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54章 曹殊黧和连若菡,双姝争艳

直到曹殊黧连同夏天成、张兰回来,夏安和许宁还不太相信连若菡一个电话就解决了天大的难题,到市委上班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好事,又有多少人送钱都找不到门路,只好望而兴叹,她一个电话就能解决问题,还得让宣传部长亲自出面接待?到底她有多大的来头?
夏想被她一副女朋友管教的口气弄得哭笑不得,她比自己还要小几岁,还想管自己,反了她了?不过看到父母在一旁幸福的笑容,也就卖她一个面子:“也好,中午记得回来吃饭,晚上再去爷爷奶奶家吃。”
反而夏想和连若菡坐在一旁,有话没话地找话说。连若菡脸上有一丝淡淡的失落,她既羡慕又无奈地看着曹殊黧,说道:“我真羡慕黧丫头,她真聪明,而且她非常有亲和力,不管什么样的人,她都能打成一片,让人接受她。我永远也学不会她的聪慧,只有一个人孤独在坐在一边,欣赏着别人的欢乐。”
“谢谢嫂子!”许宁也很有眼色地站起来说了一句。
吃饭的时候,夏天成高兴得不成样子,老大找了一个局长千金的女朋友,还帮老二解决了工作问题,竟然还是进了市委,简直是做梦都想不到的好事。夏天成就多喝了几杯,不一会儿就喝醉了,被张兰扶下去睡觉了,临走前还说:“殊黧,你替我谢谢小连,小连是个好闺女,话不多,但心眼好。”
夏安支吾说道:“许宁在区政府上班,我也想上政府机关。”
夏想打过去电话,简单说了几句,曹永国正在上班,也就没有多说。
两世为人,夏想平生第一次有了要娶这个女孩为妻的念头!
放下电话,连若菡又说:“等回电话。”
夏安也多喝了好几杯酒,借着酒劲,他和许宁一起敬连若菡:“连姐姐,你是我的恩人,保住了我一生的幸福,我永远忘不了你的恩情。”他不善言词,几句话没说完,就红了眼圈。
夏想有连若菡的感慨有点吃惊:“人与人不同,你又何必非要羡慕别人?你一个人清清冷冷的,安静也是一种幸福……”
许宁接过话去:“单城经济不发达,没有几家好单位,想进事业单位,又没有门路,就一直拖着。夏叔叔想找人让他进单城一建,虽然一建效益不太好,但总比没有强。”许宁话挺多,可能也是有点感触,又看了夏想一眼,“哥,我挺想和夏安在一起的,可是我爸妈说要是夏安再找不到好的单位,就想让我和他断http://www•hetushu•com了……夏安从小到大最佩服你了,你帮我们想想办法,好不好?”
“得送多少钱?”夏安反应过来了,小心翼翼地问。要是送上十万八万的,他也拿不出。
他也不是有意瞒着藏着,而是说起来他和曹殊黧之间,一直真真假假,都没有真正点破。虽然他也知道曹殊黧对他的心思,但女孩子脸皮薄,万一什么话说的不对让她想多了,也是不好。
“算你识趣。”连若菡也不过多解释,片刻之后电话就响了,她也没有再避开众人,接了电话,听了一会儿,只说了一句:“我知道了。”就挂了电话。
一声连姐姐叫得连若菡笑逐颜开,她拿起电话,转身躲到一边打了个电话,片刻之后回来,说道:“报一下你的名字、毕业学校和身份证号……”
连若菡用一根手指轻轻捅了捅夏想,夏想见她冲曹殊黧投去赞许的目光,知道她的意思,也向曹殊黧投去感激的一瞥。曹殊黧被二人瞧得有些不意思,羞涩地一笑,又调皮地做了个鬼脸,娇美之态,让夏想怦然心动。
夏安闷着头:“我也不想有多大的发展,就守着父母平安地过日子就可以了,以后夏家光宗耀祖,你全靠你了。”
“去政府机关有点难度,我先帮你问问。”他拨通了李丁山的电话,把夏安的情况说了一说。
上一世他和父母聚少离多,至死也没有完成父母的心愿,他的所作所为带给父母的,恐怕只是伤心和失望。眼下一切重来,他带曹殊黧回家,何尝不是想满足一下父母对他的期望,让父母也知道他其实也有能力过得更好。
许宁在一旁点点头:“是的,就是杨晓峰杨书记……”她也跟在曹殊黧叫连若菡姐姐,“连姐姐,你认识杨书记?”
