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0章 连若菡的企图和曹殊黧的聪明

曹殊黧捂住了眼睛,摇着头说道:“不看了,不敢看了,再看我都要羡慕死了。连姐姐,你皮肤这么好,用的是什么化妆品?还有,你知不知道草原的风很硬,很容易伤害皮肤,你可要小心了。”
连若菡抬头看了郑谦一眼:“郑书记,既然你把郑涛都带来了,就让他过来和我见上一面,也没什么,是不是?”
一句话就把王冠清后面的话生生噎了回去,他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让开了门口,心里砰砰跳个不停,心想这小丫头是什么来历,说话挺有水平,还暗示她和燕市公安局局长关系非同一般。燕市公安局局长是什么级别,是副厅,他和人家相比,差了太多。听她随意的口气,还敢当面说燕市公安局局长的不是,王冠清再傻也听得明白,曹殊黧是在暗示他,她也是有身份的人。
郑谦差点汗流浃背,人家不但连他是谁都打听得一清二楚,连他把郑涛带来都猜到了,果然厉害,事到如今,他也无话可说,只好尴尬地点点头,正要转身出去去领郑涛,夏想抢先一步:“我去把郑涛找来,郑书记陪小连说说话。”
王冠清就在心里暗骂郑谦软蛋,遇到事情就会向后退缩,他电话都打了半个小时了,还不见人影,堂堂的县委副书记就这副熊样?真丢人!不知何故他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要是李丁山遇到这事,肯定不会向后退缩,会主动挑起责任!
连若菡起身告辞,没理夏想,只是冲郑谦和王冠清微一点头,又对曹殊黧展颜一笑:“记得给我打电话,我们还有许多话要说。”
连若菡端坐在王冠清的办公室内,一脸云淡风清,既没有高高在上的傲慢,又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就是给人以十分淡然的感觉,淡淡的让人觉得她不可琢磨,又难以靠近。王冠清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亲自给她端上水,又没话找话,却被她一句话挡了回去:“我等的人什么时候来?”
曹殊黧不愿意:“我都听到了,你要去见漂亮的汽车姐姐,对不?我也要去,我也想见见她。”
郑涛神色紧张地回头看了夏想一眼,见夏想冲他点点头,心中笃定了许多,脸上挤了一丝笑容:“连姐姐,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是有心的,我就是被王明拉过去玩,平常我也和他没什么来往,就那天他非要我和他一起去吃饭,没想到就冲撞了你,姐姐你大人有大量hetushu•com,就别和我一般见识了,好不好?你看我这么胆小,你要一生气,我会吓得半死的!要不你别生气了,骂我两句,还不解气的话,就踢我一脚,不过别太用力了,我怕疼。”
就算面对县委书记和市委书记,他也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
连若菡脸上闪过一丝失落:“我爸正好相反,他从来不管我,我一年到头也见不到他一面……不提他,没他管正好,我一个人逍遥自在岂不是更好?我好羡慕你有一个关心你的好爸爸……”她的声音低了下去,终于露出柔弱的一面。
郑涛如遇大赦,低头鞠躬:“谢谢姐姐!”不料弯腰过大,头碰到了桌子上,咚的一声。他捂着头,咧着嘴不好意思地笑了,连若菡也被他的滑稽样子逗得掩嘴而笑,一时间,气氛大为缓和。
“汽车姐姐?她叫连若菡!”夏想笑笑,觉得曹殊黧去了也没有坏处,万一连若菡不好对付,可以让她出面,美女见美女,总要有几份惺惺相惜才是,“别叫她姐姐,她未必比你大,就是一副装酷的模样罢了。”
曹殊黧拉着连若菡的手,眼睛却看向夏想:“那我找你说话的时候,能不能带上他?”
听了郑谦的叙说,夏想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儿。原来连若菡今天又出面找到公安局,提出对被她撞坏的汽车照价赔偿,王冠清当然不敢要,也没法要,王明开的车是走私车,手续不全,他是公安局局长,真是要追究起来他还要负包庇的责任,别说要钱,恨不得赶快找人把车销毁了才好。可是连若菡性子倔强,非赔不可,王冠清见这尊大神说不得惹不得,只好哭丧着脸接下了她扔下的十万元。
连若菡才想起来这里的真正目的,脸色就冷了下来,转头对王冠清说道:“王局长,是不是准备拖到天黑?”
