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56章 初会宋朝度

宋朝度笑了笑:“听丁山说,你和曹永国的女儿在交朋友?是件好事,要好好把握每一个机会……”他站起身,“我还有事,就不留你了。”
陈风心里也有点愧疚,夏想有才华不假,但城中村改造牵扯面太大,可以肯定地说,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所以在当初小组刚才成立的时候,他本来想请市委书记崔向挂名组长,但却被崔向以省里事情较多为由拒绝了,也是,崔书记是省委常委,有一半时间要到省委开会,不挂名小组组长也说得过去。但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来,市委书记不挂名的小组,实际上就表明了市委对改造小组的不支持不反对的态度。
李丁山的口气听不出来是什么态度,他当然不愿意放夏想回燕市,但形势比人强,他只有放手,因为宋朝度亲自给他打电话陈述了利害关系。
省委二号院位于军区干休所的旁边,由十几栋五层小楼组成。小楼从外面看矮小而敦实,属于那种外观并不出众,但建筑质量绝对一流,而且设计面积超大的住宅楼。夏想上楼,目测了一下外墙厚度,心想燕市的住宅楼一般要求七级抗震,这楼抗个九级都没有问题。再观察一下格局,知道这种一梯两户的房子,每户至少在200平米以上,一栋楼顶多有30户。但要是开发成商品楼销售,最少也要设计成60户的规模。
另一人名叫吴港得,38岁,原本是城管局市容管理科科长,由于长期从事城管工作,对付赖皮的钉子户很有一套,也被陈风相中,调来当了副主任。
宋朝度大为惊讶,他可是知道他这个宝贝女儿一向懒得很,干点活儿总是主动叫她,她还未必愿意,今天却不请自来,主动给夏想倒水喝,倒让他大感兴趣,笑着问道:“小凡,怎么今天这么懂事,知道给客人倒水了?”
只是李丁山一直没有安排他和宋朝度见面,他是绝对没有可能主动提出,而且也没有理由。现在机会来了,突如其来,让他多少有点不敢相信——真的要和宋朝度见面了,而且还是直接去他家里见面?
别说夏想不是一个念旧的人,他对李丁山也确实有点感情,向官场迈出的第一步,就是因为李丁山的关系,就算不提感情因素在内,他也不会坚定地跟陈风走得过近,历史还是会顽强地向着既定的进程前进,谁敢保证高成松陷害陈风一案不会重演?
安静,太安静了,两侧树木高耸,一片清凉,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车辆和图书通行,置身其中,才充值体会到闹中取静的妙处。不打通也是对的,一旦打通,除非限行,否则许多车辆都会从红军街通行,到时一片吵闹。
回到宾馆,中午好好睡了一觉,一直睡到下午3点的时候,被电话吵醒。拿起一看,果然是李丁山的电话。
“大学毕业时想留在燕市,就托了曹伯伯的关系。后来就一直走动,现在关系还算不错吧。”夏想心想权力圈子说大也大,说小也小,有些事情宋朝度想要知道,也不是很难。只是他猜不到宋朝度的用心,所以也没多说。
至于夏想能走多远,能不能给城中村改造小组带来新的思路,陈风虽然非常期待,但也是抱着姑且一试的态度。当然,他也不是没考虑过万一夏想失败的后果,到时他的政治前途一片黯淡,夏想也会受到牵连,但在官场上,每一步都如同赌博一样,不赌一赌,怎么知道输赢?
小女孩打开门,让夏想进来:“记得换鞋……你穿最大的那一双,对,就是最胖的那一双。”她寸步不离夏想左右,指挥他换鞋,又领到他书房,一直想个监工一样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他见陈风脸上浮现出满意的笑容,心想陈风的领导风格粗看不拘一格,好象没有什么领导艺术,其实细心一想,才感觉他的行事方式高明得很,很容易让人对他口服心服,并且心甘情愿地为他所用。夏想有点恶趣味地想,既然被你连哄带骗又强行拉上了贼船,你又表现得没有市长架子,现在不提提要求,就对不起你的良苦用心,他顿了一顿,又说:“不过,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夏想招牌式的憨厚笑容杀伤力果然大,小女孩果然立刻放松了警惕,回头喊了一声:“爸爸,夏想找你,放不放他进来?”
宋朝度见夏想很聪明,一点就透,也就微微点了点头,正要开口送客,忽然见女儿宋一凡端了一杯水进来,放到夏想面前:“喝水!”
