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53章 夏想的家庭

夏天成其实已经认出了曹殊黧是谁,上一次去曹局长家,曹殊黧留给他非常深刻的印象,想不记住都难。只是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人真是局长千金,人家堂堂的局长千金,怎么会和夏想一起从车上下来?
单城一建分了最后一批福利房,夏天成也抢一套,花了五六万给夏安买了一套60多平米的房子,留着给他结婚用。夏安的女朋友许宁是他的大学同学,是单城市人,家里还算有点门路,给她安排在区政府机关上班。夏安迟迟没有找到工作,许宁虽然没说什么,她家里人就多少有点意见,就想让许宁和夏安断了往来。
许宁也从厨房中跑出来一看,顿时惊叫了一声:“夏安,快出来看美女了。”
谁想到,没过多久,夏想居然跟随李丁山到了坝县,当上了李丁山的秘书,而李丁山摇身一变,成了县委书记!坝县在哪里,是穷是富,夏天成没有概念,他知道的是县委书记是个官,而且一般还是比较有前途的官儿,还是正处级,比他们单城一建的总经理还要高上两级,夏想是他的秘书,会不会大有前途?
还没等他再去想这车得值多少钱时,后门打开,又下来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前面一人身穿一身艳蓝裙子,明艳照人,漂亮得没法说,比电视上的人还要好看多少倍,笑吟吟地来到他的面前,脆生生地叫了一声:“夏叔叔好!”
夏天成有点愣神,初升的阳光有点刺眼,他被太阳晃了一下,没有看清,就又后退一步才醒过神来,待看清从车上下来的人竟然是他一直念叨的老大时,脑子就瞬间短路了一下,怎么可能?京城牌照的汽车,是夏想开来的?他别说没钱买车,就算买了车,也上不了京城牌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本着好心指路的想法,夏天成推门出来,住在一楼就是方便,不用下楼,可以随时出来。他来到汽车面前,车刚刚停稳,他就迫不及待地敲了敲车窗,问道:“找谁?我在这里住,比较熟悉,想找谁问我就可以。”
夏天成倒也没有多少望子成龙的心思,他只是希望夏想能够平平安安的,赚不了大钱,至少也要过上小康生活,能买得起房子,娶得起老婆,在燕市有一个家,他就心满意足了。工人出身的夏天成老实本份,不会有祖上积德夏想平步青云的不切实际的幻想,他也知道上面没人做不了官,只要夏想跟着李丁山不受苦不受和-图-书累,有一份稳定的收入,早日娶妻生子,他就会笑开了花。
张兰打了电话,说是夏安去接许宁了,很快回来。夏安自己住在另一套房子里,同在一个家属院,步行也就几分钟的路程,也正好符合张兰的要求。养儿防老,老大不在身边,老二就得守在身边。
以前常听人说仙女仙女,从来也不知道仙女长什么样子,现在眼前的两个人不正是仙女吗?张兰双手沾满白面,站在厨房门口,双眼发直,心里却有一句话翻来覆去,我的乖乖呀,谁家闺女长得这么好看?要有一个当了儿媳妇,这得多大的福气!
夏想见她说得生硬,也就不客气地接了过来:“虽然说我一向施恩不图回报,不过见你一片诚心,就收下了……谢谢了。”
夏想也没想到爸爸第一句话,就问曹殊黧和连若菡,他伸手将曹殊黧拉过来,笑了:“爸,你见过她,难道不认识了?”
不一会儿,夏安就和许宁来到。夏安和夏想长得有几分相象,比夏想稍白一点,但没有他高,样子有点文弱,说话也细声细气的,一看就知道性子不强。许宁身材娇小,属于比较圆润的类型,小圆脸十分喜相,一笑就象个洋娃娃一样讨人喜欢。两人还算勤快,一进门就帮张兰干活,一个打扫卫生,一个到厨房帮忙,一家人倒也和美。
这个念头刚刚一闪,就发现汽车拐了一个弯,直接朝一号楼开了过来。然后路过四单元没停车,一口气开到一单元才停了下来。夏天成心里就更纳闷了,他在一单元住了好几年了,没听说谁家有京城的亲戚,车停在单元门口,是不是找错人家了?
夏天成乐呵呵地说:“老大最有主意,也最让人操心,总算回来一趟,我表现得热切一点还不行?”
从里到外焕然一新的夏想从卫生间出来,惹得曹殊黧连连称赞:“虽然看上去还不是很白,不过换了新衣服就顺眼多了。这下好了,总算没人嫌弃我们的司机衣冠不整了。”
一声惊叫惊醒了所有人,夏想急忙帮大家介绍,寒喧半天,不但没有安静下来,反而越来越闹。许宁的性子也是人来疯,还自来熟,和曹殊黧、连若菡年纪相仿,就和曹殊黧说个没完。连若菡话不多,难得地也很有耐心,有问有答,一点也不嫌烦。不一会儿,三个女孩子就打成一片。
昨天接到夏想电话,说是要回家看看,夏天成高兴得合不和_图_书拢嘴,一改前几日不好的心情,让张兰赶紧收拾房间,打扫卫生,还让她给包夏想最爱吃的西红柿馅的饺子,惹得老伴大为不满,怪他偏心,眼里只有老大,没有老二。夏天成笑呵呵地说道:“老二就在身边,天天吃你的饭,老大一年到头吃几顿?你还怪我,谁大晚上的还上夜市买西红柿?”
