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0章 阴险沈复明

曹殊黧立刻挽住夏想的胳膊:“孙安,你流鼻涕的时候,都没有机会,现在都过了十几年,你不觉得太晚了一点?”
沈复明的目光先是落在曲雅欣身上,眉毛动了几动,不由自主在她的身上某些部位多停留了几秒,武沛勇在一旁看得清楚,撇嘴笑了笑。
沈复明是老官场了,一看夏想三人站立的位置就可以看出是夏想主事。
夏想没想到孙定国一点也不见外,直接问他这个问题,不免有点尴尬,笑了笑:“可能我比较老实可靠,又可能我长得黑了点,据说,肤色稍黑的人,给人的感觉是安全可靠。”
楚子高高兴得语无伦次,还伸手从柜台上拿过一把扇子,给夏想扇风。夏想伸手夺过扇子,扔到一边,笑骂:“楚总,你也太小气了,弄把扇子给我们降温,是不是不想给我来瓶冰镇汽水?”
或许有些人认为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是可有可无的机构,没太大的用处,沈复明却心里清楚,这个办公室完全是陈风个人意志的体现,代表陈风的政治倾向。一些在表面上无法施展的手段,都会交给改造小组办公室去执行,可以说,夏想能够主持办公室的日常工作,绝对是陈风完全信任的人。
曹殊黧刚笑了几声,忽然意识到不到,脸红过耳,举起粉拳打了夏想一拳:“谁要嫁给你,谁要给你生儿子,做美梦!”
最后曲终人散,各自回家,曹永国有点不放心夏想送曹殊黧,曹殊黧就俯在曹永国耳边耳语几句,曹永国就笑了:“好了,走吧。”
片刻之间,沈复明脑中转了七八个弯,哈哈一笑,向夏想伸出手去:“小夏,我们又见面了,他乡遇故知,好事呀好事,哈哈……对了,李书记现在还好吗?”
然后沈复明才看到最前面站着的年轻人,顿时愣住。他虽然知道夏想调回了燕市,但并不清楚他具体到哪里任职,因为夏想一个副科级干部的调动,还不值得他放在心上。没想到,陈市长把夏想放到了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
夏想暗骂沈复明混蛋,故意把话题向宋朝度身上引,不是有意让武沛勇知道他和宋朝度有关系吗?果然夏想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武沛勇就一脸质疑地问道:“宋部长?宋朝度?”
夏想恭谨地笑道:“欢迎沈省长视察工作。想想和沈省长有半年多没见了,今日一见,沈省长还是风采依旧,让人折服……李书记一切都好,谢谢沈省和_图_书长的挂念。”
曹永国笑着摆摆手:“夏想从第一步迈入仕途,从他提到副科,再到燕市升能正科,我没有出一点力……不是我不肯出,是根本就用不着我插手。”说实话,曹永国对夏想高看一眼的关键原因就是,夏想能有今天的成绩,全是靠他自己走出来的,完全没有用他出面帮过什么。而且夏想事事都是办得很稳妥,甚至可以说,他能当上燕市的常务副市长,也是无形中沾了夏想的光。
“科级?”武沛勇轻蔑地说道,摇摇头,“宋部长再不济,也不至于下力气培养科级干部吧?哈哈,从科级到厅级,算你爬得快,给你8年时间。8年,你年轻不算大,宋部长可等不及了……”
孙定国50来岁,个头不高,说话声音洪亮,就是头发比较稀少,没穿警服,和曹永国并肩走了进来,从他不注意细节就可以看出,他和曹永国的关系不一般。
曹殊黧大羞,抬腿踢了孙安一脚:“叫你胡说八道,一边去。”
沈复明还算低调,可能他也知道在陈风面前,他没有指指点点的资本,就边走边听,很少发表意见。来到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时,夏想和吴港得、曲雅欣三人都恭敬地站在门口迎接沈副省长一行。
曹殊黧就接过夏想的可乐:“高叔叔不喝,就便宜我了,谢谢高叔叔。”
回到住处,又给肖佳回了一个电话,肖佳问也没问他接电话时的古怪表现,只是说她弟弟来了,问夏想是不是抽空见见他,给他上上课,教他一些为人处世的道理。夏想想想,也就答应了。
在燕省,换任何一个城市,副省长前来视察工作,肯定是大事。不过对燕市来说,没有一点紧张的气氛,因为燕市是省会城市,省委书记和省长不能说天天见,也见过不少次,况且市政府的一帮人,除了省委的一帮常委们,其他的副省级干部还真没有太放在眼里——燕市本身就是副省级城市,陈市长就是副省级干部,名义上归副省长领导,实际上不挂常委的副省长,到燕市视察工作,陈风出不出面都可以。
后面跟着孙安,缩头缩脑的样子象是刚挨了训一样。他一见曹殊黧就眼睛一亮,凑上前来,嬉皮笑脸地说道:“殊黧,你越长越好看了……要不,给我一个机会怎么样?考验考验我,我绝对忠诚可靠。”
孙定国自称叔叔了,夏想也知道他和曹家的关系和*图*书,渊源颇深,也就顺口叫道:“我可不敢收,得殊黧说了算!”
