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64章 牛红妹落井下石

“什么发现?正好大家都在,说说也无妨嘛。”沈复明当然知道纪委的保密条例,他是故意将李丁山一军,知道他和杨帆在故弄玄虚。
刘世轩的一颗心差点从胸膛里跳出来,他知道杨帆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肯定是有了确凿的证据。不用想就知道,杨帆要整的人,肯定是他,因为他也清楚现在杨帆和李丁山是一条战线。不过他又抱了一丝侥幸心理,杨帆不可能有他大赚黑钱和送礼的证据,就算做了最坏的打算,他真的抓住了一点什么,但自己的钱是送给沈书记的,沈书记为了自保,也会想方设法把事情压下来。
连若菡算是见识了一个人的脸色竟然可以转变得如此之快。她站起来看向窗外,正好看到夏想跟在人群之中,向会议室张望。她看到夏想以一个县委书记秘书的身份,混在一群有着十几年官场经历的老官场之中,一点也不怯场,还游刃有余地安排好一切——刚才王冠清的一幕她也听得清清楚楚,心里就不免暗暗赞叹,他还真是一个官场怪才,计算得丝毫不差,充分利用各方势力的弱点,找到一个可以撬动整个局势的支点,巧妙地躲在暗处,成功地达到了他想要的效果。
众人大眼瞪小眼,都不约而同地心想,刘世轩算是名声扫地了,不管他有没有和甘平秀有一腿,被人当众宣扬,名声算是坏掉了……
沈复明不说话,满屋子的人都大气不敢出,谁也在不敢在这个时候惹沈书记发火。一时和_图_书之间,气氛既凝重又压抑——突然,一声嘹亮并且刺耳的声音打破了宁静:“沈书记,李书记,你们可要为我们家杨贝做主呀,她被刘河那个畜生欺负了!刘河不是个东西,刘世轩也不是什么好人,他贪污受贿,他无恶不作,他还和我们文化局的副局长甘平秀有一腿……”
沈复明只觉头大如斗,他挥挥手:“都别说了,王书记、冷书记还有李书记、王书记和杨书记留下,其他人先到外面回避一下……”
他知道,沈复明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难题!而且让他大吃一惊的是,沈复明细微的肢体动作充分暴露了他内心软弱的一面,在他眼中一直镇静自信的沈书记,第一次流露出恐慌的神情!
牛红妹一听又来了劲儿:“对对对,沈书记,刘世轩也劝我,也想让我们家杨贝翻供,他说他已经和王冠清商量好了,不管张信颖有没有翻供,只要杨贝改口,他就能做手脚,还拿金钱来诱惑我……我是谁,我是党员,是久经考验的共产党干部,别想拉我下水!”
一个县委书记,能让一个市委书记怕成这样,而且始终是一副不徐不疾的样子,要么是因为他底气十足,要么是因为他自高自大,显然李丁山是属于前者。张健原本还想借助市委书记秘书的光环,一旦下到坝县,肯定可以和李丁山平分秋色,很快建立起自己的派系,现在他终于明白,当他的后台沈书记也被李丁山一份材料吓得手脚颤抖时和图书,他已经不够资格作李丁山的对手了!
李丁山一脸尴尬:“沈书记,杨书记根据群众举报,暗中调查某个干部贪污受贿的行为时,却有了意外发现……”
刘世轩不无得意地想,想扳倒我,除非沈复明倒台,否则没门!他暗中打量了李丁山和夏想一眼,见他二人脸色不改,又想起现在还躺在医院的刘河,心里恨得牙根直痒,走着瞧,等刘河过了这一关,你们没有好果子吃!
杨帆却是为难地说道:“我就是担心有人诬蔑沈书记,才趁沈书记正要来视察工作,向他汇报一下。”
“咳咳……”沈复明咳嗽两句,威严地说道,“你是受害人的家属?不要大声喧哗,有事说事。”
牛红妹泄气了:“刘世轩真要倒台了?贝儿,你得好好向李书记反应情况,千万别轻判了刘河那个混蛋!”
夏想在没有重生之前看上杨贝,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当然重生之后,就又另当别论了。
沈复明不聋,自然听得清清楚楚:“李书记,有什么事情大声说出来,别搞小动作,对不对?”
杨帆急忙点头,伸手从随身皮包中取出一个档案袋,交到沈复明手中。
刘世轩差点没有气晕,牛红妹怎么出尔反尔,明明已经答应他要劝说杨贝改口,她倒好,竟然反咬一口,当着这么多的面说出他的隐私?他恼羞成怒,脱口而出:“牛红妹,沈书记在这里,请你注意形象,不要血口喷人!”
