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帝业如画

作者:慕容湮儿
帝业如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章 雪含泪(1)

古人有云:死有轻于鸿毛,亦有重于泰山。苏落雪虽为女子,在行军中瞧见你与将士们亲如兄弟,尤其是你舞剑的那一刹那,我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既然来到这战场,便已做好了牺牲的准备,所以我愿与你共死。撇去你所做的恶行,你确实是一个令人敬佩的好将军。
二人相互走近,站在那条小径上,对视时的目光中蕴含着一抹冷意,华修的嘴角扯出淡淡地笑意,可话语中却含着讽刺:“看样子,相爷很关心你的妻子嘛。”
华修扯了扯嘴角,看着她这样的目光,似乎又想到了三年前七夕之夜他们初次见面,她便是用这样的目光瞪着他。
“父亲的宠爱,不是我生来就享有的,是我用满身的伤痕与鲜血换来的!”荀夜说到这里,声音中终于有了一丝情绪。
看着他那么凝重地表情,她满腹地怒火早已了无踪迹,亦知道他指的是哪一件事,只道:“其实,要怪只能怪我不够细心,找错了人。最终,促成了你们的联合。”她的胸口异常沉闷,仿佛有一股郁气,始终都无法散开。
阮云玉猛然起身,在荀夜的身侧跪下:“是云玉教子无方,相爷恕罪。”
一句话,彻底让苏落雪强忍着的泪决堤,荀语探手为她拭去:“苏三,二娘的话很感人吧?想当年,我就是这样被她收服的。”
苏扶柳的脸色很憔悴,在天牢这些日子又睡的不好,吃的不好,害喜也严重,脸色十分难看。
“都说你已经病入膏肓,华佗在世也难医,所以在你临死前,让你知道这些。”他这句话,似在开玩笑,却又似认真。
“那种琐碎小事,用得着我亲自去吗?”荀夜的目光紧盯着奏折的内容,看罢,便拿起笔,在奏折上小做批示。
“你与其在这儿担心荀洛,还不如担心一下你自己。”荀夜收回微微地失态,恢复了那张万年冰霜地容颜:“荀洛,远比你所见到的那个荀洛要可怕。”
阮云玉上前握住苏落雪的手,如一个慈爱的母亲,笑道:“你就是洛儿常在我身边提起的苏落雪?是,荀夜的妻子吧?”
“可我听闻府上人说,荀夜其实也是很在意她的,为了她将要处死的苏扶柳救了出来。我不想看见兄弟二人为了一个女人反目……”
苏落雪拿起袖口便将脸上的泪乱擦一通,破涕为笑:“只要你们不嫌弃,我可以露一手,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既然做了错事,就应该想到会连累自己的母亲。即使这么多年来,父亲再如何冷漠待你,这守孝之礼,你该懂。”
他蹲下身子,与她平视着:“我只是随口问问。”说到这里,伸出手就要和她一起洗菜,她立刻将他的手拍开,瞪着他:“二少爷,我已经洗完了,你才想到来帮我洗,真是令我感动啊。”她在最后几个字时格外加重语气。
荀夜嗤鼻一笑:“朋友?以后,你就会明白,他究竟欺骗了你多少,利用了你多少。”
“对不起……”她低喃一声,还想说些什么,却说不出任何字眼。
你我大婚半年却从未照面,阴差阳错,我与荀洛来到莞城,却在烧敌军粮草时与你巧遇,那时,我想用我的命来换你一个承诺,待他日你攻入洛城之时,能对苏家人手下留情。可幸的是,你我竟安然离开敌军,我如何对你开口,放苏家人一条生路?
苏落雪。
苏落雪缓缓抬头,看着荀夜,她从来没有想过,荀夜竟然有这样一番过往。
她摇摇头,低声道:“不会的,荀洛不会如他说的那样……”
一闭上眼,脑海中就飞逝地闪过三年前七夕的一幕幕,包括那个在黑夜中说着“我的名字在晚上,只要有月光的地方就能看见我”的人,一幕一幕如梦魇般纠缠着她,让她无法静下心睡去。
荀洛仰头大笑,笑中蕴含着几抹狂傲:“大哥你说的真是轻巧,自幼你深得父宠,如今你还贵为相爷,你这一生中又何曾受过苦。你若是站在我的位置,尝试一下这么些年我承受的一切,你又是否还会说这样的话!”
