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63章 坏起来也真坏

“你是谁?你懂什么?”牛红妹不服气地瞪了连若菡一眼。
李丁山和王全有走过去,看了几眼,都紧锁眉头。沈复明指着照片上一个手中拿刀的人问:“这个人是谁,你们谁认识?”
王全有神情古怪地说:“他叫王明,是王局长的侄子。”
在公安局的会议室里,连若菡正坐在一边,冷眼看牛红妹正苦口婆心地做杨贝工作:“贝儿,你和刘河本来就是处朋友,处朋友住在一起又没有什么,怎么能算是强奸?你就说刘河是发酒疯,和张信颖打架就行了,你想把刘河害死呀?害死了刘河对你有什么好处?你听妈的话,不听妈的话,妈就不认你这个女儿了……”
王冠清从赵国栋突然从身上拿出一个信封时,就大脑当场短路。再看到沈复明从里面抽出一叠照片,眼睛转了几转,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照片。等王全有说出王明的名字时,他的大脑好象被人瞬间劈成两半一样,几乎丧失了思考的功能。
刘世轩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沈书记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的火?王冠清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儿,不至于被就地免职吧?
张健跟了沈复明多年,心里一惊,知道沈复明气得够呛,已经到了暴发的边缘。刘世轩也多少了解一点沈复明的脾气,见他神情不对,不明白赵国栋哪里又惹了沈书记生气。他心中也是憋屈得直想骂娘,今天从一开始就不顺利,处处受制,m•hetushu.com李丁山简直太歹毒了,还有夏想,他二人就是伺机出击的狼,说不定还藏着什么雷霆手段,在关键时候给他致命一击!
“赵国栋……”沈复明刚刚被李丁山气得正有火没处发,猛然又跳出来一个赵国栋来刺激他的神经,他几乎要气得暴跳如雷,不过多年为官养成的养气功夫也不是白给的,他强忍怒意,饶有兴趣问道,“你是中队长了?什么时候升的职?”
李丁山摇头:“我来坝县时间不长,不认识。”
“刘县长,沈书记没有叫你,现在过去不太合适!”张健的语气冷冰冰的,没有一丝热络。
沈复明本来正在气头上,正找不到理由发作,就伸手接过信封,当场打开,看看到底是什么材料——里面是一叠照片,他只看了几张,就脸色大变,回头看了李丁山和王全有一眼:“李书记,王书记,一起来看看。”
“王冠清,你目无党纪国法,纵容侄子当街行凶,还提拨公安机关的败类赵国栋当中队长,你简直就是坝县公安机关的耻辱!”沈复明的怒火终于找到了发泄口,机枪一样喷发出来,他转身对李丁山说道,“我建议坝县县委撤销王冠清党内外一切职务,关于他个人的违法乱纪行为,由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赵国栋蹲在地上,一张张捡起散落一地的照片,一边捡一边说:“怎么了这是?怎么就突然发火了?我是不是被人当枪使了?”http://m.hetushu.com
夏想见张健一脸疑惑,就小声提醒他一下:“王局长也真是,安排谁不好,偏偏安排赵国栋,不是故意给沈书记添堵吗?张秘书,你可能忘了赵国栋是谁,他在上一次连若菡大闹公安局事件中,说话太随便,有损公安机关形象,给沈书记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印象……”
王冠清清醒过来,扑上去一把抓住赵国栋的领子:“赵国栋你不是个东西,我对你怎么样你心里有数,你为什么要害我?”
因为王冠清被就地免职,副局长赵常勇就临时负责起全面工作,出面接待沈书记一行。
刘世轩还想解释两句,却听见一声嚎叫传来,王冠清扯着嗓子喊了起来:“沈书记,我是冤枉的,我有内情,我是受人指使的……”
王冠清还以为沈复明在夸他,忙腆着脸:“沈书记过奖了,不敢当,不敢当。”
夏想悄悄摆摆手:“主要还是王叔叔和杨叔叔的功劳,我就是跑个腿,牵个线。”
牛红妹还想说个没完,连若菡打断她的话,说道:“你不用费心了,刘河逃不过去,刘世轩也会倒下,你如果还想把刘世轩当靠山,趁早绝了这个念头!”
局势急转直下!
沈复明有个最大的优点,就是记忆力惊人,大事小事都能记清,何况连若菡的事情又不是小事,他更是记得清清楚楚,丝毫不差。不用算他就知道,赵国栋就是在和他通话之后,就顺利地升了职,这么说,王冠清王局长和图书不但给他惹下了祸事,还在事后毫不犹豫地打了他一个耳光!
