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5章 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陈风和高成松的矛盾在所难免,就算陈风会退让几步,但夏想知道,南方一建的胃口太大,想要吞并整个燕市乃至燕省的建筑市场,以陈风的性格,绝对不会拱手将燕市的城中村改造以后的基建项目,全部交给南方一建,因为南方一建没有资质,没有技术力量,陈风不允许他们搞转承包那一套。
李丁山坦然坐下,夏想在左,曹殊黧在右,分别坐好,他随意点了几样菜:“我在这里,你们年轻人肯定心思也不在吃饭上,就随便吃一点就可以了,殊黧可不要挑理。想吃什么,以后有时间再让夏想好好陪你。叔叔今天和你见面,就是让你替我给你爸爸带个好,虽然我和曹局长不熟悉,不过有了你和夏想这一层关系,而且曹局长知识渊博,又是我比较敬佩的学者型领导,所以有机会还是要向他当面请教。”
不过只要省里达到了妥协,任命一旦下达,又不是人力所能改变的,而且对曹永国来说,这也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又绝对不容错过。夏想不无忧虑地想,他一直在等高建远浮出水面的一刻,等待一个可以和高建远接触的机会,想通过高建远暗中影响高成松,来实现他的计划,眼下看来,曹永国真要成了燕市的副市长,他的命运将会和陈风绑在一起,也就是说,万一曹永国和高成松之间产生了矛盾,他肯定不能袖手旁观。
夏想嘿嘿直笑,见曹殊黧慢慢放松下来,不再那么害怕骑马,就不再逗她,将话题引到了曹永国最近的动向上来。
低调要么是还没有触及到他的底线,要么就是在积蓄力量,身为省委常委,钱锦松必然会慢慢培植自己的势力,才能在燕省站稳脚跟,眼下的低调,也许只是在试探各方的矛盾罢了。不过夏想总觉得宋朝度应该知道一些什么内幕,但他却没有透露给李丁山。
夏想提议到花海原一游得到了曹殊黧和米萱的一致赞同,米萱行事风风火火,一说要去开车就走,等到了贾寨乡,夏想找到黄海,等黄海牵马出来之后,他才意识到面临着一个尴尬的问题,曹殊黧和米萱穿的都是裙子,没法骑马。
曹永国要是能当上燕市的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算是他的政治生命中至关重要的一步,燕市是副省级城市,市委常委也是正厅级,级别没升,但也是一步巨大的跨越。走好了,以后就有可能跨和_图_书入省部级高官的行列,但以陈风的用意来看,曹永国担任副市长后,肯定主管城建口,将会不可避免地和高成松正面相遇。曹永国也是一个耿直个性的人,否则后世的他也不会被高成松排挤到测绘局。现在他的命运出现了改变,以副市长的身份再因为南方一建和高成松产生冲突,恐怕最后他和陈风的下场一样,不容乐观。
曹殊黧个子不低,和夏想坐在一起,几乎到了他的眼上,正好可以让他看到她脖颈上细细的绒毛,被阳光一照几乎透明的耳朵,还有极其性感的锁骨。许多女人脖子还算漂亮,但锁骨却往往露怯,会大煞风景,曹殊黧却不然,双肩瘦削,锁骨深陷,十分诱人。
夏想也是低头沉思,他并不知道,其实说起来这一切的变故,全是因为他让曹殊黧参预了液晶大屏幕项目的设计,同时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导致陈风爱屋及乌,才对曹永国大感兴趣。因此,他才是中间的那个关键人物。
李丁山笑呵呵地看看夏想,又看看曹殊黧,然后拍了拍夏想肩膀:“小夏,很不错,很好的一个女同学,可不要欺负人家。”又对曹殊黧说道,“殊黧,夏想要是欺负你,告诉李叔叔,让李叔叔批评他。”
李丁山高兴之余,就给夏想放了假,让他把陪好曹殊黧当成工作来认真完成。李丁山说得没错,曹殊黧是个女孩子,夏想陪她好象是没有做正事,其实身为领导秘书,陪同局长千金也是一项政治任务,更何况,万一曹永国真要当了燕市的常务副市长,比起城建局局长,权力大了不少,再配上常委的头衔,实际上还是大大地上升了一步。曹殊黧到时身为市长千金,也是李丁山要和曹永国交好的重要桥梁。
夏想不觉好笑:“黧丫头说什么呢,我怎么会扔你下去?我有那么坏吗?”
只不过,他原定的计划不得不稍微改变一下了。
李丁山的吃惊毫不掩饰地写在脸上:“高建远?高成松的儿子?真的假的?”
