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38章 连若菡的秘密和夏想的前途

夏想这个年轻人,还真不简单,身上藏着太多的秘密,有一个局长千金的女朋友,却一直闭口不谈,关键时刻却给了李丁山惊喜,给了他震惊,让他不得不感叹,只要夏想愿意来到陈风身边,以他的才能,绝对可以得到陈风的大胆重用。陈风又是一个敢作敢为的市长,有开创精神,夏想几年内升到副处甚至处级都有可能。
这些年轻人不是没有人扶持,也不是没有强硬的后台,但往往失败就失败在正是因后靠山足够强硬,才让许多年轻人不懂得树大招风的道理,最终一旦后台失势,就很快被以前得罪的人弄倒。
如果说以前他两次照顾夏想,完全是因为看在李丁山的面子上,同时也为了感谢夏想帮他出的主意,让他得到了陈风赏识,才在政府秘书长的位置上扶正,当时还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施舍的感觉。但现在再次面对夏想,心中却是完全不同的滋味,觉得眼前的这个小伙子态度端正,彬彬有礼,但却总给人一种看不透的感觉。
夏想和连若菡的两个房间是对门,他将钥匙交给她之后,就要回房,却听连若菡迟疑地说道:“哎,那个,你,你能不能等一下?”
不过一番翻腾下来,连若菡不时地弯腰俯身,露出光洁的腰肉和完美的曲线,而且也不了和夏想肢体接触,离得近了,他可以嗅到她身上与曹殊黧绝然不同的清香,比曹殊黧的热烈一些,又比不上肖佳的浓郁。如果说曹殊黧身上的体香是荷花清香,肖佳的是百合之香,那么连若菡所散发的香气就犹如丁香花,让人宁神静气。
夏想的成熟稳重,恰恰是许多自认为春风得意的年轻人所欠缺的,他年轻而有才华,又不乏锐气,但在锐气之中,却又有一种沉稳有度的分寸感,让人几乎挑不出他的毛病。更让高海对夏想高看一眼的是,他居然是曹殊黧的男朋友,而曹殊黧的爸爸,正是被陈风大为欣赏一心要调和*图*书他来当得力助手的曹永国!
新建的市政府大院是上任市长的杰作,可惜他还没有来得及享受就升官调到外地去了,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享受了现代化舒适办公的陈风却对市政府的豪华大为不满,但他又不能将市政府整体搬迁,不过总是忍不住骂上几句,说在这样的环境中办公,会被老百姓指着后背骂娘。
连若菡顿时愣住,脸上的神情让夏想忍不住想笑,不过又怕真惹火了这个小魔女,就又强忍住笑:“你要是有事的话可以先走……谢谢你送我。”
李丁山背后的力量,高海多少知道一点,所以他的目光之中,甚至还有一丝羡慕。夏想自身够硬,他要是真成了曹永国的女婿,再有李丁山的支持,还有陈风的赏识,简直就是一个十分抢手的香饽饽,他要是没有前途,谁还能有前途?
而好大喜功的市长不思改进,反而还装腔作势要深入民间听一听市民的意见,让电视台安排了几个观众托儿接受采访,问有没有影响市民出行,回答没有。问有没有觉得交通堵塞,回答没有。问对现在市里修路有什么感想,回答说感谢政府感谢党……不过据说当时围观的群众被托儿们的胡说八道惹得火起,一哄而上,差点打烂电视台的摄像机。幸好不是现场直播,继任市长被群众骂得灰头土脸,不得不仓惶逃离现场,从此他再也不敢亲临民间表演亲民秀。
敲开高海办公室的门,他正在里面和人谈话,一见夏想进来,高海喜出望外,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夏想,总算来了,先坐,等我一下。”
连若菡恼羞成怒:“想通你个大头鬼……”不过她见夏想又要走,心中急得不行,只好放下矜持,努力让声音听上去委婉一些,“有件事情想麻烦你一下,你能不能陪我检查一下房间……再走?”