沈复明气得差点暴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又放不下市委书记的面子,当场质问王冠清为什么要提拨这种人。毕竟一个县局的中队长级别太低了,连县委书记都不会放在眼中的小角色,如果让他市委书记亲自过问,岂非显得太自降身份?可是真要咽下这口气,实在又太难受,就哼哼了两句,冲王冠清说了一句:“王局长还真是慧眼识珠,不拘一格提拨人才,有眼光,有水平!”
对于王冠清发自心底的呼唤,夏想已经听不到了,他在人群之中故意落后几步,来到了王全有身边,小声地说了一句:“差不多到火候了!”
赵国栋一脸迷惑:“我没有害你,王局长,我全是照你吩咐去做的,我也冤枉呀……”
等赵国栋说完,王冠清一脸灰白,颓然坐在地上:“当了一辈子老公安,竟然最后还是被人暗算了……夏想,你敢暗算老子,老子与我势不两立!”
沈复明有点纳闷,你一个小小的县局的中队长迫不及待地跳出来做什么,谁叫你了?他正想不耐烦地挥挥手,让赵国栋让到一边,别妨碍他的事情,忽然脑中灵光一闪:赵国栋?难道是上次连若菡事件中,那个多嘴磨蹭的警察?
让他更没有想不到的是,赵国栋接下来的举动,更是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大跌眼镜,只见赵国栋从身上取出一个信封,双手捧着交到沈复明面前:“沈书hetushu.com记,我有重要情况要汇报,请沈书记过目。”
要不是沈书记在场,王全有早就忍不住哈哈大笑,他现在对夏想已经完全改变了看法,知道在他看上去人畜无害的笑容之下,掩藏着一颗深藏不露的机心。他的脾气好起来的时候是真好,但一旦坏起来,也是想象不到的坏。
刘世轩的话有着浓浓的威胁意味,王冠清目光呆滞地看了刘世轩一眼,忽然傻傻地笑了:“刘世轩,你还以为你还有好下场?别做梦了,下一个就轮到你了!”
“报告沈书记,刚升职不久,也就是十来天的样子。”赵国栋笔直地站在沈复明面前,满面红光,满心期待。
刘世轩总算暗中松了一口气,心想李丁山也有弄巧成拙的时候?他的目光飘向王冠清,见王冠清脸色平静,微微放下心来,心想说服不了杨贝翻供,就让沈书记强力介入,也会让李丁山顾忌三分,不至于非要把事情闹大。现在他已经惹火了沈书记,难道他还敢继续顶撞?
刘世轩情急之下,就想上前去问个清楚,却又被张健拦住,在张健眼中,沈复明的利益永远是第一位的,任何人都不能损害,在现在情况下,刘世轩任何不理智的行为,都有可能让沈书记受到牵连,所以他必须制止刘世轩。
杨贝只是一直哭:“妈,我办不到,他当时的架势就是要强奸我和张信颖。他真要是发酒疯就好了,可是他不是,他清醒得很,不但要对我施坏,还要连张信颖也……这样www•hetushu.com的男人能要吗?敢当着我的面对另外一个女人施暴,他还是人吗?我一定要告他,让他坐牢!”
王全有脸上洋溢着兴奋和不安,底气十足地说:“有了你昨天新补充的材料,刘世轩必倒无疑。小夏,真有你的。”
王冠清呆立当场,犹如石化一样,突然见刘世轩从他眼前走过,他想要伸手抓刘世轩一把,却被刘世轩轻轻躲开。刘世轩小声说道:“老王,只要我不倒,会暗中拉你一把。如果你乱说话的话,就不好说了。”
沈复明极其不耐烦地挥挥手,也不听王冠清辩解,当前一步向办公楼走去。
王冠清见时机成熟,沈书记盛怒之下,肯定需要有人帮他消消气,他就急忙朝赵国栋使了眼色。赵国栋心领神会,一个箭步来到沈复明面前,十分标准地敬了一个礼:“坝县公安局二中队队长赵国栋向沈书记报到,请沈书记指示!”
张健听了心中大骂王冠清是头猪,让沈书记反感的人出来现眼,智商比猪还低。紧接着他又好好骂了刘世轩一顿,真是草包,瞧你安排的都是什么人,没有一个精明的,前面的老农也就算了,王冠清好歹也是十几年的老公安,怎么会办出这样的傻事?
赵国栋好好的……为什么要害他?王冠清的大脑几乎停止了运转,他根本想不通想不明白想不到为什么会发生眼前的一切,他感觉眼前一阵恍惚,感觉象是梦游一样,突然感到脸上一疼,却是沈复明怒气冲冲地将一叠照片直接甩到了他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