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狐杀

作者:芥子须弥三虎
狐杀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龙虎巫踪

第344章 祭坛(大结局)

只见花姑伸手将两只血婴尸王轻轻提起往画中一按,画面上顿时出现了一带江流、如黛远山,莽莽苍苍的紫竹林中,一对小夫妻正在收拾行囊。
临祈县张家庄曾经来过一位不知真假的龙虎山道士,却在村里的凶宅中丧失了性命。后来,一对外来的小夫妻住进凶宅,发家致富之后不知所踪。
自古以来,几乎所有的狐族修行者都崇尚月华之力,大多都是靠着吸收月轮精华来修行仙道,当然也就与月亮之间有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符文狐灵乃是万年狐仙花姑和凤竹鬼灵一缕神念的结合体,其能量传送速度之快、力度之强,都可以称得上是空前绝后的。这一次全力发动,果然令人瞠目。
于是,千里之外的方泊铺子已经没有了蛇王冢,方家招赘了一位能干的女婿,他精明能干,逐渐带领着方家后人走出了山野,融入了社会。
祭坛?!祭品?!那么哪里是祭坛?分明就是这座不起眼的石台!谁是祭品?这个答案已经是呼之欲出了。
只是后来有人说,这对小夫妻男的姓周,叫周开泰,女的姓余,叫余莹莹。应该是跑到了江南某地定居去了。
天游子忽然失去了反抗的意念:又有谁能知道,以前的自己所经历的一切,不是早就在某一时刻,在某一副画中所画好了的?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天道,冥冥之中,只不过是有一只手在按照自己的意愿作画而m.hetushu.com已!
紧接着,自己手中的画笔继续延伸,不知绵延了多少山山水水之后,一座横亘在小河之上的桥梁赫然出现,桥梁上是一脸风尘满面怒容的陈半夜,他要赶去的地方,明显就是临祈县、张家庄、凤竹鬼冢!
【全书完】
画到这个地方,手中的画笔戛然而止。
天游子不知道这画中真意,但却已经隐约明白,这些,应该就是自己和陈半夜等人日后的命运走向!
恍惚中,方泊雅静身体四周红雾氤氲,刹那间已经化作了一头身形妖娆的红色九尾火狐,它并没有向抱月郎发动攻击,而是忽然对着天空虔诚下拜。
陈半夜身着炔锦衣,水火不侵。而且天游子也知道,这个地方既然如此重要又是处在一种水汽弥漫的悬崖之上,那么根本就不用去想,这里必定就是江流之上,那座名扬天下的龙虎山悬棺群所在的万丈悬崖!只要陈半夜能够平安落入水中,有炔锦衣护身,那么他就必然能够逃出生天。因为在这一刹那间他已经完全确定:自己和方泊姐妹已经是在劫难逃,有机会逃生的,反而只剩下了原本最为危险的陈半夜。此时他心中最为疑惑的是:当初进入天墓绝地之前,那个在小庙中以三昧真火自我焚化的师父丹丘子是真是假?如果是假的,那无须多说,如果是真的,那他为什么又会将自己送入这样的绝境?
更让和*图*书他们奇怪的是,抱月郎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适,反而像是极为享受一样不停地扭动着身体,嘴里逐渐发出了正常人的声音,后背的那个巨型开口也像是有一根拉链一样,‘嘶嘶嘶’地闭合了起来。只见他一手抚胸,向九尾火狐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可能是古苗人的礼:“多谢花姑前辈成全!现在祭坛已开,祭品已在,画蛊之人也已经到来,却不知咱们是要这画中世界如何进展?还请花姑前辈示下!”
眼看着抱月郎尚未真正发动,身为护法的方泊雅静和官帽巨蛇已经难以抵挡,而此时的天游子又正在关键时刻,不能分心,一直沉浸于画中的方泊静终于回过神来,或者也可以说,是隐藏在她体内的符文狐灵在凤竹鬼灵神念的催动下清醒了过来。
抱月郎似乎对于花姑极为敬畏,一副言听计从的样子。他伸手在那些缠绕在天游子身上的黑丝中一扯,天游子不由自主,手中画笔已经探进了冥王鼎中。
眼前的局势急转直下,天游子心中突然生出了一种完全落入陷阱的绝望感: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原来花姑一直隐藏在方泊静体内,而且,她明显就是和抱月郎甚至是这个天墓绝地中所有还未现身的古越苗巫一伙的!
只不过,此时的‘慈悲冥王’显然没有了以前的那种聛睨一切的王者姿态,他的身形正在迅速淡化,不大一会就完全变回了那只青铜鼎的模http://m•hetushu.com样。