“带着她离开侯府,去莞城打仗也是帮她?”荀夜终于停止了在盘中乱翻的筷子,不轻不重地将筷子放置碗上,发出一声清脆地声响。
听着她的话语,华修缓缓开口:“三年前,我告诉荀夜,救他的人是华雪,虽然你与华雪的身材相仿,都是一袭白衣,可是声音却不同,但一向精明的荀夜却信了。后来,我与荀家的关系因为华雪,越走越近。那时我不能肯定,荀夜是真的信了,还是假信。”
你要我留在荀家军,你承诺我二少奶奶的名分,可你怎知,站在你面前的苏兄弟,就是你的新婚妻子苏落雪。我不能对你坦白,只因,我赌不起,若你用我的性命威胁苏家,我便是千古罪人。我想逃,却因华修的一番话而动摇了决心,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女子,我也怕死,为了将来苏荀两家对垒能够自保,我加入荀家军,随你打仗。
屋内烛光如豆,让她在黑暗中找到了一丝光明。
“阿达目谋反了?”荀夜听到此处,轻轻一笑,眼中闪过精锐地光芒。
她歪着脑袋想了一下:“难道你骗我了?”
微暗地和*图*书夜空,灰蒙蒙地,令人的视线时而清晰时而昏暗,苏落雪也不顾那呼啸地北风吹乱了她的发丝,只是一路朝荀夜的步伐追了上去。
跑至他面前的苏落雪还没站定脚便问:“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可是这个世上没有假设,有些事,错过就是错过了。
“菜来啦!”此时,天色已暗,苏落雪双手捧着托盘,小心翼翼地看着托盘内的几盘菜,生怕会不小心打碎了她这半个时辰的心血。
荀洛一怔,没想到她会问他,沉默了一下,反问道:“如果我骗了你呢?”
※※※
听着他一字一语的讲着三年前所发生的一切,她的脑海中亦浮现了那段早已经被她尘封的记忆,几乎就要被忘却的记忆。
荀语松开苏落雪,回首看着来人,此时的荀洛也迈步上前,走至那人身边,嘴角泛出一抹了然地笑,介绍着:“她是我母亲,阮云玉。”
“这几个月我到潼城安排侯府的琐事。”荀洛顿了顿,才继续道:“对不起,在你身边最需要人陪伴的时候,我不在。”
“可是后来我不再想他是真信还是假信,因为华雪是他的救命恩人才是最好的结果,不论真假,只能是华雪。其实大家都是聪明人,有这一层关系在里面,做任何事都不会有顾忌。而华雪,也是真的喜欢荀夜。”华修说到此,顿了顿,才问:“你能明白吗?”
紫羽双膝一弯,便跪在他跟前:“紫羽知罪。”
她恍惚地走至妆台前,对着铜镜看着发髻上插着的那支荀洛送的朱钗,如一朵娇艳地彼岸花生长在发间,衬得她略显妩媚。
没想到她会忽然出现,苏落雪立刻奔出回廊,迎了上去:“三小姐。”
荀夜面无表情地说:“彼此。”
苏落雪听到这里,不禁红了眼眶,却笑着说:“若真能用我命,换姐姐你母子的命,我亦死得其所了。”
“我想告诉你真相。”华修答。
“盯着我?怕我下毒啊!”苏落雪为之气结,可一想到荀洛这个从小就未吃过苦的少爷,也不再与他计较,自己坐下,开始洗菜。
荀语扯了扯嘴角:“有名无实的大嫂罢了。二娘你看不出,二哥真的很喜欢她吗?”
