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79章 升到副处的机遇

夏想挠挠头:“有一点,也吓我一跳。”
曹永国的话绝对不是危言耸听,也不是故弄玄虚,肯定是有感而发,夏想就说:“我的视野比较狭窄,只能自下向上去看。不说别的,光是城中村改造小组所接触到的部分,就有许多触目惊心的内幕。这不,我刚刚介入的天安房产和吉成地产之间的竞争,背后就有方部长和谭市长两大势力。”
曹殊黧不干了:“哼,我是嫌小坏人烦你,才替你赶跑,你还嫌我凶?真没道理。男人都是小心眼!”
聪明,一点就透,可堪大用。曹永国脸上的笑容就越来越盛:“我本来还担心你,难以在燕市错综复杂的局势中看清方向,没想到,你比我想象中还要更快地适应了手头的工作,好样的!好好干,小夏,就从你处理天安房产和吉成地产的事情上来看,你的思路非常清晰,而且也正好借机解决你的提拨问题,估计也会让陈市长刮目相看。”
曹殊黧脸红了:“爸,你到底是站在哪一个立场?怎么不向着自己女儿,反而向着外人?”
曹永国不愧为沉浮官场多年的老人,一眼就看透了事情本质,夏想在他面前没什么好隐瞒的,就简单地将他和孙现伟的交往说了一说。
“妈——”曹殊君拉长了声调,“你怎么一点竞争意识都没有?美女是什么?美女是稀缺资源!比如我们学校本来女生就少,美女更是少得可怜,我不下手,就让别人抢先了。你想想看,难道以后让你的宝贝儿子吃别人的剩饭?真是的,思想僵化,观念落后,你看姐姐就比你强太多了,她就知道先下手为强的道理。”
不成想曹殊黧差点说漏,夏想暗中擦了一把汗,急忙岔开了话题,问曹永国:“曹伯伯,市里的局势,还算平静吧?”
“沈复明要来省里?”夏想大吃一惊,一点也没有听到风声。
王于芬就和稀泥:“好了,好了,争吵时间结束,下面开始吃饭。”
夏想倒不是担心沈复明会报复自己,坝县的事情,估计沈复明一时半会也回不过味儿来。沈复明一来省里,以自己对他的了解,他肯定不甘于当一名清闲的副省长,毕竟副省长和他上一次差点到手的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有很大的差距,既然不满足,肯定会想方设法再更进一步。
曲雅欣和吴港得真心地表示接受上级领导的安排,会全力配合夏想的工作,其他小组的成员也自然没有异议,当然也是轮和图书不到他们说话。钟义平心中替夏想高兴,认定夏想以后前途无量,就坚定了跟紧夏想的决心。
“换什么衣服?刚换的睡衣,怎么还换?黧丫头怎么了这是,前言不搭后语的?”王于芬一脸疑惑,心中纳闷。
周末了?夏想傻笑几声,忙昏了头,连星期几都记不清了。
曹殊君抱头鼠窜,跑到了里屋不肯出来:“太厉害了,姐姐比老妈还强悍……夏想,你要倒霉了,以后铁定被我姐管住!”
一宣布完任命,高海就把夏想叫到他的办公室,开门见山地问他:“通过谁和方部长有了联系?”
允许二人谈恋爱是一回事,但二人如果婚前同居,曹伯伯肯定会大为恼火。
夏想今天过来的时候,顺道买了点礼品。他没有什么经验,就随便买点烟酒。王于芬也不客气,直接说他:“小夏,家里又不缺烟酒,你乱花什么钱?来家里还这么见外,以后就不让你上门了。真要想买东西,就买点水果什么的,就当给自家里买东西一样,听见没有?”