第四个人就是郑涛,王冠清心里清楚得很,急忙告诉了郑谦。郑谦一听就急了,人家这是要秋后算帐,三个人都打住院了,剩下一个也不能放过,不打住院,至少也要打趴在地上。他病急乱投医,想起夏想说他有证据可以证明郑涛清白,就急忙找夏想帮忙。
其实那辆走私蓝鸟弄到手才花了五万多,连若菡给了十万,还算多赚了五万。王冠清心里却不踏实,总觉得好象对方要给他设套,要陷害他一样。
如果一个男人当面夸她,连若菡不但不会理他hetushu.com,还会认为他另有所图,说不定还会举手就打,但现在是一个看上去清丽动人,却又天真无害的美少女,毫不掩饰她眼中的羡慕,用一种近乎呓语一般的口气说出她的漂亮和气质,任连若菡再自傲再拒人于千里之外,也不由得她不为之心神一动,怔了片刻,冲曹殊黧展颜一笑:“小妹妹,其实你也非常漂亮,真的,你的漂亮好象琉璃一样,纯粹而晶莹,就好象一朵从天而降的雪花,有着仙女的纯洁。”
“噗哧”一声,一直紧绷着脸的连若菡笑出声来,她挥挥手说道:“别紧张,我没说要罚你。就是看你瘦瘦弱弱的样子和我弟弟挺象,就想教育你几句,别天天和那些不学无术的混混在一起,没有一点好处,最后还会害了自己。你胆小也是好事,总比不知天高地厚无法无天的人好许多。好了,别发抖了,想走就走吧。”
要是半个小时前,连若菡对夏想肯定理也不理,不过现在看在曹殊黧的面子,小声“哼”了一声算是回应,然后就看了郑涛一眼,问道:“你上高中没有?看你的样子文质彬彬的,怎么能胡乱跟那些坏人混在一起?”
王冠清心中无比懊恼,原本以为曹殊黧看着单纯,好欺负,没想到他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人顶了回来,真够厉害的,比起连若菡的摆在明面上的高不可攀,曹殊黧骨子里也是一个骄傲的人,不过她性子是随和,只要别惹她就成。一旦惹了她,她也会非常聪明的还回来,让你吃个哑巴亏。
“你是夏秘书的女朋友?”王冠清看似无意地站在门口,其实正好将门挡了个严严实实,显然是不想让曹殊黧进去。
王冠清悻悻回到办公室,见曹殊黧又坐回了连若菡对面,和郑谦对视了一眼,心想一个是县委副书记,一个是县公安局局长,却在一旁陪着两个不满20岁的小女孩,说出去会不会非常丢份?
心里这么想,王冠清对夏想是又恨又怕,急忙迎进屋来。跟着夏想身后的曹殊黧不等王冠清说话,落落大方地冲他点点头,笑道:“王局长好,我是夏想的朋友。”
曹殊黧想不出来用什么话来安慰她,只好转移了话题:“夏想怎么还不回来?”
王冠清吓了一跳,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这一点,正当他为自己突如其来的念头惊慌时,突然听到有人敲门,急忙开门一看,夏和-图-书想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出现在门口。
夏想从她的穿衣打扮以及淡淡的神情上,心中断定她今天过来不是特意找事,估计另有打算。
郑谦虽然不知道连若菡是什么来头,但能让沈复明急巴巴地打来电话的人,他一个小小的县委副书记绝对惹不起,不得不低声下气地开口求人。
王冠清惊讶得瞪大了眼睛,郑谦主动向夏想打招呼,赔着笑脸,难道是郑谦和李丁山结成了同盟?不会吧,他不是刚刚才和刘世轩谈好了条件,怎么能转眼就变?做人不能这么朝三暮四吧?
郑谦有难,夏想不能袖手旁观,有这样的好机会岂能错过?他一口答应下来,挂断电话就对曹殊黧说:“黧丫头,我有事要去公安局一趟,要不你自己去转转?”
谁也没有想到,连若菡非要见郑涛一面,就是为了这么一个简单的理由,王冠清和郑谦都以为她是来找回平衡,却只是为了说上几句话,警示郑涛一番,让二人都大惑不解。只有夏想并没有多少吃惊,他虽然不太了解连若菡,但也知道以连若菡的身份,犯不着抓着这点小事不放,她前来找郑涛,肯定有别的想法。以她的性格和身份,做出不合常理的事情再正常不过,夏想才不会大惊小怪。
曹殊黧点点头,眼睛扫了办公室里面一眼,见连若菡面露不耐之色,就说:“王局长是从基层做起的干部,政治水平就是高,比起燕市的公安局长也不差,回去后,我要告诉孙叔叔,让他少一点官僚作风,多一点实干精神……哼,我最不喜欢他打官腔的样子,哼哼哈哈的,好象吃东西噎着一样。”
曹殊黧将手机放回口袋,摊摊手,无奈地说道:“我爸总不放心我,差不多天天打电话,我都是大孩子了,又不是十岁的小孩,哪里有那么多好操心的?连姐姐,你爸是不是也这样呀?”