荀夜出了书房,一路朝府中那曲径小道走去,目光凌厉冰冷,蕴含着冰寒入骨地杀意,他的步子很快,直到踏入那深深葱郁小树遮挡住的院落,才顿了一下,如矩地目光扫了一眼正从院落中出来的华修。
我的名字在晚上,你只要在有月光的地方就能看见我。
泪水,潸然滚落,苏扶柳上前一步抱着苏落雪,头埋在她的肩窝,情绪有些激动:“落雪,对不起,姐姐真的对不起你……是我疑心,最后却错怪了你。我只怪,我苏扶柳竟然与最疼爱的妹妹喜欢上一个男人,我不允许,我无法原谅。是我小心眼,是我被感情蒙蔽了双眼,若我好好思量你当时的话,也许苏家的悲剧就不会发生……”
“紫羽,你以为跟随在我身边十二年,就可以擅作主张,你当真以为我不会重罚你!”荀夜的一字一语说的冰寒入骨。
苏落雪听着耳畔传来他的嘲讽,嘴巴却没有克制住,脱口而出:“但是你却有侯爷的疼爱,荀洛没有。”
也许荀夜是因为这一个雪字,才没有多疑的吧。
他,终是没有踏入院落。
华修一语罢,便也不再与荀夜说下去,信步离去。
而荀洛则是沉默地跟随在她身后,一同往屋里走,却在迈入门槛之时顿了一下,伫立在原地看着屋内。
苏落雪猛然掉头,看着没有说话的荀洛,用眼神质问他,荀夜这话的真假。
夜。
苏落雪回拥着苏扶柳,泪亦划落脸颊:“姐姐,是我对不起你,我早该对你说实话的,也就不会有这么多年来,隐藏在内心的隔阂。”
“而且,也变得更成熟稳重了。”荀洛走至她面前,声音丝丝缕缕地由口中而出。
“大姐?”苏落雪愣了半晌才喊出了这个名字,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人。
“你追上来,就是为了问我这个?”荀夜顿了顿,才道:“其实,这个你亲自问荀洛岂不是更清楚。”
而华家也要依靠荀家的权力,更加鼎力在这个盛世天朝中,永保天下第一首富之名。
苏落雪在床榻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海中依稀闪过今日华修对她说的三年前七夕所发生的真相。
她的脸上,满是自责与悔恨。
夜,悄然来袭,可相国府却依旧灯火通明,照亮了整个府邸。
“我明白。”他说的这么清楚,她怎么会不明白呢,到如今,救他的人到底是谁早已不重要,因为救他的人只能是华雪。
紫羽在对苏落雪坦诚了自己的身世后,便直接去了荀夜的书房,她在荀夜身边十二年,对于他什么时候应该会在什么地方做什么事,了如指掌。
她未曾想到这个时候,荀夜会出现在此,吃了一惊,站在原地看着屋内沉默着的几个人。
※※※
“爷,您什么也不知道。”她的手忽然紧撰,考虑了片刻,从怀中取出一封信,递至他面前。
我将终身铭记生死一线,你的一句:汝心之内,容吾永住。
即便是分隔两处,亦要留一www•hetushu.com个与苏蔷薇长相相似的女子在身边,给予无尽的宠爱。
“因为母亲不受宠,她的地位几欲被阮云玉撼动,也许在人前,我的母亲是高贵雍容的,可她默默垂泪的时候只有我看的见。那时我知道,若是我不得父亲的宠爱,那么我们母子在侯府就没有任何地位了。所以我主动跟随父亲去战场,每一场战,都是我用性命在拼,多少次的死里逃生,才换来我今天的地位。”
“原来,到最终促使苏家灭亡的人,是我……”
“你一个千金大小姐,行不行啊?”荀语极为怀疑。
脑海中恍然浮现出三年前七夕,他只身潜入苏府,身中一箭险些致命的往事,她似乎明白了,为何一个堂堂荀家大少要只身犯险,原来他一直都在用命去赌。
荀洛拍桌而起,一声巨响,桌子隐隐颤动着,只见他冰冷入骨地盯着荀夜:“错的是我,你何故让我母亲难堪。”
“这些年,你恨我吧。”荀夜勾了勾嘴角,脸上明显地闪过讽刺:“所以,你就把我的妻子带去了莞城,给她机会接近我,意图用她来作为我的软肋,今后更好对付我?”
