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8章 史老的告诫和肖佳的心事

史老坦诚相告,是对他的一种肯定,也是鼓励,他欣喜若狂,猛然站起,向史老深鞠一躬:“多谢史老的教诲,我会铭记在心。”
“我就是后悔了,怎么了?”肖佳赌气似的说道,“我以为那事有多好,没想到那么疼,害得我好几天就不能正常走路。一想起来你那么坏,我才不想和你在一起,离你远远的,省得又想弄疼我。”
史老满面春风:“我刚才只是在自言自语,说什么了?人老了,容易健忘……”
史老脸色一变,目光中隐隐闪过一丝怒意,紧盯了夏想半晌。毕竟曾经身为封彊大吏,他的官威一旦发作,也是气势逼人,夏想是平生第一次和省部级高官面对面交谈,尽管史老已经赋闲在家好几年了,但他一生为官,久在官场之上,又身居高位,久而久之养成了压迫人心的气势让他颇不好受。
夏想不高兴了:“肖佳,你能不能和我谈点别的,好象我只是你的商业伙伴一样,你是不是只把我当成了你的参谋和后台?”
肖佳的声音兴奋得有点失真,夏想不忍打击她的积极性,只好顺着她的话说道:“三万还是五万?蔬菜批发利润不高,主要还是靠走量。”
“谁说我不在你身边?”夏想觉得现在的肖佳肯定热情似火,他是正常男人,对于目前来说唯一有过关系的女人,说不想绝对是骗人,“我就在燕市,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呀……你别骗人,你真的在燕市?”肖佳的声音和_图_书隐隐有一丝惊喜和期待,让夏想多少找回一点平衡,他刚才甚至觉得肖佳就没有在意他,尽管她第一次给了他,但她好象从来没有把他当成她的男人,和他不管是见面还是电话,说来说去总是她的生意,不过接下来一句话就让夏想哭笑不得,“我在齐省鲁市出差,一时半会回不去,怎么办?”
齐省鲁市是著名的蔬菜批发基地。
见史老眯上了眼睛,好象说话间就困了一样。人老了,觉就多,容易犯困,夏想就当他是普通的老人,朝他鞠了一躬,悄悄地推门出去。他刚一出门,史老就又睁开了眼睛,得意地一笑,就象一个骗到了别人一样的小孩。
夏想走后不久,史洁从外面回来,一进门就埋怨:“爸,何必非要跟一个小跟班的说那么多话,让他传话就可以了,跟他有什么好谈的?”
史老脸色一寒:“住口!这么多年了,你的脾气也不知道收敛一下,你知不知道,你和丁山离婚,都是因为你自以为是的性格。夏想现在是丁山的秘书不假,你却没有看出来,丁山对他有多器重,有多信任?现在别说你,恐怕我的话都不如他的话,在丁山面前管用!”
史老不悦地说道:“小夏,年轻人,要有朝气,该说就说,别吞吞吐吐的。史洁是我的女儿,她是个什么脾气我心里清楚,当年都是我忙于工作,对她疏于管教,才让她长大后,从来不知道尊敬别人,以至于落到今天的http://www.hetushu.com下场……不说她了,说说你的想法。”
话已至此,夏想也知道史老确实想听听他的真实想法,也就说出了实话:“我想包括李书记在内的任何一个男人,都不能容忍自己的妻子天天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真正出身高贵的人,哪怕站在世界的顶峰,对别人是俯视而不是轻视。俯视是月光,不管月光洒在金碧辉煌的宫殿,还是臭水沟中,月光依然是月光,不会高贵半分也不会脏上一分。轻视就是雪花,落在黄金之上,会被染成金色。落在脏泥之中,就会被化为脏水。”
几十年的从政经验,由基层一步步升到省委书记,史老的经历就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他以个人的体验现身说法,虽然没有深说,但短短几句话也让夏想受益匪浅,让他懂得许多如何和三级领导相处的道理,让他眼前一亮,有拨云见日的感觉!
也不知过了多久,史老手中的健身球因为转动而发出磨擦的声音,他的气势也随之一消,随即哈哈一笑:“为官之道,并非处处谨小慎微才好,对领导,有时要敢说真话,敢顶撞,敢发表不同意见。县一级,想要升到市级,除了要有政绩之外,还要用心钻营。到了市级又有不同,大部分官员,一旦升到市级,就会有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觉悟,因为由市级到省市,百分之八十的官员会过不去这个坎,既然过不去,就要留下名声。而一旦升到省级,就有了http://www.hetushu.com放眼天下的雄心,这个时候,他就会希望他的手下不全是溜须拍马之人,他需要手下有一批实干家,有创新精神有务实能力……小夏,路要靠你自己,但地位不同,眼界不同,每一级领导的心态又不同,你还嫌我这个老头子罗嗦吗?”
