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9章 各方关系潜流汹涌

曹殊黧噘着嘴将手机还给夏想,小声地说了一句:“我爸就是官迷,势利眼,居然让我听你的话,太伤人心了。”
要是陈风听到夏想的分析,肯定会满意地拍拍夏想的肩膀,说上一句“答对了”,曹永国虽然觉得夏想的理由有点离奇,主要是他远不如夏想了解了陈风的性格和他目前的处境,他还是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说道:“这个太突然了,也太意外了,我得好好考虑一下……”
夏想伸手要将电话递给曹殊黧,曹殊黧摆摆手,嘴巴一动一动却没有发出声音,夏想看明白了,她是在说“我没在”,不由笑道:“曹伯伯找你是正事,再说也瞒不过他,别装了,快接电话……”
晚饭吃的是炖菜锅饼,就是用大铁锅炖上肉和白菜,在铁锅的边上贴上面饼,利用炖菜的热气和铁锅的热力将面饼烤熟,面饼一边松软可口,一边焦脆,再加上炖菜的菜香和肉香浸入了面饼之中,吃起来格外好吃。
夏想没有理会曹殊黧的搞怪,他又和曹永国聊了几句,在向他保证要照看好曹殊黧之后,又对曹永国说起李丁山有机会要去拜访他,曹永国高兴地说道:“替我转告李书记,我随时欢迎他前来作客,还有小夏,以后多给曹伯伯来电话,有事没事说说工作上的事情也可以,对不?黧儿你别让她乱跑,她很调皮,你替我管着她,别让她惹事……”
王肖敏?夏想被这个突然的消息震惊了,他看了李丁山一眼,见李丁山也是一脸惊讶,微微摇头,知道他也不认识王肖敏,心是更是纳闷,市里他只见过胡增周胡市长,和王部长面都没有见过,他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还提出要调到他市里,开什么天大的玩笑?
贝合商贸的不算,因为贝合商贸提出承包荒山的申请,所给的价格之低,让石堡垒有撕掉申请材料的冲动,简直就是想不花钱而将滚龙沟合法地将入刘河的口袋!
夏想没有捂住话筒,就是故意让曹永国听到。曹殊黧恼怒似地瞪了他一眼,又冲他挥了挥毫无威胁力的小拳头,才接过电话,不情愿地说道:“爸,我都睡着了,你非要烦我做什么?”
恐怕事情的关键还在王肖敏身上,估计他也是受人所托,既然不是胡市长,又能是谁呢?夏想再聪明也想不到,事情还就真是绕来绕去,不过绕又回了燕市,根源在陈风身上。
兴奋之余,石堡垒看向夏http://m•hetushu.com想的目光就多了几分亲热:“夏秘书,市委组织部的王部长打电话时,向我问起你,听口气王部长好象想把你调到市里,你是李书记的秘书,我可不敢替你做主,不过王部长既然提了出来,我必须转告你一声。当然,主意还得李书记拿。”
如果省里真要透露出这个意思,夏想可以猜到曹永国根本就不会拒绝,他等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燕市的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可比测绘局局长的位子好多了。
曹永国话未说完,又想起了什么:“让黧儿接电话,我有话问她!”
“路书记和我不熟,他怎么会想起我?真是怪事……夏想你还听到一些什么,别藏着了,快说出来!”事关切身利益,曹永国的声音不再四平八稳,终于露出了急躁的一面。
真要是有了投资,算起政绩来,李丁山拿大头,他身为县长也至少可以分一小部分,这才是让石堡垒最动心的地方。
“没什么想法,说实话,李书记,这件事情中间或许有误会,也许还有另外的隐情,不管怎样,我都不会离开坝县,不会离开李书记,除非……”夏想耍赖地一笑,“除非李书记嫌弃我了,想把我调走,那就另当别论了。”
当夏想提议直接回房间,不再在外面散步的时候,米萱圆睁双眼,以一副难以置信的眼神看向夏想,极度怀疑他的用心,夏想急忙解释,摆脱嫌疑:“秋凉,容易感冒,黧丫头要是病了,我没法向曹局长交待!另外晚上我正准备向曹局长打个电话,得让他知道黧丫头在我这里,要是让他以后从别人嘴中知道殊黧来过坝县,肯定会对我有意见。”
第二天上午夏想本来还想陪曹殊黧转一转,却因为有事没能成行,因为黄鹏飞突然要求召开常委会,要讨论几项人事变动。
夏想被被子包住,除了感觉呼吸不畅之外,曹殊黧的拳头不但没有一点力度,反而就象捶背一样,舒服得很,他一不反抗二不动弹,任由曹殊黧打个不停。
“……”话筒中传来粗重的呼吸声和短暂的沉默,过了大概有半分钟,才听曹永国声音有些微微颤抖地说道,“宋朝度说的?”