夏想一走,郑谦才注意到曹殊黧,猜到她可能是夏想的女朋友,就热情地说了几句话。曹殊黧应对自如,她见多了厅级甚至副省级的高官,一个县委副书记在她的眼界之内,不算什么人物。和郑谦说了几句,她就借机来到连若菡面前,自顾自地坐在她的对面,双手托腮,就如一个好奇的小女孩一样,目不转睛地盯着连若菡看。
女人之间永远不缺美容方面的话题,外表冷漠让人难以接近的连若菡一旦和曹殊黧聊起护肤和美容,也和寻常的和_图_书美女一样,问东问西,格外经心,让郑谦和王冠清二人在一旁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好一脸苦笑,在一旁陪着小心。
王冠清心里直骂郑谦,又骂夏想不靠谱,找个人怎么找这么久?同时心里也惊讶连若菡脸色变化之快,和刚才反差之大令人吃惊。刚刚还和曹殊黧谈笑风生,现在突然变了个人一样,冷若冰霜,而且还有一股逼迫人的气势,让他连大气都不敢出。
小连?郑谦和王冠清面面相觑,夏想是什么意思?对连若菡说话这么随意,是不知道她来头不小,还是和她关系熟悉?
郑谦却不理王冠清,只是随意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就略显恭谨地来到连若菡面前,赔着笑脸说道:“连小姐,上一次打架事件中,有一个人一直在旁边围观,他吓得不轻,再说他也没有动手,你看,是不是就不追究他的责任了?”
夏想前脚进门,郑谦后脚就到了,不过他没有领郑涛一起来,而是让郑涛在旁边的办公室等着,能不出面就不出面,看情况再说。郑谦一进门就看到夏想也在,心里踏实了许多,就主动笑着和夏想打招呼:“夏秘书来了,辛苦了。”
连若菡惊讶地叫了一声,下意识地摸了摸脸:“怪不得这几天我总觉得脸上发痒,原来是被风吹着了。小妹妹,要不是你提醒我,还不知道会被吹成什么样子?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保护皮肤?……”
“姐姐这么漂亮,我怎么能看够?”曹殊黧直接无视连若菡的怒目而视,仍然很纯真地笑,露出两颗好看的门牙,“以前总有人说我漂亮,现在才知道,和姐姐一比,总觉得我差了一点什么,你说说看,为什么我总觉得你的漂亮之中,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让人沉迷?”
连若菡今天没有穿她那一身火辣的牛仔装,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马尾辫没有束上,随意地披散在背后,反而让她增添了不少淑女的味道,再加上她淡淡的表情,幽静的眼神,宛如空谷幽兰。
王冠清也笑着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心里却直骂,夏想从哪里找的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坝县这个穷地方平常也很少见到美女,今天这是怎么了,美女成群了!
连若菡一笑,如幽兰迎风怒放,又如旭日初升,艳光四躲,不但曹殊黧一时惊呆,就连一旁的郑谦和王冠清都不由自主屏住了呼吸!二人都在想,怪不得她一直都是冷清的和-图-书表情,没有笑脸,原来笑起来这么好看,真要总是笑,那还了得!
郑谦也纳闷夏想怎么还不回来,正打算去看看,夏想和郑涛一前一后推门进来。一进门夏想就先冲郑谦和王冠清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就领着郑涛来到连若菡面前,说道:“小连别生气,不是故意耽误时间,实在是小涛胆子太小,我劝了他半天,他才敢见你。他一是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美女,二是也没经过这么大的场面,你多担待多体谅。”
连若菡可以对贪恋她的美色的男人不屑一顾,可以对别人羡慕的目光不以为然,却对同样是美女的曹殊黧单纯而清澈的目光,不能无动于衷。片刻之后,她没好气地说道:“看什么看?半天了,还没看够?”
郑谦知道他的儿子说不出刚才一番话来,现在才明白夏想为什么去了那么长时间,原来是教郑涛如何解围,不由心中暗生感激,向夏想投去了感激的一瞥。
郑谦还好说,因为有求于夏想的原因,对曹殊黧倒没有什么想法。王冠清却不同,连若菡是有后台,可是曹殊黧是谁他不知道,认为她不过是普通人家的女孩,也敢坐在公安局局长的办公室,旁若无人地聊一些女性话题,他就心里很不自在,就想找个机会敲打曹殊黧几句。
连若菡给了钱之后,却没有走,提出要见一见当时当场的第四个人,她的话说得很明白,当时王明一伙一共是四个人,三个人被他打倒,另一个没有动手,一直在旁边旁观,她要见他一面。至于她有什么目的,她不说,没人敢问。
本来曹殊黧和连若菡一直说个不停,他没有机会插嘴,主要是他不敢打断二人对话,怕惹连若菡不高兴。正好曹殊黧的手机响了,她起身到外面去接电话,不一会儿返回办公室时,却被王冠清挡在了门口。
夏想谦虚地一笑,轻轻摆了摆手,不想居功。谨慎端正的态度更让郑谦心生好感,再看看王冠清一脸尴尬地站在旁边,想起刚才连若菡指桑骂槐的话,再联想到王冠清非要把他推出来的险恶居心,就越发觉得王冠清的一张老脸实在可恶!
王冠清一愣,脑中又突然跳出一个念头,夏想脸上的笑怎么和连若菡的笑那么相象,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淡淡的,好象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镇静自若,怪事,真他妈的怪事!夏想还说他和连若菡不认识,说不定事情就是他和她暗中搞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