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0章 谁上当了?

“讨厌!你一点儿也不好玩!”曹殊黧抱怨的声音听起来就如泉水叮咚一样好听,“就不能假装一下,或者应付应付我?非要把我想得这么不好,好像我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一样!”
刘河不服气,嘟囔说道:“你都不知道你有多吓人?别说杨贝,就是我是你的亲生儿子,只要你眼一瞪胡子一翘,我也吓得发抖。自己凶得跟一头老虎一样,还埋怨别人胆小,没见过这样的道理!”
“……”刘世轩微一沉思,心中已经有了主意,自信地笑了,“你总这样干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总有一天会被别人惦记上,正好赶上了夏想想打滚龙沟的主意,我们就是不让他称心如意……你找个可靠的人,注册一家公司,然后向县里提出承包荒山,把滚龙沟划进你们承包的范围之内。我们要把免费的资源合法地拿到自己的手中。”
接到一个奇怪的电话的时候,夏想正在和贾合一起吃午饭。两个和图书人各要了一碗油泼面,正吃得满头大汗时,手机响了。夏想手忙脚乱地找了一张纸巾擦手,也没看来电号码,直接接通了。
张信颖的事情他为什么不先开口,就是不想让李丁山掌握主动权!
话说得比较重,杨贝双眼一下就蓄满了泪水,粉脸涨得血红,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最后还是如蚊子一样低低的声音说了一句:“我错了,刘叔叔,我,我,我上班去了。”
“就是你长得太丑了,想接近我结果没有成功,所以说你不能算是我的前前前任女朋友,只能算是无数暗恋我的丑女之中,最伤心的一个。”
扯闲篇谁不会,反正也吃饱了,就当帮助消化了,夏想很开心地笑了几声:“答对了,你还真是聪明,一猜就中。不过我还是奇怪,你的声音太有特色了,要是你真是我的前前前任女朋友的话,我一定还会有一厘米的印象,可是为什么现在连一毫米的www.hetushu.com印象都没有?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也顾不上和刘河再见,她推开门,压抑着哭声跑着下楼。
“去死!”对方狠狠地挂断了电话。
里面的声音又变成了嗲声嗲气:“真是的,连我都忘了,真的假的?我可是你刚交的女朋友,怎么可能一转眼就不记得了,是不是女朋友交得太多了,所以认识一个新的就会忘掉一个旧的?”
“什么问题?”对方提高了嗓音,夏想一喜,上当了。
夏想嘴里还有一根宽宽的面条,差点没被噎住,咳嗽几声才说清话:“你是谁?我是谁?谁想谁?”
刘河吓得一哆嗦,不情愿地收住了脚步:“爸,你怎么对杨贝这么严厉?她一个女孩子,脸皮薄,你吓着她了。”
“急什么?李丁山不是说来来日方长吗?他们只要在坝县一天,就得随时提心吊胆地防备被我们背后来上一刀!让我好好想一想,想个万全之策,既不让夏想得和_图_书到副科,我们又能拿到滚龙沟……”
刘世轩被刘河的无赖逗乐了,无可奈何地干笑了几声,才拍拍沙发:“坐下,好好商量一下夏想的事情。”
刘河老老实实地坐在刘世轩身边:“爸,你有什么好办法?”
其中的弯弯道道刘世轩自然不太清楚,他正在为李丁山借张淑英的手搅乱局势而恼火,又听到夏想又想插手口蘑生意,更是气得火冒三丈,而刘河在关键时刻还想着让他为杨贝安排工作,他要是现在开这个口,不是等于故意向李丁山挖好的陷阱中跳吗?
刘世轩摇摇头,叹了一口气:“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不喜欢杨贝,就是因为她太没有主见,说话办事一点也不大方,小家子气。我就不明白你喜欢她哪一点?她是长得还算漂亮,可是女人光有漂亮是不够的,就算她不能在事业上对你有所帮助,少说也要能替你支撑门面吧?你说说,杨贝这个样子,遇到事情话都说不和*图*书完整,说走就走,一点礼貌都没有,怎么能当我们刘家的儿媳妇?”
“爸,你得想办法不让夏想升上去,要是让他年纪轻轻就成了副科级,那以后还了得?更可气的是,这小子是杨贝的初恋情人,比我抢了先,妈的,谁知道他到底和杨贝发展到了哪一步,一想起来就让我恨得牙根痒痒,就想好好地收拾他一顿。”
刘河想要追出去,刘世轩厉声说道:“坐下!”
下午三点的时候,夏想正在整理一份文件,手机又响,一看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想了一想,还是接听了。
曹殊黧清脆婉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夏想,你想我没有?我可是想死你了……”
“想我没有?”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传来,甜得像糖里加了蜜。
正在对面吃面的贾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正好一个辣椒卡在了嗓子里,辣得他眼泪都流了出来,急忙起身去找清水清洗,还不忘狠狠挖了夏想一眼,埋怨他不该在吃饭的时m.hetushu.com候乱讲笑话。
“你以为县委县政府是我们家开的,说进人就进人?难道别的常委都是摆设?”刘世轩的话带着火星喷发而出,不满地瞪了刘河一眼,又不悦地对杨贝说道,“不管在哪里工作,都要摆正态度,最起码不迟到不早退,认真的工作态度是做人最基本的要求!”
夏想吓了一跳,赶紧压低声音说道:“殊黧同学,你好,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尽管开口,请不要拐弯抹角。”
“还是爸爸厉害,老奸巨猾!”刘河喜笑颜开,高兴地连连点头,“对,只要我们承包了滚龙沟,夏想再想打什么鬼主意,也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能看不能吃。”
“胡说什么,这叫技高一筹,怎么说是老奸巨猾?你想骂你爸是不是?臭小子!”刘世轩笑着打了刘河一拳,脸色又渐渐阴了下来,“既然夏想去了滚龙沟查看,李丁山肯定也知道这件事情,看来,必须要在其他事情上做些让步才行,要不他也不会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