黄海骑马在前面开路,米萱紧随其后,夏想和曹殊黧共乘一骑,因为她胆小的原因,不敢走快,就信马由缰,慢慢前行,已经落后前面二人一大截。会骑马的人都知道,马其实奔跑起来才平稳,慢走的时候,摇晃得厉害,曹殊黧的身子就一下又一下地撞击夏想的胸膛,让他充分体hetushu.com会了什么叫心如鹿撞。
“其实我爸爸平常也喜欢舞文弄墨,就是水平有限,经常埋怨自己没有文学细胞,这一次回去正好可以向他卖卖乖,给他介绍一个大记者认识,他肯定会好好夸我一顿,说不定还会有奖赏!”曹殊黧十分乖巧地给李丁山倒上水,又假装不情愿地帮夏想也倒了一杯,最后才给自己也倒满,这才坐下,“李叔叔我们可说好了,有时间回燕市,一定让夏想带你去我们家,我觉得你和我爸肯定谈得来。”
曹殊黧胆怯地看了看比她不矮多少的马儿,看了夏想一眼,还是摇了摇头。
李丁山站起身来,绕过办公桌,坐到了夏想对面:“事情越来越复杂了,高建远竟然插手了公司的事情,就算高成松忘记了我这个县委书记,因为高建远介入了公司的运营,早晚会从文扬口中提到我,高成松想要不听到我李丁山的名字都难……”他笑了笑,又不以为然地说道,“躲一时不能躲一世,不信高成松还真心胸狭窄到不肯放过我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
燕市的局势还真可以用风起云涌来形容,变化太快了,让夏想目不暇接,来不及从中发现有用的线索。他知道他最大的缺点就是,从上层得到的消息太少,也不知道李丁山有没有从宋朝度口中打探一些关于钱锦松的消息,京城空降钱锦松过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李丁山心中大慰。
“不对,我记得当时明明是你主动投怀送抱的,怎么又成了我去抱你?再说就算我主动抱你,后来却被你抱得紧紧的,差点没把我勒得岔了气,没想到你力气挺大,估计我打架也打不过你……”夏想继续胡搅蛮缠。
既给了他面子,又夸了他有才,还说得好象是她请求他去认识曹局长一样,不动声色地抬了他一把,真是一个冰雪聪明的女孩子。
夏想知道他充当桥梁的角色已经完成,现在就在一旁当观众就可以了,就嘿嘿傻笑。
“有意见就保留,谁让殊黧是女孩子,你就不能大方一点?”李丁山心情极好,看向曹殊黧时目光中就多了几分慈爱。
夏想只是含蓄地笑,李丁山和曹殊黧之间的对话让他也是十分欣慰,早就领教过了曹殊黧的机智,今天再次见识一次,还是暗暗称赞她的聪明伶俐。他也清楚,经此一事,他在李丁山的心目之中,会更重上几分www.hetushu•com
李丁山的笑容含义丰富,夏想也不好多说:“李书记,你可有点偏心,一见面就偏向殊黧,我可有意见了。”曹殊黧可以叫李丁山为叔叔,夏想还得必须恪守本份,不能乱了称呼。
李丁山向夏想投去了赞许的目光,心想夏想还真是他的福将,不但为他出谋划策,原来暗中还找了一个局长千金当女朋友,不,说不定很快就是市长千金了,这个小伙子,身上不一定还藏着什么惊喜给他,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他把问题提给李丁山,李丁山摇头:“朝度没有说,他只是说现在还不太清楚,等他有了消息再说。不过据说钱秘书长为人非常低调,在重大问题上从不表态,基本上就是一个中间派人物。”
中午的时候,李丁山放下县委书记的架子,让夏想邀上曹殊黧一起吃饭。不知何故,米萱没有参加,只有李丁山、夏想和曹殊黧三人。曹殊黧的姥爷以前就是区长,现在她的爸爸又是局长,平常见多了厅处级的官员,见李丁山又没有一般官僚的官腔,又有一股文雅气质,就没有称呼他李书记,而是开口就叫李叔叔。
夏想的胳膊被曹殊黧抓得生疼,知道她确实害怕骑马,就想法转移她的注意力:“马是温顺的动物,是人类的好朋友,不会伤害人,不用怕。再说,你也不用这么紧张,上一次在佳家超市的楼上,你抱住我不放的时候,也没见你有一点紧张,更没有脸红,今天怎么这么反常?”
夏想摇头否定了曹殊黧的猜测:“不会,是直接从省委里面得到的消息。关键不是消息的真假,而是听说是陈风市长主动提出要让你爸当燕市的副市长,陈市长和你爸之间没有来往吧?”
“黧丫头,我有个办法……”米萱一脸坏笑,抓住缰绳非常利索地翻身上马,“你也不用换裤子了,我也没有带多余的。你就横坐在马上,坐在夏想前面,让他守护着你,又浪漫,又安全,怎么样,好办法吧?还不快谢谢我。”
“我爸不认识陈市长,也从未听他说过他和陈市长有什么关系,陈市长为什么会主动点名要我爸当他的副手,真是怪事。”曹殊黧若有所思地看向前方,愣神片刻,突然说道,“哎呀,忘了告诉你,我在火车站广场见过陈市长。”
曹殊黧拉开椅子请李丁山坐下:“夏想小心眼,李叔叔偏向我你也有意见?哼,待和图书会儿就和李叔叔一个人说话,偏不理你,看你怎么办?”
