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37章 直白和含蓄两种风情

等张信颖一离开,连若菡突然说了一句:“这种女人,以后离她远一点。”
夏想一提醒,曹殊黧总算发现了状况,就让米萱也挤到后座上来。连若菡挺直身子,好象也有意显示她高挺的胸部一样,又扭了扭腰:“我来开一会儿车,坐太久了,闲得慌。”
夏想突然发怒了:“连若菡,请你自重。如果你觉得你真可以目空一切,不把所有人放在眼里的话,就不必和我们在一起了!”
夏想笑笑,一副无所谓的表情:“空气中含氧量只有百分之二十一左右,其他气体高达百分之七十九,但为了吸入氧气,必须要忍受其他百分之七十九的废气。”
楚子高不是没有眼色之人,但被一个美女当面赶走,多少有点放不下面子,他干笑两声:“连小姐多包涵,我和夏秘书是朋友,老朋友见面,热情一点也是正常的。”
曹殊黧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我爸现在对夏想好得很,他又不是没有主见的人,用不着你添油加醋,更不会听你说他坏话。”
饭后,也不见连若菡付帐,经理连同领班远远送出大门,连若菡不理他们,也不肯和他们多说一句话,开车就走。出了京城,一上高速,她就将车停到一边,交给夏想来开。
曹殊黧也被夏想逗乐,冲米萱做了个鬼脸:“废气!”
楚子高最后还是告辞而去,不过他让夏想一有空就去找他,夏想也想从他这里了解一些信息,就随口答应了。
米萱气得站了起来,想说http://www•hetushu.com什么又没有说出来,最后还是悻悻地坐下:“我暂时停战,另外郑重警告夏想,如果你想让我在姑父面前说你好话的话,你就得向我妥协。”
连若菡总是一副漠然的样子,好象永远不会动怒一样,她轻轻地抿了一口茶,目光却是看向夏想:“我有些奇怪,黧丫头能忍受得了她,因为她是她的表姐。她和你又没有亲戚关系,你怎么就能容忍她总是一副搬弄是非的小人模样?”
米萱乐得哈哈大笑,用手指着连若菡说道:“没想到你还有这么有趣的时候!”连若菡却看也不看米萱一眼,更没有理她,让米萱大感无趣,翻了翻白眼,不再说话。
夏想想偷懒:“我会开车不假,不过没驾照,怕被查。”
米萱尽管十分不情愿,不过路过章程市的时候,她还是将她的车放在了章程市,坐在了连若菡的车上。夏想被逼无奈,只好受累开车,因为连若菡不愿意和米萱坐在一起,米萱更不愿意和连若菡并排坐,所以只好是曹殊黧和连若菡二人在后座,米萱在副驾驶陪着夏想。
连若菡可能是觉得夏想开车水平不低,开长途也确实累人,所以不肯退让:“没关系,高速路上没人查驾照,到了燕市有人查的话,有黧丫头在,你还担心什么?”
夏想傻笑:“一点诚意也没有,你靠的是左肩膀,现在揉右肩膀,不是故意气人又是什么?”
饭后,送依依不舍的曹殊黧回家,http://m.hetushu•com米萱也要住在曹家,和曹殊黧约好有时间上她家吃饭之后,夏想就和连若菡一起来到国际大厦,准备入住。
米萱听明白了夏想的讽刺,骂道:“不解风情就算了,算你老实,比我想象中好一点,还算对得起黎丫头……不过你也不能骂表姐是狗,对不对?”
连若菡居然让步了!
夏想知道他没有选择,只好愉快地接受了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作为京城最有名的名吃之一的全聚德烤鸭,中午正是用餐的高峰,没有座位才是正常现象。一行四人赶到总店的时候,就被门童礼貌地拦在了门外,告知他们现在无座。连若菡没有说话,只是翻出一张卡递了过去,门童接过一看,脸色大变,急忙点头哈腰地请几人进去,又要着急去请经理,连若菡却摆摆手说道:“不用麻烦了人来添乱了,直接安排一个房间,尽快上最好的菜就可以了。”
要是只有夏想在,他肯定会和楚子高聊上一聊,可惜的是,连若菡非常不喜欢楚子高的谄媚笑容,冷冷地对夏想说道:“我们是吃饭,不是讲排场。你和他有交情以后再说,现在请他出去,让我们安静地吃饭好不好?”