张淑英双眼喷火看了http://m.hetushu.com刘世轩一眼,拉着张信颖分开人群来到沈复明面前:“沈书记,我的侄女被刘河欺负了,刘世轩还想颠倒黑白,还想劝说我让我做通信颖的工作,让信颖承认是刘河酒后发疯,和她打架!我家信颖从小温柔贤慧,乖巧懂事,从来都不大声说话,更不用说和人打架!就算和人打架,她也不会和那个垃圾一样的刘河打,信颖向来看不起刘河……”
“沈书记,我也有话要说!”门一响,张淑英和张信颖又推门进来。
牛红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也可能是她听到刘河已经成了残废,又相信刘世轩倒台在即,所以一点也不怕刘世轩,气呼呼地回敬说道:“尊敬的刘县长,你的儿子刘河对我的女儿杨贝企图施加暴力,他的流氓本性肯定是来自你的遗传,你和甘平秀偷偷摸摸在文化局宿舍4号楼睡觉,我早就知道了,别以为你们两个人一前一后进去,就可以掩人耳目了……”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地看着沈复明,都在想今天还真是好戏不断,一出接着一出,让人目不暇接的同时,也不得不感叹基层干部的政治智慧也是无穷的。虽然比起李丁山的运筹帷幄,刘世轩的手段简单而粗糙,但也行之有效,尽管被李丁山一一击破,也让在场的人不约而同地心想,如果换了自己是李丁山,会不会被刘世轩打败?
沈复明“啪”地一拍桌子:“太明目张胆了,杨帆同志,这个问题你私下里向我hetushu.com汇报就可以了,注意保密,不要惊动当事人!”
沈复明犹豫一下,有了上次的前车之鉴,心里就有点顾虑会不会又看到一份让人心惊肉跳的材料?
沈书记害怕了!
连若菡反而笑了:“你没必要知道我是谁,我只是想告诉你,夏想既然出手了,肯定有必胜的把握。我了解他,如果没有可以一举彻底击败对手的计划,他不会冒然出手。另外我想告诉你杨贝,你真的不配夏想,你和他差得太远。我很奇怪,当年他怎么会看上你?”
沈复明坐在局长办公室,等赵常勇去带两个受害人——杨贝和张信颖,刘世轩忐忑不安地站在一边,眼睛不时地看向沈复明。沈复明已经恢复了平静,和众人说着话,眼睛却偶而瞥向李丁山。他觉得李丁山不可能没有了后文,应该还有手段没有使出来,到底是什么呢?说实话他心里也充满了好奇和期待。
从来都是大权在握自我感觉良好的沈书记,居然也有害怕的时候?他手中的材料,到底都记录一些什么,让堂堂的市委书记、一方大员竟然吓成这样?张健不经意看向李丁山,见他还是态度恭敬地站在一旁,脸上既没有得意,又没有慌乱,仿佛一切尽在掌握……张健心里猛然打了个激灵,第一次对李丁山产生了畏惧之意。
李丁山冲杨帆点点头,杨帆就毫不顾忌地说道:“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和暗中调查的结果,坝县的某个干部曾经好几次一个人开车前往章程市,应该是给某位市委领导http://m.hetushu.com送钱去了……”
沈复明还算见好就收,急忙打住,不过李丁山却要乘胜追击,他对杨帆说道:“杨帆,平常沈书记非常忙,难得来坝县视察,而且你调查的案件中又涉及到市委领导,相关材料可以先让沈书记过目一下,也好听听沈书记的意见。”
沈复明一脸平静地看材料,大概有五六分钟一言不发,从他脸上看不出来任何波动,不过张健却细心地发现沈复明的双腿在微微发抖,手指也在间歇性颤动。
咣当一声,一位随行人员的水杯失手落地,摔个粉碎,他也顾不上理会,睁大眼睛看着推门进来的牛红妹和杨贝……所有人的目光都一齐射向牛红妹,尤其是市委的几个主要领导,更是以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瞪大了眼睛——他们虽然也经常下到县里视察,但都是经过精心安排的,根本接触不到真正的基层,更没有见过牛红妹这样的极品人物。
有事说事?刘世轩身子晃了一晃,沈书记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他要听牛红妹胡说八道?沈书记应该直接将牛红妹轰出去才是,怎么还要听她继续说下去?难道是沈书记改变了主意?
简直有一种犹如神助的感觉,连若菡就想,要是他能为她所用,该有多好?
刘世轩不顾众人含义复杂的目光,大声说道:“沈书记,我有话要说……”
杨贝和张信颖还没有带来,纪委书记杨帆却来到李丁山面前,耳语几句,李丁山顿时脸色一变,怒道:“捕风捉影的事情,又涉及到沈书记,提都不要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