“你还说?”曹殊黧小脸涨得红红的,好象周围的红花全部飞到了脸上了,“不许再说了,要不,要不我就推你下去,摔你一个屁股墩,摔哭你!臭夏想,死坏蛋,说人坏话脸皮厚!”
听到夏想得到的惊人消息,曹殊黧也是无比惊讶:“爸爸一点也没有透露过说他要当副市长,你从哪里听说的,别是别有用心的人散播的假消息吧?”
曹殊黧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要不我不去了,就算萱姐借我一条裤子,可是我不会骑马。”
“……”
曹殊黧虽然害羞,不过还是禁不住好玩的心思,最后红着脸横坐在夏想面前,左肩紧紧顶住他的胸膛,屁股挨着他的右腿,感到一股弹力和热力侵来,让她没来由一阵心慌,不敢看夏想一眼。夏想唯恐她摔下去,左手牵着缰绳,右手揽住她的小腰,在她耳边吹了一口气:“别羞了,就当我是你的哥哥。哥哥保护妹妹天经地义,是不是?”
“你有,你就有。”曹殊黧故意大声说话,好象声音越大就越能减轻她的恐惧一样,“再说了我这么白,你这么黑,谁要你当哥哥?我怕你把我带黑了。”
“谁抱你了?尽胡说。”曹殊黧不干了,扭过脸来,假装凶巴巴地说道,“明明是你抱我,我舍身相救,你倒好,不记得我的好,反而诬赖好人,真是一只忘恩负义的小狗狗。”
曹殊黧的身子随着马的走动来回晃动,吓得双手紧紧抓住夏想的胳膊:“你别发坏,别把我扔下去,好不好?”那个机智多变的小女孩不见了,完全是一副任人宰割的小绵羊形象。
米萱见曹殊黧一脸窘迫,很开心地笑了,她钻进车里,过了一会儿出来之后,身上却换成了牛仔裤,原来她早有准备。
“我的马都很听话,一点也不凶,老实得很,小姑娘你不要怕,我可以帮你牵着马,肯定没事。”黄海怕生意黄了,急忙讨好地说道。
处级干部想要结识厅级干部,算是高攀,不算丢份,李丁山说得十分坦然。曹殊黧将菜单递给服务员,让她去安排上菜,她亲自动手帮李丁山摆好餐具,然后对夏想说道:“你自己摆,才不管你。”
虽然说曹永国的命运变化因陈风而起,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的出现,间接导致了陈风对曹永国的关注,夏想看了看近在咫尺的曹殊黧,想起曹永国http://www.hetushu.com放下局长之尊过问他留在燕市的事情,暗暗下定了决心,不管是为了曹局长的仕途,还是为了曹殊黧的幸福,他一定会想方设法和高成松周旋到底。
从曹殊黧的话中,夏想猜出了大概,也一下豁然开朗,明白了陈风先从休闲广场再到火车站广场,轻装视察的重要原因就是,他在城中村改造上遇到了巨大的阻力。
又想起高建远的身影意外出现在了液晶大屏幕项目之中,夏想心中又是一番猜测,对李丁山说道:“李书记,殊黧在设计效果图时,隐约听到,说是高建远作为资方的代表,在公司占据了一定的股份。”
夏想提议下午去草原游玩,曹殊黧自然没有意见,米萱也及时出现了,也要跟他们一起去。夏想猜到米萱其实是故意避开李丁山,不愿意以王全有女儿的身份和李丁山接触,避免出现不必要的麻烦。对于米萱的心态,夏想可以理解,所以也就装作不知道。
李丁山喝着茶水,越看曹殊黧心中越是喜爱,他也见过不少高官的千金,有的高傲如公主,有的傲慢得难以接触,很少有象曹殊黧一样既可爱又不故意拿捏身份的,言谈举止都十分自然,几句话就说得让他满心欢喜。
夏想重重地点头:“我也很惊讶,不过殊黧她并不知道高建远是高成松的儿子,只是无意中听到有人说了一句,正好记了下来。我想,应该错不了。”
李丁山看得出来曹殊黧对夏想的依赖,两个人之间一个眼神和一个动作,都十分默契,作为过来人,他当然知道曹殊黧对夏想的情义,要不她也不会不远千里前来看望夏想,他也就不再顾忌许多。既然曹殊黧没有叫他李书记,而是直接称呼为李叔叔,可见她也是非常聪明的小丫头,生在高官之家的子女,知道规矩,知道什么时候该称呼什么,叫他叔叔,表明了一种态度,他也就给足了曹殊黧面子,直接说出了想要结识曹永国的想法。
“他也觉得奇怪,也是隐约听说,是陈风的提议。朝度说,陈风和曹永国没有来往,应该也不认识,怎么会突然提出让他来当副手,而且还是常务副市长。陈风是路书记的嫡系,要是陈风有意让曹永国和他搭台,一直对陈风非常看重的路书记力挺曹永国,也就说得过去了。”李丁山按着额头,一副沉思的样子,“陈风意外看重曹永国,中间肯定有中间人,也不知道这个关键的人物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