夏想诚心逗她:“怎么了,想通了?”
第二天一早,他就带领和*图*书连若菡去吃早餐。来到燕市,他算主人,连若菡是客人,他有必要尽一下地主之谊。早餐也吃得简单,连若菡对吃的方面好象也不太挑剔,简单吃了小笼包和稀饭,到了上班时间,夏想就先和李丁山通了电话,通报了一下情况。
李丁山象个长辈一样不厌其烦地叮嘱了夏想一些注意事项,连若菡在旁边听了直皱眉头:“真罗嗦,好象你是小毛孩一样,他太小瞧你了。”
连若菡板着脸,显然生气了,没理夏想。
本来他还有工作要汇报,不过一见高海心不在焉的样子,他也就做个顺水人情,告辞而去。临走时还特意看了夏想几眼,心中纳闷,这人到底是谁?
连若菡再清冷再冷漠,毕竟也是女人,被夏想一说不免脸色绯红,转身上楼:“主动给我送上来。”
夏想一伸手:“身份证拿来,两个房间要登记两个身份证,你不要胡思乱想。你想,我还不想呢。”
夏想,在短短的时间内得到了陈风的赏识,有意调他到城中村改造小组——外人不清楚这个小组的重要性,高海却是心里清楚,改造小组中的每一个人,都是陈风认为可以重用的人才,只要陈风不倒,改造小组的全体成员,日后肯定可以得到陈风的提拨。而陈风的后台是省委副书路之远,路之远在省里是第三号人物,虽然平常为人比较低调,但说话很管用,高成松虽然强势,也多少让路之远三分,就是因为路之远资格老,人缘好,在京城高层中,也有不错的口碑。
比起位于蓝角街破旧而寒酸的市委大院,位于繁华的华中大街的市政府大院就气派豪华多了,新建的15层高楼,清一色的玻璃幕墙,宽敞而明亮的大厅,让人疑心置身于五星级宾馆。
高海也站了起来,他目光复杂地看着夏想,心中一阵阵感慨。
夏想本来想依照程序填写登记表,连若菡从车里面一堆证件中,翻出来一个,顺手和图书递过警卫。警卫打开一看,顿时一脸紧张,立刻标准地敬了一个礼,挥手放行。
停好车,连若菡得意地仰了仰下巴:“你应该为你的英明决定感到自豪,有我这样一个免费的司机陪你,燕市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畅通无阻。”
由此他心中感叹,如果历史多给陈风几年的机会,不敢说他能将燕市打造成一流的都市,但至少比后来的荒唐市长强上百倍。
夏想摇了摇头,故作叹息地说道:“一点小事就得意扬扬,到底是小孩心性,不够成熟。好了,你在车里等我,既然当司机,就应该有司机的觉悟。”
再后,继任市长在陈风城中村改造的基础之上,大肆修路,提出的口号是“一年一大步,三年大变样!”,修路本来是好事,但没有政治智慧和统筹全局的能力,好事往往变成坏事。在夏想的记忆中,修路最疯狂的一段时间,燕市三条主干道几乎同时开工,最可气的是,三条主干路的同时开工严重影响交通不说,在炎热的夏季施工,施工人员不说合理安排进度,在晚上凉爽的时候施工,反而偏偏在要炎热的中午,在交通最繁忙的时段,都假装忙得四脚朝天,拼命地干活。
夏想想起后来继任者的荒唐,市政府为了提高税收,打起了出租车的主意,结果一项政令出台后,立刻导致全市出租车司机罢工事件,不得不朝令夕改。还有在二环大桥通车六年后,又突然设了一座收费站进行收费,结果花费了数百万元建成之后,在全体市民的强烈反对声中,只坚持了几个月又不得不拆除,白白浪费了纳税人的血汗钱,不定有多少人中饱私囊,成为市民茶余饭后的笑柄。一桩桩,一件件,历历在目,令人扼腕叹息。
正和高海谈话的是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他见高海竟然站起来迎接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心想难道这人是省里高官的子弟,要不以高海的身份,一般人来了,他点点http://www.hetushu.com头就算打了招呼,哪里用得着这么热情?