“其实,很早很早的时候,我就知道,侯爷宠爱我只因我像苏蔷薇,可是,我心甘情愿做替身,只因,我爱他。”阮云玉字字句句,说的真真切切,声音中亦只有那浓浓地爱意,没有一丝悲哀与怨恨。
“真好,我又多了一个亲人。”苏落雪终于笑得真实,正想开口说些什么,一个清脆地声音于身后传来。
“苏扶柳活了,苏落雪就能活下去。”
苏落雪进入灶房后便拿起一把青菜丢入盆中,才欲挽起袖子动手洗,却见荀洛步入灶房内,她愣了一下,便道:“来的正好,帮我洗菜。”
苏落雪仰头,看着荀洛笑道:“不用解释,也不用解释,我都明白的。是你说的,我们之间无需相问的。”
他站在原地许久都没有移动步伐,只是那么深深地凝望着她,瞳子里闪过无限复杂地情绪,紧紧握拳的手最终还是松开,压在胸口的那份沉重被他放下。
“嗯,这样也好,我们本就不想被外人打扰。”她低头洗着菜,声音闷闷地传来。
“我只是提醒你,不要忘了你的承诺。”
荀夜坐在上座,迟迟没有动筷,周围的人也便不动筷,荀夜不说话,大家也都不说话,只能互相大眼瞪小眼,气氛冷到了极致。
“荀夜说,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暂且留我一命,她要我到相国府来看看你。他说,你要用你的命来换我的命,而如今,你已心病成疾,不吃不喝,不言不语,命悬一线。”苏扶柳的声音空洞,却含着几分怜悯。
许久之后,苏扶柳才沙哑着嗓音开口道:“我会离开那个天牢,只因我的孩子。”
“康国传讯,阿达目大将军举兵谋反,二十万军队与半朝官员声讨康国国君,不误朝政,贪恋美色,专权暴政……”
“荀夜带着帝君的圣旨到天牢中将我救了出来,圣旨上写着,苏扶柳腹中怀有元家的皇室血脉,特赦出天牢产下孩童,再行定罪。”
他们好像突然间从她的世界里消失了,长到十七岁,第一次远离了尘世的喧嚣,起初她不大习惯,渐渐地,她明白,今后的世界,只有她与姐姐,她们再也不是苏家的千金小姐,她们是罪臣之女,亦是钦犯。
苏落雪的抱着青菜的手微微一紧,不知该说些什么,却闻荀洛道:“在潼城时有一个官员送了我支朱钗,我一个大男人拿着这个没啥用处,看着便觉得适合你。”说着便从衣袖中取出一支珠钗,钗头上有一朵粉色的花蕊,晶莹剔透,仿若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
荀夜看着管家退下,便随手拿起桌案上的奏折,随性地翻阅着,口中却问:“她怎么样了。”
※※※
这也就能解释,为何荀远十分宠爱阮云玉却不宠爱荀洛的原因了。
“这三个月来,一直都是我亲自下厨的,手艺很有长进的。”苏落雪说罢便欢快地朝厨房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回头道:“你们去屋里坐一坐,我马上就好。”
苏落雪看着她,久久不能言语,心中五味参杂。
苏落雪冷睇了他一眼,忽然想到什么,沉声问:“那个……在莞城,我每夜为你熬的枸杞山药汤那么咸,为何你还要喝?”
“如今的相爷已是万万人之上,就连小帝君与太后都在你的掌控之中,朝中所有大臣的奏折都在您手中审批,您不是帝君却胜似帝君。要从天牢中救出一个苏扶柳,不是难事。”
“现在,我拿出这封信,是想救她。紫羽真的不想她这么好的一个女子死去,亦不想爷您后悔一辈子。”
写这封信的意义,不是要你原谅我这些日子以来的隐瞒,只是想对那个曾与我并肩生死的兄弟坦诚。
苏落雪纠结着双手,低头,闷闷地说:“你不要怪荀洛,他也是个可怜人。他的母亲之所以得到侯爷的宠爱,不过是因为她长得像姑姑,他自幼便没有得到侯爷的一分宠爱,你让他如何敬这个父亲?”
听到华修说到这儿,苏落雪的脑海中回想起那夜她对他说:我的名字在冬天,只要一到冬天你和图书就能看见我了。
※※※
荀夜却甩开了华修的手,冷光直视着他:“你在威胁我?”
