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4章 曹局长的家事难断

这还是夏想第一次见到李丁山给宋朝度打电话。
王全有挥挥手转身走了,温和的笑容让夏想很难将他和在常委会上,坐在那里沉稳如山的政法委书记联系在一起。一直以来,他和李丁山认为,也许郑谦在关键问题上会保持中立,而王全有和刘世轩关系虽然不算密切,但也说得过去,说不定会在冲突和对抗中,慢慢靠向刘世轩一边。
王全有是中间派的中坚人物,说起来在夏想的了解中,他其实还是偏向刘世轩多一些,对李丁山多少还有一点排斥。在常委会上,即使不会对李丁山提出反对意见,起码在一些重大问题上,不会明确地支持李丁山,甚至还有可能会支持刘世轩。
“好象是舅舅和舅妈之间有什么协议,总之我也不清楚了,反正米萱姓的是她妈妈的姓……”县委招待所的院子不小,路灯还算明亮,曹殊黧眼尖,正说话的时候,突然看到远处来人,用手一指说道,“快看,我舅舅来了……”
李丁山点头:“应该是省里正在博弈,不过听朝度的口气,应该八九不离十了,路书记支持的力度很大,卢部长也是不遗余力地表示支持,就是高书记暂时没有表态,其他人都持观望态度,暂时还没有人明确反对。”
曹殊黧小手轻轻挣扎了一下,就不再动弹,任由被夏想握在手心,她的小手软软的,绵绵的,就如一团细腻的毛线一样,手感良好。她伸出一根手指,点了自己的鼻子上:“我?我没有,我是清白的,都是萱姐她自作主张非要捉弄你……萱姐她,她其实是个好人,就是性子有点倔,不肯饶人,又爱挑剔。不过她最疼我了,我小时候住在姥姥家时,她天天和我一起玩,对我非常照顾,就象我的亲姐姐一样。后来长大了,爸爸和姥爷关系不好了,就回来少了。”
好在夏想脸皮够厚,红色泳衣当时穿在身上,他就急忙下水,假装不在意。现在曹殊黧旧事重提,又粉脸娇艳,不由让他心里一动,又一伸手捉住了她的小手:“老实交待,你是不是和她合伙捉弄我?”
夏想只好腆着脸笑:“王书记,幸会,幸会。我和殊黧是校友,正好她来坝县游玩,我也就是尽尽地主之谊,然后晚上就又在一起商量一个项目的设计,不知不觉就商量到了现在,主要是工作太投入了。”
明天有必要让李丁山和曹殊和图书黧见个面,将她的身份挑明,至于李丁山会不会联想到曹永国背后的省委常委,会不会再将宋朝度这一条线串联起来,夏想心中没底,不过既然李丁山知道了有曹永国的关系可以借助,想必他也会有所联想。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是曹永国一开始分配到省二建当技术员,跟随施工队来到章程市,认识了王于芬。王于芬当时在章程市技术监督局工作,单位不错,人也长得漂亮,可以说各方面条件一流,却偏偏喜欢上了小小的技术员曹永国。本来王于芬的父亲王军洋想让她嫁给当地人,以她的条件,找在市委市政府工作的小伙子也不在话下,可是王于芬却铁了心要嫁给曹永国。
谁知他居然是曹殊黧的舅舅,也不知道他刚才说的放心了,是对他和曹殊黧之间的关系放心了,还是暗示别的什么?
曹永国也终于动怒了。
放心?放什么心?难道他的话另有所指?夏想心中也是感叹世事奇妙,眼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全有,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是曹殊黧的舅舅!
曹殊黧甩开夏想的手后,没说几句话,又非常不自觉地抱住了他的胳膊。
夏想震惊得几乎说不出话来,过了半晌才说:“太突然了,殊黧也没有和我提起,估计她没有听到什么风声,就是说,曹局长也毫不知情。”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即使是高官之家,也有许多不和谐的声音,夏想感慨,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红衣表姐是你什么亲戚?”
王全有笑骂:“小滑头,还跟舅舅耍心眼,你还差了一点。放心,你告不告诉我,我都不会告诉你爸爸,他那个老顽固,肯定另有想法,我怎么会和他站在一起?”
