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39章 杜村事件提前暴发

夏想嘴中所说的不客气就是从地上提起暖瓶,给高海的水杯倒满水,又取出一个一次性水杯,也给自己倒了一杯,喝了一口说道:“还是家乡的水甜。”
高海身为市政府秘书长,自然有他独到的眼光,燕市的大小街道也是了然于胸,不敢说了如指掌,但至少也是信手拈来,张口就能说出头头道道,要不他也入不了陈风的眼,早被陈风弃置到一边了。夏想几乎将所有的可能都分析了一遍,答案呼之欲出之时,却又轻悄悄地将球踢到了他的脚下,只等他临门一脚,一举定乾坤,他心中既满意又赞叹,夏想这个年轻人,怪不得得到这么多赏识,还真是一个可造之才,不居功,不自傲,又有头脑,知道尊重领导,换了谁,都会对这样的年轻人,高看一眼。
“专家的意见,有时出发点会受到其他因素的影响,竭力赞成改造成酒吧一条街的专家,说不定真有亲戚想开酒吧而找不到好地方……”夏想开玩笑似的说道,其实他清楚,用这种调侃的口气来形容一些专家还算轻的,有些专家在大言不惭的利国利民的建议的背后,实际上是瞒着良心收了黑钱的大放厥词。
“高叔叔,连若菡是我在坝县认识的朋友,正是她的证件通过了警卫的检查,直接放行了。”夏想见连若菡不但没走,还不请自到,唯恐她耍起脾气来给高海难堪,所以先给高海打打预防针。
大家心知肚明即可,不必非要说到明面上。
高海一说,夏想才想起hetushu.com也不知道连若菡去了哪里,有心打电话给她,才发现他原来根本没有她的电话号码,只好作罢。正要将连若菡的证件通过警卫的检查的事情说出来,忽然耳边听到一阵刹车声,定睛一看,连若菡的路虎正好停在他和高海面前。
高海是个可交的朋友,夏想不想让他对自己产生不好的看法。
“民族街的位置虽然不错,但周围停车场少,来酒吧喝酒的都是有钱人,一般都是开车前来,没有车位就没有人愿意来了。还有,民族街周围居民多数是做小生意的商人,对酒吧这样的高消费场所不会感兴趣,也没有消费能力。还有一点也是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燕市的整体消费水平还很一般,还没有达到可以随意到酒吧消费的程度。”夏想毫不掩饰他超前的想法,因为他知道,现在在高海面前没有必要藏拙,因为他已经得到了陈风的赏识,也曾帮高海解决过一个难题,现在再故弄玄虚,会让高海觉得他故意藏着掖着,不愿意对他以诚相待。
“对了小夏,回去后一定转告丁山,就说史洁有事找他,让他务必考虑清楚。”高海不接刚才的话题,直接转到了李丁山的前妻身上,夏想也明白他的暗示,刚才的话题已经谈完。高海毕竟是市政府秘书长,面子还是要的,总不能让高海开口称赞他的主意好,然后一转身就向陈风汇报,说是电子一条街是他高海的主意。
民族街的问题,还真是一个和-图-书问题。
高海也轻声笑了起来,他抽出一支烟扔给夏想,夏想急忙上前帮他点上烟,自己却没有抽,轻轻放下,又喝了一口水,说道:“高秘书长应该去过民族街,民族街周围小店铺不少,都是做零散的电子生意,比如手机什么的,以您的全局眼光来看,民族街如果改成步行街,更适合如何改造?”
高海呵呵一笑,对夏想的举动很满意,他先倒水给他,是尊重。又给他自己倒水,是表示关系近,这个夏想,还真有一套。
高海听了暗暗吃惊,他没有直接点明史洁和李丁山之间到底是什么事情,夏想却已经说了出来,李丁山一向十分避讳他的婚姻的不幸,没想到居然告诉了夏想,可见他对夏想已经完全不当外人。
“是这样的,小夏,城中村改造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陈市长发现,原先提出的条件已经不能满足许多城中村村民的要求,他们的胃口越来越大,尤其是杜村村民,竟然有组织地反抗拆迁……”
高海脸上的笑容就越来越盛:“小夏,虽然现在是在办公室里,但门一关,没有外人,我就是丁山的老同学,你跟我这么客套做什么?想要和我保持一定的距离,觉得我不如丁山可亲,是不是?”