连若菡矜持地点点头:“你是夏想的弟弟?和他长得有点不象,工作没有?”
夏安不敢相信地抬起头,市委市政府随便挑,她是什么来头,说话口气这么大?他可是清楚,许宁为了进区政府当一个办事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还送了两万元的礼。连若菡开口就让他挑市委还是市政府,不是开玩笑吧?
尽管夏想也知道曹殊黧虽然也有小性子,但绝对是一个聪慧的女孩,不会让人难堪。但他不想弄成一家人围着她,好象在看未来的儿媳妇一样。
夏想还想再骂他两句,忽然之间又心软了,说弟弟是胸无大志也好,说他不思进取也好和-图-书,至少他听话,愿意守着父母,对他来说就是最大的保障,最强有力的后盾,再说父母有一个听话的儿子在身边,也会舒心许多。
许宁不相信地问:“进市委这么容易?连姐姐,你没骗人吧?”
终于抽个空可以单独和曹殊黧在一起,她调皮地在夏想的头上弹了一个脑奔:“你平常挺会说话的,怎么回到家里话这么少?”
许宁摇摇头:“他们就那样,我也没有办法,毕竟是我的父母,出发点也是为我好。”
“市委宣传部刘部长?”许宁显然听过刘延松的名字,吃惊地叫出声。她能进到区政府上班,也是托了刘延松的关系,尽管认识,还是送了两万元的礼。
夏想被他气笑了:“你还年轻,去了日报社,努力几年,再考个本科学历,以后大有前途。现在去了团市委,没什么压力,以后很难再有所发展。”
曹殊黧再聪明再会说话,也架不住两个人一人一口嫂子,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别乱叫,我才没答应做他的女朋友,更没答应做你们的嫂子!”
连若菡向来清冷惯了,从来没有体会过这么浓厚的亲情和友情,她一直坚持的矜持和漠然有点无所适从,心里也有一丝温暖流淌,但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求助地看向曹殊黧。
“送钱?”连若菡摆摆手,她穿着一身职业套装,摆手的样子还真有几分白领丽人的威仪,“你要是去送礼,没有人敢收。”
“不认识。”连若菡十分干脆地回答,许宁顿时一脸失望,心里嘀咕,不认识还问?她不善于掩饰,脸上的神情就显露出明显的不快。
但事情往往容易向反方向发展,夏想本想尽力避免曹殊黧和爸妈单独相处,但也不知是曹殊黧故意,还是爸妈有意,曹殊黧和他们之间好象总有说不完的话题。乖巧可爱的曹殊黧不一会儿就和爸妈聊得十分投机,一点也没有局长千金的架子,还一口一个叔叔,一口一个阿姨,叫得夏天成和张兰喜笑颜开,脸上的笑容就固定了一样,再也没有停止过。
“好吧,我就看看能不能找人,让你进团市委。”夏想拿起电话正要打,连若菡伸手制止了他,她努力表现得平易近人,但话一出口,还是带有一丝居高临下的味道。
夏想还清楚地看到,曹殊黧还向他投来狡黠的一瞥,分明就是计谋得逞的小小得意!
连若菡歉意地一笑:“刘延松是谁我不清楚,你直接过去就可以,不会有问m•hetushu.com题。要是有人刁难,直接给夏想打电话。”
夏想就笑:“我欠你一个人情,怎么还?”