“刁蛮刻薄,有胸无脑!”连若菡毫不客气地给张信颖下了定论。
曹殊黧的小手柔软而带着一丝凉意,紧紧抓住夏想的胳膊,痒痒的,又有一种令人心动的柔情。她的头轻轻靠在他的肩膀上,一点也不重,几根调皮的头发在他的耳朵www.hetushu.com和脸上,划来划去,有一股特有的少女体香传来,让他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相比米萱直白的诱惑,曹殊黧无心地靠近,才是最让人心醉的风情。不是所有男人都粗浅地喜欢雪白的大腿,更多有味道的男人,喜欢若隐若现的含蓄之美。
几人被安排在最好的雅间,刚坐好,经理就一脸笑容地敲门进来,正要说话,连若菡不耐烦地挥挥手:“请你出去,我不需要你来献殷勤,只想和几个朋友安静地吃个饭。”
经理被抢白一通,脸色有点尴尬,不过还是态度非常恭谨地点点头:“是,听您的吩咐。”
夏想的发怒倒不是因为楚子高的难堪,楚子高经营饭店多年,遇到的尴尬和难堪太多了,早就练成了刀枪不入的厚脸皮,他突然发火是因为他想试探一下连若菡的反应,看她知不知道适当地收敛一下。
“请你离开!”连若菡的语气淡淡的,却有一股不容置疑的坚决,“否则我们就换一家饭店。”
夏想猜测,连若菡肯定是被宠坏的千金小姐,估计在和家里人赌气,所以一个人出来到处乱转。对连若菡的身世他也大感好奇,不过他也明白对连若菡来说,有时你越表现得迫切,她越会将你推开,所以夏想并不急着知道她到底是谁。
“连某某,你到底是什么来历,刚才装得挺气派。听说京城的人好面子,经常弄一些群众演员来配合演戏,好充门面,刚才那个经理,我看着挺面熟,是不是哪个电影里跑龙套的?”米www.hetushu.com萱一说话就是冷嘲热讽,她对连若菡极度不满,处处看她不顺眼,所以会随时挑她毛病。
身为表姐,米萱却没有一点表姐的自觉。她穿着短裙,安全带从两座山峰之中穿过,仿佛一条大河穿山而过,反而更显得山峰高耸。这还不算,车上本来不热,她还故意乘曹殊黧不注意,拿裙子当扇子扇风玩,一抖,就露出雪白油亮的大腿,还故意拿眼去看夏想,意思是,就诱惑你,看你受不受得了?
三个小时后,车到燕市。天色已晚,夏想本来想先送曹殊黧回家,不过曹殊黧却坚持要和他一起吃晚饭,他又只好将车开到了楚风楼。
“好吧!”夏想见曹殊黧也不替他说话,只好坐到了驾驶座上,“不一留神成了司机,不过能为三位美女开车,也是一种荣幸。”
夏想心中感慨,曹殊黧真是一个精灵一般的女孩,对于她,他真的是由开始的喜欢,渐渐地有了爱意。他还能奢求什么,她漂亮而聪慧,大方得体,又不骄纵,出身于高干之家,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流露过一丝千金小姐的气势,也不嫌弃他一无出身二无背景,他还能挑剔她什么?
夏想一开始可以假装视而不见,不过等后来米萱干脆将裙子翻得高高的,甚至露出了里面的红色底裤时,他终于受不了了,对米萱说道:“很热吗?很热的话,我有个建议,你打开窗户,将舌头伸到外面,保证不出一分钟,你就会全身冰凉。”
夏想的意外到来让楚子高欣喜若狂,亲自出来作陪,忙和-图-书前忙后殷勤得比服务员还勤快,让所有员工都大跌眼镜,不明白近来脾气见长的楚大老板怎么肯弯一下腰,降低身段来陪一个看上去没什么来头的年轻人?
连若菡终于笑出声来:“没想到你还是一个挺有趣的人,这个比喻非常恰当。”连若菡一笑,如雪后阳光,冷艳绝伦,光彩四射。
不但曹殊黧不敢相信地睁大了眼睛,米萱也是看看夏想,又看看连若菡,好象要发现什么秘密一样,结果当然让她失望,夏想脸上带着一丝浅笑,不动声色,连若菡也是若无其事的一脸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中午的时候,车到京城,小睡一觉的曹殊黧气定神闲,伸了伸懒腰,又假装揉了揉夏想的肩膀:“还行,比毛毛熊强一点,不过就是肉太少了,有点硌人。”
“不看!”连若菡好象在和什么人生气,向远处望了望,“我带你们去吃烤鸭,吃完饭就上路。”
夏想十分惊讶:“怎么说?”
连若菡目光清冷如一泓秋水,怔怔地看了夏想片刻,脸上的神情看不出是喜是怒:“我累了,不想换地方。他想留下就留下吧,话别太多就行了。”
换了连若菡开车,又经过曹殊黧的精心安排,夏想坐在右后座,她坐在中间,米萱坐在左后,然后她将头靠在夏想的肩膀上,细声细语地说道:“大玩具不许动,我要睡一会儿,不许惊醒我,知道不?”样子乖巧地得象个邻家小妹。
曹殊黧不理夏想,跑到连若菡面前问她:“连姐姐,路过京城,你不回家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