进市政府不但要登记,而且还要打电话给要找的人,等里面的人回话之后,警卫确认才会放行,所以高海才有此一问。
不知不觉二人谈了两个小时,一看时间天近中午,高海提出中午和夏想一起吃饭,夏www.hetushu.com想也就没有拒绝,笑道:“正好我还有一个建议向高秘书长提一提。”
作为陈风政治生命中一个重要的转折点,杜村事件如果处理不当,将会直接导致高成松下定决心对陈风下手。现在夏想也知道陈风的背后站着的是路书记,但在后世,陈风还是被高成松陷害入狱,可见高成松的能量和狠毒,为了弄倒陈风不惜和路书记翻脸,高成松的嚣张还真是让人震惊,他对南方一建的维护,也到了明目张胆的地步。
高海假装不悦地说道:“高秘书长长高秘书长短的,听着别扭,叫我一声高叔叔就这么难?”
“我也一直想叫来着,就怕高叔叔不喜欢。”夏想也就顺势叫了出来。
三件事情高海先挑第一件说,将民族街留在最后,夏想十分清楚他的想法,也明白高海其实是想让他给个主意,或者说给个建议,毕竟北大街的改造深得陈风赞赏,高海也就理所当然地认为,只要是他的主意,就一定能让陈风满意。
杜村事件?
夏想心中已经有了结论,想要避开高成松的锋芒,必须从南方一建的身上打开突破口。当然,他一直期待的高建远还没有现身,如果他所料不差的话,高建远也会在不久的将来出现在他的视线之内。到时两手准备,两处下手,不愁找不到高成松的命门。
后世的民族街还真让陈风改造成了酒吧一条街,结果因为各种原因,酒吧街上所开发酒吧全部赔钱,最后关门大吉。再后来继任市长又将民族街拓http://www•hetushu•com宽,专门分流华新路和新兴路的车流,结果因为民族街是个断头路,长不过500米,而两侧小店林立,横穿马路者众多,导致车祸不断,最后又不得改为步行街。后来又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慢慢自行形成了专卖手机的电子一条街。
高海大笑:“你的意思是我已经很老了,你得叫我高伯伯……我没这么老吧?”
说笑间,高海和夏想来到楼下,忽然高海想起了什么,一脸惊讶地问道:“你怎么进来的?警卫没有打电话给我,难道警卫没有拦你?”
夏想知道高海的迫切心理,也就没有再故作高深,而是直截了当地说道:“高秘书长,民族街的位置其实并不适当作分流车流的通道,也不适合改造成酒吧一条街……”
夏想点头:“李书记跟我说过他的婚姻,我身为下属和晚辈,不好发表意见,高秘书长是他的老同学,就费心多劝劝他。”
夏想又惊又喜,惊的是,杜村事件还是比原先提前暴发了,喜的是,终于还是让他遇到了。既然让他遇到了,他不插上一手,岂不是太便宜了高成松?岂不是对不起眼前的巨大机遇?
高海并没有因为夏想的直言不讳而感到不快,而是大感兴趣:“为什么不适合当酒吧一条街?”
高海翻了翻手中的资料,笑了起来:“按照专家们的意见,民族街有一百个理由可以改造成酒吧街,而且听他们的高谈阔论,好象不改造成酒吧街,就是燕市天大的损失,就是全体燕市人民的损失。我的看法和和*图*书陈市长一致,就是专家们的意见也不可取。”
高海找夏想,一共有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是杜村事件,当然这个不过是一个由头,他并不认为夏想有办法解决让陈风也感到头疼的难题。第二件事是李丁山的前妻史洁找到高海,想让高海出面和李丁山好好谈一谈。第三件事是关于民族街的改造难题,民族街的情况和北大街类似,但没有北大街的商业气息,本来陈风的意见是想规划成酒吧一条街,但规划院的专家却认为,民族街作为连接华新路和新兴路的一条要道,只能拓宽提高通行能力,而不能改造。
高海比李丁山大一岁,叫他叔叔倒是正好,夏想就不好意思地笑:“高叔叔正当壮年,怎么会老?前途一片光明。”
大力维护陈风,不能让他倒台,一是因为陈风确实是一个好市长,二是也是因为陈风的命运将会和曹永国联系在一起,夏想绝对不会眼睁睁看着曹永国因为陈风而受到牵连,大好前途毁于一旦。
高海亲近的口气让夏想有点不太适应,毕竟没有李丁山在场,他和高海的关系也谈不上很近,但既然高海话说了出来,语气又没有作假,他也不好再拿捏着姿势,就笑道:“高秘书长这么看得起我,那我就不客气了……”
陈风最后举棋不定,想让高海出个主意,高海就立刻想到了远在坝县的夏想。正好有史洁托他和李丁山面谈的机会,他就让李丁山有时间回来与他见面,不管李丁山有没有机会回来,夏想肯定会回来一趟,正好算是趁了他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