都是儿子,张兰哪里有不疼的道理?只是她对夏想留在燕市也挺有意见,认为他一个人在外面闯荡,吃不好穿不好,又照顾不好自己,再说燕市有什么好,不就是比单城市大一点人多一点,不一样吃饭穿衣?夏天成对张兰的牢骚是不解释不争论,被她逼得急了,就有一句老话顶回去:“当年要不是我出来闯荡,现在一家不都还在农村?”
夏天成和张兰结婚时还在老家的农村,结婚后有了夏想,他才被单城一建招工进城,拼搏了十几年,才在单城有了安身之地,将一家人接到了城里。所以每次张兰对夏想有意见,他就用这一句老生常谈回过去,每次张兰都会哑口无言,不再多说。
车窗没开,车门却开了,从里面下来一个一身新衣格外精神的小伙子,一见他面就满面笑容地说道:“不找谁,爸,是我!”
天一亮,夏天成就早早起来,一边收拾家,一边站在窗户处东张西望。张兰就嗔怪说道:“天这么早,哪里来得了?你也真是的,都一把年纪了,还这么沉不住气。”
“行,谁敢说你不行?”张兰开始动手和面,她系上围裙,想起了老二夏安的事情,又叹了一口气,“老大当了县委书记的秘书,以后估计就算国家人员了,肯定能按月发工资,你说老二的工作怎么办?他是大专毕业,学的又是中文,好单位都进不去,愁死人了。”
夏天成咧嘴笑了笑,想说话却没有说出声来,他有点怀疑他现在是不是在做梦?是不是太想老大了,在梦里梦到他回来了——开着车,还着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不,是两个!
欣慰的是,杨贝回了老家,应该不会和夏想在一起了。担心的是,夏想一个人在燕市奋斗,无亲无故的,什么时候才能买得起房子?买不起房子,谁家闺女肯嫁给他?
曹殊黧多少有点羞涩,不过还是大大方方地说道:“夏叔叔,我是曹殊黧,上次您去我家,不是见过我?是不是当时我慢怠了您,现在不欢迎我来家里作客?”
……
瞧了个http://m•hetushu.com机会,张兰向夏天成使了个眼色,夏天成就找了个理由让夏想来到卧室,夏安也笑呵呵地进来,一家人关上门,摆开了审问夏想的姿势。
曹殊黧看上衣和裤子,连若菡看鞋子,从她二人赞许的眼神来看,都对自己的眼光表示满意。
后面的一身职业套装的女孩子,虽然表情生冷了一点,但眉眼精致得跟画儿一样,不,比画儿还好看,就象天上的仙女,也是非常有礼貌地叫了一声“夏叔叔”。夏天成机械地点点头,脑子转不过弯来,直到夏想扶住了他的胳膊,他还不相信地跺了跺脚,觉得脚上传来麻麻的感觉,才有点清醒过来,声音有点颤抖地问:“老大,她们是谁?”
夏安今年大专毕业后,还没有找到正式工作。夏天成本来想让夏安进单城一建,也找经理说好了,经理也点头同意让夏安进办公室当文员,但还没来得及接收夏安,经理就被调走,新来的经理不好说话,不卖夏天成面子,把夏天成气得够呛,却又没有办法。
曹殊黧又介绍连若菡:“她叫连若菡,是我的好朋友,陪我和夏想回来看看,正好她有车,我们就沾了她的光,开车回来的。”
夏天成见夏想拉着曹殊黧的手,顿时明白了过来,心里跟吃了蜜一样甜,心里乐开了花,行呀臭小子,真给你爸争气,上次我说你能找上县级局长的女儿就算你有本事,没想到,你还找了曹局长的女儿,真长脸,有本事,这样想着,他脸上就笑开了花:“殊黧来了,欢迎,实在欢迎!夏想你也真是的,殊黧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让我好好准备准备,还以为就你一人回来……”
“小想,你说说,那两个女孩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张兰假装严厉,但明显有一丝期待和紧张,仿佛怕夏想说出她不想听到的回答。
夏天成就怪张兰:“今天是老大回来,是好事,别提不顺心的事儿。等他走了再说,我好歹也在单城混了几十年了,还能给他找不一个工作?对了,老二怎么还没有过来,给他打个电话,让他过来时带上他的女朋友,也好让老大看到心里有数。他是当哥的,结婚生孩子的事情,得按照顺序来,老大不结婚,老二就得等一等。”
为人父母,总有操不完的心。没多久,夏想又从三建调到了李丁山的公司,虽然说编制好象比三建好,但夏天成总觉得不太靠谱,总觉得李丁山的公司不http://m.hetushu.com如省三建牌子响,名头大。果然没多久,就听说公司效益不好,夏想又要跳槽的消息,他恨铁不成钢地骂了夏想一顿,说他瞎折腾,不安心工作,跳来跳去跳到最后,别说能混成什么名堂,最后能有个温饱就不错了。
阳光明好,路虎车呼啸而过,迎着朝阳向单城市进发。
