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8章 愿者上钩

李丁山不出面,由他出面和吴英杰周旋,反而更让吴英杰时刻多加小心,为更进一层加倍努力,也是好事。夏想就将文件放好,笑道:“吴主任请客,我怎么敢不听从领导吩咐?领导说去哪儿,我一定准时到。”
吴英杰说完,意气风发地看了黄鹏飞一眼,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县委书记管人事,要是组织部长不是一条心,李丁山肯定会有想法,真要是做一下调整的话,他这个办公室主任要是换到组织部长的位子,组织部位高权重,可比现在的位置好了不少。
夏想正在整理文件,见是吴英杰,丝毫不觉意外,说道:“吴主任,很抱歉,李书记有点不太舒服,正在里面休息,没有要紧的事儿,晚点再说。”
作为县委书记的秘书,夏想担当了会议记录员,没有发言权和建议权,更没有表决权,但至少参与了旁听,了解到了每一个人的动向,以便做到心中有数。
夏想心中也没底,只是将机会抛到了杜双林面前,是不是把握住全看他自己了。结果还是让他非和*图*书常满意,杜双林一点就透,叫出了张信颖的名字。
李丁山好像正等郑谦这一问,呵呵一笑说道:“是我失误了,郑书记的意见提得非常及时,干部提拨和调整是大事,以后凡是涉及到干部的问题,先由我和郑书记、黄部长提前沟通一下,形成共识之后再拿到常委会上讨论。刚才我说的要提拨大学生干部的话,只不过是随口说说……”
今天会议上李丁山公开表态要提拨大学生干部,杜双林也是郑重其事地推荐了张信颖,用不了半个小时,就会传到张信颖的耳朵中,然后张淑英就会在第一时间得知。以张信颖的性格,如果杜双林突然没了下文,她不急得团团转才怪。
不过李丁山也有些想不明白,杜双林为什么会大度到突然提出要提拨张信颖?不解归不解,本来和夏想已经商量好要过一段时间再将他提上一格,但眼下有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岂能错过?他就顺水推舟,再抬出牛红妹来试探刘世轩,又借吴英杰之口抬出夏想,给所有人和*图*书造成一个他一心非要提拨夏想的错觉,末了却又轻描淡写地收回先前所说,目的只有一个,抛出诱饵,愿者上钩。
至于后来李丁山突然问杜双林重用大学生干部,纯属心血来潮,想试探一下众人的反应,却万万没有想到杜双林还真是一个妙人,竟然将张信颖抬了出来,让他大感意外的同时,又暗暗称赞杜双林虽然看似耿直,敢当面和张淑英顶撞,其实也有政治智慧和手段,要不也不会坐到宣传部长的位子。
夏想知道吴英杰迫切的心思,因为他选择了靠近李丁山,但李丁山对他一直不冷不热,让他心里没底,今天特意来请他吃饭,就是有进一步拉近关系的意思。其实走到哪里都有吴英杰这样的人要表示靠拢,虽说用或不用也是两可之间,但现在无人可用之时,暂时为己所用也无不可。
等吴英杰走后,夏想将他的想法和李丁山一交流,李丁山也持赞成态度。他刚才躲在办公室打电话,联系了京城方面的朋友,朋友说是隐约听说过有开发三山www•hetushu.com度假村的事情,不过没太注意,回头再给他详细打听一下。夏想听了,也知道有些事情急不来,就转移了话题,问道:“李书记,你觉得张信颖听到风声后,会有什么反应?”
刘世轩虽然气愤之余,对李丁山故意和杜双林一问一答心中生疑,却没有想得太多,以为杜双林见势头不妙,又向本地派摇摆过来,想卖张淑英一个好。
李丁山绕了一大圈又回到了起点,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夏想没有资格坐在第一排,他一直在后排就坐,手中拿着黑皮笔记本记录。李丁山问杜双林的时候,杜双林发愣了片刻,夏想借给杜双林倒水的机会,有意无意将手中的笔记本打开放在他的面前,上面有他有粗笔写的张信颖的名字。本来不该夏想负责倒水,但他主动示好也没人说什么,杜双林却一眼看到了上面的名字,粗粗的黑体带有非常强烈的暗示。
连李丁山都没有猜到的是,杜双林突然说出张信颖的名字,是受了夏想的暗示。
散会之后,众人心思各异地走出http://www•hetushu•com会议室,吴英杰最后一个出来,他等所有人都走光之后,让人将会议室收拾干净,才悄悄来到李丁山的办公室,敲开了外间的门。
副书记郑谦分管组织部,对李丁山搞个突然袭击也是心生不满,虽然他对黄鹏飞一向不怎么听他的话感到头疼,但也觉得被李丁山问东问西,跳过组织部不说,也丝毫没将他这个副书记放在眼中,他无意中瞥见刘世轩和黄鹏飞暗中勾通,心中更是火起,举手发言:“李书记,我作为分管组织部的副书记,为什么有干部调整方面的议题,没有事先和我沟通一下?”
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李丁山今天的声东击西的计策,是和夏想一起商量出来的。应该说,大部分是夏想想法的实现。按照当初夏想和李丁山二人的本意,本来只是想敲山震虎,借敲打王冠清的名义暗指刘世轩,毕竟也在贾寨乡受过气了,不找他们寻找一下平衡,还真以为县委书记是一个摆设不成?
当所有的人都以为他心急的时候,他又一点也不焦急地稳坐钓鱼台,接和-图-书下来就该别人心焦了。李丁山看了一眼在一旁充当记录员的夏想,眼神无声地交流了一下。
李丁山你自作聪明,我就让你聪明反被聪明误,到时张信颖如愿以偿升职,夏想什么都得不到,让你看清形势,坝县到底是谁说了算!刘世轩斜着眼睛看了黄鹏飞一眼,两个人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不但郑谦愣在当场,刘世轩更是瞠目结舌,惊讶得再难保持不动如山的风度,睁大了眼睛看着李丁山,仿佛不明白他究竟打的是什么如意算盘!明明是想提拨夏想,借机将张信颖捆绑在一起要争取得到他的支持,他也正做好准备对李丁山反戈一击,不想李丁山根本不给他反击的机会,直接就偃旗息鼓了,就好像他鼓足了力气准备赤膊上阵和对敌人面对面时,却发现敌人不知道何时跑得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他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当场,好像傻子一样。
吴英杰笑得很随意的样子:“小夏,晚上有事不?没事儿的话,我们一起喝一杯。我请客,怎么着我也比你早来坝县两年,算是半个主人……略尽地主之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