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62章 沈书记恼羞成怒

小丫高兴了:“我想上学,我想上学。我爱背诗,我背诗给你听,好不好……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刘世轩想让杨贝和张信颖翻供改口,也和他商量过了,他不好意思拒绝刘世轩的要求,又不想陷得太深,主要是连若菡的身影总在他眼前晃来晃去,让他大为头疼,只好对刘世轩的想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的想法是,只要刘世轩能说服张信颖和杨贝改口,他愿意配合暗中更换笔录。但如果刘世轩轩说服不了二女,他也就按照程序走。
能惊动国家级媒体,让沈复明又惊又怕,心里不是滋味。为了扳倒刘世轩,李丁山也是下了不少本钱。而且让他生气的是,李丁山的计划偏偏就有很大的威胁,他要是真不顾一切把刘河的事情报道出去,虽然也会因此给市里留下不好的印象,但刘世轩要是被新闻大量炒作,谁敢保证不会把刘世轩的后台也给挖出来?
沈复明在县委大院门口被摆了一个大大的乌龙,心情就十分不爽,一路上没怎么理刘世轩。要不是刘世轩许诺送他100万的大礼,要不是他也急需要钱送给武大秘和高书记,他才不肯放下市委书记的面子,专门跑坝县一趟,为救刘河而演一出戏!没想到,刘世轩还真是笨得可以,三两下就被李丁山识破,让他大丢颜面不说,事情传出来,说不定还会成为笑柄。
老于头显然就是带头的豁牙老农,他咧着嘴只知道傻笑:“这么多大官在这里,能短了咱们的钱?别瞎嚷嚷,别乱吵吵,听领导讲话,听大官发言。”
王冠清见赵国栋一副非常自信的样子,就更加断定他和沈复明有关系,不过他又不好意思开口问属下,就勉励几句,就说:“小赵,好好干,好好在沈书记面前表现,你立功的机会来了。”
电话里突然传来嘈杂的声音,一个人急促地说道:“王局长,沈书记马上就到。沈书记记性很好,他提和-图-书过的人和事情都会记得,你可要做好准备工作……”
刚才的人是谁,赵国栋只觉得有点面熟,但不认识。虽然穿的是便衣,不过他可以肯定不是公安系统的人,就是政法线上的。他愣了愣神,没明白过来什么意思,难道是王局有什么整人的黑材料要他上交?交就交,反正他是王局一手提拨的,是亲信,关键时候就得替局长出头。赵国栋捏了捏信封,觉得里面硬硬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不过既然是局长给的,肯定错不了。他也就没想,顺手放到了口袋。
李丁山也是义正言词地说道:“杜部长,你也听到沈书记的指示了?下去后,好好查一查是谁走露了风声,查出来后上报给我,我倒要看看,是谁不想让坝县好好发展,专门给坝县制造麻烦!”
王冠清今天故意放人进来,肯定是受到了刘世轩的暗示。既然他还和刘世轩沆瀣一气,本来就想要他好看的夏想,就更坚定了今天要黑他一把的决心。
“王局让我把这个交给你,他说你先收好,到时候沈书记要是问你的话,你就说有情况汇报,把这个交给沈书记就可以了。对了,不要当着王局的面提到信封的事情,注意保密。”来人将一个信封交给赵国栋,也不等他再问,转身急冲冲走了。
不等李丁山回答,小丫又插话说道:“夏叔叔是好人,我听建厂的人说了,他们是夏叔叔找来的,肯定不会给夏叔叔脸上抹黑。哼,谁都比黑心刘河强,光骗人,不给钱。今天让我们来跪的人我见过他,他以前就跟刘河老在一起,他说给我们钱,最后肯定又是发几根烟……”
沈复明打断王冠清的话,直接问起了案情:“两位受害人在哪里,我想见上一见。坝县出了这件大的事情,作为市委书记,我也十分痛心。不过听说案情比较复杂,可能有些误会,我既然遇上了,当事人又是老同志刘世轩的儿子和-图-书,不过问一下也说不过去。”
赵国栋摸了摸随身放好的信封,心里乐开了花,脸上也堆满笑:“是,多谢王局栽培!”
