她的举动早在苏家所有人的眼中早就成了背叛。
一切如半年前她离开时一般,依旧繁华兴盛,街道小巷人声鼎沸,路人脸上都挂着悠闲地笑意。
听到这,苏落雪再也忍不住:“可是爹,如果大姐夫他倒戈呢。”
只有苏家人自己知道,这看似华丽的气派的府邸背后将要迎来多么大的惊涛骇浪。
苏落雪没想到,这其中还有这一插曲,自嘲地笑了笑,看来如今她真的百口莫辩了。也许,在此时爹娘的眼中,她真的是心向荀家的外人了。“落雪,无话可说。”
她没有再往下想去,只是轻轻地笑了笑。
“荀家暗地里招兵买马,隐藏实力,而且就在近日荀夜还要与天下第一首富的妹妹华雪成亲,这无疑是荀华二家要结合了,有了荀家的兵力以及华家的财力,对苏家真的有很大影响。”
苏扶柳握着她的手一紧,苏落雪顿时有些吃痛,紧蹙眉头看着大姐依旧平常的脸色。
听到这,她才反应过来,敲敲自己的脑袋:“看我这记性,光顾和_图_书着赶路,连端午都忘记了。”
而她,却还可笑地想要揭发帝后的救命恩人元翊与荀家有勾结,真是可笑至极。
不知不觉,已走到了苏府门外,她仰头看着气派华丽的府邸,心中却没有回到家的那份激动,只有心酸。
当厅堂中的人陆陆续续地走光后,苏落雪才沿着屏风,缓缓下滑,跌坐在地,泪水滚落脸颊,滴在掌中。
苏落雪一僵,当初在黄泉路逃过一劫后因为辛王曾在她年幼时救过她一命而没有说,如今说起却成了一个天大的漏洞,她已无法改口。
牵着那匹一路上陪伴自己到达洛城的棕色千里马,她缓步朝苏府走去,犹记得她离开之前,一名侍卫牵着这匹马在等她。他告诉她,这是二少吩咐他在那儿候着她,并将这匹爱马赠予她,送她一程。
“落雪。”闻女儿归来的消息,苏夫人立刻出来迎接,见到自己最疼爱的女儿,眼眶早已泛红。
此时出府的管家全德正好瞧见一身男装打扮,牵着一匹马呆呆立在府门外的苏落雪,疑惑地看着此人许久,片刻后终于惊呼一声:“三小姐!”
“那你拿出证据来。”苏扶柳的声音在整个厅堂中回荡着,尖锐而愤怒。
她自信,如若洛城再会,她的身份曝光,所有人都会鄙夷她,唯独荀洛不会,他们依旧不需要过多的解释,因为……他们是朋友。
“不然如何解释,你为何能安然归来。”
苏落雪的手轻轻抚摸着这匹马的额头,感受着它那柔软而干净的马毛,有些感激地笑了,眼眶酸酸的。
一进厅堂,发觉还有二姐夫镇远和*图*书将军池云也在,目光在偌大的厅堂继续搜寻了一遍,却没有看见辛王元翊,她没忍住心中的疑问,脱口问道:“大姐夫没来么?”
那一刻,她仿佛想到那个包容她的任性胡闹,永远守护在她身边的风影,他的话不多,看似对她很冷淡,却总能在她有危险时,第一个出现在她身边保护她。
看着苏落雪不说话,苏扶柳缓缓起身,俯视着她,继续道:“我知道,三妹你喜欢辛王很久了,你恨大姐抢了你喜欢的人,所以你想用这样的手段来离间我们夫妻间的感情吗?”
自从女儿嫁到潼城之后,她才得知,女儿去荀家就是做一个线人,将密报传给帝后,她顿时慌了神,整日都在担忧着女儿会不会出事,若是被荀家发现她的目的,会不会杀了她。
苏成风的怒斥,让两个争吵不休的人停了下来,这是第一次,苏成风对她们如此动怒,所有人都被这份怒火震慑住。
那么她何苦回家……
苏落雪回神,看着面前激动的全德,她甜甜地冲他一笑:“全爷爷。”这个称呼是她从小喊到大的,自她有记忆以来,全德就像是一个慈爱的爷爷,对于她经常偷溜出府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有时候他对她严厉起来,她常会在他身边撒娇着叫他“好爷爷,仅此一次。”然而永远都是一次又一次,他也拿嘴甜的她没有办法。
“你胡说什么!”苏扶柳厉声打断,冰冷地看着苏落雪:“辛王是我的丈夫,他怎会倒戈。且谅你还是个孩子,说话不懂分寸,否则定拖你下去掌嘴。”
“我亲眼所见,还需要证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