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帝业如画

作者:慕容湮儿
帝业如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章 珠钗断

苏落雪早已分不清自己脸上是泪是雨,只是被他禁锢在怀中,听着这句话,像是在冰天雪地里得到了一个可以温暖全身的火炉。
他一愣,随即拉着她的胳膊,要将她往屋里带:“你的伤还没好,怎能淋雨!”
“我嫁入侯府,你假装不识我的身份,带我去莞城,为的就是接近荀夜,想让我牵制住荀夜。用我对荀夜的恨,达到你的目的,对吗?”
“叩叩叩。”
疾行的步伐猛然停住,抬手,望着手中依旧在被雨水冲刷着的珠钗,她似乎忆起那日在灶房中,荀洛将这支珠钗插她发髻上时说的那句话。
苏落雪伤势未愈,脸色有些惨淡,靠在床榻之上望着屋内一盏黯淡的烛光,射出窗外,一层一层突破雨中千重珠帘,最后黯淡而逝。
“真相?还是借用我来对付荀洛呢?我苏落雪在你的棋局中扮演的又是怎样一个角色呢?”她的情绪徒然激动而起。
苏落雪仿佛听不见荀洛说的话,静静地看着他许久,似乎有无数的思绪在脑海中飘荡而过,最终她终是不再说话,转身冲出回廊。
“相爷担心夫人,连续几日都未合眼,守在您身边照顾着。就在几个时辰前,二少来探视夫人,却被相爷挡了回去,在屋外,他们似乎有争吵声……我们做下人的也不敢细听,后来二少离开了,相爷亦离开了。”
苏落雪一路奔出了洛阁,却遇见了那个撑着纸伞,站在雨中的荀夜。
而今的她,痛苦,悲伤,再也看不见她那天真开朗的笑,只有拒人于千里的冷漠与疏离,不再相信任何人。
华雪悠悠转身,不再看雨中相拥的两人,也就在那一刹那,泪水终是没克制住,滚落。
一条一条清晰而明了的真相从口中逸出,同时也在深深地伤着她自己,逼着她看清所有的一切。
可她抗拒着,她再也不敢相信任何人。
不远处,一袭白衣的华雪撑着纸伞,亦站在雨中,隔着千万重雨帘深深地凝视着黑夜中那两个在雨中相拥的人,握着伞柄的手不禁多用了几分气力,指尖泛着白。
“原来,他已经告诉过我了……”她沙哑地声音呢喃着,随即笑了。
如今的苏落雪与当年在莞城的那个苏三判若两人。
“其实你早就用珠钗上的彼岸花和-图-书告诉我你的身份了,当你将这珠钗送给我的那一瞬间,我只认为这是我最好的朋友送的东西,我将会好好珍藏,殊不知你仅仅是想用这珠钗来表明你的身份而已。是我傻,我听不出这弦外之音。”
他走向停步的她,将纸伞撑在她头上,为她挡去倾盆大雨。
一阵寒风吹来,却像是吹醒了她。
“我只是告诉你真相。”荀夜的声音丝丝缕缕穿透雨声传来。
“到如今,你还要我如何去信你。”她的话,顿了顿,随即才苍凉地唤了声:“风影。”
渐渐地,她在他的怀中不再挣扎,只是失声恸哭。
说罢,周围陷入一片静谧,荀洛深深地看着她,至始至终都只是静静地听着,没有说任何的反驳与解释。
“苏落雪,原来你对我就只有这么一点点的信任吗?”
荀夜将她狠狠拥入怀中,不顾她的挣扎,平静却认真地说道:“我的棋局中,从来没有你。”
“勿须想太多,将来,与他并肩站在帝位的人只会是你。”
荀洛站在原地,看着苏落雪奔入雨中的身影,有那么一瞬间的迟疑,随即亦追了上去,狠狠地扯住她的胳膊,不让她离去。
如你遇见这花,如我遇见你。
如果长大必须付出如此惨痛的带价,她宁愿,她还是多年前那个无忧无虑的三小姐,偷溜出府找找乐子,易容耍耍下人。
但,当天地万物唯剩下雨声,荀洛却始终没有开口,只是带着沉痛,深深地看着她,目光中有太多隐忍与悲伤。
“没有爱,我空有虚名又有何用!”华雪的情绪忽而激动,眼眶泛红,溢着满满地泪水。
出了兰亭轩,她亦没有打伞,径自走入那磅礴的大雨中,淋了她满身雨水。
苏落雪心头那抹恨,终是未忍住,将手中珠钗狠狠地摔在地上,一声清脆的玉碎之声响起。
她立刻甩开他拉着自己胳膊的手,依旧站在屋外,冷冷地看着他。
“我逃婚,路径潼城,被几个叫花子拦路讨钱,他们却使计让我进入侯爷府偷盗,甚至有那么大的能耐,能够给我侯府的地形图。这是你特意为我安排的,对吗?”