在家破人亡的遭遇下,苏扶柳与苏落雪却找回了年幼时的亲情,屏去隔阂,毕竟这个世上,只有她们姐妹二人相依为命了。
荀远对苏蔷薇,真的情深似海。
华修仰头,看了看天上地白云,也许思绪就在那一刻闪现了许多的想法,最终还是将目光收回,回到了荀夜的脸上:“我以为,她姓苏,你该厌恶她。”
※※※
苏落雪狠狠地点头,哽咽着声音:“嗯,姐姐你也要活下去,为了你的孩子,为了苏家,我们都要活下去。”
“人,总是会长大的。”苏落雪依旧那么淡淡地笑着,可眼中却看不见任何笑意。
荀夜继续朝那小径深处走去,转过深深院落,一眼便瞧见坐在那片碧绿的青草地上的苏落雪,她双手抱膝,脸色苍白,目光游离,也不知她在想些什么。
苏扶柳失声恸哭地颤抖,感受她冰冷地身躯拥着她,苏落雪的悲伤也被唤起,听着她的悔恨,那一刻,她似乎也不怪姐姐了。
“好像从苏落雪嫁入府中开始,二弟便与她的关系匪浅,是早就认识?”荀夜终于动筷,一边拨了拨那盘番茄炒蛋,一边问道。
只有华家的财力,能完成荀夜的野心,将他推向最高处。
荀洛没想到她会突然问起这个,想了想才说:“因为,那是你为我熬的。”
荀夜却仿佛没有听到这句话,越过华修便要走,可华修却狠狠地掐住了他的胳膊,阻了他的去路:“荀夜,我只有华雪一个妹妹,若有人让她伤心,我定散尽天下之财亦让他身败名裂。”
苏落雪,将这八字永记于心。
她自嘲地笑着,泪水亦随着笑容滚落:“冥冥之中,真是天意弄人,三年前我救了自己的仇人,还错为他与华家牵线。三年后我嫁给了他,算计他,最终被他恨之入骨……”
苏落雪看着依旧跪地的阮云玉,再望望紧紧握拳,青筋浮动的荀洛,她一步一步地后退,最后转身奔出了屋子。
荀洛回握着她的手,眼中闪耀一抹笑意:“傻丫头,我一直都是你的哥哥。”
荀夜依旧在用筷子翻那盘番茄炒蛋,左挑右挑,好像没一块令他满意的。
大少,也许此刻我该唤你一声夫君,当你看到这封信时,也许我早已离开。
她环抱双手,上下摩挲着身上的寒意,北风呼啸,吹得她发丝微凌,正欲离开朝自己的屋子走去时,一个白色的身影闯入她的视线。
苏落雪闻声而转身,看着身着鹅黄色裙裳朝她快步走来的荀语,身上披着的狐皮貂裘在风中摇摆着。
若是三年前,他问她的名字时,她告诉他,她叫苏落雪,也许荀家与苏家的关系会有缓和。
荀洛看着她生气的样子,心情大好:“快炒菜吧,我看看你的手艺有没有精进。”
阮云玉看着苏落雪,仿佛看穿了她的想法,慈爱地笑着:“我很像苏蔷薇吧?”