九尾火狐身形晃动,眨眼间一个风情万种的花姑已经代替方泊静出现在了石台之上。
什么天虚观,什么京城,什么张家庄,什么狐仙洞,什么蛇王冢,还有什么龙虎山,什么双乳峰,这一切或许真实,或许虚幻,真实和虚幻之间,又有多少区别?
说也奇怪,那抱月郎周身就像是有一层冰壳,月光到处,这层冰壳随即迅速融化,变成一种柔软的、略显粘稠的皮肤一样的东西裂开、翻卷,然后像蛇蜕皮一样脱落了下来。
鼎中此时已经充满了粘稠的液体,画笔提起,淋淋漓漓,已经是一片空白的鬼画上不大一会就已经出现了活灵活现的山川林木、花鸟鱼虫和形形色色的人物。
怪蛇的身体蜿蜒扭动,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注视之下,抱月郎后背忽然裂开了一条由肩至腰的口子,那条蛇竟然就这么无声无息地钻进了主人的身体!
他脸上的表情忽然间变得鲜活无比,看起来那根本就不是什么蛊尸,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他脚下的那条怪蛇也跟他一样,蜿蜒着,在表皮脱落的同时张开了嘴,然后扭动着爬上抱月郎的身体,竟是不由分说,张嘴凭空一吸,就将那个漂浮的圆球给吞了下去。
可能是为了延续两家香火的原因吧,两个人所生的孩子里边一个姓周,一个姓余。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俩人拿到了凤竹鬼冢中的‘文种书’和‘范蠡http://www•hetushu•com书’的原因,后来周家和余家的后人在军政两界大放异彩,但却最终未得善终。
但见一线红光冲天而起,像一根细细的线,又像是一柄无坚不摧的利剑,竟然刹那间刺破了周围密不通风的氤氲黑雾,空中的黑雾如滚汤泼雪般迅速往四下里散开,一线明媚的月光顿时泼洒下来。
而已经完全失去了自主意识的方泊雅静和官帽巨蛇,则在抱月郎繁复无比的手势指挥之下,随着他嘴中发出的一连串古怪的咒语声中走向了那只青铜鼎,而且,缓缓地、缓缓地、一点一点地融了进去!
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折磨和痛苦?天游子忽然大叫一声,身体周围发出一阵裂帛般的撕裂声,紧接着他手一抖,一条红色四线倏地弹起,随之就有一个人影迅速变大,从石桌上的《东王公夜宴图》中飞出,然后像一只弹丸一样飞出石台,从悬崖上直坠而下!
天游子想要开口质问,但却忽然发现自己已经完全失去了张嘴说话的能力,冥王鼎中迅速扑出的、千丝万缕的黑色烟雾像一条条有生命的小蛇一样刹那间缠满了他的身体,竟然连他身上的八卦法袍、各种符箓和法器都完全无视!
原来,天游子的心思不可谓不缜密,他在离开鬼画之前就已经安排好了后路:用一条朱砂红绳拴在了陈半夜的手腕之上,当时他是准备着如果画中的画灵反悔,他就能够用这种方式透过时空界限,将陈半夜带出来www.hetushu.com。只是没想到的是,这种危险并不是来自画中,而是来自自己身边、画外!
看到陈半夜落下悬崖,那抱月郎怒吼一声,嘴一张,一条漆黑的分叉长舌倏地弹出,竟是闪电般地瞬间伸长了足有百尺之长,便要向悬崖之下卷去。没想到的是,一直微笑如花的花姑竟然屈指一弹,将抱月郎的长舌给弹了回来:“月郎稍安勿躁,此人此去也是天意,不必管他,你只管作画便是!”
果然,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完全印证了他的想法。只见那方泊静所化的花姑纤手轻挥,一阵香风过处,不远处的石洞之中忽然响起了一阵飘渺的音乐之声,紧接着,那个冥王鼎所化的黑白和尚也就是所谓的慈悲冥王在两只血婴尸王的簇拥下走了出来。
风起处,一张薄薄的画飘然而起,融入夜空。月色下,江流之千棺悬空,仍旧是千古之谜,只是,某些人,某些事,已经在这千古谜团中悄然抹去。
此时天游子的意识还十分清醒,对于自己笔下的风景也能大致辨识。他赫然发现,自己所画风景人物之中,竟然有一个埋头耕作的自己,还有一个正在提着瓦罐往农田里送饭的年轻农妇——那明显就是方泊雅静!而在自己周围,一片平坦广阔的农田之间,一座小小的村庄历历在目,炊烟袅袅,那应该是自己曾经去过的方泊铺子。只不过,画中的方泊铺子与一般的乡村已经毫无二致,那座高踞于村庄之外的蛇王墓已经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