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帝业如画

作者:慕容湮儿
帝业如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章 君不知(2)

“荀家,当然不足以为惧。”苏蔷薇说到荀家,声音有着明显的冷意,暗藏杀戮地意味。
苏落雪的心猛然漏跳了几拍,瞪大了眼看着荀夜,他难道不怕就中有毒?
苏落雪平静地听着元翊说的话,心中暗暗笑着,难怪苏家所有人都信元翊不可能反苏后,从他说的一字一语来看,没有一丝可疑之处,从头到尾都是在为帝后所谋划。
苏蔷薇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凝着一直低着头的苏落雪,霎那间,仿佛时间静止,唯有夏日凉风阵阵拂来,吹得帝后凤冠上的流苏发出阵阵簌簌声响,气氛有些凝重。
※※※
即使要见面,她也不想在这样的场面下与他见面。
苏蔷薇冷盯着面前的苏落雪,她满脸的真挚骗不了人,同时也一语点醒了她:“落雪此话在理,辛王就随镇远将军去守住洛城城门,宫内之事,自有国舅。”
“莞城一站荀家军大败康国,守住了天朝要地,帝后下旨名荀夜前来天朝受犒赏,不允许他带一兵一卒。而此时,又命你进宫伺候,不难猜出帝后想要做什么。”
“是孤身来的?”苏蔷薇美目一转,眼中多的是质疑。
苏落雪没有想到,帝后只是将她禁在身边伺候,从未问过她一句有关于荀家的一切,亦没有要她一句解释,好似之前的一切从未发生过,但她懂,帝后是何等精明之人,在这份平静之下,将会有多少血雨腥风,她都做好了一切准备。
“何必那么拘束,本宫是你姑姑。”苏蔷薇探出手轻轻抚上苏落雪散落在肩的发丝,样子极为和蔼:“既然离开了荀家,那你还是我苏家的人,姑姑倒是为你再选了一门亲事……”
听闻这个王画师身为宫中御用画师,但凡看过其画之人无不交口称赞,多少妃嫔最大的愿望便是求的王画师为自己画上一幅传神之画,却是千金难买。
白玉雕栏下的湖面水波澄碧空明,凝着杨花漾涟漪,清风袭襟。
“娘娘,臣奉命带落雪进宫了。”苏成风朝苏蔷薇做了个揖。
“整个宫殿微臣早已埋伏好大内侍卫,个个功夫顶尖,即使他荀夜有三头六臂亦难以逃脱。”元翊的声音充斥着嗜血的气息。
一曲罢,舞者四处退散,苏成风当即端起酒杯冲荀夜笑道:“恭喜荀大少在和*图*书此次莞城一战中大败康国,实乃我天朝之名将,帝后多次赞赏你的丰功伟绩。”
“镇远大将军要守住洛城,抵御被困在外的荀家军。”元翊冷道。
自那日后,苏落雪便顺理成章地在帝后身边伺候,没有人敢质疑她的身份,只敢在私下议论几句。
“我为自己是苏家的女婿感到耻辱。”一字一句,清晰且残忍,没有丝毫的避讳表露出数不尽地厌恶之感。
没待帝后开口,苏落雪当即在帝后面前跪下:“娘娘为保完全,整个宫殿不能安插外人的侍卫,奴婢恳求由国舅带兵保宫殿万全。”
苏蔷薇的目光收回,凤冠下那双美目依旧风韵动人,凝着沄夫人的目光闪过几分凌厉:“可本宫近日听闻你与雯嫔几次御花园赏花,你不会不知如今苏家与荀家的关系吧。”
听到帝后突然叫到她的名字,苏落雪浑身一颤,朝屏风后缩了缩,心跳的厉害。
“起来吧,在孩子面前这般跪着像什么话。”苏蔷薇冷眼睇了跪地的她一眼,再看看一直专心扑蝶的两个孩子丝毫没有注意到亭中的暗涌。
“婉儿,你随沄夫人去玩,母后有事与国舅谈。”苏蔷薇个沄夫人使了个眼色,沄夫人立刻会意,上前便一手握着婉公主的手,另一手握着九殿下的手,笑着说:“走,去彩沄宫,那儿有很多好吃的点心。”说罢便带着两个孩子离开。
苏落雪不再看辛王眼中那分刺眼地冰冷,缓缓低垂下头,看着涟漪阵阵地太湖水面:“辛王,很讨厌我吗?”
荀夜孤身前来天朝受犒赏?一想到这里,苏落雪猛然一颤:“帝后想做什么,明眼人一看便明白,荀夜不可能会来。”
“父亲未来洛城,交出兵权之事实非臣所能左右。”荀夜端坐着答道。
苏成风气白了一张脸,而帝后仍旧处在高位上轻笑着,笑中藏着一丝寒意。
“帝君身子不适已有多日,如今太子监国,本宫垂帘,这封赏之事自然由本宫代行。”帝后回答的滴水不漏,同时亦举杯敬道:“本宫敬荀大少一杯,为你的年轻有为。”声音至此,顿了顿,“南昭侯也老了,上战场难免力不从心,今个就借这机会让他交出兵权吧。”
“奴婢觉得,镇远大将军更适合统领大和_图_书内侍卫,以保帝后安全。”苏落雪终是忍不住开口,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元翊掌控了宫殿,若是他临阵倒戈相向,死的人不会是荀夜,而是帝后。
苏落雪亦停住步伐,痴痴地凝着他的侧脸,原来他一直都还记得当年救过她的事。
一时间,她慌了神。
苏成风直觉此气氛异常压抑,便待开口,苏蔷薇却先开口了:“颈项,是昨晚伤的?”
