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帝业如画

作者:慕容湮儿
帝业如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三章 雪华宫(1)

“是否到后来,你都没有再见过她,所以你觉得遗憾?”苏落雪问的有些僵硬。
“为什么?”
“他们二人是否勾结在一起朕还不知,只是朕的探子来报,近来他们两人并不如表面上安分,似乎各自在背后密谋着什么。”荀夜丝毫不避讳在她面前说起这件事。
看着荀语满脸的诚恳与心伤,她只能应承了下来。
“若说他此时有动作未免太过奇怪,若真要反你,最好的时机是在你登位之前,如今大局已定,他凭什么与你斗。”她分析着。
“你喜欢她?”
荀夜沉默了许久才轻轻一笑,将跪地的她扶起,握着她冰凉的手掌道:“朕说过,此时此刻只是以你夫君的身份和你说话,你不必如此。”
听到此处,苏落雪的心几乎要停滞,不敢相信荀洛竟然如此大胆,竟敢当着荀夜的面说出这样一番大逆不道的话来。
还有几日便是荀语大婚,她只怕婚后便再也见不到他,便想到要她帮忙,在大婚前见一见王画师。
终是稳了稳心神,低声道:“安亲王,毕竟是您的亲兄弟。”
“是,当初登基我没有对付他,只因顾念兄弟之情,给他一个机会。可他没有珍惜朕给他的机会,仍旧野心勃勃。”
荀夜摇摇头,制止她:“近日朝中有一件事,让朕煞费心神。”
御花园内耳目众多,有妃嫔常常出入,便是有些话也难以出口,便生生错过了一次机会,却也没有深入聊下去。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荀夜对于她的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势只是宠溺一笑。
“可是,如今你起了杀心。”
“所有的事,矛头直指荀洛与元翊。”荀夜一边说着,一边也在注意着她脸上的表情。
“下雪了!”用膳间冷凝的气氛被紫羽打破,苏落雪听闻下雪心下一喜,放下碗筷便笑着望着沉默不语的荀夜:“帝君,下雪了。”
雪中,二人的欢声笑语全然将之前用膳的那份凝重化去,心底再无隔m.hetushu.com阂。
一个月后 雪华宫
苏落雪的心头一紧,诧异地问:“荀语与元翊?你的意思是,他们两勾结在一起……”
“不碍事,传召他来雪华宫便是,冷了可以停一停,进寝宫歇息片刻。”
那年七夕,不过都是一段尘封的往事了,她何必再提及?
“所以呢,以后你想起那个女孩的时候,就要想起苏落雪。”
“走。”荀夜拉着她的手便朝寝宫外走去,安公公与紫羽立刻拿着伞紧随其后。
她凝着他的眸子问道:“你是否在怀疑我与荀洛。”
“那朕就再问你,元翊与荀洛之间若只能活其一,你希望谁活?”
“可是这雪华宫是后宫禁地,外人看了去,闲言碎语……”苏落雪有些担忧。
苏落雪听着他的一字一句,握拳的手心内溢出了冷汗,也不敢答荀夜的问话,只怕越答越错。
“备好了,就等帝君来呢。”
“荀洛有异心,早已不是一日两日,早在相府你便知道的。”
荀夜目露狠意,凝着跪地的她,一字一语地问:“你觉得,朕应该饶他?”
“是,所以我封他为安亲王,目的只为让他安安分分。”
紫羽话音方落,便听外头宫人高唱:帝君驾到——!
御医诊脉后只道因为化功散将她全身功力尽数化去,筋脉尽断,便比以往更加畏寒,又开了些白参给她服用,说是有驱寒旺血的功效。
“朕又何尝不想与他坐下好好谈一次?可上回在朝堂上,朕要替他赐婚,他却拒绝了,拒绝的理由是他已有心上人。你可知,他这个所谓的心上人是谁!”荀夜的声音愈发冰冷入骨,眉宇间尽是愠怒。
伺候在两侧的紫羽和安公公在听闻二人谈起国事,识趣地退至远处,独留二人于桌前。
一时间,气氛冷到了极致。
苏落雪在这一个月的调养中,渐渐好转,从最初的不得动弹,到如今的行动自如,可见已大部分痊愈。
苏落雪想到此事,hetushu.com突然想起前些日子荀语求她帮一个忙,想要单独见一面王画师,她想在成亲前再见他一面,也有很多事要与之说清楚。
“何事?”