“我来盯着你做菜。”荀洛说的理直气壮。
说罢,他便迈槛而去,空留一屋子的人。
荀夜笑了笑,挥挥手示意道:“你继续派人紧盯着康国的战况。”
这些日子,苏扶柳不仅要调养自己的身子,亦要陪伴在苏落雪身边照顾她的身体,逼着她吃饭,喝药,休息。渐渐地,苏落雪凭借着药物与意志,渐渐康复起来,惨白如纸的脸色也有了几分红润。
苏落雪与华修并肩坐在小院里那一片葱郁的草丛中,金光地朝阳洒了他们一身,清风袭襟,吹得他们衣袂发丝舞动,远望如一副充斥着溶溶暖意的水墨画。
他勾了勾嘴角,下笔,继续在奏折上写着批示:“从我知晓苏落雪隐瞒身份,刻意接近开始,她的死活,已与我无关。”
苏落雪感受着他指尖的温柔,还有声音中的宠溺,她没有抗拒,只觉得这样的动作是那么自然,他就像一个大哥哥,正关心着她。
原来,她救的那个人,是荀夜。
她不断地在想,如果三年前,她没有找错人,也许荀夜就不会与华修有任何关系。
听到荀洛的介绍,苏落雪一个闪神,恍然明白了为何民间盛传荀远十分宠爱他的小妾,直到今日见到阮云玉,她才知晓,原来荀远宠爱的不是阮云玉这个人,而是她这张酷似苏蔷薇的脸。
碧草如丝,朝阳和煦,风动含草。
门外没有回话,只是再传来一声敲门,她便从床上起身,穿起鞋,有气无力地去开了门,可闯入眼帘地却是一身凌乱眼底青黑的苏扶柳。
沉默了许久,她眨了眨眼,问道:“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如她所说的,怪,只能怪她们姐妹同时喜欢上一个男人。
看到这里,荀夜的手合着信重重地拍在桌案上,桌上的笔砚皆随着这一声巨响而震动。
荀夜狠狠地看着她,终是拂袖而去,空留紫羽一人跪在书房内,任那一室寂寥将她笼罩。
“既然大哥也来了,那就坐下一起聚一聚吧,我与大哥也有大半年未同桌用饭了。”荀语含笑邀请,可语气却有明显的疏离,不似与荀洛在一起那般融洽。
“看来,这晚饭是吃不成了。”荀夜巍巍一声,在屋内显得格外空寂,缓步走http://www.hetushu.com至荀洛身边,低语道:“所有的一切,我都能当作没有发生,你还是我的二弟。”
“既然想知道她如何,为何不亲自去看看?”紫羽立在一侧,声音有些冷硬。
于是,两个脸色同样难看的苏家姐妹就这么静静地站着,相互对望着。
“不论他多可怕,他永远都是我的朋友。”苏落雪一直坚定着这样的想法。
苏落雪看着苏扶柳安详的睡颜,她细心地为她盖上了被子,关好门出屋,一阵寒风拂过,她打了个冷颤,原来此时腊月已至,寒风凛冽,看来一年又要过去了。
在苏落雪依旧在床上翻覆未睡去之时,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她从床上坐起,哑着声音问:“谁?”
“我不想你死的不明不白。”华修一语出,苏落雪便瞪圆了眼看着他,不明所以。
华修亦瞧见了朝这走来的荀夜,他停在原地,与对面的他对视了片刻,这才举步上前。
荀洛探出手,轻轻抚摸着她散落在肩的发丝,感怀地说:“是啊,今年已十七年华,是个大姑娘了。”
感受着荀语怀抱的温度,还有那温暖地话语,苏落雪的眼眶泛出酸楚,回拥着荀语,可是又一个瑰色身影尾随着荀语身后闯入她的视线,她顿时僵在原地,不可置信地眨了眨眼睛,惊呼一声:“姑姑!”
这个姐姐,从小就是那么疼爱她,呵护她。
苏落雪感受着她握着自己手心的温度,仿佛忆起了母亲,本就泛酸地眼眶愈发闪现明显地泪光。
“闻管家说起你们今日抵达了洛城,却不见踪影,哪知是集体跑来了这儿。”荀夜淡淡地开口,听不出情绪。
“这个真相对我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她嗤笑。
“那你来干什么!”苏落雪丝毫不示弱,比他的声音还高。
“数月的静养,看来你已康复。”荀洛踏着地上的枯枝残叶朝她走来。
听到这里,荀洛的目光一冷,怒道:“你让我洗菜?”
“反目?”荀语嗤鼻一笑:“早在很多年前他们就已经反目了,如今只不过是表面的平静罢了。”
苏落雪正要开口,却闻荀洛开口了:“这些日子都是自己动手做饭?没有下人?”
“其实我很羡慕华雪,有华修这么一个疼爱她的哥哥,即使他们没有亲人,却有兄妹之间的相依为命。”苏落雪探出手,握住荀洛那只停留在发间的手,只觉那只手一颤,她笑着说:“这一刻我感觉二少你不止是我的朋友,更像是我的哥哥。”
而荀洛就站在她身边,俯视着她洗菜的动作,灶房内突然陷入一片静谧,气氛有些压抑。
那夜他要她找的人确实是在洛城湖畔东,只是她太急了,找到了在洛城湖畔北的华修。
苏落雪瞪着他:“你会骗我吗?”