第二天一早,一上班夏想就向李丁山说出曹殊黧的事情。果然李丁山一听就大感兴趣:“曹永国?我听说过他,是个学者型的局长,自身素质很高,从基层一步步升到高位,基础很扎实,我比较佩服这样的人,有机会可以认识一下。”
结婚以后,虽然和王军洋走动不多,不过每次回来也算和和气气,至少表面上还过得去,尤其是王军洋退休之后,离开了领导岗位,气势也就弱了许多。再后来曹永国当上了省局的局长,成了正厅级干部,比起从处级退下来的王军洋来说,已经m.hetushu.com高了一个层次,再回去时,王军洋就再也没有了以前的架子,对曹永国客客气气,态度也亲热起来。
“舅舅是爱乱说话的人吗?”秃顶男人笑着回应一句,然后目光又看向夏想,有好奇有审视,还有一丝耐人寻味的味道,“夏秘书,没想到我们之间还可以建立起这么密切的联系,真让我吃惊不小,刚才萱丫头对我说的时候,我还不相信。刚才看到黧丫头的样子,总算是放心了。”
“朝度说,省里支持曹永国的是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卢渊源,不过奇怪的是,路书记在一次会议上力挺曹永国,让所有人的都大吃一惊。”李丁山见夏想也是一脸惊讶,知道他也不敢相信,因为路之远路副书记,是省委中排名第三的三号人物,位置仅次于省委书记高成松和省长叶石生,主管党群,在干部任命上有很大的发言权。
有一年过年时回去,一家人在一起喝酒,王军洋喝多了,就说起了以前的事情。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他就开始指责曹永国的不是,说他如何如何不好,哪里做得不对,要是按照他说的去做,别说厅级,以后就是副省,甚至省部级也不在话下,话里话外透露的意思,当然还是曹永国不如他。
曹殊黧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就是,舅舅,我们正商量燕市火车站广场的一个标志性建筑的设计图,问题很深奥,设计很复杂,说出来你也不懂,所以就不告诉你了。所以你什么都没见过,什么都没有听到,对不对?”
“宋部长有没有别的看法?”宋朝度现在已经是省委农工部部长了,夏想也就改口称他为宋部长,他总觉得这件事情肯定有许多不为人所知的内幕,宋朝度虽然不是常委,但还在省委,人脉还有,肯定知道一些什么,就试探着问了一句。
夜晚的坝县夜风微凉,曹殊黧穿了一件类似睡衣一样的连体裙,裙子就象一个大背心,没有收腰没有曲线,她穿在身上象个灯笼一样,一走动就飘来荡去,轻薄的料子紧贴在身上,反而更显得曲线毕露。
曹殊黧忽然脸上一红,一甩手甩开夏想的手:“拿开,讨厌,谁让你拿我的手?”她想起夏想穿着红色泳裤的滑稽样子,又忍不住取笑他说,“什么红衣表姐,乱起名,真难听。我想起来了,你穿红色泳裤的样子,真丑!”和_图_书
曹殊黧假装生气的样子很可爱,她的小嘴使劲抿着,鼻子皱着,眼睛努力瞪大,想要表现得凶一些,反而让人觉得就象耍赖的小女孩故意逗人发笑一样,夏想忍住不笑,问道:“长辈之间的事情,晚辈最好不要多说,毕竟他们都有自己的立场,作为他们的亲人,不好指责和偏袒任何一方,只好尽可能从中调和,对不对?”
虽然后来又在家人的劝说下,王军洋主动给王于芬打了一个电话,让她回家过年,有事没事经常回来看看,算是间接放下了身段。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父母,王于芬原谅了王军洋,曹永国却不肯低头,说什么也不再回章程市,连带曹殊黧和曹殊君一提要去看望姥爷和姥姥,他就会大为不快。
“我向朝度打听一下内幕。”听了夏想关于曹永国调动的消息,李丁山也是觉得大有蹊跷,就当着夏想的面拨通了宋朝度的电话。
夏想明白,历史,出现了不可预知的偏差。
曹殊黧才意识到原来还抱着夏想的胳膊没有松开,急忙松手,解释道:“舅舅别误会,我就是觉得有点冷,借他的胳膊取取暖,你可别到处乱说。”
“怎么不姓王?”夏想就有些奇怪。
曹永国被王军洋轻视了许多年,当上了局长之后,当然要扬眉吐气一把,不过碍于他是长辈,在他面前还要端他一端,奉承他几句。不想王军洋越说越不象话,竟然说出了如果王于芬留在章程市,肯定能嫁一个当上市委书记的丈夫。省局局长是厅级干部,但远远不如市长和市委书记主政一方,大权在握,说到底,王军洋还是从骨子里认为,曹永国没有让他满意。
一番话惹怒了王军洋,王军洋拍案而起,下了逐客令。曹永国也不退让,针锋相对,带领全家人当晚就返回燕市。王于芬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本想留下,却被盛怒之下的王军洋赶走,让她永远别进家门。