曹殊黧有时是调皮,但绝对不是一个惹是生非的女孩,夏想嘴上答应着,心里明白曹永国这些话其实是让他表明,他和他家之间的关系,又向前大步迈近了一层。
和_图_书永国惊吓出一身冷汗,心里更加感激夏想的消息,急忙给卢部长打电话汇报一下。虽然卢部长附和路书记表示支持自己,但心中对自己肯定不满,他必须把事情向卢部长说明,端正态度,别让他起了疑心才好。
夏想怎么会知道王肖敏是受陈风所托,借将他调到章程市的理由,再将他调回燕市,不是王肖敏要他,是陈风想要他回燕市。当然跨市调动比较繁琐,王肖敏架不住陈风的再三要求,毕竟他和陈风关系非同一般,就打算先通过石堡垒探探李丁山的口风,在他看来,只要李丁山肯放人,一切好说,夏想肯定同意,在省城城市的市长身边,总比在偏远穷县的县委书记身边强了太多,在哪里更有前途,谁都能分得清。
一个人没有敲门就冲了进来,人没到,声音先到:“黧丫头,想好没有,明天去哪里玩?……啊,这么快就上床了?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我真的什么都没有看见,千万不要杀人灭口!”
肉可选鸡肉、猪肉和兔肉等,配菜可选白菜、萝卜等,配料有口蘑、蕨菜、香菜,好象是一锅乱炖,其实进锅的次序很有讲究。三个人吃得满头大汗,曹殊黧尤其爱吃面饼烤脆的一面,结果就是夏想只好吃她剩下的剥了皮的面饼,一连吃了好几个,才算让她对偷看事件彻底消了气。
夏想大汗,曹殊黧平常挺聪明一个丫头,怎么关键时候来这么一句?什么叫你都睡着了,你睡觉的时候我要是还在你身边,岂不是说明二人关系暧昧?曹伯伯要是误会了哪还了得?
夏想露出头,长出一口气,完了,又被误会了,好象他真是故意偷看曹殊黧睡觉一样。不过说实话,黧丫头的姿势虽然不太雅观,不过洁白的闪着光泽的小腿再加上曼妙的身体,又以一副慵懒的样子趴在床上,不让人浮想联翩都不行!
夏想看了曹殊黧一眼,见她瞪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安静地坐在一边,眼睛眨呀眨地看着他,恬静得象个小妻子,让他不由好笑,疯起来时不象样,安静的时候又乖得让人难以置信,真是一个多变的精灵。
夏想只好举手求饶:“刚才明明我敲门,是你同意了我才进来的,你不能不讲理,我又不是故意的!再说你睡觉的姿势太不雅观了,我不小心看了一眼就感觉头疼,其实是我吃亏了才对。”
“米萱你又胡说八道,我要杀了你!”www.hetushu.com曹殊黧放开夏想,追着米萱跑了出去。
燕市的常务副市长配上常委正好正厅,和他现在的职别相当,但权力和视野不可同日而语,以后的前途也是一片光明,如果事情真的成了,在退下来之前上升到副省级也不是一件难事,曹永国忽然觉得心情无比舒畅,仿佛一瞬间充满了精力,他的声音也一下提高了许多:“黧儿,反正也是放假了,就在坝县多玩几天,当然前提是不能影响夏想的工作,还有,不许捣乱,要听话,听夏想的话,听见没有?”
夏想猜测曹永国的不满之中,肯定有对王军洋的怨气的成份多一些,对于曹殊黧前来坝县看他一事,就算有气,也怪不到他的身上,不过他还是语气非常恭敬地说道:“曹局长,李书记听到一个消息,说是有可能要调您到燕市任常务副市长,高配常委……”
夏想腼腆着笑,又挠挠着头,乖乖地走了出来。刚一出门,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哄笑。他摇摇头,女人不管是大是小还是成熟不成熟,都一样古怪莫名,心思难猜。
挂断夏想的电话,曹永国心中对宝贝女儿的担心早就放到了一边,犹豫着是不是该给卢渊源打个电话。按说这么大的事情,卢部长居然没人向他透个口风,是不是哪里出了差错?猛然他一拍脑壳,对了,肯定是因为是路书记先举荐的他,让卢部长有了别的想法,认为他既然有了路书记的路子,却不告诉他,摆明了不把他放在眼里?
只要有政绩可得,一切再按照正常的程序来,刘世轩最后得不到滚龙沟也怨不到他的头上,石堡垒拿定了主意,在李丁山和刘世轩之间,在保持中立的基础上,适当向李丁山倾斜一点,应该说,适当向政绩靠近。贝合商贸拿到了滚龙沟,不过是换汤不换药,不会给坝县和当地百姓带来任何好处,省城的公司来投资就大不一样了,钱多钱少不要紧,关键是坝县也有省城的大公司来投资,光是名声传出来,也会让市里高看一眼。
也不知道二人说了些什么,过了一会儿再回来的时候,又是一副有说有笑的模样,不过曹殊黧还是板着脸将夏想轰了出去:“去去去,快出去,我要换衣服!”
吃晚饭的时候,他去县委招待所找曹殊黧。敲门进去,发现小丫头很没形象地穿着一件睡衣,没盖被子,直接趴在床上,屁股挺翘,露出内裤的痕迹,整个身子和-图-书曲线玲珑,看得夏想没注意脚下,差一点被地毯绊倒。他急忙咳嗽一声:“黧丫头,你睡没睡着?”