站在太湖岸边,远望一身金袍后冠雍容端坐在椅上的帝后,她摆那一个姿势已经一个时辰了,一大帮宫人皆守在远处,独留王画师一人以太湖之水、苍穹之蓝为背景,为帝后画像。
两人静静地站在太湖岸边片刻后,有宫人前来禀报王画师已为帝后画完,传辛王觐见。
康德殿内歌舞喧嚣,笙歌婉转,金烛照耀,素影长裾随着舞姿而动,管竹弦乐声声临夜而起。
坐在苏蔷薇对面的沄夫人始终很拘谨,即使她与帝后来往密切,依旧不敢在她面前松懈,卑谦地答道:“九殿下能得婉儿公主的欢心,是他之福。”
“落雪能在娘娘身边伺候,是她的福分。”苏成风侧身睇了苏落雪一眼,提醒道:“还不谢娘娘隆恩。”
“辛王可曾记得,八年前就在这太湖,是我们第一次相见。”苏落雪的嘴角透着一抹苍凉地意味,原来时间过的这么快。没等辛王说话,她继续道:“若非八年前,辛王的救命之恩,也许早就没有如今的苏落雪了。”
不行,她还没有准备好与荀夜见面。
“怎么,取南昭侯兵权还要经过他的同意?这天下尽是我天朝之物,你南昭侯兵权亦是帝君授予……”苏成风怒道。
“时光真快,本宫当年生下婉儿之时她还是那么点儿大的婴孩,一晃十年便过去了。”苏蔷薇仿佛回想到遥远的记忆,看着婉儿公主的目光愈发宠溺,“本宫记得,九殿下与婉儿是同日出生,而帝君却伴在本宫身侧,未去探视沄夫人与九殿下一眼,你心中是否记恨。”
苏蔷薇听到这句尖锐的话,不怒反笑:“看来荀家把你的心都收了,敢违抗姑姑了。”
苏蔷薇依旧笑的雍容:“好久没有人敢这样对本宫说话了,这么多年来听腻了的奉承假话,如今听听真话也是件新鲜之事。”笑着和图书笑着,目光突闪冰寒的色,直视苏落雪:“但是姑姑要你认清一件事,这天下谁都能骂苏家,唯独苏家人自己不行,因为你我都是苏家一份子。”
苏落雪看着他,沉默不语,其实他说的,她又怎会不知。
在宫中这几日她从未见过帝君一眼,听宫人说,帝君重病卧在龙榻,如今朝政之事皆由太子监国,帝后垂帘听政,这让她隐隐感觉这皇城中有着不为人知的隐情。难道民间传言是真的,帝后真的控制了帝君,打算夺取江山?
“娘娘不觉得,荀夜此番孤身前来受赏,事有蹊跷吗?他若没有完全准备,怎敢孤身前来送死呢?”说到这里,苏落雪仿佛想到了数月前她与荀夜一同被困在康国军帐内,那一刻的荀夜便是置之死地而后生,这一次,他还是想置之死地而后生吗?
听到这儿,苏落雪轻轻地笑了:“怕我的存在影响了你们的计划吗?辛王,不要忘记,你是苏扶柳的丈夫,苏家的女婿。”
“是。”苏落雪回话的声音很低,几乎要被风淹没。
“辛王。”有宫人恭敬地唤了声,这才将走神的苏落雪唤回来,正对上辛王探究地目光,她立刻后退了一小步,恭敬地拜了一下:“王画师正在为帝后画像,娘娘有令,任何人不得打扰。”
而这位王画师只为帝君、帝后、太子三人画过像。
听到这句话,苏落雪整个人松了口气,再看看面色依旧如常的元翊,他只是不动声色地道:“谨遵帝后旨。”
“帝后永远是落雪的姑姑,只是姑姑做的一些事,落雪不敢苟同。”第一次,她敢这样对帝后说话。
“娘娘,苏国舅来了。”有宫人前来禀报,便见苏成风领着苏落雪走过彩石小径,朝翠碧亭走来。
苏成风听到此话,一张脸顿时青了一片,怒斥:“放肆!”
※※※
苏蔷薇的话还未说完,苏落雪便出声打断:“姑姑当落雪是物品吗?”
他嘴角扯出若有若无的冷笑,一瞬即逝:“如今的你似乎应该想想你自身的处境。”他终于转身,正视着她:“我不知你与荀家华家是何关系,我只知道帝后从来不会做任何一件对她无利的事,包括留你在身边。”
紫鸾宫中,游园百花齐放,彩蝶翩舞。
荀夜冷笑着打断:“国舅也说和_图_书了,这兵权是帝君授予,要收,也该由帝君来收,而不是帝后!”