荀夜深深地吸了一口寒气:“到如今,你还在为他说话。”
荀夜见她不答话,便继续往下道:“他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对朕说,即便是现在那个女人不喜欢他,终有一日他会用真诚去感动她,让她爱上他。”
苏落雪沉默了许久,才低声道:“这是国事,帝君不该告诉臣妾。”
“你们是亲兄弟,为何不与他坐下来好好谈一次,也许你们之间很早就心存芥蒂,才铸就了如今他的野心勃勃。”苏落雪仍旧不放弃,想要劝阻。
苏落雪的步子猛然顿住,侧首看着荀夜认真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她想告诉他,其实她就是那夜救他的女孩,可是最终她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那么静静地看着他的脸。
“找不到救命恩人报答她,自然会有遗憾。”荀夜蔚然一笑,眼中有些落寞。
他摇头:“若有朝一日朕真的杀了荀洛,你会恨朕吗?”
雪下的不大,只将道路铺上一层雪白的银霜,脚踩过便是隐约的脚印。
“我的名字里有雪,自然最喜欢雪。”不顾风雪的凌然,苏落雪开心地像个孩子似的接下一片又一片的雪花,可惜雪才掉入掌心便融化。
“近日来,事确实挺多,但朕一有空不就来看你了吗?”荀夜松开她的肩膀,便与她同时就坐,望着满桌的佳肴,笑容突然淡了去,似乎想到了一些事,目中青光幽宁而深亮。
“或许叫冬,或许叫雪,或许叫风……”
“我才不和一个回忆争呢。”苏落雪笑答,又问:“那你猜到那个女孩的名字了吗?”
荀夜看出苏落雪想要缓和他们之间异样气氛的心思,便也放下碗筷,笑问:“华妃娘娘有想法?”
“紫羽,菜都备好了吗?”苏落雪收回思绪,捧着手炉走至窗边,看着外头寒风凛和-图-书冽。
苏落雪也注意到他的异样,便问:“难道这些菜不合帝君胃口?臣妾命人去换。”
“本宫要去赏雪,帝君可奉陪?”
安公公与紫羽似乎也被这气氛所感染,脸上挂着浓郁地笑意。
“这是朕的旨意,谁敢乱嚼舌根。”
“如今,我只是作为苏落雪在帮自己的好朋友说一次话,也许你不能体会在我最无助的时刻,荀洛是如何陪在我身边,如何与我把酒言欢,让我觉得这个世上还是有意义的。即便到最终他是利用我,也不能否认他这么多年来的陪伴,他从来没有真正的去伤害过我。如今他有性命之忧,我作为他曾经的朋友,不能落井下石,只能拼了自己的全力,为他说一句话,哪怕只是枉然。”
荀夜只道:“如今坐在你面前的只是你的夫君荀夜。”
苏落雪看着他眼中的落寞,也肯定了心中的猜测,荀夜一直都知道,华雪并不是当初救他的人,他却将错就错。
荀夜像是知道她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只是轻轻一笑,眼中暗含杀机:“你说的不错,若能收复荀洛,再好不过。可若他的野心已经不可能迷途知返了,那朕又当如何?”
“喜欢。”荀夜毫不避讳地答道。
语音方落,苏落雪已跪倒在地:“帝君!”
她不由地轻笑一声,沉思许久才道:“那如今臣妾也是你的妻子苏落雪。”
“许多年前,有一个女孩救了我,我问她叫什么名字,她说她的名字在冬天,只要一到冬天就能看见她。”荀夜的目光深远,似乎回到了很久很久前的一段记忆。
她更不想用这个救命恩人的身份来牵绊住荀夜,以博得他更多的爱。
“不行呀,御花园临湖,四周空旷无遮蔽之地,娘娘体虚,受不住那份寒气的。”紫羽连忙接话,阻止道。
苏落雪再次被他问住,这问题她不论如何难以有答案,唯一能猜到的便是,这皇城,即将有一场惊变,流血是必不可少的。
http://www.hetushu.com遗憾什么?”
