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7章 清冷如月,有女若菡

夏想瞬间有点失神,在月光的映照之下,在四周莲花的映衬之下,连若菡美得夺目,美得耀眼,美得让人窒息,他失去了一惯的镇静,紧张地说道:“连,连若菡,怎么是你?”
“找不到就找不到,世界上没几个好男人,不要也罢。”连若菡说完,狠狠瞪了夏想一眼。
竟然是高老亲自来到办公室,提出晚上要和夏想吃个便饭,深入交谈一下关于森林公园的看法。
曹殊黧问也没问他有什么事,就说:“没关系,和孙安吃饭什么时候都可以,他又不是外人,敢不听我的话?倒是你,少喝点酒,还有,别自己开车,听见没有?要听话,当个乖孩子……”
连若菡还是被逗乐了,从湖中掐了一枝荷叶就打夏想:“你是道歉还是气人?”
晚上本来约好和曹殊黧吃饭,要和孙安见面,增加一下感情。孙安在上次在楚风楼帮过曹殊黧之后,夏想一直没有和他见过面。夏想刚刚知道孙安的爸爸是燕市公安局副局长,也是实权人物,心想结交一下也不错,不想临下班的时候,突然来了一名不速之客。
因为远离市区的缘故,四下格外寂静,月色如水,荷叶如梦,营造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恍如梦境。夏想不禁感叹:“同样是有钱人,同样是做生意,有人就将吃饭的地方设计得金玉满堂,仿佛没有耀眼黄色就不足以显示富贵一样。却不知道,真正有品味之人,可以将天地之美集于一地,就如眼前的荷塘月色,有水有月,有荷花,再有古筝一曲,约两三知己,对酒当歌,也是人生一大幸事。”
荷塘月色是燕市有名的娱乐休闲的会所,位于东开区长江大道的尽头,整个建筑群都座落在一处人工湖的湖中心,占地不下百十亩。人工湖更是有上千亩大小,一泓池水围绕,池中种满了荷花,一眼望去,十里荷香,再加上现在月亮高挂,洒落无边银光,更显月下一片清冷之色。
“哎,小友,年轻人谦虚是好事,但要防止过分谦虚,就是做作了。在我面前,你不是政客,而是我的忘年交的小朋友,怎么样?”
连若菡不回答,直视夏想的眼睛:“上一次的事情,你还没有当面向我道歉,现在给你一个机会。”
“怎么不能是我?”连若菡打量了夏想片刻,又移开了目光,“看样子你过得还算不错,一点也没有瘦,就是晒得更黑了点。”
“你就招我惹我了,怎么啦?”连和*图*书若菡不服气地说道,“我来燕市,是以投资商的身份,代表家族在燕市打开局面。你是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以后出面接待我的话,记得可以恭敬一点,我可是京城来的大投资商!”
高老领夏想来到小亭之中,小亭周围有一层轻纱围绕,用来防蚊,夏想就看不清里面的人长什么样子。他有些奇怪,为什么他和高老来到近前,也不见里面的人出来迎接一下,也太托大了一些。
高老哑然失笑:“看来主人也是有雅趣之人,知道你的心意,特意以古筝曲来欢迎你,小友,你的面子不小。”
夏想就逗她:“还是笑起来好看,下巴尖尖,眼睛圆圆,眉如弯月,口若含丹……若菡,我问你,来燕市投资开发西里村,是你的家族生意?”
“贵老板是?”夏想越来越觉得有些迷糊,直觉高老恐怕不仅仅是一个规划专家兼开发商那么简单,应该还有某种官方背景。
夏想就更纳闷了,什么事情非要搞这么神秘?他一步迈入轻纱之中,就说:“你好,我是夏想,受高老之邀前来……”
连若菡不依不饶:“不道歉,不理你!”
夏想想笑没笑出来:“你的眼光太高了,估计找不到你的白马了。”
夏想也不客气,坐下后就自己倒茶喝,连喝三杯才解了渴,就说:“点了菜没有?饿了。”
“我可不会卖你,你可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抢都来不及,还会卖?”高老自顾自地点上烟,惬意地吐出一口烟圈,“戒不了了,这也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嗜好了。小夏,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想不通,你这么年轻,谈论起城市规划来,头头是道,而且考虑问题也非常全面,我私下里听陈市长也夸奖你说,再过两三年,你就有了主政一方的能力,不简单呀小伙子。不过我倒要问问,你关于森林公园的想法,到底是如何想出来的?我真的很好奇。”
居然是连若菡……
不得不说,高老也是一个很有感染力的人,与陈风的夸张不同,他的一言一行是本色流露,很容易让人心中生起亲切之感,觉得他和蔼可亲,值得信任。
夏想站着不动,挨了一下打,疼倒是不疼,就是沾了一头湖水。连若菡没想到夏想不躲,就又拿纸巾帮他擦头上的水:“你不是身手不错,为什么不让开?”