※※※
“荀夜说的对,这取兵权之事是该由帝君来,本宫一介女流无法干涉。不过本宫也是为了你好呀,取了你父亲的兵权转交给你,你便有更多的机会为天朝征战,何乐而不为呢?”帝后瞅了眼荀夜早已空了的酒杯,深深地吐了口气:“荀大少的杯都空了,竟没人前来斟酒!落雪!”声音虽轻,却在空荡地大殿上格外清晰。
迎着风,发丝微凌,一前一后地两人都因水光的反射而眯起了眼。
“荀夜已经来了。”辛王淡淡地打断:“你还是为自己打算一下吧。”
苏落雪便引着辛王朝帝后走去,帝后正细细看着王画师的那幅画细细品味,眼中全然是满意之色。走近的苏落雪也用余光瞥了眼那幅画,当真传神,就如帝后要从画中走出来一般,震撼地她心中不免多了几分颤动,不免对这个王画师多了几分敬佩,果然不枉御用画师这个名号。
“你觉得,此刻当如何。”
没有想到她会突然有此一问,怔了怔,才缓缓道:“一切与苏家有关的人,都令我厌恶。”
苏落雪一声绯红宫装站在偏殿,隔着金凤朝凰屏风朝大殿内望去,除了歌舞,再无任何谈话声,荀夜与父亲分坐左右两侧,而帝后则是端坐高处,指尖一边把玩着杯中之酒,一边认真地看着殿中起舞之人。
“辛王何事急匆匆要见本宫?”苏蔷薇用眼神示意宫人将画收起,扶着苏落雪的手臂,慢悠悠地朝前踱去,辛王于她身侧伴随而行。
“依计行事,关闭洛城城门。”
看帝后不避讳在苏落雪面前谈话,元翊也没有顾虑,只道:“荀夜已入洛城。”
片刻,荀夜依旧如常,丝毫没有中毒的迹象,苏落雪才放下心来。
沄夫人僵硬地从地上起身,额头已满是冷汗:“娘娘大可放心,您深得帝君宠爱,当今太子殿下又是您嫡出,婉儿公主亦是帝君最宠爱的公主,您还有苏国舅、镇远大将军、辛王,大半江山全在您掌控中,区区荀家不足以为惧。”
刚才还上演着一幕“杯酒释兵权”的戏码,下一刻帝后竟然将话锋转至她的身上,委实令她惊异,脑海中飞速转动着无数个念头。
“臣觉得他胆敢孤身和-图-书来到洛城,定是有备而来,指不定就在暗处,千军万马已将整个洛城包围。”
看着落座的荀夜,依旧是那冰凉地目光,仿佛任何事都与他无干,可唯有殿中之人明白,这歌舞升平地背后,即将是一场腥风血雨。
“既然落雪你不想要姑姑给你安排的亲事,想留在苏家,那么今后你就待在本宫身边伺候吧。今后有你在身边,哀家也可以找人谈谈心了。”
翠碧亭外笑声连连,两个孩童正在院内扑蝴蝶,亭内白玉石凳上帝后苏蔷薇正凝着笑意看着两个孩子:“婉儿只有与九殿下在一起时才能这样开心。”
苏落雪嘴角扯出讽刺一笑,深深地拜了下去:“落雪谢娘娘恩典。”
“辛王的救命之恩,落雪一直铭记在心,只是从未想过辛王你竟是这样恨苏家。”
“这一点,我从来没有否认过,所以我回来了。”面对帝后的冰冷,她没有一丝畏惧,仍旧对着她的目光。
说罢,便缓步沿着太湖岸边走了去,太湖碧水之光泛着涟漪晃荡着,金曜之光映射在辛王的侧脸,苏落雪看着他缓慢地步履,不知不觉地尾随了上去。
辛王将目光投递至不远处的帝后身上,淡淡地扯了下嘴角:“那本王等。”
辛王地步伐停住,转身,正面朝着太湖之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那时,你还是个孩子。”
“帝后过奖。”荀夜淡淡点头,亦举杯,一口饮尽杯中之酒。
“据探子来报,是孤身前来。”
“历来,这封赏之事该由帝君亲自到场,为何却是帝后?”荀夜放下酒杯,将冷眸凝在帝后身上,锋芒毕露。
“本宫要听的不是探子来报,你觉得他是孤身前来吗?”
玉案上酒樽已斟满许久,席坐之人却迟迟未动,一双精眸冷视殿中起舞地八名舞者。
听到这里,沄夫人的一张脸瞬间苍白如纸,猛地跪在亭内:“臣妾岂会不知荀家如今野心昭昭,而雯嫔是南昭侯的亲妹妹,我又岂会主动与她赏花。只是无意间碰见雯嫔,她便邀臣妾一同赏花,帝后娘娘明察,臣妾一家多年来皆仰仗帝后您的庇佑,又如何会在此危急时刻倒戈相向。”
沄夫人立刻起身,惶恐道:“九殿下能平安长大,得到帝君的怜爱,还拖帝后娘娘您多年的庇佑,臣妾又岂敢对帝后与帝君记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