走进公安局大门的时候,沈复明看了一眼刘世轩,见他一脸灰白,仿佛苍老了许多,想起这些年来他一直给他送了不少好处,心里还是有点感触,就决心再施一把力,尽量帮刘河说说话。他又看了李丁山一眼,见李丁山还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态度十分恭谨,让人挑不出一点过错,他心里一跳,以前还真是低估了李丁山,以为他是文人意气,没想到,手腕老辣,非常不好对付。
沈复明心不在焉听着李丁山汇报工作,心里想的却是今天一早宣传部接到的奇怪电话。刘河的事情昨天才发现,今天一早新闻媒体就打来电话要求采访,反应也太快了,要说没人通风报信绝不可能。联想到李丁山的媒体背景,沈复明也能猜到肯定是李丁山的手段,但是猜到又能如何,他又不能直接问李丁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哪有自己找人报道自己丑闻的道理?他知道李丁山是虚晃一枪,但李丁山赌得起,他赌不起,万一省报和国级家报社的记者真要到了章程市,他出面的话,又没有多少应付媒体的经验。不出面的话,万一下面的人乱说话怎么办?
这一句话倾向性就更明显了,沈复明铁了心要替刘世轩出头。李丁山和夏想对视一眼,二人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眼神的交流也是表明了决心,就是要和沈复明周旋到底。
“就是,就是,还跪了半天,我的腿都跪疼了。”
放下电话,杜双林一脸无奈地看着沈复明和李丁山:“沈书记,李书记,反正我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他们要是还来,我也没有办法了,总不能把人家新闻记者给赶出坝县吧?那就可以真成了全国性新闻事件了……”
王冠清早就恭候在大门口迎接沈书记一行,沈复明上前和他握了m.hetushu•com握手,想起什么似的说道:“上一次事件,王局长处理得还算及时,上报的材料也很详细,我看过了。”
一边是要派人在医院里监视刘河,一边还要安排人手维护治安,王冠清还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忙过。快到中午的时候,他才抽空回到一趟办公室,急忙喝了口水,还没有坐稳屁股,就又有人来汇报情况,他听完汇报之后,又指示几句,忽然想起刘世轩特意交待,今天沈书记会来公安局视察,就又急忙站起来要去布置一下。
赵国栋下巴微微扬起,端着架子“嗯”了一声:“什么事?你是谁?”
到了局里,王冠清果然交待的是让他负责保护沈书记,关键时候要是沈书记问起,他可以主动上前汇报一下工作。赵国栋听了王冠清的话,心领神会地点点头:“放心好了,王局,您交待的任务一定圆满完成,绝不打折,而且还是超额完成。”
既然看过了,又没有发表看法,就是通过了,王冠清的一颗心落到了实处,高兴得声音都有点变调:“欢迎沈书记前来视察工作……”
电话断了,王冠清愣在当场,他根本没有听清是谁打来的电话,不过一经提醒他才猛然想起,不管是谁,来电的人应该是出自好心,是提醒他赵国栋的事情。既然上次沈书记亲口夸了赵国栋一通,来公安局视察,要是赵国栋及时出现在他的面前,估计他也会非常高兴。
李丁山让夏想安排人,带领众乡亲去休息,中午管饭。县委办副主任巫长云自告奋勇接下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夏想也正好乐得放手,跟随李丁山一行,直奔公安局而去。
沈复明一下子就暴发了出来:“昨天才发生的事情,今天就有新闻媒体要求采访,是谁透露的消息?是谁要故意给坝县甚至章程市脸上抹黑?要是让我查出来是谁,一定会严肃处理。”
黄海手足无措地说道:“李,李书记,今天我们过来,和*图*书其实不是给政府添乱,是,是有人说,只要我们来这里跪一跪,就能每人分到10块钱。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就把小丫也带来了,就想多分一份……那个,那个李书记,刘河总让我们白挖口蘑和蕨菜,建了厂子后,是不是我们都可以进厂当工人,可以每月都有钱赚?”