陈风就想到了夏想。
陈风心里也清楚,夏想太年轻,震不住场面,把他放到副主任的位置,确实就是放到火上烤。别说能不能干出实事还不好说,说不定光是官场上的排挤和倾轧就能毁了他。一个23岁的年轻人,就算再聪明再有头脑,却没有官场上的斗争经验,他躲在幕后出主意还行,真要抛头露面走向领导岗位,也许只知道一味蛮干,最终会被人故意挑错,再处处制衡,他又年轻气盛,万一再做出傻事和-图-书错事,一辈子就会毁掉。
正好夏想的两处设计都入了他的眼,又得知了北大街和民族街的改造思路也是夏想的主意,而且对付南方一建的手段又十分老辣,让他拍案叫绝,他就动了心思,说什么也要将夏想调到身边,放他到城中村改造小组闯一闯,反正现在他是骑虎难下,就死马当活马医,总不能草草收场。
宋朝度见夏想进来,从书桌后面起身,伸手和他握手。第一次和传说中的人物见面,尽管是家里,夏想还是心中怦怦直跳。别人还好说,即使面对陈风,他也没有感觉到紧张,也不知是因为知道后世陈风被蒙冤下狱,还是因为陈风的性格使然,他觉得陈风没有什么官威,性格也直爽。
夏想点头,说道:“谢谢宋部长的教导,我会记在心上。陈市长对我的赏识也是大大出乎我的意外,不过您放心,不管在哪里,李书记和宋部长都是我最信赖的领导。”他知道宋朝度说了许多话,最后一句才是重点,是提醒他可以跟在陈风身边工作,但要明白该站在哪个队伍一边。
高海亲自送夏想下楼,夏想知道他有话要说,也就没有客气。到了楼下,高海用手一指市政府周围高高的围墙:“陈市长准备把这些围墙拆掉,让老百姓可以一眼看到市政府大楼……陈市长有魅力有魄力,跟着他干,会大有前途的。你回去后对丁山说一下,陈市长也是个重感情的人,以后丁山有什么事情,他会帮着说话的。”
夏想弯身笑笑,没有说话,他也知道,宋朝度根本不需要他回答。
宋朝度要见他?
宋朝度也不寒喧,开门见山直奔主题:“夏想,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以前也通过一次电话,对不对?”他的语气虽然是升调,但夏想知道,这一种肯定的疑问,是不需要他回答的,果然,宋朝度也不给他回答的机会,又说,“路书记给我打了电话,说了陈市长要调你回燕市,没想到这点小事还惊动了路书记,让我吃了一惊,看来,陈市长对你还真舍得下功夫!”
夏想要的就是陈风的大度和高姿态,他不好意思地笑道:“我想请陈市长给我半年时间,让我把坝县的事情处理好。做事情要有始有终,坝县有我的朋友的投资,还有一两个项目要上马,我都全程参预,现在要是马上扔下,是对工作的不负责,也是对自己的不负责……希望陈市长能理解我的苦衷。”
面对自己的女儿,宋朝度脸上的表情松了许hetushu.com多:“好了小凡,水也倒了,该去做功课了,爸爸还有正事。”
宋一凡应了一声,点头出去,临走时还看了夏想一眼,笑容中有一丝小女孩的狡黠和顽皮。夏想见了报之一笑,觉得她还算可爱,没有骄纵之气。
这两个人可谓一文一武,一般的钉子户都架不住二人轮番上阵,基本上一路畅通,没有遇到太大的阻力。直到杜村事件出现之后,陈风才意识到,曲雅欣和吴港得一文一武确实工作配合得不错,但他二人都是将才,不是帅才,缺少一个能统领大局并且有经济头脑的人来应付复杂的局面。
宋朝度家住三楼,301,夏想敲门,门拉开一条缝,一个十三四的小女孩探出头,她有点瘦,样子非常清纯,眼睛又大又亮,留着短发,穿着背心和短裤,露出细长的胳膊和双腿。她的眼中流露出审视的目光,盯着夏想不放:“你是谁?你找谁?”
“小夏,朝度让你过去,他想见你一见。你直接去他家里找他,省委二号院……”
又闲聊几句,宋朝度忽然问起:“你和曹永国关系不错?”
城中村改造小组目前有两个副主任,都是陈风从市政府各个部门抽调的精英。一个叫曲雅欣,30岁,本来在市妇联工作,正科,因为她工作细致,又非常有耐心,就被陈风临时调来担任副主任,用来对钉子户中的老头老太太以及中老年妇女做说服工作。
高海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却又摇了摇头:“回到坝县,给我来个电话。”
“让他进来。”宋朝度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浓厚,鼻音很重,还有一丝本地方言的味道在内。
省委二号院位于红军街的顶头,红军街是个死胡同,长约1000米,全是住宅区,居住的全是省委家属、退休高干以及部队上的高层人物。曾经市里也动过心思要将红军街打通,却遭到了省里和部队上的一致反对,只好作罢。夏想来到红军街,行走在宁静的街道上,算是体会到了宁要死胡同,不要畅通大道的好处。
宋朝度说话语速不快,但一字一句吐字清晰,他一口气说完,脸上还是一脸平静,从他的表情上,看不出他的真实想法。
宋朝度却不同,他不管是坐着还是站着,都十分有官威,给人一种不动如山的感觉,沉稳,有力,虽然他脸上也有笑容,但笑容之中也透露着一股威严和严肃,让夏想第一次体验到了威严所带来的巨大的压力!