李丁山的话倒是提醒了夏想,燕市离老家单城市也不远,200多公里的路程,要是有车的话就好了,全程高速也就是两个小时左右。
肖佳谈起生意来颇有女强人的味道,一旦温柔起来,也是柔情似水,声音好象要把人融化一样,夏想就有点口干舌燥:“我想什么坏事了我?再说,那个又不是坏事,难道上次的事情,你后悔了?”
史老缓缓地点点头:“你转告丁山,我待他如亲生儿子,对他和史洁一视同仁。还有,不到合适的时候,我不会再让史洁烦他,让他安心工作,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为当地百姓谋些福利……让他不要怕沈复明,沈复明不太过分的话,一切好说,他要是仗着有高成松撑腰,非要斗一斗,就让他来好了……”
“怎么会?爸,你也太抬举夏想了吧?”
夏想笑而不语,史老这么说,其实还是有点生他的气,也是刚才他的话有点过分了,不过他也确实出自好心,如果想和李丁山复婚,史洁必须收敛脾气,否则以他对李丁山的了解,就算二人勉强复合,也难免还会以失败收场。
出了省委一号院,夏想心情舒畅了许多,感觉hetushu.com一号院虽然景色怡人,但总给人一种压抑的阴森感觉,或许是里面的人在权力圈子里沉浸得过久,性格上放不开,再加上里面的人不是家属就是退下来的高官,对过去的风光又难以释怀,越怀恋越沉闷。
“要是你有眼光,懂事的话,也不至于和丁山离婚,也不会到今天才是处级!我只说一句话,什么时候你觉得自己不是省委书记的女儿,不再要求所有人都对你笑脸相迎,可以心平气和地接受你只是一个普通人的事实,你再找我,我们再提和丁山复合的事情!”史老挥挥手,不让史洁再争辩,“我去院子里种花去了……”
夏想说完之后就后悔了,他知道话说得有点重,也不清楚一向沉稳的他,为什么会因为史洁的轻视突然生发出这么多感慨?其实以他的容忍,史洁不过是一个过气的高官子女罢了,犯不着和她一般计较。或许是在替李丁山打抱不平,又或许是因为在连若菡身上受的气无处可发,正好遇到史洁,就不可避免地发作出来?
“十万!”肖佳的声音提高了八度,震得他的耳朵嗡嗡直响,“我费了好大劲才谈了下来,也没想到第一笔生意就能赚十万元,太好了,以后打开了市场,不愁不发达。可惜你不在我身边,要不我们可以好好地庆祝一下。”
肖佳的电话一接就通,夏想正要问她有没有想他,却听肖佳惊呼一声:“夏想,我正要给你打电话报喜,我的肖夏蔬菜批发公司正式成立了,注册资金100http://www.hetushu.com万,刚成立就做成了一笔生意,你猜猜赚了多少?”
肖佳愣了片刻,忽然声音轻柔起来,如一层涟漪在夏想心中荡漾开来:“也不是了,我知道你的心思,其实我也想你,就是,就是,就是我不敢对你说,怕你起了别的坏心思,想别的坏事……”
小老孩,人老了,或许又变得和小孩一样,性格多变。
夏想也知道史老对他看重,也是因为他现在是李丁山最信任的人的缘故,所以他犹豫一下,还是说道:“史老,就如您刚才的教诲,我就再多嘴说上一句,不顺耳的话,您就当没听见好了,但我还是要说,因为李书记这些年一个人过得很累,也很辛苦。他很要强,不想被人左右,也有大部分男人的共同心理,希望有一个贤内助……”
夏想点到为止,他清楚史老肯定知道他自己女儿的性格。
夏想笑笑,将省委一号院抛到脑后,见天色还早,就犹豫着是不是见上肖佳一面。他先给李丁山打了一个电话,将和史洁、史老见面的事情说了一遍,李丁山听了只是淡淡地说道:“知道了。”没有再对此事多说一句话,只是交待他在燕市多走动走动,有时间可以回老家一趟,现在坝县一切平静,他也不必急着回去。
夏想不说话,目光清澈如水,强行压下心中的慌乱,努力保持一脸镇静和史老对视,心中告诫自己,要是史老也和史洁一样,自负而自大,他回去之后就如实地转告李丁山,至于李丁山如何抉择,他甚至不用猜就能知道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