“此处简陋,没有什么好菜……”苏落雪的话说到一半,便被荀夜的眼神打断,只见他悠然坐下:“不妨,我与二弟三妹也许久没有聚一聚了,正好借此机会聊一聊。”
指尖轻轻抚摸上那支朱钗,脑海中响起荀洛说的那句:如你遇见这花,如我遇见你。
“他选在苏后倒台没多久谋反,真是下了一步好棋,想到了如今的天朝另立新君,无暇顾及到康国谋反之事。”李百顺的口气甚是赞赏。
时光飞逝,一晃便已经过去数月,苏落雪的身子已经完全康复,而苏扶柳的肚子也微微隆起,二人在那小小的院落中度过,没有外人来打扰。
空气中荡漾着浅浅地树叶香草气息,芬芳中透着几抹凝重的味道。
苏落雪冲他淡淡地笑了笑,却没有说话。
当苏落雪回过神,一直陪她坐在身边的华修已经没了踪影,这片漫漫草丛中,唯有她一个人孤独地坐着。
荀语倒是豪放,还未在苏落雪面前站定,便将她抱了个满怀:“大半年了,再也无法找到那个能与我在樱花树下共舞的女子了,也唯有你。”
苏落雪呆站在原地许久,脑海中一片空白,好像想了许多,又好像什么也没有想。
苏落雪回神:“你是怎么出来的。”
当华修讲完一切时,身边许久许久都没有反应,他收回飘远地思绪,侧首看着她。
他注意到了她头上戴的那个紫丁香花环,在和煦地暖阳照耀下,像个孩子,依旧保留着那份童真。
这许是你一时意乱,抑或是随口而言,但我感谢,感谢你在生死的边缘,给了我这样一句话。那时,我与你没有身份的阻碍,只有兄弟的情谊。
荀洛听到这,没有回话,却迈开了步伐,朝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在苏落雪离开莞城之前,她留给了我一封信,可是我没有将这封信交给您。”紫羽自嘲地笑了笑:“原谅紫羽的擅作主张,因为紫羽认为,信里的内容若被爷您看到,会动摇您对付苏家的心。”
“敢情你是来为荀洛说情的。”荀夜愈发好笑,看着低头低声说话的她,他目光黯了黯:“你说的不错,阮云玉是因为长得像苏蔷薇才得到父亲的宠爱,可是我的母亲呢?她就连那所谓的一丝宠爱都不曾得到,父亲的宠爱全部给了阮云玉。”
荀洛看着她的笑那么单纯,叹了声道:“你永远都不对人设防,你不知,你有多好骗。”
※※※
五日和图书后,苏家于南门集市抄斩,洛城百姓围观无数,唯独苏落雪与苏扶柳没有去。她们知道,家人抄斩的事实改变不了,只怕去了会承受不住那血腥的场面,她们无法忍受这么多亲人一个个地在她们面前死去。
她在相隔一丈之外叫了声,那声清脆的声响传遍了整个小院。
“苏三,才半年不在,你就抢走我的哥哥了。”
华雪。
头戴花环的她静静地坐在那儿,额前一缕发丝被风吹过,蒙在眼前,她却像丝毫没有反应般,视线依旧凝望碧蓝地天空。
“今晚我们三就在你这吃晚饭如何?”荀洛也打破此刻凝重的气氛。
荀夜停住步伐,转身看着追到他身边的苏落雪。
苏落雪一直盯着他那双几乎要将那盘番茄炒蛋翻了个遍的筷子,心中闪现不快。
“一家人,找个安静的地方聚一聚。”荀洛转身,看着苏落雪一直僵在原地端着托盘,便伸手接过,然后放至木桌上。
阮云玉的眉间却出现愁容,叹了一声:“为何要给他们独处的机会呢,苏落雪是洛儿的大嫂。”
他对着她的目光,嘴角那份玩世不羁地笑意渐渐消逝,格外认真地说:“对不起,苏落雪。”
后面地三个人含着笑看她愈跑愈远的身影渐渐消逝,荀语悄悄上前扯了扯荀洛的衣袖:“二哥,你去帮帮她吧。”
※※※
荀夜终于抬头,看着紫羽手中的信,信上写着:荀夜亲启。
荀夜一坐下,周围的人便动了起来,在小小地桌子上围圈而坐,苏扶柳从一开始就没有说一句话,哪怕是正眼都没瞧他们一眼,可见她对荀家依旧是恨之入骨。
苏落雪没有再见到华修,也没有再见到紫羽,更没有见到荀夜和荀洛。
“荀夜?”苏落雪未曾想到,会是荀夜将苏扶柳救出了牢中,依稀记得那日他决绝的眼色,丝毫没有动摇过。
苏落雪尴尬地收回视线,点点头。
“叩叩叩!”