曹殊黧笑得前仰后合:“谁会给自己儿子起名叫好帅,太好玩了!好帅的爸爸,那他的妈妈岂不是叫好帅的妈妈?咯咯,笑死我了。”
夏想从身上掏出车钥匙:“我是开车来的,但我还没有办驾照。”
夏想笑着冲孙安点点头,忙和楚子高一起领众人到楼上雅间,然后由曹殊黧当介绍人,介绍大家一一认识。
“武秘书,我叫夏想,现在是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武大秘的话有一股居高临下的味道,让人感觉不舒服,但他毕竟是连省委秘书长都不放在眼里的武大秘,夏想只有老实回答的份儿。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夏想说不心虚那是骗人,可是手机一直响,他总不能不接不是?好在他有一个好习惯,熟人的号码从来不存进手机,都记在脑中,所以手机上显示的不是肖佳的名字,而只一个陌生号码。好在夏想反应够快,一个主意立刻在脑中形成,就接听了电话。
孙定国一愣:“大事?多大的事情?”
夏想的本意是想逗逗小丫头,她生气的样子非常可爱,让人看了忍不住想亲上一口,不料手机还真给面子就响了,他拿过一看,差点没骂自己是乌鸦嘴,是诚心没事找抽,刚说了女朋友众多,结果肖佳就打来了电话。
夏想虽然极不情愿让武沛勇记住,他知道武大秘可以称为燕省嚣张第一人,有时所作所为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可惜背后有高成松撑腰,就是不倒。他现在没有和武沛勇叫板的资本,躲还不来及,没想到却被沈复明故意当面揭露他和李丁山以及宋朝度之间隐含的关系。
孙定国和高海客气了几句,算是认识了。市政府秘书长是副厅,孙定国是燕市公安局副局长,正常级别为正处,但他有一次重大立功表现,提高为副厅待遇,但职务未提,实际上,和高海也是平级。高海对孙定国也很客气,市局的副局长,也是实权人物。
“你叫夏想?”武沛勇顿时对夏想来了兴趣,“现在是什么职务?”
孙定国哈哈大笑:“就凭刚才一句话我就会知道,你比孙安机灵多了。孙安输给你,不屈。不过……”孙定国看了曹永国一眼,又说,“听说你现在正科了,一年前孙安认识你时,你还没有级别,当时他就是副科了。现在再见面,他还在原地踏步,你就已和-图-书经是正科,到底是殊黧眼光好,还是老曹出力大?”
曹殊黧红着脸不说话,孙定国爽快地笑了:“小夏果然会说话,来,和叔叔喝一杯。对了,有什么事需要叔叔替你办没有?刚才叔叔考了考你,不能白考验,得有回报。”
曹永国稳重,高海含蓄,孙定国爽快,楚子高在一旁陪着小心,也和孙定国说上了话,高兴得连喝好几杯。高海和他熟悉,自不用说,曹永国可是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也和楚子高碰了两杯,说了几句话,他就晕晕乎乎,犹如腾云驾雾一样。
夏想不笑,一本正经地说道:“等我有了儿子,就给他起名叫最好,到时候大家都会叫我最好的爸爸,你就是最好的妈妈……”
曹殊黧做了个鬼脸:“你倒会算帐,让我当嫁妆,还不是最后跑你腰包里……”忽然意识到不对,又急忙闭嘴。
沈复明好象很开心的样子,又问:“来燕市时间不短了,有没有替李书记去看望一下宋部长?”
陈风不动声色,曹永国微微皱眉,高海站在后面,心想不妙,沈复明没按好心。
让夏想完全没有想到的是,沈复明走马上任当上副省长后,首先要来市政府视察工作,而且行程还包括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
“你好……找谁?好帅的爸爸?对不起,你打错了,我没有一个叫好帅的儿子,我也不是好帅的爸爸。不客气,再见。”也不管肖佳是不是听得懂,反正先过了曹殊黧一关再说。
沈复明第一站就选择在市政府视察,而且还点名要到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意图很明显,显然是想从城中村改造之中捞上一笔。不过也说不定是高成松的暗示,有意让沈省长来试探陈风的反应。
曹殊黧揶揄他:“是不是美女找你?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有魅力!”
夏想要给高海,高海连连摆手:“太凉,老了,胃受不了。”
“是呀,怎么,武秘书还不知道?夏想以前是李丁山李书记的秘书,李书记现在在坝县任县委书记,他是宋部长的同学兼好友。既然李书记和宋部长关系这么密切,夏想来到燕市,肯定要和宋部长多走动走动,是不是?”