王军洋无奈之下,只好点头同意。他不认为曹永国有多好,一心觉得肯定是曹永国花言巧语骗了王于芬,她才鬼迷心窍非要嫁给一个没有地位没有前途的技术员。最后曹永国和王于芬结婚时,王军洋虽然也参加了婚礼,不过还是没有给曹永国好脸色看,还声称如果他以后实在混不好,可以把关系调到章程市,他可以利用手中的权力给他安排一个大好前程。
“朝度,我是丁m.hetushu•com山,向你打听一件事情……”李丁山和宋朝度果然关系匪浅,根本不用客套,直接开门见山就将曹永国的事情说出,然后他就沉默下来,静静地听着电话,脸上露出了不解的神情。
当年王军洋的强烈反对,尽管过去了许多年,但随着王军洋的发作,以前的种种屈辱都涌上心头,曹永国当面反驳王军洋,说他一辈子只做到区委书记,就算主政一方,也不过是一个处级干部,级别不高,境界就不高,看不到许多高级别的人才能看到的东西。言外之意就是,退休的处级干部用过去的眼光,教训现任的厅级干部,是非常不合时宜的。
从曹殊黧红艳可爱的小嘴中不停跳出来的话里,夏想听清了一件事实,原来曹殊黧前来章程市,打的是看望姥爷和姥姥的名义。
曹永国拒绝了王军洋的好意,花光了所有积蓄将王于芬的关系调到了燕市,不过他没有能力让她进机关,只进了一家效益一般的企业。此后曹永国发愤图强,在没有任何背景的情况下,完全依靠自己的努力,一步步走向了高位。
然后又看了看夏想,说道:“小夏,坝县不比燕市,晚上还是比较凉的,别在外面呆太久了,小心着凉了,容易感冒。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们年轻人聊天了,走了,以后有空就上我那里坐坐,也让我听听年轻人的高见,现在的年轻人很有想法,萱丫头说了不少你的事迹,让我非常好奇……”
每一个环节都可以组成一个可以互相借助的力量,环节越多,关系网就越广。
曹殊黧显然没有意识到她间接走光的事实,她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托着腮,非常不满非常痛心地摇头说道:“我爸是老顽固,他和我姥爷关系不好,就不许我来章程市!他也不想想,我打着看望姥爷和姥姥的名义要来章程市,他还敢坚持反对,真当我妈是空气,真当我妈好欺负不是?”
二人在县委招待所中随意散步,手一会儿拉到一起,一会儿又不经意分开,谁也没有在意。夏想也没想到,曹殊黧还挺爱说话,叽叽喳喳说个没完,对他也没有丝毫防范的心理,将曹永国和他岳父之间的恩怨也说了出来。
李丁山接下来的一句话更让夏想目瞪口呆:“据说省里有风声,曹永国可能要被任命为燕市的副市长,然后下一步是常委、常务副市长!”
夏想笑着拿开她挡在和-图-书眼睛上的手:“别闹了,黧丫头,说说米萱——你的红衣表姐是个什么来路?”
“不许再叫红衣表姐,不好听!”曹殊黧不满地说道,见她的手不知何时又被夏想抓住,就用力甩开,“你就叫她萱姐也行,她是我舅舅的女儿。”
如果路书记真要力挺曹永国,曹永国就算不会高升,至少也能保住城建局局长的位子,不必到测绘局去养老。那为什么不管是后世曹永国真的调到了测绘局,还是现在的时空他也在城建局局长的位置上坐不安稳,都证明了他背后的后台并不强硬,怎么就突然之间又得到了路书记的支持?
隔了一个花坛的距离,米萱和一个秃顶男人正朝这边走来,二人神态亲密,显然关系密切。绕过花坛,二人来到夏想和曹殊黧面前,不等别人先开口,秃顶男人先取笑曹殊黧:“黧丫头,又比以前漂亮了,真让舅舅羡慕……没想到你也到了找男朋友的年纪了,时间过得真快呀。”
在夏想面前,李丁山毫不掩饰他的真实想法,他是觉得曹永国还大有前途,却不知道曹永国正在受到高成松的排挤,举步维艰。不过奇怪的是,曹永国要调任测绘局的事情风传了一段时间,直到现在还没有正式下达任命,听曹殊黧的意思,好象曹永国也不知道具体哪里出了差错。
“哎呀,哎呀,我说夏想,你比我大几岁?三岁还是四岁,怎么我听起来好象大了十几岁一样,说话老气横秋的,跟我爸的口气差不多!”曹殊黧的活泼和开朗终于又回来了,她笑嘻嘻地围着夏想转了几转,又伸手挡住眼睛,“几天不见,又成熟了,都不认识你了。”
王军洋自然不答应,想方设法想要阻止两个人。曹永国也是倔脾气,一怒之下就将王于芬带回了燕市,还差点因此丢了工作。王军洋时任章程市西桥区区长,多少有点关系,就找了燕市的朋友,想劝王于芬回来。王于芬直接回绝了他,说是不嫁曹永国,就谁也不嫁。
曹殊黧一画完效果图,得到了市里的认可之后,文扬二话不说,就将设计费用一次性付清。曹殊君得了一万元的报酬,兴冲冲地要买游戏机,却被曹永国没收。剩下的几万元都在曹殊黧手中,曹永国却没有说什么,只是当曹殊黧提出要来章程市时,曹永国却不同意,坚决反对,最后还是王于芬据理力争,曹殊黧的章程市之行才算得以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