接到王冠清的电话时,赵国栋正在路口值勤,维护秩序,他一听局长有吩咐,二话不说放下手头工作,就急忙向局里赶。没走几步,突然有一个人匆忙拦住他的去路,问道:“是赵队长吧?”
王冠清放下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小赵,你把手头的工作交给别人,立刻赶到我的办公室。”
“老于头,你是带头的,你还背了半天词,学了半天话,要是领不到钱,你多吃亏呀。你瞧你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多不划算。”
出了刚才的弄巧成拙事件,他不说,别人虽然也不敢当面提出不同的意见,但到底心里是怎么想的,只有鬼知道!沈复明面上无光也就算了,反正他是市委书记,没人敢当面说他,他有好处可拿就行。不过他心里也打定了主意,最后帮刘世轩一次,以后和他划清界限,省得被他拖下水。这个人,靠不住,在基层呆得太久了,手段是有,但层次太低了一些,上不了台面。
不能掉以轻心呀,高书记是省委书记,在燕省可以说一不二,到了京城尤其是媒体圈子,有多少人卖他面子还是未知。沈复明更知道他的分量,燕省晚报虽然不算是省委机关报,但发行量大,影响广,坏事一旦报道,民意如潮,不可不防。
赵国栋自从升了中队长之后,一直春风得意,尽管他不知道是哪里烧对了高香,不过升官发财的感觉很爽,他非常享受这种人前人后的风光,对王冠清也是感激不尽,认为王局长是他的命中贵人。
王冠清够不到资格陪沈复明,他负责警戒安全一应事宜,也是忙得脚不离地。对于刘和*图*书世轩要求他在关键时候,让手下放一群村民到县委大院门口,他也没有多想就答应了。毕竟他能当上公安局局长,刘世轩出力不小,现在刘河废了一只手,而且治好之后还难逃牢狱之灾,王冠清就有点于心不忍。
电话突然响了,王冠清犹豫着是不是要接,想了一想,又怕耽误大事,就又回去接起了电话:“我是王冠清,请问哪位?”
人群顿时乱了起来,七嘴八舌地嚷嚷起来:“不给钱怎么行?大老远的跑过来,又累又饿,不行,得找刘河算帐!”
由此,他连带也对李丁山也十分痛恨。不过李丁山表现得十分正常,也没有故意误导老农说话,让他有气发不出,还得强压怒火,保持一脸平静地假装视察工作。
沈复明脸色铁青,刚才他说了几句话简直就是成了笑话,他恶狠狠地瞪了刘世轩一眼:“去公安局看看!”
赵国栋走后,王冠清心情好了许多,多好的同志啊,有沈书记的门路还对上级领导这么尊重,是个好苗子,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他呢?
视察个屁,坝县穷山恶水,有什么好视察的?沈复明越想越气,恨不得踹上刘世轩几脚,不过想到他大出血,肯将他和刘河这些年搜刮的钱都送给他,心情就稍微好了一些。再联想到他要是拿出20万送给武大秘,80万孝敬给高书记,这么重的礼出手,高书记总该给他动动地方,就算不把他调到省里,调到一个富裕的地级市先过度一下,也比总呆在章程市强了太多。
正在此时,突然杜双林的手机响了,杜双林接通了电话,声音突然提高了八度:“什么?你们是燕省晚报和每日新闻的记者,已经从燕市动身了?啊,不行,不行,现在公安机关还没有得出结论,暂时不方便接受采访!什么,你们可以在坝县一直等下去?这个,这个不太好吧,不行,你们来了也白来,接上级指示,在案件没有审明之前,不接受新闻媒体的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