“臭小子,还不承认,还想跟老爸打马虎眼?”夏天成才不相信夏想说的话,他打定了主意,“我一会儿就亲自问问殊黧,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人家没意思,能跟你一起回家?你那么多女同学,怎么没见你带回家一个?你也老大不小了,再不找女朋友,好女孩就让别人抢光了。”
许宁想起势利的父母从此要高看一眼夏安,肯定再也不会阻挡她和夏安在一起,也心中充满了感动:“连姐姐,你是大好人,我感谢你一辈子!”
自从曹殊黧来了之后,夏安就一直不敢正眼看他哥哥的小女朋友,比他还要小,他却要叫嫂子,总觉得有点别扭,不过刚才一番话说了出来,还真有点小嫂子的味道,他点点头,将酒中杯一饮而尽:“我记下了,嫂子,一定听你的话。”
夏想把情况一说,夏安犹豫一下:“那就团市委也行,是干部编制,总比日报强。”
连若菡的样子却一点也不象开玩笑,她想了想:“我替你做主吧,去市委,以后的发展会好一些。不过要先从办事员做起,一步一步来。”
曹殊黧也站了起来,端起眼前的饮料:“连姐姐和我就象亲姐妹一样,我和夏想又是校友,大家就不要客气了……还有你,夏安,以后要对许宁好一点,对叔叔和阿姨好一点,好好工作,这样才能不辜负大家对你的帮助和期望。”
夏安和许宁大气都不敢出地望着她,就等她开口。连若菡也没有拿捏,干脆地说道:“下周一去报道,拿上身份证和毕业证,直接到市委找刘延松办理手续。”
“单城市的市委书记,是不是杨晓峰?”
连若菡的话也引起了夏想的沉思。
张兰不停地给曹殊黧和连若菡夹菜,也对连若菡表示由衷的感谢:“好闺女,家里没什么好吃的,就将就一点,别嫌弃。夏安的事情,可是谢谢你了。殊黧,你替阿姨好好谢谢小连……”
要是别人说出这句话,肯定会让人觉得大言不惭外加牛气冲天,可是话从连若菡嘴中说出,偏偏就让人感到无比可信。夏安感激地点点头:“谢谢连姐姐!”
看到曹殊黧左右逢源地周旋在父母之间,夏想笑了,这个小丫头真是太聪明了,走到哪里都讨人喜欢。再看父母看她时慈爱的眼神,他不免感叹,黧丫头分明是向他的父母宣告,她就是他的女朋友hetushu.com,她就是要在父母面前先入为主,让父母完全接受她!以后要是夏想有别的想法,再想带别的女孩子回家,不用她出面,首先就会更遭到他父母的强烈反对!
饭后,休息片刻的夏天成又醒了过来,非要坐下说话。曹殊黧向连若菡使了个眼色,二人借故溜了出去,也不知道有什么秘密。
“就是,怎么了?你管呀?”连若菡也不知是生气还是撒娇,不满地说道,“我一个人晃久了,突然就羡慕起家庭的温馨了,人活着,还是多一点人情味才感觉到真实……”
最让夏想吃惊的一幕出现了,曹殊黧送完礼物,又从包中拿出一个信封,郑重其事地交到张兰手中:“阿姨,夏想和我一起设计了一个项目,设计费用五万元,他去坝县的时候不方便带在身上,就交给我保管。正好回来,我就把钱交给阿姨,由阿姨替他保管好了。我还上学,保管这么多钱也不方便。”
夏想见夏安低下头,脸涨得通红,心想他这个弟弟太面性子也太软,有事还要许宁开口。想到父母以后要多靠他来照顾,就问夏安:“你想进什么单位?”
连若菡看了夏想一眼,却是问夏想:“我会骗人吗?”