陈风、曹永国以及李丁山,他们尽hetushu.com管也有威严的一面,但与宋朝度相比,还是相差不小。倒不是说官威重的人以后就一定身居高位,只是宋朝度给夏想的感觉是,此人城府很深,不易接近。
宋一凡甜甜地笑了,脸上有两个可爱的小酒窝,她大大方方地看着夏想说:“这个客人很乖很听话,我让他换什么鞋,他就穿什么鞋,而且他笑起来让人感觉很亲切。我就想,这么乖的大哥哥从外面进来,一定口渴了,就给他倒一杯水。”
夏想也不知道宋朝度只是随口一问,还是他真的关心城中村的开发,他想了一想,答道:“城中村改造是好事,燕市作为省会,目前来说在全国已经落后了许多,城中村不利于燕市的进一步发展。不过城中村的改造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不管是在改造的过程中,还是以后的开发重建,关系上成千上万家庭的安身立命,所以困难重重,而且估计还会有许多想象不到的问题出现。”
“丁山有点不想让你回燕市,其实以我的想法,认为你回来还是好一些。不是说跟着丁山不好,而是在燕市机会更多一些,你说呢?这样,你回去后,好好地坝县呆半年,把手头的工作都处理好,明年正式来燕市工作,我也答应了丁山要对你照顾一二,你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来找我,家里地址你也知道了,我的电话你冲丁山要,总之一句话,不管是在坝县还是在燕市,别忘了,我和丁山始终是你的坚强后盾。”
陈风高兴地大手一挥:“有要求尽快提,我尽量解决。”
宋朝度面相显得年轻,正宗的国字形脸,浓眉,眼睛不大,但很有神,耳朵又大又有耳轮,不说别的,光是相貌就可以说很有福相。他要是生在唐朝,国字形脸是吏部选官时,最喜欢的脸型,方正而有威仪,肯定可以做到高位。
最起码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开端。
宋朝度点点头:“还好,你的担心是对的,省里对城中村的改造也是谨慎的态度。本来高书记有意停一停,但没想到陈市长推动的力度很大,一发不可收拾,现在已经拆迁了一半的城中村,在现在的节骨眼上,也不可能说停就停,所以就又采取了静观其变的态度……你到城中村改造小组,是个机会,但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因为宋一凡的意外出现,宋朝度突然又改变了主意,和夏想随意地聊起天来,说了几句家里的情况,又问了问他关于城中村改造的一些想法,他突然问了一句:“www.hetushu.com你对城中村改造的前景如何看?”
夏想憨厚地笑笑:“我叫夏想,我找宋部长……嗯,约好了。”
夏想知道陈风的电话一打,他已经无力回天,回燕市已成定局,而且早先还有曹伯伯的半年之约,他猛然下定了决心,索性就在陈风面前装一次好人——他身子微微欠着,脸上的神情恭谨而激动:“既然陈市长这么高看我,我再不从命就是矫情了。多谢陈市长的赏识和厚爱,我一定埋头苦干,不辜负您的厚望……”
房子不小,客厅就有30多平米,客厅中的家具清一色是实木家具,品牌不清楚,但绝对不是凡品。房间布置得不算奢华,但透露出一股浓浓的书香气息,比起史老家中偏深的装修风格,宋朝度家中的颜色要浅上一色,多用暖色调,可以从中看出主人的心态。
陈风挂了电话,一脸意味深长的笑容:“小夏,我可是做到仁至义尽了,要是你还不同意,我就是绑也要把你绑回来。你想想看,你在市政府里面,有我的支持,还有高海的支持,不久还会有曹市长的支持,你怕什么?放开手脚大胆去干,干出政绩是你的,出了差错由我顶着,有高海在,有曹市长在,我还能害了你?”
陈风的不甘心让他不遗余力地要拉夏想上船。
陈风喝了口水,轻轻将他的不锈钢水杯放回桌子上,看了夏想一会儿,忽然一拍桌子:“好,就这么说定了。回去后你转告李书记,就说我陈风谢谢他。”
所以陈风心中多少还是有点愧疚,因为他也知道自己用心不是那么光明正大。但现在又确实无法可想,城中村改造现在进行了一半,既不能半途而废,再前进的话又困难重重,还有来自省里和市里的两重压力,让他也是焦头烂额。
相比陈风的前途未卜,宋朝度才是终有一日会一飞冲天的那个人!
去家中见面,比起陈风在办公室的接见,区别大多了。在办公室见面,不管二人关系多近,总有公事公办的味道。去家里见面,就会掺杂着私人感情在内。夏想自然清楚他是沾了李丁山的光,但也同时说明,宋朝度没有把他当成外人。
夏想愣了愣,呆了半晌才从午睡的恍惚中清醒过来。一直以来他都期待着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和日后这位封彊大吏见上面,给他留下好印象,这也是他一直看重李丁山的关键所在。宋朝度是终究会一飞冲天的人,在他潜伏的阶段认识他,获得他的好感,比起他以后飞黄腾达的时候再去接近,要事半功倍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