夏想开心地笑了,小丫头关心他的方式很好玩,但也很容易让人接受。她的声音柔和*图*书柔的,轻轻的,好象是要对小孩说话一样,偏偏就让人感到特别舒服,特别受用。
高老爽快地笑了:“你是故意欺负我老,是不是?可要告诉你,我年纪大了,但是胃口还不小,小心吃穷你。”
在高老的引领之下,夏想沿着曲曲弯弯的水上木桥,来到一处位于湖心的一个小亭——荷塘月色的设计很有意思,在湖中心是一片建筑群,在湖中也有许多湖中小亭,给人一种远离尘世的感觉,既宁静又遥远,还让人心旷神怡,听到四下蛙声一片,心情也就莫名地舒畅起来。
连若菡扭过脸去,果然不理他了。
“胡说!”连若菡回身坐下,也不理夏想,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哪有人瘦了都能瘦好看的?再说了,我瘦不瘦,与你又有什么关系?”
话音刚落,叮叮咚咚的古筝曲就悠然响起,正是张春江的《春江花月夜》。
高老的笑容中充满了期待,面对这样一个令人肃然起敬的老者,夏想实在想不出任何拒绝的理由,就点头答应了:“高老远来是客,就让我一尽地主之谊。高老想吃什么,尽管说,我刚才摸了摸钱包,很鼓,估计够我们大吃一顿。”
连若菡清冷的脸色终于绷不住,“噗哧”笑了:“你真没出息,一见面就喊饿,是不是在燕市混得很惨,连饭都吃不饱?”
“小夏,肯不肯赏个脸?你在会议上的演讲非常精彩,我听了之后非常赞同,想再听听你高见……忘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姓高名望,来自京城规划设计院。”
夏想不免好奇:“高老,陈市长好象还没有下定决心,要在西里村开发森林公园吧?”
夏想摆摆手:“可抽可不抽的时候,不抽……不知高老要带我到哪里,这个总要告诉我一声吧?要不我被你卖了都找不到回去的路。”
夏想一脸凝重:“能被若菡打上几下,让她消了气,让她开心了,我就是被打得头破血流,也心甘情愿。”
作为一个规划方面的专家,几十年来一直是规划界的领军人物,高老对夏想考虑问题的全面性非常吃惊,因为他来到燕市之后,代表他们的公司正式向市里提出承建西里村、开发水景公园时,不但陈市长一时惊愕,与会的燕市的规划专家无一人能看中他们开发水景公园的长远考虑,以及对改善燕市环境的有利因素。
夏想这才注意到连若菡清瘦了许多,下巴尖了不少,就感慨说道:“m.hetushu•com一别半年多,你倒是瘦了一些。不过说实话,你的下巴一尖,反而更好看了。”
幸好陈市长还有些长远眼光,毕竟他心目中有燕市的长远规划,因此知道药厂和钢厂对燕市的环境污染有多严重。
夏想看着连若菡倔强的脸上,还有一丝稚气未脱,也是,她应该才20多岁吧,心里有些触动有些不安,又不好表露出来,只好憨笑:“不喜欢就不订亲,可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是不是给你介绍的男朋友,不太高不太帅?”
夏想知道她说是气话,完全是他当初对她所说的翻版,也不生气,还是安慰她:“你不对我说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帮你?好了,别哭了,我一直觉得你挺坚强的,没想到还哭鼻子!”
东开发区离市区较远,再加上下班时间,路上堵车,车行了一个多小时才到目的地,正和夏想猜测的一样,汽车驶入了荷塘月色。
夏想挠挠头,又摸摸鼻子,最后搓搓手,实在没有小动作可做了,就耍赖:“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我当时特别感慨特别有感觉,不过现在一见你,又提不起来道歉的心思了,你说怪不怪?”
连若菡不哭了,抬起头,一脸倔强:“我就是非常坚强,不需要别人同情。家里不是要给我订亲吗,好,他们一提订亲我就装病,不提就不病。结果他们提了七八次,我病了七八次,最后一次真病了,差点没死掉,他们吓坏了,再也不敢给我提了。哼,有本事再提试试……”
清冷如月,有女若菡!
高老点点头:“开发商的利益得不到满足,他们的能量也是巨大的,陈市长也会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不过你放心,陈市长对我们开发公园的建议,也是持大力支持的态度。我想,陈市长也会在常委会上通过我们的建议。不过在我们老板下定决心之前,我觉得你们二人还是见上一面为好。我觉得你的森林公园的想法,比我们最实初定下的水景公园,要好上许多。”
蔬菜批发,一年四季不断,早一天投入使用,早一天收回投资。孙现伟是开发商,肯定懂得这个道理,不需要夏想提醒。
高老也不解释,反而笑着说:“我去安排一下饭菜,小友,请进。”说完他也不等夏想有所表示,摆摆手,转身扬长而去。
让高老想不到的是夏想不但点出了西里村的关键位置,还提出了森林公园的设想,相比之间,森林公园确实比水景公和图书园对空气的净化作用明显,而且造价也未必比水景公园高,让他大喜的同时,又深感好奇,一个如此年轻的小伙子,又不是规划方面的专家,不过是一个改造小组办公室的副主任,怎么会有这么自上而下的全局眼光?