“好事都让你做尽了,好话都让你说尽了,我只有看着听着的份儿……”夏想一边感慨,一边捉住曹殊黧的小手,“黧丫头,你真好,谁要是娶了你,谁就是最有福气的人。”
夏安扭过头,神情有些尴尬地看了许宁一眼:“还没有,没有找到合适的单位。”
不一会儿二人又从外面回来,变戏法一样拿出一堆礼品,还分得清清楚楚,这个是曹殊黧送给叔叔的,这个是连若菡送给阿姨的,夏天成和张兰高兴得不知道说什么好,想推辞又说不过曹殊黧,只好全部收下。夏想在一旁笑着不说话,心道小丫头真会收买人心,可是比他聪明多了。他去了曹家多次,都没想起来要给曹伯伯和王阿姨买礼品。
连若菡嫣然一笑:“先欠着再说,等我想好了再要。”她拿出电话,看了夏安一眼,“你想进市委还是市政府?”
老爸的逻辑让夏想彻底无语。
五万元不是一笔小数目,当时许多人一年的工资还不到五千元,张兰哪里肯要,曹殊黧非要放到张兰手中:“夏想不能总在你们身边,他心里也挺过意不去,放点钱留给你们用,他也好受一些。你们不收,他心中会难受的……”
“你是嘲笑我顾影自怜吧?”连若菡难得地笑了和图书,她笑起来的样子不但非常好看,而且鼻子皱了起来,有那么一丝调皮的味道,“我想在你父母眼中,不管我的身份比黧丫头高多少,他们也不会喜欢我,是不是?”
夏天成和张兰岂能听不明白?二人心里乐开了花,和局长成了亲家,儿子成了局长千金的男朋友?虽然曹殊黧活生生笑吟吟地站在他们面前,他们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晕眩感,好象一切都在梦中一样。
“知道了!”曹殊黧十分听话地点点头,在夏想父母面前给了他足够的面子,“你可要记得一会儿给我爸打个电话,报一下平安,别让他惦记着。”
“别的时候不清楚,不过这一次不会。”
李丁山想了一想,说道:“单城市委市政府也不是不认识,但关系不熟,还需要另外托人。要是进单城日报的话,问题不大,也是事业编制。要不单城团市委也有把握,你们再商量一下,给我电话。”
连若菡轻笑一声:“你爸妈怎么能这样?太势利太现实了。”
许宁偷偷地把事情对张兰一说,张兰和夏天成也是将信将疑,二人悄悄问夏想。夏想不好过多的解释,只是告诉他们,绝对假不了。
“有些事情不能相比,普通人家有普通的快乐,上层人家有上层人家所追求的幸福,境界不同,眼界就不同。”夏想感慨地看了连若菡几眼,见她眼神中流露出热烈的向往,就笑,“你不会在高处待得久了,觉得冷了,想要坠入凡间,体会一下家庭的温暖?”
客厅里只剩下夏想、连若菡和夏安、许宁四人,一下子就冷清了许多。夏安没话找话地说了几句,他不敢看连若菡的眼睛,她的美太惊人,让人不敢正视,不过出于礼貌,他还是迟疑地问道:“小连是京城人?”
开口就叫出市委书记的大名,而且还是轻巧地说出口,好象说的是一个普通人一样,夏安本来胆小就小一些,又有点受不了连若菡的逼人的美丽,听她这么说,更是紧张:“好象是,我,我也记不清了。”
话到这个份上,张兰只好收下,高兴地抹着眼泪,却说不出话来。
连若菡对许宁的表现视若无睹,而是看向夏想:“你说!”
言外之意是,她和他的关系,已经得到了曹永国的点头。
所以当曹殊黧提出要去看望爷爷奶奶时,夏天成和张兰都自告奋勇要陪同她一起去,曹殊黧冲夏想眨眨眼睛:“也好,反正也不远,就让叔叔阿姨陪我一起去好了,你要乖乖的,陪陪连姐姐,知道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