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0章 为官之人,能屈能伸

楚子高虽然也不喜欢连若菡的冷漠,但也不想高海和连若菡起冲突,他也不清楚连若菡和夏想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他才不想做夹心馅饼,忙接过话说道:“连小姐有什么高见,可以赐教一下?实不相瞒,我这楚风楼总店的生意还算说得过去,但开了一家分店,却只能勉强维持了。连小姐从京城来,眼界高,见识广,不妨给我们讲一讲我的楚风楼有什么不足之处。”
夏想没有明说,高海也不好多问,正犹豫着要不要主动向连若菡打个招呼,连若菡却已经从车上下来,很有礼貌地向高海点点头:“高叔叔,我是夏想的朋友,今天正好没事,就当给他当司机了。要是方便的话,你们要去哪里,我来开车。”
楚子高是小商人出身,在他眼中,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是钱,作为身份象征的汽车,谁都会非常爱惜,况且是价值百万以上的路虎?所以当他看到路虎车到处伤痕而连若菡毫不在意的样子,就从她对汽车的态度上认定,连若菡是一个行事果绝不给人留有余地的人。
一行几人来到楚风楼最好的雅间金响圆。金响圆,顾名思义,里面装修得金碧辉煌,门口还挂着几个金铃,有人进出就会丁东作响,而且整个房间设计成圆形,所以楚子高就附庸风雅将其命名为金响圆。夏想和高海倒有什么表示,入乡随俗,也见多了形形色色的发了大财的老板的各种嗜好,连若菡却被满眼hetushu•com金黄刺得眯起了眼睛,轻轻地吐出一个字:“俗!”
高海虽然在笑,在笑容中明显有一股不以为然的味道,夏想看了出来高海的不满,他不愿意看到高海和连若菡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发生,就冲楚子高使了个眼色。
夏想也乘机向高海敬了一杯酒,小声说道:“我和她不太熟,不过她和殊黧关系不错,很谈得来。还有在坝县发生过一点小事,她一个电话惊动了沈复明……连若菡虽然有点小性子,但也不是无理取闹之人,高叔叔大人大量,就当她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女孩……”
高海一愣,连若菡的漂亮确实也让他吃惊,但让他更吃惊的是京城牌照的路虎,他是懂车之人,知道路虎的价值,也知道牌照号码的特殊性,更知道市政府门口的警卫经过严格培训,知道哪些证件可以通行哪些不可以。
楚子高正准备开第三家楚风楼分店,资金是够了,但他心中没底的是,到底店址选在哪里?他的第一家分店开业以来,虽然说生意还算可以,但比起总店还是差了太多,盈利能力不足总店的三分之一。餐饮业都是暴利,但开饭店的成本也大,一是装修必须豪华,只有装修上了档次,才好提高菜价,白菜卖出人参价。二是厨师的工资要高,必须高薪才能留住大厨,一个饭店必须有两三个掌勺的大厨才能保证口味如一,才能留住口味刁钻的顾客。
http://m.hetushu.com不能怪楚子高胡乱猜疑,有时候,境界的高低就决定了眼界的不同,出身的不同,往往就直接决定了命运的不同。
楚子高见连若菡从车上下来,还是一样的对他视若无睹,他已经没有了任何想法,只求这位姑奶奶别故意找事就行。不过当他注意到路虎车车身上的划痕,和车尾上面撞得凹了一块的保险杠,心里暗暗担心,这位姑姐姐长得是跟画中人一样,可是不但开了一辆在男人眼里就足够彪悍的路虎,而且车上还伤痕累累,可见她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对爱车尚且如此,对别人估计更是不屑一顾。
安排好一切,楚子高又对着镜子向头发上打了打摩丝,虽然天气很热,他还是打上了领带,特意又照了半天,实在挑不出一点纰漏才放心地下楼去迎接贵客。
所以在他看来,一分店盈利远远低于预期,基本上已经接近了赔钱的边缘,他承认有他选址不当的原因,正是基于这个考虑,一个是掌握着燕市规划大方向的市政府办公室主任,一个是在设计方面堪称一绝可以让市长赞不绝口的年轻的秘书,都是他未来可以赚大钱的福星,都是他必须好好巴结的财神爷,他能不紧张不满心期待吗?