下午夏想回到办公室,又处理了一些事情,和孙现伟通了电话,得知他在十里铺的进展一切顺利,没遇到太大的阻力。十里铺因为位于桥西的原因,长久以来的桥西不如桥东的论调还真有市场,拆迁工作几乎顺利得出奇。孙现伟的补偿费用给的也不算低,所以乐观估计,再过一个月就能清场,而蔬菜批发市场的建造比起住宅楼要容易得多,多用钢结构,厂房式设计,工期紧的话,秋天就能正式投入使用。
“来就来吧,进来坐下就可以了,难道还要让谁请你不成?”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响起,一个人从里面一步迈出——她一身洁白长裙,长裙外面又罩了一层轻纱,裸露在外的小臂洁白如藕,如画的容颜娇艳如莲,只是目光清清冷冷,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夏想。
夏想没来由地一阵心酸,他轻拍连若菡后背:“怪只怪你眼光太高了,是不是家里给你订亲,你没看中,然后就想办法拒绝?”
夏想还是谦虚地笑:“确实是一时的感触,有感而发,并不怎么成熟,只是想到了就说了出来,真要具体到规划和细节上,我是只管画个轮廓,不管具体从哪里落笔,再说也真的不会……”他也不是谦虚,而是清楚自己的斤两,毕竟他不是专业的规划人士,真要和高老谈论规划的细节问题,才是班门弄斧。
夏想对高老的印象很好,对他前来燕市有意投资森林公园更是大感兴趣,也有意和他深入交谈,就给曹殊黧打了个电话,回了饭局,向小丫头说了声不好意思。
既然说到了投资,夏想就顺着她的话说道:“连总你好,我是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的夏想,很高兴认识你。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一下,作为商人,无利不起早,就算贵家族再家大业大,想做公益事业,也会选择在京城,为什么会来燕市,打算将西里村开发成水景公园?”
夏想注意到汽车向东郊开去,渐渐出了市区,来到了东开发区,又向右拐上了长江大道,心想不会是去荷塘月色吧?这样想着,听到高老的疑问,他愣了愣神,答道:“我是建筑学院毕业,平常就爱琢磨城市的规划,一直在想,怎么样合理和*图*书安排每一块地方,才能让一个城市更适合人居住?城市不是越大越好,不是人越多越好,更不是房子越高越好!人和自然需要和谐相处,人和城市更需要和谐居住……想得多了,可能就有了一点心得,其实不入高老之眼,倒让高老见笑了。”
夏想才注意到亭中的布置,四周是美人靠,中间位置放着一张八仙桌,桌子周围是四张太师椅,桌子上面摆放了一些水果和饭菜,还有茶水。
“请容我暂时保密,小友不要见怪。”高老笑呵呵地说道,又拿出一支烟,“抽烟不?”
夏想委屈地说道:“你骂别的男人,瞪我干什么?我没招你惹你吧?”
连若菡愣了一愣,忽然笑了起来:“骗人,大骗子,只会说好听话……”笑着笑着,眼泪不由自主流了下来,伏在桌子上嘤嘤地哭了起来,“夏想,你知道这半年,我有多辛苦吗?”
“这个,这个,道歉不是不可以,不过我现在确实肚子饿了,能不能打个商量,等我吃饱了再道歉。吃饱了就有劲儿了,可以多说几句。”夏想不是不肯低头,男子汉大丈夫,能屈难伸,向她道个歉也没有什么,毕竟当时连若菡确实帮他太多,也值得他郑重其事向她说一声谢谢。只是他想酝酿一下情绪,也不知为什么,一见连若菡,以前的担心全都没有了,反而有一种格外的轻松感觉。
夏想嘿嘿笑了几声,就站了起来,咳嗽一声,说道:“尊敬的连妹妹同志,鉴于上一次在坝县我对你太凶,说话简单而粗暴,并且不小心伤害了你幼小的心灵,今天我在这里向你郑重道歉,并且对你的所作所为衷心地表示感谢——对不起,连若菡。谢谢你,若菡!”
高老自己有车,夏想也就没有开他的桑塔纳,和高老同乘一车。高老的车是一辆林肯,挂着京城牌照,车里很宽敞也很舒适。美国车的特点就是舒适豪华,悬挂也是偏软,坐在里面有类似坐桥的感觉。
“错了,他又高又帅又有钱,可以说要什么有什么,可是就没有我喜欢的地方,纯粹小毛孩一个。”连若菡气呼呼地说道,显然对某人非常不满。
连若菡推了夏想一把:“不要你管,你离我远一点,别出现在我的面前烦我。”
夏想本想带高老去京味饭店,高老却神秘地一笑:“不仅是我要见你,我还要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小友,有没有兴趣认识一下投资人?我只负责设计和规划,真正的决策者,另有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