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6章 李丁山的政治智慧

黄鹏飞也是吃惊地张大了嘴巴,一脸不可思议的神情,就连一向不动声色的石堡垒也是微微动容,不解地看了杜双林几眼,又看了李丁山一眼。刘世轩阴沉的目光从每一个人脸上扫过,最后还是落在李丁山脸上,却见李丁山面带微笑,似乎很满意杜双林的回答。
私下里,他也和副书记郑谦、政法委书记杨帆以及武装部长郭亮交流过,几个人一致认为没有多少从政经验的李丁山,肯定斗不过老奸巨猾的刘世轩,更何况两个人中间还有一个态度不明的石堡垒。石堡垒自从担任县长以来,一开始也确实有大干一场的心思,不过在和刘世轩的几次矛盾中落了下风之后,就变得退缩起来,再加上这一次李丁山空降下来当县委书记,让石堡垒的书记梦破灭,自此之后,他就如同变了一个人一样,沉默寡言,以前的雄心壮志好像消磨殆尽,再也提不起半分精神。
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李丁山最后突然点名问了杜双林一句。
杜双林心中一瞬间转了九曲十八弯。
李丁山终于流露出要提拨夏想的想法了,杜双林心和图书中的念头一闪而过,却还是纳闷,要想提拨夏想,也应该向组织部长黄鹏飞暗示才是,怎么会点他的名?难道李书记因为上次和张淑英的吵架事件,再有和张信颖的冲突,而把他当成了自己人?
副县长赵建苏和纪委书记书记王全有也是面面相觑,不明白杜双林到底是唱得哪一出!
今天的会议虽然是常委会,但因为公安局长的特殊性,王冠被要求列席旁听。
当然杜双林等人也不会完全相信石堡垒真的是偃旗息鼓,甘心夹在李丁山和刘世轩之间,做一个孤立的摆设县长。石堡垒或许只是打个盹,却睁着一只眼睛暗中注视着李丁山和刘世轩之间何时会发生碰撞,打盹的老虎也是老虎呀,而且毕竟他还是名义的副班长,真要发起威来,也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杜双林正琢磨着李丁山为什么单挑文化方面的问题发难,虽然指名道姓说的是文化局,但他身为主管意识形态的宣传部长,也是难辞其咎,正打算主动开口承担一下责任,不想李丁山劈头盖脸地问了他一句,让他一下子没有http://m.hetushu•com反应过来。
吴英杰却是一脸诧异,偷偷打量了李丁山好几眼,试图从李丁山的脸色上瞧出些什么,却一无所获,不免有些失望。要是李丁山事先向他透露一些什么,他为他摇旗呐喊自然会不遗余力,可是李丁山却打了一个突然袭击,让他摸不着头脑的同时,又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
李丁山就干部的任用问题不直接问黄鹏飞,而是点名问杜双林,这个举动已经够耐人寻味了,不料他接下来又说了一句让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的话:“刘县长,文化局的副局长牛红妹你认识?”
杜双林一愣神,周围的人都直着眼睛看着他,一向喜欢眯着眼睛看人的刘世轩也意外睁开了眼睛,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仿佛眼神复杂,仿佛在寻思什么。石堡垒还是一脸平静地目视前方,目光却有意无意地飘向公安局长王冠清。
坐在旁边的黄鹏飞轻轻拉了一下杜双林的胳膊,杜双林惊醒过来,见众人都在注视着他,不由尴尬地一笑:“李书记说得对,现在确实有不少年轻的大学生充实到了干http://www•hetushu.com部队伍,我们应该大胆地提拨年轻干部,让他们挑起重担,我觉得张信颖同志一向表现不错,决定向组织部建议对张信颖同志进行考核,提她到副科级。”
最后他又毫不留情地批评了坝县的治安环境实在太差,他一行三人下去视察,竟然被几个地皮流氓给威胁了一顿,这样的治安环境如何能引来投资,如何能让客商放心地来坝县发展。李丁山最后以十分严厉的口气说道:“我建议所有涉及到的个人和单位都好好反思一下,现在大学生对下乡工作的积极性很高,一些思想僵化的老同志不能适应时代的发展,就不如主动让贤,让大学生勇挑重担……你说呢,杜部长?”
哐当……正在百无聊赖摆弄一枝铅笔的武装部长郭亮,震惊得手中铅笔掉在了桌子上。政法委书记杨帆也是一脸惊讶地看向杜双林,心想老杜没事吧,发什么毛病?好好的怎么想起来提拨张信颖那个疯丫头,还嫌她不够闹腾?
下午开会的时候,李丁山含蓄地对文化局的工作提出了批评,说是坝县县城的居民生活单调,没有什么文化娱和*图*书乐活动,一到天黑大街上就空无一人,不利于坝县的经济发展,不利于提高人民群众的物质文化生活水平,需要相关部门反省一下,努力提高工作质量,不要整天无所事事,如果不能完成党和政府交给的任务,不如主动辞职。
忽然他脑中灵光一闪,想到李书记前面批评文化局的事情或许只是一个引子,重点却落在对公安局的不满上面,但重中之重还是最后一句话——让大学生勇挑重担——这个大学生指的可不是张信颖,而是夏想。
刘世轩的脸色却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刚刚还说到要提拨年轻大学生,不问组织部长却问宣传部长,已经让大家不明白李书记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不料等杜部长回答之后,李书记没有接话不说,转眼又问刘县长别的问题,这几个问题之间跳跃太大,一下子让众人无所适应。
杜双林甚至还觉得说不定用不了多久,李丁山就会被刘世轩搞得灰头土脸,全面溃败。
吴英杰哪里知道,胡增周不过是和人到紫气阁安定苑吃饭时,被其中一个没有眼色的人贬低了几句墙上的字画,心中有气没处发,才想到夏想www.hetushu.com的妙处,心中对夏想的印象就越加良好,就特意提了一句。
吴英杰算是明白了,李丁山原来并没有完全接纳他。他想起了前几天和胡增周通电话时,胡增周好像不经意地问了夏想一句,让他半天琢磨不过味儿,到底胡市长是个什么意思,专门提起李丁山身边的秘书做什么?有了现在李丁山的突然一问,吴英杰恍然大悟,自作聪明的认为抓住了问题的关键之处,胡市长是在暗示他,在李丁山要提拨夏想的时候,让他在一旁随声附和。
作为中间派的坚定的拥护者,杜双林在对待李丁山的态度上,和前任县委书记没有什么两样。虽然说夏想在上次张信颖事件上帮了他一个忙,感激归感激,政治归政治,两码事,他的态度还是两边不得罪,两边都合作,两边要是有了冲突,他置身事外,互不两帮。而且他也认为李丁山来坝县不过是走走过场,也许用不了多久就会调走,平心而论,从内心深处他也不认为出身媒体的李丁山能在坝县做出多大作为,更不看好他政治智慧。
王冠清正襟危坐,脸色微微有些激动,看来对李书记刚才的点名批评有点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