没办法,他只好装可怜:“高叔叔,我先给你汇报一下我的贪污受贿的行为,我接受了达才集团开发部主任沈立春的一辆汽车,又收下了天安地产的老总孙现伟的一辆汽车,现在两辆汽车都在归改造小组办公室使用……”
“我刚才已经说了,高叔叔,难道你没有听出来?”夏想得意地笑了。
陈风不好意思当面问夏想,高海就没有那么多忌讳了,他先是来到改造小组办公室,正式宣布夏想主持改造小组办公室的日常工作——先正科,再宣布决定,也算是程序上无可挑剔,照顾了曲雅欣和吴港得的面子。
“听说是副省长,管文教卫生,很闲,还不如市委书记来得实惠,最大的好处就是升到了副省,退下来的话,待遇高了。”高海不知道夏想在坝县阴了沈得明一刀,他要是知道的话,估计也和夏想一样,心里会跳上几跳。
夏想当然知道曹殊黧脸红的原因,是她让他在学校附近租的房子,她帮他买了不少日常用品。
“你知道什么?让你买东西,你才是笨呢。看中的东西又贵又不好看,谁见了你,谁都会把你当冤大头。”曹殊黧取笑夏想。
曹殊黧的小小心思当然也瞒不过他,让他租在学校附近,方便和她见面,但她又不想让家里知道。所以也提醒过夏想,不要说漏了嘴。夏想想想也是,真要是让曹伯伯知道了他和-图-书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离曹殊黧这么近,二人可以随时见面,甚至可以为所欲为——和世界上任何一个女儿的父亲一样,他肯定会想办法不让二人住得这么近。
高海摆摆手:“别说这些没用的,企业愿意借车给你们使用,是自愿行为,你难道会不知道这事常见?少跟我打太极,这点小事不用跟我说,你肯定能处理好,说重点。”
来日方长,他相信,她跑不了。现在她还在上大学,夏想也不想过多地让她分心。他也不是有性冲动没人性的小男生了,再说,他也不想让曹永国对他产生不满。万一他和曹殊黧做出什么事情被曹永国发现了,也是不好。
“没有,我就是随便说说……”曹殊黧突然脸红了,知道说漏了嘴,见夏想偷笑,就瞪了他一眼,脸上却热得发烧,一转身就跑上了楼,“我去换件衣服。”
到了曹家,才发现一家人都在,正围在一起看电视。打过招呼,夏想正要坐在曹殊黧旁边,却被曹殊君一把拉了过去:“先别跟我姐粘乎了,来,教教我怎么追小妞。”
其实高海问的是反话,是问夏想对宋朝度的印象如何。
“说什么呢?怎么说话呢?”曹永国笑着打哈哈,“打击面太大了,连老爸也敢一起骂了?夏想才是正科,翅膀还没长成了,你就硬气什么?”
曹永国对刚才曹殊黧的脸红事件,没有过多的注意,他点点头:“还好,比我想象中要平静。不过平静未必是好事,有时经常有些小磨擦反而好,证明有矛盾都放到了明面上。现在倒好,风平浪静,其实旋涡都在水面下来,一旦露出水面,就是一场风暴。”
曹永国又满意地笑了:“就算我是多虑了,不过刚才的话听了也没有坏处。你处在改造小组的位置上,虽然现在是副主任,但改造小组不设正主任,陈市长的意图就很明显,就是要让你主事。而且我也听说他有意让改造小组成立正式编制,副处级部门,明显是抛出一个大饼,意思是,你要干得好,甚至可以不用一年就可以扶正,顺理成章升到副处。”
夏想败了,什么理由都说不出来,立马同意,不过曹殊黧的声音还有一点不满:“你一点也不高兴的样子,是不是有什么想法?我可告诉你,你升了正科,虽然才是芝麻绿豆大小,不过我妈很高兴,非要做许多菜请你吃饭,说是为你庆祝,正好今天是星期五,我也回家了,你是http://www.hetushu•com不是不想见我?”
“高叔叔你再夸我,我一骄傲,不但前功尽弃,以后还有可能不再进步了。要以批评教育为主,表扬尽量少一些。”夏想故意耍赖。
夏想就如实回答:“宋部长很威严,不苟言笑,我和他说话不多,也就是打了一个照面就出来了,现在想想,印象很淡了。”
曹永国会心地笑了:“怪不得你升正科这么顺利,我正想问你。本来以为是陈市长的面子,不过听高秘书长暗示,陈市长没有出面,原来根源还在你自己身上。这么说来,你在处理天安房产和吉成地产的事情时,和天安房产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我猜不出来,陈市长应该知道一二,但他闷着不说,谁也不敢直接问他。崔书记给我的感觉是,一直和市政府的人走得不近,市委和市政府不在一处办公,崔书记的工作重点又放在省里,他是有意高走,又是省委常委,眼睛向上看也正常。他帮谭龙说话,也只能从他和钱秘书长之间的关系上猜测了。”高海摸了摸头上日渐稀少的头发,有些感慨地说道,“丁山非要躲到坝县那个穷地方,原来我还以为做不出什么事情,没想到现在还真有一点成绩,以后想要升一升也容易不少。对了,还有一个有利的消息,丁山不是借助了胡增周的关系吗?胡增周下一步要当章程市委书记了。”
曹永国听了沉思片刻,语重心长地说道:“我在建筑行业打滚了多年,很清楚这个行业不但利润巨大,而且牵涉面太广,方方面面的人都想插上一手,索要好处。你现在在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虽然权力不大,但很容易牵涉进各方面的纠纷,做事情要深思熟虑,不要冲动,更不要意气用事。做决定之前,各方面的关系都要平衡,要没有确切把握之前,不要得罪任何一方,就算不得不得罪一方,也别得罪死了,要留有余地,否则,你一个小小科级,在燕市这个副省级城市里,一句话就被牺牲掉了。”一番话说完,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房子租了没几天,曹殊黧也去过几次,都有蓝袜陪同。唯一一次她自己过去,夏想乘机抱了一抱,想要亲上一口,却被她嬉笑着跑开。夏想也没有再追,饶了她一次。
夏想刚一挠头,高海就假装不快:“跟高叔叔也不说实话?是不是有了曹市长当靠山,就要和我疏远?”