这一刻,她不知该羡慕姑姑拥有荀远的如此情深,还是该为阮云玉感到不平。
阮云玉轻轻拍这她的手背:“傻孩子,你不止一个人,以后,我们都是你的亲人。”
彼岸花,她有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就在那里,她喜欢了八年的男人和她的夫君要杀她,还有那个陪伴了她五年亲如兄长的风影就死在那儿!
“苏扶柳死活干我何事?”
“父亲疼爱我吗?”荀夜像是在自问,无声无息地扯出了嘴角地笑意:“是啊,在所有人的眼中父亲是疼爱我的。”
而她,果然也没猜错,紫羽迈入书房之时,荀夜正在书房听着下人禀报城中要事,荀夜只是拿目光扫了她一眼,没有发话,管家李百顺便继续禀报着。
随着苏扶柳的肚子隆起,她也愈发嗜睡了,经常与苏落雪说着说着便睡了去。
荀夜亦是缓缓起身,表情至始至终都没有变过,只是眼眸中的火药味甚重。
“这是……彼岸花!”她一眼便看出朱钗上的花,微微地激动之后,却是一片沉寂。
荀夜冷冷地看着她,捏着笔的指尖又加重了几分气力。
“荀夜!”
荀洛没有说话,只是将那支珠钗插在她的发髻之上,低声道:“如你遇见这花,如我遇见你。”
苏扶柳仔细地盯着妹妹:“为什么,到最终要救我的人,是你。我多么希望元翊能来看我一眼,他难道真的那么恨苏家吗?就连我们的孩子,都恨吗……”
荀洛没有再说话,倒是阮云玉出声道:“咱们一家人许久不见,何必一见面就谈这些,吃饭吧,这是落雪花了半个时辰做的菜。”
就如在莞城一战,他任阿达目擒入军帐,他就是那样在用他的命下着赌注。
当她回神之时,天色已全部暗下,今夜天际无月光,她唯有在黑暗中摸索着,朝原路走回,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内。
她依旧瞪着他,似乎想要冲他发怒,却迟迟没有开口。
“大哥怎会来此。”荀洛率先打破了沉寂,悠然迈步入了屋内。
苏扶柳抱着她的双臂又紧了几分,惨淡地脸上挂着真实地笑意:“落雪,答应姐姐,要活下去,苏家……只剩下我们了。”
苏扶柳只是一声不坑地冷眼看着,仿佛这一切与她无关。
荀夜正在疾书的手突然顿了一下,紫羽注意到他的动作,便继续道:“如今的苏落雪根本没有活下去的意念,若是救了苏扶柳,就能有一个亲人支撑着她活下去。”
说罢,便径步而去,逶地的衣袍带起一阵轻尘。
“既然二娘也在这,我也就把话摆在这儿了。二弟前些年常年不在家辅助荀家完成大业也就罢了,一回府就连父亲的大寿都缺席,最过分的是作为一个儿子只去了父亲的灵堂一次,连守孝之礼都没有,他何以姓荀。”荀夜的目光依旧冷冷地盯着荀洛,话却是对着阮云玉说。
“自从苏落雪嫁入府中,便倍受大哥冷落,为弟看不过去,便在能够帮助她的地方帮一帮她。”荀洛说的云淡风轻,可语气中却满是讽刺之意。
紫羽的音未落,荀夜已一把夺过紫羽手中的信,打开。
屋内异常宁静,苏落雪的到来却没有任何人说话,这倒让她觉得有些异样,稳住步伐看着屋内,一眼便见一身黑袍的荀夜站在他们中间格外醒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