连若菡脸上没有一丝笑意,不过态度已经好了许多:“说话严肃点……说吧,要去哪里,我来送你。”
其实活儿倒没有多干,严重地影响了市民出行倒是不可争辩的事实。
国际大厦离市政府不算远,只隔了两条街,半个小时后,连若菡的京城牌照的路虎就停在了市政府门口。不过京城牌照显然没有8开头的市政府牌照好用,警卫毫不客气地拦住了车,让她先去登记,要找谁,单位是哪里,身份证凭证,等等,严格得象是审查犯人一样。
挂了电话,夏想嘿嘿一笑:“好象一直以来,最小瞧我的是你才对。你不是口口声声说我是小毛孩,你比我还小,总要摆出一副冷漠的样子假装成熟,给谁看?”
因为高海本人当年就曾经和一位副厅级干部的女儿谈恋爱,但他当时不名一文,遭了副局长的强烈反对,最终只好黯然收场。
女人毕竟是女人,尽管连若菡可以以一敌三地对付坏人,却对蟑螂一类的小昆虫非常害怕。夏想无奈,只好陪着她掀开床垫,打开卫生间,又翻出被子,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耐心而细致地检查了一遍,足足花了将近一个小时,连若菡才算放心地放夏想走。
开房间的时候,由于夏想先出示了身份证,他的身份证是燕市的,服务员见本市的人和一个美女入住,理所当然地认为是某种关系,就自作主张开了一个房间。停好车进来的连若菡见夏想只开了一间房间,轻蔑地笑了笑:“信不信我可以轻而易举地制服你?”
曹永国不管是在局长的位置,还是上任燕市的常务副市长,都是厅级干部,夏想只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年轻人,就算他身为县委书记的秘书,也入不了曹永国的法眼,但他能得到局长千金的青睐,听李丁山的口气,曹永国似乎并没有反对夏想和曹殊黧来往,高海就对夏想除了感到佩服之m.hetushu.com外,更对他如何赢得局长千金的芳心感到好奇。
夏想其实并不愿意有连若菡陪同,但她不由分说就发动了汽车,想想有个美女司机也不错,就坐上了副驾驶座,大马金刀的姿势一摆:“去市政府。”
李丁山听上去精神不错,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自然很好,他笑着说:“昨天我就和高海通过电话了,你今天直接过去找他就可以。另外别忘了巩固一下和曹局长的关系,一定要去他家作客……”
与许多只是可能前途无量的年轻人相比,夏想的前途无量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实,由不得高海不对他另眼看待。而且他也能从李丁山的口气中听出来,李丁山对夏想的信任和器重,几乎是对他不遗余力地扶持和培养。
陈风有这样的一个靠山和后台,前途自然不可限量,而夏想被陈风牢牢记住,想不上升都难。正是因为这一层原因,高海再看夏想时,心中多少有一些复杂的情绪。当然如果仅仅是这些,还远远不够让他心绪波动,他在官场十多年,也见多了被人看重前途无量的年轻人,最终却一无所成的先例。前途无量只是一种可能,太多的人都在通向前途无量的道路上,摔了一跤之后就再也没有爬起来。
一番折腾再加上一路开车,夏想累得躺在床上就睡死过去。
办公室只剩下高海和夏想时,夏想又重新站了起来,恭敬地说道:“高秘书长,李书记让我向你问好,听说您有事……”
老百姓有没有骂娘,陈风和所有根本就无法真正了解到民意的市长一样,从来都不会亲耳听到。夏想却是清楚得很,比起陈风的踏实能干,陈风的继任者就完全是一个政客而不是政治家。他上任以后不但加固了政府围墙,加强了市政府门口的警卫力量,还在市政府门口划出了大片大片的禁停区,甚至一度做出了非政府车辆不得进入政府大院的硬性规定,与不设围墙市民可以自由出入的大连市政府大院形成鲜明对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