夏想就有些作难,还没有来得及回答,曹殊m.hetushu.com黧的声音又变了一副腔调,模仿曹永国说话的声音:“你给夏想打电话,让他晚上来家里吃饭,我有话对他说。”
以沈复明的性格,成就不了好事,但添乱添堵肯定没有问题,还有一个最让夏想担忧的问题是,沈复明是高成松的人,高成松或许已经忘了李丁山的事情,沈复明一到省里,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提起。李丁山要被高成松惦记上,可不是什么好事。
王于芬听出了不对:“你们什么时候一起买东西了?买什么东西了?”
完全是丈母娘说女婿的口气,夏想就憨笑几声:“知道了。”
夏想当然能感受到曹永国发自内心希望他能走好走稳,感激地点点头:“谢谢曹伯伯的教诲,我会记住的。”
二人一起买东西的时候,让他大感惊讶的是,曹殊黧虽然是局长千金,不过买东西时不但很有眼光,也会讨价还价,比起他看上就问问了就买的冤大头形象,不知道好了多少倍。为此,他没少被她做着鬼脸嘲笑。
“呵呵,陈市长也对我说了这件事,我觉得他挖了一个大坑让我跳。不过目前的情况是,不跳也得跳,既然没有选择,我也就做好十足的准备。”夏想说得很轻松,好象是让别人跳坑一样,“跳坑并不可怕,谁也不知道坑里有没有宝石,或许我还可以大发一笔。而且我还觉得,陈市长说是要批个编制下来,他真要有心扶我,可能会先把我扶正,然后再批下副处级编制,这样我的阻力会小上许多……”
曹永国听了连连点头,心想夏想还真是一个人才,居然能举一反三,猜透了陈风的真正意图。他也是经夏想一说,才豁然想通,先扶正再批编制,确实比批下编制再扶正容易得多。夏想扶正后,虽然是以正科领导两名正科副主任,但改造小组没有正规编制,别人也挑不出毛病。此时再批下编制的话,就好象一般城市升格到副省级城市,等于坐地升半格,就算夏想的升迁速度再快,也会被整个改造小组办公室正式成为市政府的机构的光芒所掩盖,说三道四的人也会少了许多。
曹永国拿曹殊君的厚脸皮没办法,瞪了曹殊君一眼,却没有说话。王于芬就生气地说道:“小君,你整天胡闹,上了大学不知道好好学习,怎么光想着追女孩子?去,一边去,别烦夏想。”
曹殊黧气呼呼地瞪了曹殊君一眼:“少说我,我做事情都是认真的,你就是瞎闹,没正事。你看一个女孩和-图-书漂亮就去喜欢人家,漂亮女孩多了,最终和你脾气相投的,只有一个。别把什么竞争意识乱用,谈恋爱又不是攀比,再说女孩又不是只要漂亮就可以了,谈吐呀性格呀还有眼界呀,都很重要的。以后你也要注意一下你的身份,你是市长的儿子,不是一般人家的孩子,说话办事要有分寸……”
高海一怔,想了一想,忽然笑了:“达才集团和天安地产?小夏,你面子不小,不,是本事不小。天安地产还好说,是家新兴企业。达才集团眼高过顶,别说你,就是我的面子,他们说不给也可以不给……等等,天安地产?我明白了,怪不得方部长会这么痛快,一点也没有卡你一卡,原来症结在这里。行,有两下子,没来几天,不但站稳了脚根,还打开了局面。”
高海笑呵呵地点点头:“就别跟我说假话了,对你的每一个进步,我是从内心深处感到高兴,你在燕市的根基打得越牢固,丁山到时回来就越快地打开局面。”接下来话题一转,高海又换一副严肃的表情,“听说你见过宋部长一次,他对你的印象如何?”
骂跑了曹殊君,曹殊黧吐了吐舌头,冲夏想调皮地一笑:“我是不是太凶了?”
忽然想起了吉成地产的事情,既然话题打开了,夏想就问出了口:“吉成地产的背后有谭市长的影子,为什么崔书记会突然帮谭市长说话?高叔叔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只好又回了肖佳,本来他还想给肖佳一个惊喜,到时送她一间办公室,和一个大型蔬菜批发市场的主导权……没想到曹殊黧呼唤,必须要响应黧丫头的号召,况且是她一家人都在等他。
再有副省长在省里虽然显不出来,但是是一个可上可下的位置,高成松将沈复明拉来当副省长,用心十分高明,估计就想把他当枪使,用来对付政敌。使得顺手,枪法准确,说不定沈复明还可以升上一升。要是枪不好用,准头不够再容易走火的话,沈复明直接干一届就可以欣慰地养老去了。
下班的时候,接到肖佳的电话,约他过去,夏想同意了,刚挂断电话,就又接到了曹殊黧的电话,她的声音甜丝丝的,带有一丝自豪和得意:“请问是夏主任吗?请问你晚上有时间吗?可以赏脸一起吃个便饭吗?”
肖佳什么也没问,一句埋怨也没有,还劝他不要太累了。夏想就有点惭愧,肖佳是他可以随时憩息的港湾,而他对肖佳来说,只是一种期待,一个象征,一个依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