楚子高见夏想不肯受他的讨好,又回绝得非常巧妙,心里也是十分舒坦,知道夏想还是不把他当外人,就亲自跑到冰柜处,拿了两瓶可乐递给夏想。
曹殊黧是在夏想介绍高老给她认识时,才知道连若菡来了燕hetushu.com市。
孙定国哈哈一笑:“办个驾照算什么大事,你成心捣乱不是?明天拿三张照片给孙安,让他小子三天办好给你送过去,办不好,你打电话给我,我收拾他。”
晚上车不多,夏想的车速就快了不少。他知道连若菡的心思,不要她肯定会多想,就说:“要,为什么不要,正常的劳动所得。你自己留着,以后当嫁妆。”
曹永国从夏想,现在从内心深处欣赏。
和夏想握手时,孙定国盯着夏想看了半天,又扭头看了孙安一眼,不满地说道:“小夏,你也不比我们家孙安帅多少,为什么殊黧偏偏喜欢你?没道理,是不是你会哄骗小女孩?”
孙定国又看向高海,高海知道他的心意,也摆手:“有一说一,夏想的副科是在坝县提的,到了燕市后,我把他拟提正科的材料报到组织部,结果还不等陈市长替他打电话,方部长就主动批了。”
孙定国倒不是故意为难夏想,他和曹永国是多年的老朋友了,向来有什么说什么,他就是想看看夏想的分量。曹殊黧也是他看着长大的,也觉得当他儿媳妇再好不过,谁想到孙安不争气,就是不讨人喜欢,他就对曹殊黧选中的夏想,有点考一考的心思,看他有没有什么过人之处。
高海听到曹殊黧甜甜地叫出高叔叔,心里比喝了冰镇可乐还舒服,心想曹市长的女儿还真不错,人漂亮,又会说话,又会来事,真讨人喜欢,夏想有福了。
到了楚风楼,高海和楚子高正坐在一楼大厅等候。常务副市长亲临,高海也不敢怠慢,准备随时出门迎接。楚子高更是兴奋得满面红光,一个常务副市长,一个公安局副局长,一个市政府秘书长,楚风楼开业以来,还从来没有过这么大的场面,差点让他激动地先回办公室烧上几柱高香。
夏想不是李丁山的人吗?李丁山的背后是宋朝度,没听说宋朝度和陈风有什么关系,那陈风为什么要重用夏想?
不过陈风还是给足了沈复明面子,估计他也知道沈复明是高成松的人,还特意让曹永国也作陪。沈复明也没带多少人,完全是走走过场的样子,一个秘书和一个省政府副秘书长随行,出人意料的是,武沛勇竟然也一同出现在市政府!
孙安在一旁嘟囔:“爸,今天训了都几回了,还没够?”
孙安立刻老实了,灰溜溜地跑到一边,还暗中冲夏想竖竖大拇指:“哥们你强,我追了十几年,一点机会也没http://www.hetushu.com有,你才追多久,就得手了,厉害。赶明哥们请你吃饭,给介绍介绍经验,好歹也让我学习学习。”
到了夏想的住处,曹殊黧说什么也不肯上去。夏想也没强求,就送她回学校。一直送她到女生宿舍楼下,曹殊黧才突然凑到他的耳边,小声说道:“我告诉爸爸,说你特别胆小,到现在连我的手都没有拉过!”
路上,夏想就问小丫头说了些什么,曹殊黧却就是不说。过了一会儿,她忽然又笑嘻嘻说道:“连姐姐来燕市好久了,为什么她才联系我们?还有,高老人是不错,就是有点严厉,不过我还受得了,还有,连姐姐非要给我十万元的设计费用,我要还是不要?我一说不要,她就生气。”
显然沈复明是十分清楚宋朝度和武沛勇之间的不和,他是有意借武沛勇之手要整自己。夏想想起沈复明要让刘世轩死在狱中的狠辣手腕,当时是借他之手扳倒刘世轩,眼下看来,只要有机会,也不能放过沈复明,比起刘世轩的粗劣手段,沈复明才是一条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致命一击的毒蛇。
说话间,孙定国和曹永国一前一后到了。
楚子高一向自认酒量无敌,今天却第一次喝多,醉得一塌糊涂。
孙定国眼睛瞪大了,曹永国和高海的话,他不能不信,只好拍拍夏想的肩膀,说道:“是比我家小子强多了,殊黧还真有眼光……没说的,结婚的时候,叔叔送你们一份大礼,怎么样,小夏?”
孙安大惊失色:“什么?殊黧,你和他都生米做成熟饭了?”
夏想一进来,楚子高象一个小伙子一样飞快迎了出去:“夏主任,夏老弟,可把你盼来了,老哥我想死你了……殊黧也来了,欢迎,欢迎,快进来,外面热。”
省委书记的秘书陪同一位副省长下来,本来就不合规矩,但在高成松时代,不合规矩不按常规出牌的事情太多了,也没人敢说些什么。但武沛勇名声太响,身份太敏感,他亲自下来陪沈复明,其中意味就十分耐人寻味了。
夏想一听就急了,这简直是对他男人雄风的诬蔑,他伸手要拉曹殊黧,准备在她的嘴上展示一下男人的雄风,不料小丫头早有准备,一转身就飞快地跑掉了。
大家都以为夏想会客气几句,不料他立刻顺着话就接:“正好还有一件大事请孙叔叔帮忙……”
肖佳没问,他也就没说,似乎二人心里默契,知道有些事情必定要发生,但都要装作不知道一样。