“此事不谈了,用膳吧。”荀夜淡淡地打断,不再继续话题,只是动筷用膳。
荀夜目光流转,望那漫天飘雪,沉默片刻:“不喜欢。”
慢慢调养,倒是好了许多。
“御医开的药方好。”一路顺着他的力道走入寝宫的偏殿,里边早已备好一桌菜,浓浓菜香扑鼻而来,食欲大起。
算算日子,也该下雪了吧。
“帝君连日忙于国事,臣妾想见你一面都难,若再不相约,怕是帝君就要忘了臣妾。”苏落雪佯装生气。
只有现在的感情,才是最真切,最真实的。
七夕那年的苏落雪,就当作他生命中的一个遗憾,一个可以用来回味的梦。
苏落雪张了张口,想要说的话硬生生地吞了回去,默默地坐下,低头用膳。
她本不愿帮,只怕他们见了一面后更难以斩断情丝,还不如不见。
荀夜看着有些神离的她,沉默了半晌,才继续道:“他可以野心勃勃,朕自有办法治他,但他觊觎的是朕的女人。”
“也没有。”荀夜答罢,看着她满脸不满的表情,叹息一声:“到了冬天,倒是会勾起我一段遗憾的往事。”
他知道再询问下去,也不过是在同一个地方兜圈子:“那便不谈他了,说说元翊吧,你是否也觉得他很奇怪,竟未阻止朕登基。”
“此刻的美景,若是能用丹青为我留住该多好。”苏落雪终于还是不着痕迹地转入正题。
她想了许久:“不知。”
本来上一回王画师为荀语画像便有机会单独谈话,却无奈,宫中女眷画像只应允在御花园进行,不得私入后宫。
寒气袭人,苏落雪只觉窝在被窝里都抵御不住寒气,荀夜便命人将整个寝宫四处燃满了炭炉,这才稍能御寒。
随着日子飞逝而过,宫中开始喜庆起来,听紫羽说起十日后便宫中便有喜事,升平长公主与定安侯长子祝岚的大婚之喜,宫中四下都在忙着准备公主的嫁妆。
苏落雪立刻将手炉交给紫羽,m.hetushu.com出门相迎:“臣妾参见帝君。”
“朕还奇怪今日你怎会邀约,原来是早有准备。”荀夜的左右捏了捏她的鼻尖,眼中尽是笑意。
“一个男人,有野心不是罪,重要的是能够迷途知返,那便能为你所用。你若收服荀洛,对你对朝廷都是件喜事。”
“你说。”
无奈,荀语竟跪在了她面前。
荀夜扶住她,揽着她的肩便入了寝宫:“近日看你的气色越来越好,再过个把月应该会无大碍了罢。”
“若想画,传召王画师为你画一幅便是。”荀夜即刻接话。
“也许有一招棋是在朕登基之后才能用。”他冷笑着,似乎已看透了元翊的计划。
“那臣妾就多谢帝君恩典了。”
如今站在他面前的人是苏落雪,曾与他走过许多风浪的苏落雪,他应该正视对她的感情,而不是将曾经的感情带入现在。
“错错错!到了冬天最常见的就是下雪了,一下雪,你不就看见了落雪吗?”苏落雪指着自己,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又走了片刻,苏落雪状似无意地问:“你喜欢下雪吗?”
“我还是觉得,这一招棋太危险,除非元翊他真与荀洛连成一气,一个是亲弟弟,一个是元家声望最高的王爷,对你来说很棘手。”
“若帝君仁慈,能放二人一条活路……”
荀夜一愣,随即恍然一笑道:“对呀,她应该叫落雪,苏落雪。”
“那你对下雪有没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苏落雪又问。
荀语与王剑荡二人曾有一段那么刻骨铭心的爱情,她必须帮他们见上一面,也便了断了荀语这门心思,安心嫁人。
“是,娘娘。”
苏落雪双手伏在金砖铺成的地面,只觉冰凉的寒气从掌心传遍全身,千丝万缕的情绪萦绕在心头,泛起一丝丝隐痛。
随着冬末的到来,万籁俱静,枯枝残叶风飘零。
“你似乎很喜欢雪。”荀夜轻描淡写地问着正探手出伞,接着片片雪花的苏落雪。
“你不高兴了?”荀夜也止步,对上她发怔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