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2章 表姐的来路

米萱是章程市人,家在章程市,她本人经营着一家酒店和两家影楼,算是成功的女商人。尽管现在影楼远不如后世赚钱,但她能在经济落后的章程市,能在此时开起影楼,可见也是颇有眼光,让夏想也高看一眼。不过对于米萱到底是曹殊黧的什么表姐,曹殊黧没有多说,他也就没有多问,也不知道是她姨家的表姐还是舅舅家的表姐。
没想到,小丫头能说出这样一番大有哲理的话来,让夏想暗自惭愧。他也没有想到曹殊黧说到做到,真的不远千里跑到坝县——尽管她的理由是前来避暑,和表姐一起看看草原,但他岂能看不出来曹殊黧的小小心思?只是大家都没有点破罢了。
曹殊黧放过米萱,听了夏想亦真亦假的话,眼睛转了几转,笑骂了一句:“谁喜欢小白脸男孩,丑死了,黑点才耐看。”
县城的西部有一片郁郁葱葱的小树林,林子不大,树木也是北方常见的杨树一类,都有一米粗细,拔地而起,http://m.hetushu.com高有十几米,一看就是有着十几年树龄的老树。虽然林中偶而可见砍伐的痕迹,不过比起后世的乱砍乱伐好太多了。正是因为草原上许多树林被砍伐,才导致北方草原沙化严重,再加上为了羊绒而放养山羊,山羊吃草不比其他动物,会连根一起吃掉,结果让草原的草大片大片的消失,最终形成席卷京城乃至大半个中国的沙尘暴,世人才后悔不迭,才知道破坏环境所带来了严重后果。
安排曹殊黧和米萱在县委招待所住下的时候,招待所的服务员不时地偷偷打量二人,充满了好奇和羡慕,再看夏想时,目光就完全不同了,全是敬佩,显然对他上次领来一个如花似玉的肖佳仍然念念不忘,没想到,几天不到,又带来两个沉鱼落雁的美女,不让人记住都难。
如果说接到第一个奇怪的电话之后,夏想并没有想明白是谁在捉弄他的话,在接到曹殊黧的电话时,他脑中www•hetushu•com就隐隐约约感到两者之间必有联系。等到后来米萱一说话,虽然和她刻意伪装的声音大不相同,不过他还是听出了给他打电话时的娇滴滴的声音,就是出自米萱的杰作。
“真乖……”米萱喜笑颜开,伸手要摸夏想的头,夏想还没有躲开,她的手就被曹殊黧打到一边。
夏想憨厚地笑笑:“表姐好……”
“拜托!”夏想有气无力地拍了拍身后的背包,“里面有十几瓶水,还是无数没用的东西,重得要死,少说也有20斤,你们分明是故意折腾人,就走这一点路,非要带这么多东西,成心害我。”
曹殊黧的娇羞美艳落在夏想眼中,让他怦然心动。他一直以为她还小,其实想想她也快20岁了,是个大姑娘了,身材堪称完美,漂亮大方,心思剔透,正是男人最喜欢的完美女孩,他真的没有一点喜欢她的心思吗?
曹殊黧像一只快乐的蝴蝶穿梭着林间的小路上,哼唱着不知名的歌www.hetushu.com曲,笑得格外开心。米萱和她手拉手,二人一个活泼一个火辣,给寂静的树林增加了许多生机,惊飞了无数小鸟。夏想跟在她们身后,像个小跟班,背着包,包里装着水和一些女性用品,无可奈何地冲前面的二人说道:“能不能歇息一会儿,大表姐和小表妹?”
米萱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啊……你什么时候听出来了我的声音?”
米萱笑得前仰后合:“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就不要互相吹捧了,我都脸红了,没想到你们脸皮倒厚,没事儿人一样,笑死我了。”上前拉住曹殊黧的小手,放在嘴边吹了吹,“黧丫头,别跟表姐生气了,表姐不也是为了你好?你看看,一试就试出来了,这个夏想还行,有担待,心也细,知道替你解围,虽然还没有达到我要求的一米八五的条件,不过也算马马虎虎了。你要不要?不要的话我可下手了,比我小上几岁,小男孩,我喜欢……来,夏想,叫姐姐!”
小丫头还挺护短,夏和-图-书想见曹殊黧气呼呼地瞪了米萱一眼,样子好像生怕她喜欢的玩具被别人抢走了一样,不由心中好笑,又见米萱笑得很得意,就嘿嘿一笑:“表姐,真是闻名不如见面,没想到我的前前前女友不但不丑,还又漂亮又火辣,真是让人大吃一惊。”
夏想就想,一定要在李丁山的任期内,保护好草原的生态环境,同时大力推广种植防护林,严令不得随意砍伐树林,未雨绸缪总比亡羊补牢强上百倍。
“懒虫!”曹殊黧回头嫣然一笑,正好看到不远处有一块干净的石头,就用手一指,“就到石头上休息一会儿也行,你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还没我们有力气?”
人类贪婪的天性犹如蝗虫一样,不顾后果的吞噬一切,最终得到了苦果,还得自己承受。自食其果的定律就和一加一一样简单,不过真要明白过来,却要付出无比痛苦的代价。
夏想和米萱之间的对话,曹殊黧居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结果等夏想一说,她才明白过来,笑着去和*图*书闹米萱。米萱自然不肯退让,理直气壮地声明她只不过是替她把把关,试探一下夏想。夏想装傻,在一旁只是傻笑,不说话,曹殊黧却自有主张。
为了经济利益,世人从来就不缺少短视的行为,只有等到吞下苦果时,才会有一部分人警醒过来。
“啊,我真不知道,都是表姐装的东西,我还以为就三瓶水,都有些什么东西,我看看……”曹殊黧不满地白了米萱一眼,松开她的手,三步两步跑到夏想身边,打开背包忽然惊叫起来,“萱姐,怎么还有泳衣?”
“表姐,我希望以后不经过我的同意,不要再发生同样的事情,因为我不想去猜疑别人!不管他是谁,不管他对我如何,我都没有必要躲在背后去试探他……别人的好是求不来的,我能做的只是管好我自己!”
夏想不忍看到曹殊黧窘迫,上前解围:“殊黧是个人见人爱的女孩,我也挺喜欢她,就怕她看不上我。都说我长得有点黑,殊黧要相亲的话,是不是要找一个白一点的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