在连若菡的清冷和淡然面前,夏天成感到不太自在,就点头表示感谢。连若菡笑了笑,忙说不用。
“都别说,我来说,我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夏天成仿佛一下子年轻了十几岁,乐得满脸皱纹都挤到了一起,“殊黧是曹局长的宝贝千金,我没有看错的话,她对你有点意思,而且我也觉得她会说话会来事儿,模样又最周正。那个连若菡长得跟画儿一样,人有点冷,不好接近,老大,你可别和她交朋友,她说话都冷冷的,没有什么人情味。”
“哥,哪个是你女朋友?你太厉害了,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就能听你的话,我现在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夏安一脸羡慕地说道,还不时回头向外面看,尽管隔了一层门什么都看不到。
夏天成也听夏安说起过许宁家人的不满,他心里也着急,觉得许宁是个不错的好姑娘,不能因为工作的事情耽误了两个人的大事,要不是夏想突然回来,他今天还想着再找找经理,看能不能再多送点礼,让经理松口。
夏天成并不喜欢杨贝,总觉得她有点小家子气,不够大方,长得虽然还算不错,但总给人小里小气的感觉。他有一次去燕市看望夏想,正好遇到夏想和杨贝在一起,杨贝虽然甜甜地叫一声“叔叔”,但他却只是点点头,没有应声。
一行人进了屋,正在和面的张兰听到响声,出来一看,见客厅中站满了人,儿子夏想站在中间,夏天成晕晕乎乎地在一旁傻笑,正想骂夏天成两句,怎么站着说话,却猛然发现旁边有两个光彩照人的美女,也一下子呆住,惊呆得说不出话来。
不过既然老大要回来,夏天成也就得把老二的事情放一放。
夏想见一家人的郑重其事的样子,不由笑了:“爸妈,你们多心了,我和殊黧现在只是普通的朋友,她也是我的校友,我们在一起做过设计,正好我要回家看看,她也正好要回来看看爷爷奶奶,就一起回来了,你们别乱想乱说。”
曹殊黧闭上了眼睛:“我睡着了,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夏想考上了燕市的大学,大学毕业后http://www.hetushu.com非要留在燕市,本来他开始并不同意,想让夏想回到他的身边,起码他为单城市一建工作了几十年,公司的大小领导都会卖他一个面子,安排一个工作不成问题。但夏想偏要留在燕市,说是为了自己奋斗。其实夏天成心里清楚,夏想是想和杨贝在一起。
夏天成闲着没事,就算了算要是坐火车,应该一个小时后到。坐汽车的话,就没准了。他背着手来到窗前,习惯性地向窗外一看,看到一辆高大的汽车从远处驶来,汽车是他没有见过的品牌,而且还是京城牌照,心里就想,谁家来的京城的亲戚?这车够威猛的,怕是值不少钱吧?
夏想一身新衣,人前一站,也是一表人才,惹得几个路过的女孩多看了几眼。他看看曹殊黧又看看连若菡,见二人都是一脸满意,心想她二人果然是从小到大衣食无忧,给他买的衣服和鞋子,无一不是名牌,而且还是在燕市可以见到的最贵的品牌,一身衣服下来,至少顶他两年的工资。
……
夏想猜到了她的小心思:“别不是想坐得离我近一点,好近距离欣赏我的帅?”
夏天成今年48岁,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夏想,二儿子夏安。夏天成是一个思想传统、老实巴交的工人,在单城市第一建筑公司当了一辈子的仓库保管员,一直以来兢兢业业,和妻子张兰一起尽心尽力维持一家人的生活。
重新上路后,曹殊黧坐到了副驾驶座上,对夏想说道:“连姐姐想休息一下,我就勉为其难地陪你说说话,省得你也打磕睡,把车开到沟里去,就惨了。”
夏想大学毕业时,非要留在燕市,他心里不大乐意,但也不想耽误夏想的前程,就拼了老脸找到曹永国的弟弟曹永旺,求他出面到燕市去求他的局长哥哥。还好曹永国虽然贵为局长,态度十分和谐,最终夏想顺利地留在了燕市,但杨贝因为没有找到接收单位回到了坝县,夏天成心中是既欣慰又担心。
私下里他也直接告诉夏想,希望他能找一个大方得体的女朋友,漂亮不漂亮倒在其次,关键是要待人处事,落落大方。夏想嘴上答应着,却没有多说。夏天成就知道夏想并没有向心里去,他了解夏想,他这个大儿子从小到大做事都有自己的主意,轻易不会改变,一旦他决定的事情,再劝也没有用。不象老二夏安,性子软,听他的话,所以夏安考学的时候,他说什么也没有让他去燕市上大学,而是让夏安上了单城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