“哈哈……”高海放声大笑,“丁山现说不定还真信你说的话,不行,我得提前打个电话澄清一下,要不让丁山误会了我,我可有口难辨。”
有人将汽车当作身份象http://m.hetushu•com征,有人却只把汽车当成交通工具,有人两百万买一辆汽车是为了炫富,为了让别人高看一眼,有人花两百万买车,却只是因为她认为这车安全性能好,甚至只是单纯地喜欢车的外观,和其他炫耀、身份象征一类的心理毫不相干,连若菡就是属于后者。在她眼中,钱的多少没有概念,她喜欢路虎就是看中了她的安全和性能,车挂伤了撞坏了,有空修了就是,坏到不能开了,再买一辆就是,没什么大不了的。
高海心中有点不快,他对夏想热情,对夏想高看一眼,是因为他知道夏想的价值,连若菡再有来历再有钱,也是京城来人,和他没有切身的利益关系,况且他为官多年,早就习惯了众人以他为中心,对他众星捧月一般地奉承。他看在夏想的面子上,本来不想和连若菡一般见识,但见她不懂礼节也就算了,还对雅间的装修评头论足,就笑着说道:“小连对酒店的装修是不是也有什么独到的见解,不妨说来听听……”
楚子高穿得整齐,又是一脸兴奋地站在门口,就吸引了来来往往的客人的目光。谁也不会想到,眼前这个干瘦的一脸大汗的南方人,竟然是市内名气挺大的楚风楼的老板,都以为他是跟哪个大老板混的小打杂的,正在门口迎接自己的老板。
人在官场,要是不能做到能屈能伸,必定要吃大亏,所以他立刻放下成见,冲夏想感激地点了点,然后又笑着说:hetushu.com“就是,若菡是夏想的朋友,夏想和我还有子高也是莫逆之交,帮助老楚就是帮助夏想,有什么高见就说来听听。”
连若菡不理会夏想的惊讶,说道:“夏想,别发愣,快上车。”
夏想的话是什么意思,高海心里清楚得很,他眉毛跳了几下,心中大为震惊,一点小事就惊动了一方大员的沈复明,这个来头可不是不小,而是足够的大,大到他一个小小的市政府秘书长,绝对惹不起!
高海也许是念旧,一行人又来到了楚风楼。楚子高接到高海从半路上打来的电话,听说高海要和夏想一起来吃饭,高兴得忘乎所以,急忙推掉中午和一个副区长的应酬,又吩咐厨师中午全力供应楼上的金响圆雅间,别人点再贵的菜也要拖上一拖,一定要确保他的客人满意。
连若菡回了一声“好”,还主动替高海打开车门,把夏想惊得目瞪口呆,什么时候连若菡变得这么有人情味了,表现居然这么良好,简直就象换了一个人一样!
夏想知道高海半是真心半是假装,也是做样子给楚子高看,就笑:“我都叫你高叔叔了,难道给叔叔开一下车门,还有什么不对?高叔叔总拿自己和李书记比,回去我就告诉李书记,你背后说他坏话……”
楚子高在一旁暗暗心惊,关系都进展到这一步了,都叫叔叔不叫秘书长了?想起来第一次和夏想见面,他就送了夏想一张金卡,不由地大为庆幸自己当时的英明决定。夏想这个和*图*书小伙子,不但是有前途,还是大有前途,真可惜,自己怎么就没有生一个年纪相仿的漂亮女儿?不过转念一想,身为局长千金的曹殊黧,还有车上这位貌若天仙却冷如月光的连若菡,他又摇了摇头,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就算自己有本事生一个勉强和曹殊黧、连若菡一样漂亮的女儿,就凭自己一个小商人的身份,自己女儿估计连小三小四的位置都抢不到!
直到高大威武的路虎车停在楚子高身边,他才突然惊醒过来,心中打了一个激灵,怎么又是她?这个脾气古怪的女孩子怎么又来了?他一直以为高海既然来吃饭,肯定会开市政府的奥迪车,没想到高海会坐连若菡的车来,让对连若菡有点畏惧心理的他不免打了寒战。
高海见连若菡礼貌周全,也就点点头说道:“既然是小夏的朋友,中午就一起吃个饭。”
楚子高急忙小跑过去,帮高海开门,没想到夏想比他动作还快,从前面下车,直接就拉开了后面的车门。高海从里面笑呵呵地迈下车,冲夏想点点头:“小夏,跟高叔叔就不要客气了,开车门这样的小事,你记得倒是清楚,还当高叔叔是个小官僚,是不是?你要是再这样,我可就生气了,别总觉得我不如丁山洒脱。”
如果是省里的通行证,在市政府非常容易就可以通过,但如果是京城的证件,毕竟隔了一层,至少是国家级的通行证才管用,难道说眼前这个年轻漂亮的女子,是什么大有来头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