“难道不是吗?上元节,你不和家人过,却把我引出府,在热闹拥挤的人群中与你走散,我走到北郊和-图-书又那么巧被三名黑衣人劫杀。杀我的时候,他们口口声声说我会坏了事,必须斩草除根。”苏落雪一边说一边冷笑着,发间还不断有雨水滚落,她所站的地方已经湿了一大片。
而苏落雪却是倚靠在床,敛目沉思着。
苏三,豪放,爽朗,脸上时常挂着笑,即便是下一刻就要面对死亡,她仍旧用微笑与坚强去面对一切。
自从家破人亡后,她一直在忍着,愤怒,激动,伤痛。
“你早就得知荀夜想将苏后在潼城埋伏的线人一网打尽,所以一路跟踪我,布局好一切,然后在黄泉路上以风影的身份出现,以你的命来救我。你想用你的死唤起我对荀夜的仇恨,对吗?”
紫羽立刻为她倒下一杯茶,然后扶着她的身子,一点一点喂她入口。
今夜,她的情绪彻底爆发而出,连同多日的郁结瞬间释放而出。
紫羽轻轻一笑,笑声中带着叹息,却未再说下去,只是安静地喂她茶水。
她走至妆台,静静地凝视着那支安静地躺在红木案上的珠钗,娇艳地粉色彼岸花含苞待放,在烛光地照耀下愈发闪耀。
“既然再见,何必相问。最终我们还是要相问吗?”
“在你眼中,我是一个为了权力而去杀你的人吗?”
“想来真是可笑,七年前,我救了你一命,你告诉我,你会功夫,会易容,会报答我的救命之恩,我怎就那么傻,没有细想,武功那么厉害的你,怎会在街头被几个孩子欺负的那样惨。”她自嘲一声,猛然提高音量:“你从头到尾都在算计我,七年来,你从来没有一刻得停止对我的算计!”
“你已经不是苏家三小姐了,你该学会长大,学会面对,而不是一味的自欺欺人!”
“他对我永远都是淡淡地,似亲密却又疏离,我与他之间永远都有一道鸿沟,永远无法逾越。也许他对我只有敬,他从来没有真正爱过我……即便苏落雪是他厌恶的苏家人,他仍旧为她担心,为她焦急。他对苏落雪,那才是真正的爱……”
苏落雪听罢,只是浅浅一笑,淡淡地说:“是吗。”
“你不用对我说这些,即使我欠了他多条性命,荀夜于我,只会是仇人。”
正掌灯看书的荀洛放下手中的书,开了门,闯入眼和-图-书帘的是苏落雪全身湿淋淋地站在门外,一双灵动地眸子正直勾勾地看着他。
看出了她眼中的迷茫,紫羽提醒道:“夫人您高烧不退,已经昏迷了三天四夜。”说到此处,便探出手轻轻抚摸上她的额头试温:“退烧了,不枉这三天相爷不眠不休地照料你。”
一声清脆地敲门声伴随着淅沥的雨声响起,在寂静地书房内显得格外清晰。
冷香萦绕兰亭轩,未掩的窗飘入丝丝冬雨,窗台上被雨水打湿,晶莹地水珠一滴一滴地沿着墙壁滴落在地。
如果你遇见这朵彼岸花,就如同我遇见了你。
搂着她,能感觉到她全身的颤抖,亦能感受到此刻的她,有多么痛苦。
她,似乎在这个夜里突然做出了一个决定,翻身而起,穿好绣鞋,披好衣衫,动作很轻缓,却也沉重。
“那天夜里,相爷浑身湿透地抱着昏迷不醒的你,奴才们都吓坏了。这么冷的天,雨势倾盆,夫人前几日还受了那么重的内伤……相爷也不顾自身,立即传召了几名大夫共同会诊,都说夫人内伤未愈,若是高烧不退,很可能伤到心肺,性命堪忧。”
“即便有爱,你以为在后宫佳丽三千中,能够万宠一身,直到百年之后吗?”华修的声音平静如水:“我很早就对你说过,不要爱上荀夜,他只会让你受伤,可你还是爱上了。”
苏落雪笑着摇头,泪水合着雨水滚落脸颊,此刻浑身的冷,皆比不过心冷。
无力地垂下手,此刻的心境已经平复了许多,也许被冬日的雨水所浇醒,她朝前方走去的步子慢了许多,眸子里原本的恨意与激狂也瞬间消逝地无影无踪。
荀洛看着那双眸子,似乎想要将他整个人看透一般,心中有某一处被牵动着,轻声问:“你怎么了?”