在曹殊黧的房间,夏想拨通了曹永国的电话,曹永国听到是夏想之后,第一句话就问:“黧儿是不是在你身边?”
曹永国心里翻腾不停,过了半晌才强行压下心中的震惊,心中的情绪既复杂又感慨,仿佛夏想出现之后,许多事情都有了意外的转机,原本他让曹殊黧和他一起设计休闲广场和火车站液晶大屏幕项目,不过是为了让她多参加社会活动,多些实践经验,也和夏想适当保持良好的关系,看有没有借机认识宋朝度的可能,没想到,收获却远在意料之外,让他暗暗庆幸当初的决定是多么英明。
曹殊黧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啊”的一声大叫,一扬手就一只枕头飞出,正砸在夏想脸上:“坏蛋,色狼!谁让你进来的?你上次偷看我裙子里面还没有找你算帐,你这次又偷看我睡觉,你真是脸皮太厚了!”
不过王肖敏估计错误了形势,就算李丁山同意放人,夏想也不想现在离开坝县,更不想到陈风身边工作,相比起李丁山并不明朗的前途,陈风才更是前途未卜的那个人。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他在陈风那里得不到李丁山对他的绝对信任。
曹殊黧不满地白了夏想一眼,似乎是埋怨他不该出卖她,让她非常不耐烦地又将重复过的事情再重新说上一遍,不过不满归不满,她还是十分详细地将当时情形从头到尾说个清楚,最后又一连强调了好几遍:“爸,这件事情全是因为夏想引起的,跟我可没有什么关系。陈市长先去了休闲广场,才来到火车站广场,就是因为两处设计都让他非常满意,他就问我设计师是谁,我让他看效果图上的设计人名字,很不幸,我的名字也在某人的名字后面,就这样……”
“是的,据说是路书记的提议,还有卢部长也是非常赞成,不过还没有完全达成共识,所以消息可能还没有传出来!”从曹永国的反应中,夏想知道他还没有听到风声,否则也不会如此失态。
不过他也清楚,石堡垒绝不会和他开这样的玩笑!
夏想的想法是,尽管坝县的工作千头万绪,但和曹局长的关系一定要保持融洽,不能因为曹殊黧的事情而引起误解。李丁山虽然是坝县的县委书记,但归根结底,许多关系的根源都在省城,必须要有自上而下的全局观。
“行了www•hetushu•com,别跟我打掩护了,黧儿是什么性子我还不知道她?她要想家,早就自己打来了,还用得着你来替她说好话?”曹永国的声音中多少有一丝不满,“不过米萱陪她一起去了,我就放心了。小夏,你打电话过来肯定有别的事情吧,就直接说吧。”
都是人老成精的人物,夏想心想这个电话算是打对了:“黧丫头来坝县玩了,我陪她到处转了转,草原的景色很美,她玩得很开心,不过她还挺想家的,就催我打电话回去。”
曹殊黧气得暴跳如雷,翻身下床,拿起被子劈头盖脸就把夏想包在里面,然后轮圆了胳膊打在被子上:“打死你,打死你个大坏蛋。回头我就告诉爸爸,你又偷看我睡觉!”
曹殊黧见夏想看她,吐了吐粉红的舌头,又冲他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夏想笑笑,继续对电话说道:“听说是陈风陈市长向路书记举荐的您,他在城中村的改造上遇到了许多难题,身边急需一个学者型的助手,正好上一次在火车站广场遇到了黧丫头,可能就是因为这个,他才对从底层做起的曹伯伯大感兴趣……”
李丁山不同意调走夏想,再加他本人也不同意,市里也不会太强人所难非要调他。不过这事发生的有点蹊跷,李丁山猜不到发生了什么,夏想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他甚至想到了胡增周,难道是胡市长的意思,委婉地通过王肖敏转达?不应该,别说他没有那么大的魅力,就算胡市长真的是因为上一次事件对他青睐有加,也犯不着非要通过王肖敏,再中间经过石堡垒一道,这样做也太绕弯了,堂堂的一市之长想要调动一个没有级别的县委书记的小秘书,用不着非要这么掩人耳目吧?
自从听到米萱喊出黧丫头之后,夏想就一直随她叫曹殊黧为黧丫头,显得亲切。
好在曹永国正在激动之中,曹殊黧也是有口无心,父女二人都没有意识到这句话的深层含义。曹永国让曹殊黧接电话,就是让她再详细说一遍上次在火车站广场,偶遇陈风的事情。
曹殊黧没有说话,米萱却不以为然地撇撇嘴:“年纪不大,心思挺重,不管你们了,我去找我爸去,一年到头都见不了他几次,既然来了,我就去当好女儿去了。”
石堡垒走后,过了半天,李丁山才自嘲地一笑:“也不知道是我运气太好,还是太不好,好不容易找了一个称心的秘书,总有人惦记着,想要把你调走……小夏,你是怎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