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4章 肖佳很护短

对此冯旭光并没有异议,他也知道李丁山需要政绩,需要拿出实在的成绩来说服别人,而且在他看来,每亩荒山每年10元钱,确实价格足够低廉,和里面蕴含的巨大的商业价值相比不成比例。
冯旭光悄声对夏想说:“老弟,别说我没提醒你,肖佳是漂亮,不过人太媚脑子太聪明,一般男人收服不了她,就算你现在治服了她,难免以后不会反弹,漂亮又聪明的女人最好别惹,真要娶回了家,费心费力,基本上一辈子就被牵绊住了。”
不过夏想没有给他继续追问此事的机会,就直接和他谈起了具体操作事宜。二人进入状态之后,经过认真地核算,认定最终投资金额应该在100万左右,首先要承包滚龙沟一带的荒山,要想保证足够的出产供应,1000亩荒山是不能少的,而且还要考虑到以后的轮休和开辟人工种植的合适地点,等等,1000亩荒山的承包费用,按每亩每年10元钱计算,承包期20年来算,需要20万资金。夏想建议,20万元的承包金hetushu.com最好一次性付给县里,以显示资方的诚意。
一行几人又跟着黄海看了生长在阴暗潮湿之处的蕨菜,就跟遍地都是野草一样,散乱在各处,数量之多远超夏想的想象,冯旭光更是强压心中的狂喜,不停地朝夏想点头,暗中竖大拇指。只要花上十几万建造好工厂,再雇用村民前来开挖,几乎再也不需要其他费用,满地的口蘑和蕨菜,就和扔了一地的钱没有两样。
夏想明知肖佳护短是为了维护他,不过也要看是针对谁,心中也有些愠怒,冲她不快地说道:“肖佳,以后注意你的说话方式,我和冯总了解你,不会怪罪你,要是别人被你噎上几句,谁还会让着你不成?别人可没有冯总那么大度,有容人之量。”
肖佳不满地白了冯旭光一眼:“堂堂的冯总,怎么这么沉不住气?转来转去,你不觉得累?”
“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旭光食品厂,初步打算投资20万,设备费用另算……”冯旭光兴致颇高,不时站起坐下,坐下又站起,还兴奋和图书地走来走去,“太好了老弟,你真是我的福星,自从认识你之后,我的路子走起来特别顺,而且还有接连不断的好事,你给我交个底,三山度假村的事,有几分可信?”
冯旭光语重心长,一副谆谆善诱的长辈风范,看了一眼月光下的肖佳,又急忙躲开目光,好像多看一眼肖佳就犯了多大的错一样。
冯旭光惊得目瞪口呆,刚才情急之下有点失态,已经平息了心中的怒意,还暗中嘲笑自己居然会被一个小丫头激怒,不想一向得理不让人、事事不肯吃亏的肖佳,在夏想面前乖巧得像个小女生,不由不让他大跌眼镜。
多报出100万元,等于李丁山的政绩增加一倍,县里对冯旭光的重视程度也会相应提高,是两全其美的事情。
肖佳的话就如朝天椒一样,一听呛人嘴二听呛人肺,冯旭光经商多年,早已习惯了被人捧着端着,被肖佳毫不留情当面指责,句句诛心,饶是他认为已经习惯了肖佳的火辣脾气,当着夏想的面,一下子也觉得面上无光,不由脸色一变。http://www•hetushu•com
当然最关键的前提是,道路必须畅通,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高兴之余,除了将车上的几盒烟都送给了黄海之外,冯旭光还额外给了他50元钱,把黄海乐得直想拉住冯旭光不让他走,最后好说歹说,才算谢绝了黄海要请他们去家里吃饭的请求,冯旭光也没有心思留在贾寨乡吃野味,直接开车回到了县委招待所,和夏想、肖佳一起关门商议食品厂的事情。
其他费用包括建造厂房和购买设备,估计也能控制在50万之内,再加上其他不可预计的支出,短期内100万的流动资金就足够保证食品厂制造出成品。夏想让冯旭光直接向县里做出投资不低于200万元的承诺,不过200万资金不是一次性到位,先期资金100万完成所有的项目之后,至于后继资金,只要产能和销售上去了,自然就可以借鸡生蛋,后期资金问题也就迎刃而解。
肖佳将水杯猛地放到桌子上,一脸不快:“冯总,你怎么说话的,什么叫夏想带坏你了?我觉得反而是你这样hetushu.com的中年坏男人,才容易带坏夏想这样纯洁的小男生?再说夏想人又聪明,又处处为你着想,你还说他坏话,你到底有良心没有?”
所谓月下看美人,美上加美,果不其然。
冯旭光先被肖佳抢白,又被夏想埋怨,也不生气,嘿嘿嘿嘿干笑几声,喝了一口水:“我这不是第一次发现在超市之外,还有其他实业可以赚钱?当然高兴了!我原本只想守着一个超市,也足够我吃吃喝喝了,没想到超市还没有完全建好,野心倒是越来越大。老弟,我是不是受你的影响,被你带坏了?”
肖佳还想还嘴,夏想用手向外一指:“到外面冷静一下!”目光虽然温和,却有一股不容置疑的坚决,向来不服人不低头的她不知为何心中一跳,轻轻应了一声,一句话也不反驳,蹑手蹑脚地推门出去,临出门时,还回头俏皮地笑了一笑。
肖佳虽然也对口蘑和蕨菜有些兴趣,但显然不如冯旭光狂热,只是跟在后面,安静得像个小女生,不发一言,偶而跳到路边采摘一朵小花,拿在手中转个不停,若有www.hetushu.com所思的神情,也不知在寻思什么。
如果历史进程没有改变的话,三山度假村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势在必行,夏想现在却不敢百分之百打包票:“可信度很高,但在没有动工之前,就算立了项,谁又敢说不会节外生枝?李书记也正在千方百计打听,我们静候佳音就可以了。我说老哥,你好歹也经商多年,怎么遇到事情还这么急躁?”
二人一直谈到夜色四合,冯旭光跺跺脚搓搓手,脸上的笑意收不住:“不虚此行,不虚此行,没说的,老弟,你的眼光超级准,目光超级远,老哥以后还要多向你请教。走,今天晚上我请吃饭,好好喝一顿。”
冯旭光也不知道被肖佳呛过多少次,讪讪一笑,也不反驳,一屁股坐回到床上,一双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夏想。
二人下楼来到院中,见肖佳一个人在清冷的月色下,百无聊赖地转来转去,还不时地用脚踢着石子。月光下,可见她脸上带有一丝不快,本来妩媚动人的脸庞被月光一照,犹如镀了一层光晕一般,和脸上的粉面带霜相映成趣,别有惊心动魄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