珠钗碎成了两半,安静地躺在雨水中。
“荀夜,你的目的达到了。我挖出了真相,从头到尾因风影而对你的恨根本就是一个笑话,而我,被人利用了七年却还傻傻地相信着他。”
苏落雪目光一转,看着坐在床榻边的紫羽,一时间竟忆不起之前发生了何事,为何会躺在床上。
她站在他面前,全身已冻的打颤,却始终咬着牙,看着荀夜,眼中不仅有疏离,还有明显的戒备。
苏落和*图*书雪说罢,也是静静地看着他,也许……也在等待着他的解释。
“哥哥,荀夜是真的爱上她了吧?”华雪问着,却更像在问着自己:“我与他认识了五年,从来不曾瞧见过这样的荀夜。”
他站在雨中,任那狂风暴雨侵袭,一动不动,只字不答。
仿佛睡了很久,喉头间的灼痛,唇齿间的干涩让在沉睡中始终不愿醒来的苏落雪睁开了双眼,迷蒙地双眼盯着头顶的青纱帐,一层一层压下来似要扑向她,令她觉得一阵晕眩。
可她只能装作不在意,正如她所说,荀夜于她,只会是仇人。
她探出袖口狠狠地抹了一下脸上的雨水与泪水:“我终是看错了你。”
※※※
※※※
荀夜的衣角早已湿透,可见他在此处,已经等了她有一段时间。
她不想再忍,纵然如今的她只是一个罪臣之女,她也有资格愤怒。
耳畔依稀回响着紫羽方才的一番话,说不在意是假的,荀夜做的一切,字字句句都刻在她的心上。
可那年少的一个梦,却被荀家人所打碎。
“进入侯府,很自然入你的套,成了你身边的婢女,你却在荀夜搜捕奸细的那一刻决定放我离府,让荀夜的目光转至我的身上。你为的就是黄泉路那一刻做准备,对吗?”
越往后说,苏落雪便愈发激动,捏着珠钗的指尖隐隐生疼。
她用力打开荀夜手中那把为她挡雨的纸伞,纸伞顺势而掉落在地,滚了几个圈才停住。
荀洛的目光由最初的淡然渐渐转变为冰冷:“是荀夜告诉你的?”
冬夜忽而缀雨成珠,溅起香寒。
“雪儿,荀夜他将会是一个帝王,他的身边也将会有许多女人。”
滚烫的泪珠沿着脸一路滑落,灼的有些疼痛。
荀洛这一次,并没有追出去,只是弯腰,自雨水中捡起那碎成两半的珠钗,上面娇艳地彼岸花在雨水地拍打下,含苞待放。
华雪离去的那一抹白衣倩影隐入黑暗,唯有那丝丝穿透魂魄地空灵之声,在这个雨夜中显得格外凄凉。
转身,奔了出去。
“从第一次在侯府中见你,我就觉得你熟悉,但是你生的那样美,美的令人炫目,让我忽视了那份熟悉。第二次在书房中再见你,我依稀觉得你熟悉,但你有人尽皆知的南昭侯二子的身份,使我没www.hetushu•com有深究下去。后来,你莫名其妙地就要放我走,那一刻,我真的以为你是真的将我当做朋友,放我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我感激你,所以后来嫁到侯府,我第一个探视的人便是你,我以为我们会是知己,我以为我们真的可以不相问。但,从头到尾都是你的计谋。”
凝了片刻,也不知想了些什么,抓起那支珠钗便出了门,雨声淅沥地响彻相府的黑夜,她的步伐走的很急,回廊深处飘荡着她那细碎地脚步声。
“为什么要告诉我真相,你知道吗?你毁了我七年的梦,不论风影抑或是荀洛,都是我心中从来不曾怀疑过的人,即便是心中有疑,我也不曾相问,因为我相信……可如今,就连他们都成了谎言,我还能信什么……”
一连三句,问的真真切切,苏落雪隔着雨帘,看着荀洛的面容,始终紧紧握着珠钗地手隐隐颤抖着,她似在用尽全力握紧那支珠钗,生怕它会从手中掉落。
“我为什么要杀你。”荀洛的话还未落音,苏落雪立刻接道:“你怕继续留下我的命会坏了你的事,更想借我引出荀夜,想要杀他,是不是!”
“夫人醒了。”换了一盆热水进来的紫羽一瞧见醒来的苏落雪便放下盆,开心地奔了过来。
“上元节你是故意引我出去,想要杀我是吗?”苏落雪的声声质问在寂静的雨夜中格外响亮。
华修与华雪并肩站着,一双深沉的目光,凝着雨中的两个人,未曾想到,管家引路带他们去见荀夜,却在此瞧见了这样一番情景。
荀洛一僵,紧撰着她胳膊的手,一分一分地松开。
苏落雪一边听着紫羽讲述,一边喝着水,沁凉地茶水涌入干涩的喉间,为她缓和了不适,脑海中的记忆也渐渐浮出。
※※※
“若有朝一日,哥哥你也能爱上一个人的话,就会明白……爱或者不爱,爱就在那里,由不得己。”
喂过茶水之后,紫羽便匆匆出门禀告荀夜,并吩咐厨子熬药备膳。
“就凭这些,你就认定是我派人杀你?”荀洛一字一句,近乎咬牙切齿地问着。
“紫羽跟随相爷十二年,第一次见相爷对一个女子这样上心。”紫羽将已空的杯子收回,再倒下一杯。
“荀夜?”苏落雪喃喃吐出两个字,因嗓子干涩,声音出来难听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